刚刚更新: 〔重生离婚当天,我〕〔特区枭雄〕〔肆意诱哄〕〔能不能再为你跳一〕〔美食的俘虏之美食〕〔绝代天医〕〔太子的掌中娇她另〕〔三国之无双帝皇系〕〔玄幻:我能查看人〕〔毒医王妃总在作死〕〔重回1980小人物〕〔自律的我简直无敌〕〔大明:我帮老婆做〕〔我的Ai女孩〕〔东厂就是需要我这〕〔华娱之顶流演员〕〔嫁给山野糙汉后,〕〔星恋:睛周恋〕〔封神:我纣王赶尸〕〔刁民张大彪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二章 时隔多年的重逢(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西风骑士团总部。

    “什么?代理团长不在?”

    “嗯,优菈你可以在这里等一会儿,也可以现在就去城门口,大概你会和琴以及凯亚刚好撞上吧。”

    优菈于是就跑了出去,往城门口跑。这时,她作为游击骑士的才能被完全激发出来了。

    猎鹿人餐馆的门口。

    “优菈!”安柏叫住了她。安柏和优菈是很好的朋友,以安柏的热情和善良,应该没人会讨厌她吧。

    虽然优菈经常会说“你真是讨厌死了,这个仇我记下了”什么的,但其实内心是很认同安柏的。

    “你好像很急的样子。”

    “嗯,我找代理团长有些事。”

    “哝,琴团长她来了。”

    安柏手一指,只见代理团长琴和骑兵队长凯亚从城门口一起走进来,两人在聊着些什么。

    首发

    “愚人众新晋的执行官明日将会到来,并长期驻扎蒙德的事情。其实之前一直在蒙德的事情是我们和至冬国心知肚明的秘密,但这次至冬国几乎是公开的派遣了,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呢?”

    “虽然已经知道,璃月的执行官也是长期驻扎在璃月,但至冬国和璃月的外交关系相对比较稳定,而蒙德和至冬国因为去年的黑火案而比较紧张……”

    琴和凯亚你一句我一句,讨论着他们得到的情报和推论。

    “代理团长,庶务长!”

    “是浪花骑士啊,你有什么事情吗?”琴看到优菈,保持着一贯的优雅,不紧不慢的问道。

    “我今天听到一个消息—赫托他回到蒙德了。”

    “赫托?”琴和凯亚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都猛的一愣。

    是啊,熟悉的不得了。

    赫菲斯托是在十几年前因为机缘巧合而被蒙德三大家族之一的古恩希尔德家族收养的子嗣。他的养父,是琴的母亲的兄长。

    比琴小五岁,比芭芭拉大四岁的赫菲斯托到了那个年龄,于是开始整天往外跑,琴就像保姆一样跟着赫菲斯托乱转—然后他结识了同为三大家族的莱艮芬德家的迪卢克和凯亚兄弟俩。

    而优菈,作为蒙德昔日的贵族劳伦斯家族的后裔,她无法选择的背负了自己家族曾经的罪孽。没有孩子愿意跟她一起玩,甚至有的大人看到她,都会暗地里吐唾沫。

    在这种情况下,赫菲斯托朝优菈伸出了自己的手。“要一起玩骑士游戏吗?”从此,优菈就被赫菲斯托拉入了这个小圈子里。

    琴对此表示支持,迪卢克不抱任何意见,而凯亚当时则是问了赫菲斯托一个问题。“有着沉痛的过去的人,也能面向未来吗?”

    “为什么不能呢?”

    “他做得到吗?”

    “如果他不做,那他就肯定做不到。如果他做,在巴巴托斯大人的护佑下,他的努力一定会有回报。”

    经过大家的努力,优菈逐渐被同龄孩子和普通民众接受了。虽然还是有一些人怀有着偏见,但至少他们不会直接对优菈表露出恶意。

    然后,凯亚,迪卢克和琴开始进行骑士训练了,五人的小分队就剩下优菈和赫菲斯托两人。

    随着两人年龄的增长,他们的足迹也越来越远,几乎踏遍了蒙德地区的每一个角落—除了风龙废墟那里因为结界进不去。

    然而和优菈在一起的时候,赫菲斯托经常会不由自主的提起琴的事情,比如“琴姐姐今天又被大团长表扬了”,“琴姐姐今天怎么怎么样了”,这让优菈莫名的感到不爽。

    优菈对琴的私怨的起因在此。

    真正的爆发点,在琴得到称号后的一年。

    那年赫菲斯托十一岁。

    极其巧合的,赫菲斯托喜欢上了打铁。他每天都会跑到瓦格纳那里去,看着瓦格纳锻造兵器,并在瓦格纳的指导下打造兵器。

    “赫托在这方面的天赋绝对在我之上,如果从事这行业的话,他的名声一定可以传遍提瓦特大陆。”

    瓦格纳很少这么激动。

    他锻造的手艺在蒙德是妥妥的第一名,在提瓦特大陆也能排得上号。他看到了一个好苗子,只要加以培养,提瓦特第一铁匠的美称绝对是属于这个少年的。

    但是,古恩希尔德家族不可能让赫菲斯托做一个铁匠,再过不久赫菲斯托就要开始骑士训练了。

    事情就发生在这时。

    有一天,赫菲斯托在打铁的时候,突然身上出现了一个玻璃球。

    作为蒙德三大家族中出来的孩子,他们还是知道神之眼这种玩意儿的—然而这个玻璃球不太一样。

    与五颜六色的各属性神之眼不同,赫菲斯托的这个玻璃球是灰色的,中间还时常有黑色的雾气。

    疑惑的赫菲斯托回家把这件事告诉了长辈们—然后厄运到来了。

    这是邪眼。

    提瓦特大陆上哪里有天生觉醒邪眼的先例的?于是高层把赫菲斯托当成了怪物,下达了决杀令。

    赫菲斯托自然不可能就这么坐以待毙,他的选择自然是逃跑。而追杀他的,正是琴。

    “不可能的,,那只是个巧合,只是一个同名,而且也有璃月血统的旅行者罢了。”

    是的,琴根本不相信赫菲斯托还活着。因为当年正是她手里的西风长剑,刺穿了赫菲斯托的心脏。

    琴也是于心不忍的。

    虽然很喜欢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但这是来自家族,骑士团高层和教会的共同旨意,她也无法明着违背。她是准备追杀一段,然后假装折返的。哦顺便说一句,当时大团长出差了。

    虽然身为,琴有着自己的职责,但琴还是想要保护这个从小跟着自己的弟弟的。

    结果,这一追击,就从黄昏追击到了黎明。看到眼前的场景,琴彻底愣住了。

    这里是誓言峡。

    黎明前的誓言岬,这正是《少女薇拉的忧郁》中的名场景,有一对恋人在此许下誓言,并留下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喜欢读言情小说的琴,一直想要来这里朝圣一下。

    赫菲斯托转过身。

    “这就是我用最后的生命送给姐姐你的礼物了。”

    “……赫托,你走吧。”

    这里没有第二个人。只要回去以后说自己跟丢了赫托,顶多挨一顿骂,赫托就能活下来。

    没想到,他摇了摇头。

    “如果这么做,会给姐姐的荣誉蒙尘的。”说着,他用琴手里的西风长剑,捅进了自己的心窝。

    从此以后,琴便不再向往誓言岬了。小说里的名场景,成为了她的伤心地。

    当然,他并没有死。后续的故事是,他被在蒙德的愚人众先遣队捡到,并给带回了至冬国。

    “那个……你们口中的赫托是谁啊。”安柏是最摸不着头脑的了。

    优菈因为这个人一改常态,变得十分焦躁,而琴听到这个人的名字神情也有很大的反应。

    正当优菈准备继续争辩时,凯亚咳了两声,然后了指了指前面。

    赫菲斯托正啃着从猎鹿人餐厅买来的蘑菇鸡肉串,一边啃着,一边往歌德大酒店去。

    感觉到似乎有人在看自己,他扭过头,然后就看到了他熟的不能再熟的三个人—琴,优菈,凯亚。

    哦,还有个充话费送的安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无敌从斗破开始打〕〔海贼传奇:抽卡高〕〔召唤师:我能萌化〕〔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校园式隐婚〕〔洪武大明:吾儿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