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前锋不正经〕〔大明第一臣〕〔绝世唐门之龙熊斗〕〔平平无奇辅导员〕〔半命蝉〕〔飞越泡沫时代〕〔不科学御兽〕〔脑海里飘来一座废〕〔我不知道为什么这〕〔蒸汽时代的卡牌召〕〔透视傻医〕〔全民数据:副本失〕〔御兽世界:龙骑士〕〔诸天之穿越万界的〕〔天魔,重生日本当〕〔无限放映厅:开局〕〔网游之开局获得成〕〔斗罗:我的武魂是〕〔剑众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十六章 与钟离的见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幸又见公子。”门口的侍从向一行人行礼,“鄙店蓬荜生辉。雅间已经准备好了,钟离先生在等着几位呢。”

    走进去以后,只见一个穿着长衫的俊美男性坐在那里,慢悠悠的品着茶。达达利亚跟他打了一声招呼,而赫菲斯托和荧则更多是在观察琉璃亭的环境。

    当赫菲斯托看到钟离这个人的时候,他心中警铃大作。

    之前说过,赫菲斯托继承了某些东西,而这某些东西正在对他发起警告:远离这个人,这个人不简单。但里没有记载这个人的资料,所以他到底是谁呢。

    赫菲斯托的猜测是某位仙人。

    璃月的仙人这么多,虽然大多已经去了绝云间,但有几位留恋人间烟火也不是什么怪事。

    但既来之,则安之,临阵脱逃可不是赫菲斯托的习惯。不过晚些时候,警告一下达达利亚吧。

    等入座后。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道上朋友,往生堂的客卿,钟离先生。”

    “道上人士?‘往生堂’?”荧疑惑的重复了这两个词。

    “嗯,在璃月,像往生堂这样的产业,总是不得不接触一些‘道上’的生意。而我们愚人众,则喜欢与这些行走在阴影里的朋友们来往……”

    记住m.42zw.cc

    这家伙是故意的。

    赫菲斯托看着侃侃而谈的达达利亚,心里吐槽。什么道上啊?什么行走在阴影中啊?他可是都看到了的—往生堂的广告。

    “您在担心死后居无定所吗?您在担心死后无法享受生前一样的待遇吗?或者死后您想享受一下贵宾级的待遇?来往生堂吧,您的任何愿望任何要求我们都可以实现。”

    “往生堂堂主胡桃亲自为您吹奏唢呐,另有六名大汉抬棺,保证您走的荣光满满,万众瞩目。”

    说的那么高大上,但往生堂实际上只是一个送葬组织罢了。

    不过,殡葬业和传统文化一般是挂钩的,达达利亚大概是想借此更深的融入璃月吧。

    达达利亚的一席话,把派蒙给吓到了,就连钟离的一句“幸会,二位”都没听见。

    “道上人士?阴影?送人往生?难不成,往生堂其实是……”

    “嗯,正如你所猜测。”钟离的一句肯定又把派蒙给吓了一跳。不过接下来钟离就继续解释道,“往生堂是执掌葬仪的组织,旨在让人安心往生。”

    “哈哈,你们莫非把钟离先生以为是杀手了?看到派蒙和荧惊讶的神情,达达利亚笑了起来。“我们愚人众确实有很多杀手朋友,但往生堂不是,起码明面上不是。”

    懂了懂了,单纯搞殡葬养活不了往生堂,所以为了维持生计,堂主决定拓宽业务,先做杀手,把人给杀了,然后再为他举办葬礼。

    殡葬一条龙服务.jpg

    “总之,我带你们来见钟离,是因为……”

    “因为我有办法让你们见到岩王帝君的仙体。”钟离接过了话头。

    “什么?”派蒙又惊呼出声。总觉得这个小家伙有些一惊一乍的。

    “不必惊讶,虽然在天权星凝光的操控下,岩神的仙体早已被藏匿起来,但……还是先听听钟离的说法吧。”

    “岩王帝君虽是众仙之祖,但说到底也算是仙人之一。纵观璃月几千年的历史,仙人纷纷离去,这也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因为时代已经变了,仙人的时代逐渐远去,人的时代逐渐成为现实。”钟离的谈吐十分得体,节奏虽是有些缓慢,但却不会给人厌烦之感。

    “以往每次仙人过世,都会有一场盛大的纪念仪式,这是璃月的传统。可是这次,竟然连七星都无暇顾及这项传统,实在不成样子。”

    “毕竟是谋杀神明的奇案呢。”

    荧不由得为七星辩驳。

    “是啊,连凶手都没抓到。”

    “谋杀神明的奇案,往生堂不关心这些。我们关心的是,请仙典仪准备的如此隆重,送仙典仪就没人管了吗?”

    “旅者,我从那里听来了你的事,既然你和风神他有些交情,那你可否考虑与我一起筹备一场送别岩神的仪式?”

    “那个,钟离先生。”赫菲斯托举起了手,“请问我是否能够一起参与筹备呢?”

    荧的眼神一下子犀利起来,本想说些什么,但想到他有关于哥哥的线索,只能作罢。

    “因为你看,我体内流淌着的是璃月的血脉嘛,我对璃月的传统文化一直很好奇,所以我想通过这次送仙典仪的筹备,来了解一些关于璃月的传统文化。”

    “哇,说的我竟然一点都无法反驳。”虽然知道赫菲斯托愚人众的身份,也知道对方可能会暗地里做一些事情,但这理由给的太充分了。”

    “无妨,想跟着就跟着吧。”钟离倒是一副气定悠闲的样子,“有他在一边,想必我们筹办送仙典仪也会方便一点。”(指atm)

    “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派蒙和旅行者在商量着,达达利亚出声说道,“没有什么好思考的了,因为只有参与送仙典仪,你们才可以看到岩王帝君的仙体,完成拜会七神的目的。”

    “那么接下来,谈谈我这个朋友的事情吧。”达达利亚对赫菲斯托使了一个眼神。

    赫菲斯托双手捧着玉佩,递给了钟离。“钟离先生,请帮我看一下这块玉佩。我自小被拐卖,这块玉佩可能与我的身世有关。”

    钟离接过玉佩,捏在手里,试了试重量和硬度,然后又放在灯光昏暗处,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是否有气泡和裂纹。

    这之后,又扫了几眼。

    “很抱歉,我无法断定这块玉佩是否与你的身世有关。”

    钟离将玉佩递还给赫菲斯托。

    “这是一种非常名贵的玉佩(我想玉佩品种什么的不需要我自己杜撰了吧),所以璃月很多大家族和大富豪都可能会给孩子佩戴这种玉佩,所以我无法做出筛选。如果它真的与你的身世有关……”

    “我明白了,钟离先生。”赫菲斯托制止了钟离继续讲下去,接下来的话想必大家都猜的到。

    “你一定是璃月的某个大家族或者大富豪的孩子。”对于后续,他已经失去了兴趣。

    “这是什么狗血的故事啊。”派蒙不由得吐槽起来。这一点,即使是赫菲斯托也不得不赞同。

    虽然他不会因为这个就动摇了对女皇陛下的忠诚,但毕竟还是会有那么一丝一毫的不舒适感。

    这时候就真的要感谢女皇陛下的英明,派到璃月的是达达利亚而不是他,派他到蒙德执行的却是修复关系这样的任务了。

    “今天天色已晚,明天我们到这里,琉璃亭的门口集合吧,旅者还有异乡人。”

    钟离说完,与达达利亚打了声招呼,就先行离开了。荧和派蒙见状,也离开了琉璃亭。

    “我就最后陪你吃点吧。”

    毕竟是谈事情,大家其实都没吃多少,导致达达利亚点的一大桌子菜很多都剩了下来。

    “对了,达达利亚,你要注意一下这个钟离。”吃饭的时候,赫菲斯托开口提醒他,“这个人的身份绝对不一般,至少他不是人。”

    “仙人嘛,那不是更有趣了?”

    达达利亚笑了起来,“总之你放心吧,赫菲斯托,我和他来往也只是为了更好的展开行动而已。”

    然后,两人开始狼吞虎咽。真的饿了,也顾不上什么斯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医妃她是满级大佬〕〔你好,1983〕〔猎妖高校〕〔四重分裂〕〔我的冷艳总裁未婚〕〔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诸神殿秦君临〕〔斗罗:从一颗小草〕〔灵能复苏:我获得〕〔死遁后成了大佬的〕〔三国从忽悠刘备开〕〔神级反派选择,我〕〔修仙从钻木取火开〕〔余烬之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