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第一鸦〕〔迷雾大领主〕〔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弃婿当道〕〔仙府修仙〕〔嫡长女她又骄又飒〕〔首辅家的田园悍妻〕〔诸天:从完美世界〕〔时空穿梭之无尽的〕〔精灵世界的底层训〕〔废土之我是神级御〕〔悍卒斩天〕〔崛起主神空间〕〔重生八零:学霸娇〕〔超神学院:异常枪〕〔登雀枝安芷裴阙〕〔团宠农家小糖宝苏〕〔无上帝尊〕〔逆天狂妃,摄政王〕〔重生后,她飒爆全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十二章 初至璃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终于,赫菲斯托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那是躺在暴风中央的一根指骨。据判断,那应该是食指指骨。

    食指指骨笔直的躺在那里,仿佛已经可以脑补,死前的迭卡拉庇安摆出的是怎样生草的动作。

    他捡起了这根食指,然后打开,离开了风龙废墟。

    回到营寨,看到琴姐姐老老实实的睡觉,赫菲斯托笑了笑,然后在另一边睡下。

    第二天。

    “琴姐姐,你这关节不是一般的紧啊。”赫菲斯托抽空帮琴做了一个浑身按摩,当然某些关键部位是跳过的,“璃月的小说三城演义没有看过吗?里面的朱哥亮,不就是事无巨细,太过劳累于是过劳死了嘛。”

    “哦对了,琴姐姐大概是不看这种小说的,毕竟琴姐姐中意的是才子佳人的恋爱小说嘛,那蛛丝般精妙又脆弱的情感才是你喜欢的。”

    “赫……赫托!”自己那见不得人的爱好被赫菲斯托点破,琴顿时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琴姐姐在我这里可没什么好推脱的,以前去你房间的时候,我可是看到你床头的那本还夹着书签的《少女薇拉的忧郁》了。”

    “想必琴姐姐现在也是在床上侧着身子看小说吧,唉,怪不得脖子和肩膀上的肌肉那么紧张。”

    或许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在赫菲斯托一系列的努力下,琴也向赫菲斯托解除了心防。

    首发

    这一切都取决于“真诚”二字。

    如果在这一切的行为中,赫菲斯托抱有着半分的虚伪,比如对蒙德,或者对琴有什么非分之想,那他肯定不会成功的得到蒙德民众以及那一系列发小的认可。

    所以,无论何时,真心都是要用真心来换的。

    …………

    之前说过了吧,赫菲斯托是来做研究的,他研究的对象是邪眼。

    邪眼是至冬国的秘宝,是女皇陛下会在授勋仪式上颁发给每一位执行官的荣誉的象征。

    邪眼里蕴藏着强大的力量,其种类和强度甚至超越了一般的神之眼的元素力。就比如他,他天生觉醒的那颗邪眼就是有关,也就是空间的力量。

    但是,更强大的力量意味着更大的负担,许多人往往会被邪眼反噬,因此丧失性命。

    而他的课题,则是关于如何最大程度上削减邪眼对人体的负担。

    邪眼的原材料,是战败魔神的尸体。所以,他才会选择深入风龙废墟,去寻找迭卡拉庇安遗体。

    这是他的报告。

    致女皇陛下:

    感谢您抽空阅读这份报告。我的课题仍然是如何减轻邪眼对使用者的负担。

    我这次深入风龙废墟,得到了迭卡拉庇安的指骨,也感受到了迭卡拉庇安即使是身死也没有消散的支配欲,我深刻的惊叹于战败魔神的意志竟然如此强烈。

    这也让我有了猜想,魔神的执念是否会反应在邪眼中。我将迭卡拉庇安的指骨做成了邪眼,并且尝试着去使用。果然,我在使用的时候感受到了烈风魔神尝试支配万物的野望和他的孤高,与我深入风龙废墟的感觉极其类似。

    所以我暂且判断这个结论是正确的,当然还需要进一步考证,这个工作请交给完成。

    之前的实验已经证明,只有同时具备足够强大的身体力量和精神力量,才能在短时间里驾驭魔眼并不被邪眼反噬,但对身体和精神负担和损伤却在所难免。

    所以,在如何减轻负担和损失上,我参考了神之眼的概念。

    神之眼是神明对于某种理想的认可,既然神之眼是“认可”,那“邪眼”是否也是认可?

    烈风魔神的支配欲与孤高,使得他很少认可他人,但我思考,是否有着同样的支配欲,同样孤高的人,会得到烈风魔神的认可?当然这个猜想也请让证实。

    (能给丢多少事情就丢多少事情)

    我将烈风魔神的指骨做成两颗邪眼,一颗随报告附上,一颗请允许我保留。

    另外,请女皇陛下检查一下自己的权杖是否被调换,因为巴巴托斯大人对民众宣称说他把您的权杖换成了丘丘人的烧火棍。

    此致,敬礼。

    将报告丢到里,等之后再寄出去,赫菲斯托又从门里拿出了锻造台。接下来,他要完成的是一件兵器…………

    随着时间的推移,琴的伤势逐渐好了。赫菲斯托估摸着,可以把琴放回去了。

    “好了,琴姐姐。”他随手拿出了纸笔,写了点东西,“你可以回去了,赎金是一摩拉,记得有空送到万事屋去。”然后,赫菲斯托继续回到锻造台前工作。

    “所以赫托你在干嘛?”琴看见赫菲斯托这几天都在工作台前,于是好奇的问道。

    “我马上要去璃月了,在去之前把这件兵器完成。”赫菲斯托看了琴一眼,“怎么,琴姐姐被劫匪绑出感情了,要跟劫匪私奔?”

    “哎呀呀,这可不像什么正统恋爱故事呢,你这完全是恶龙绑架了公主,然后公主和恶龙好上了的邪道故事啊。”

    “赫托你要去璃月?”实际上琴的注意力都在第一句话上,根本没听后面赫菲斯托的玩笑。

    “是啊,我的朋友达达利亚邀请我去玩,等参加完请仙典仪我就会回来的。”

    琴的心里不知为何,竟然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注意安全,早点回来,赫托。”

    “我知道了。”

    这对话,仿佛以前赫菲斯托出去撒野的时候,琴对他的关照。

    琴离开了。

    休假结束了,接下来,她要去履行自己代理团长的义务。

    然后,第二天。

    赫菲斯托和爱丽丝也前往了璃月。一起穿过,瞬间,两人就来到了璃月港外的山坡上,璃月港的全貌一览无余。

    “好了,剩下的路就让我们用脚亲自体会吧。”从山坡顶上顺着山路往下走,眼前就是璃月港的正门。

    欣赏着璃月独具一格的木质建筑,还有那曲折蜿蜒的群山,赫菲斯托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主人真的很兴奋呢。”

    “是啊,这也许就是血脉的奇妙之处吧。”赫菲斯托笑着说道。

    赫菲斯托一直对璃月有一种向往。初来璃月,他的内心的确无比激动。但是,此刻的赫菲斯托有多兴奋,多激动,接下来,他就会多失望,多愤怒。

    当然,这是后话了。

    走到璃月港的正门。

    “欢迎来到璃月港。”站岗的蔡寻蔡乐两兄弟立正行礼。赫菲斯托将证明出示给了他们,他们审阅后又尊敬的还给了赫菲斯托。

    “千岩牢固,重嶂不易,欢迎您来到璃月港,拥有璃月血脉的异乡人,相信璃月的风土人情一定能让您满意。”

    走过木桥,映入眼帘的是繁忙的集市,与蒙德和至冬国完全不同风格但也十分具有美感的建筑,远处是吞吐量最大的海港,和不断出港入港的货船。总而言之,他很喜欢璃月的这种氛围。

    在小摊上买了点小玩意儿,然后赫菲斯托与爱丽丝走上了石制阶梯,真正的踏入璃月港的街道。

    达达利亚正站在那里等着他。

    “赫菲斯托,好久不见。”

    “达达利亚,好久不见。”

    一见面,两个男人就用熊抱的方式抒发友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医妃她是满级大佬〕〔猎妖高校〕〔你好,1983〕〔四重分裂〕〔我的冷艳总裁未婚〕〔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诸神殿秦君临〕〔斗罗:从一颗小草〕〔灵能复苏:我获得〕〔死遁后成了大佬的〕〔三国从忽悠刘备开〕〔神级反派选择,我〕〔修仙从钻木取火开〕〔余烬之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