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拯救金克丝开始〕〔洪荒:开局给女娲〕〔这个明星很想退休〕〔九龙归一诀〕〔女相宝师〕〔暴君爹爹的团宠小〕〔你深情时我心已暮〕〔重回四合院养崽崽〕〔元府女姝〕〔保护我方辅助〕〔美女总裁独宠我〕〔都市逆天邪医〕〔重生八零闺秀当自〕〔假如被巫女缠住〕〔斗罗之觉醒的野兽〕〔开局入赘大唐李家〕〔诸天之从四合院的〕〔牧农仙人〕〔问鼎十国〕〔斗罗之黄金圣衣(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二十二章 终结的璃月之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当年赫菲斯托用琴的剑捅心脏却没有死了,这就是空间系邪眼的能力。

    在心脏前开一个,心脏后开一个,剑从前门进,后门出,心脏一点事都没有。因为开的离心脏很近,所以就会有一种看起来刺穿心脏的感觉。

    好了,把镜头切回来。

    虽然处于暴怒之中,但赫菲斯托并未完全失去理智。

    不愧是传说中有着大威能的护法夜叉,六十多扇齐射,竟然也能周旋。

    靖妖傩舞。

    带上降魔的傩面后,魈会展现出令诸恶胆寒,除尽妖魔奸邪的护法夜叉之姿。这种状态下,魈无论是速度还是弹跳力都大幅上升,而且赫菲斯托还能看出,这位护法夜叉身上爆发出强烈的风元素,被戳上一下恐怕就可以结束了。

    原来仙人也有神之眼的嘛。

    另一边。

    仙人们因为把残存的仙力给了魈,自身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了,自然只能在一边观战。而本来想要阻止战斗的凝光,刻晴等人,却被一阵刺骨的寒气阻挡了。

    寒气散去,只见一位身材极其高挑的女性站在那里。看到她,荧和派蒙就有些咬牙切齿起来。

    记住m.42zw.cc

    “是!”跟在身后的还有一大批愚人众先遣队。

    派蒙用手指着,“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派蒙代替凝光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我可爱的后辈正在为了他的搭档复仇,我又为什么不能来帮他一把?”把目光投向了凝光,“你们璃月人无端刺杀我们的执行官,凝光女士,这个仇,我们在外交场上清算吧。”女士说着,把手里的留影机晃了晃。

    这台留影机不是枫丹的,而是至冬国出产的。至冬国科技提瓦特第一,枫丹能造的东西至冬国自然能造,而且这东西更加先进,因为它可以录像。

    “赔偿的事我们晚点再说……”凝光已经预料到,接下来璃月会受到至冬国强烈的外交攻势,但这都是后话。“我们不用阻止他们吗?”

    “杀死刺杀自己的凶手,这再正常不过了吧。”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如果你在担心赫菲斯托他打不过这个什么护法夜叉,那大可不必。因为啊,这孩子全力出手的话,战斗力只在七神之下。”

    从四面八方张开。也不仅仅是试作系列了,更好的武器都不要钱的扫射而出。但魈凭借着灵活的移动力,从空隙中钻出。

    由于不熟悉靖妖傩舞,赫菲斯托也被地上带有风元素的铁桩刺伤了。“怎么看都是魈占据上风啊。”

    见状,派蒙疑惑的说道。“吹牛也吹得太厉害了吧。”

    然而,派蒙的话音刚落,战局就发生了转变。

    正当魈滞空的时候,四面八方的对准了他。魈并不畏惧这种攻势,只要一跃而下,就能在武器射出之前逃出包围圈。

    但地上也张开了。魈刚刚落地,就被轰上了天,然后趁着魈无法躲避,六十多扇把魈围了起来,进行轰击。

    魈坠落在地。魈的动作全都被赫菲斯托预判了。也因此,赫菲斯托成功的将魈打伤。只是,这种攻击,还不足以杀死魈。很快,他又爬了起来。

    “果然,要对付护法夜叉,还是要拿出一点真本事来。”赫菲斯托再次拿出了之前的那把剑,并且解放了迭卡拉庇安的邪眼。

    而同时,他也解放了第三颗邪眼—这是在愚人众执行官的授勋仪式上,他得到的那颗。

    之前已经说过,解放邪眼对身体有很大的损伤。即便是天生觉醒邪眼的赫菲斯托,除了自己的那颗邪眼外,也必须承受其负担。

    大概……在这场战斗结束后的一个月里,他将彻底瘫在床上了吧。

    这颗邪眼的属性为火。

    剑刃上附着的飓风与火焰相得益彰,使得这把剑的力量更加令人恐惧。这一次,赫菲斯托将直接—

    要了他的命。

    剑上所有的能量全部聚集到剑尖。然后,将剑往前轻轻一捅,刚刚准备跳跃的魈便惨叫起来。

    “怎么回事?”

    旁边观战的人们都大惊失色。

    “是……是腹部!”留云借风真君观察着魈,发现了魈的腹部有着无比强大的元素力。

    原因很简单。赫菲斯托把剑尖捅进了打开的里。而的另一端,则是魈的腹部。

    不不不,不仅仅是腹部那么简单,这一捅直接捅了进去。也就是说这令人惊骇的火旋风,直接在魈的腹腔中展开。大概,他的内脏已经完全搅在一起了吧。

    这种手段太过狠毒,即便是赫菲斯托也不愿意用的。

    但这是为了爱丽丝。

    之前为什么不这么做?原因很简单,因为之前的武器齐射,即便是从内往外射的,也不足以要了这位护法夜叉的命。

    而一旦有了提防,就会出现对策。只要魈一直进攻赫菲斯托,他就会失去粉碎魈内脏的机会。

    将剑拔出来。

    “好了,最后一击!”将风与火的回旋调至最大输出,这一击要彻底粉碎护法夜叉。

    虽然受了刚刚那么重的攻击后魈已经快要死了,但不亲自粉碎敌人,赫菲斯托就不会安心。

    “到此为止吧。”

    一个声音响起。

    如果赫菲斯托认真听的话,他就会察觉,这个声音其实很耳熟。

    但是他哪有那个心情仔细听?

    “给爱丽丝偿命去吧!”

    而在魈的面前,一根柱子立了起来。这根柱子周围,是如高山一般巍然不动的岩元素护盾。

    从外面看不见里面,所以他也看不出是谁放的盾。

    接触到的时候,赫菲斯托就有感觉了。这面盾,他似乎轰不破。

    不,没有轰不破这一说。他要杀了魈,挡在他面前的,不管是什么,全都摧毁。

    他加大了输出功率。

    即便是在床上多躺几个月,赫菲斯托也要把这面盾轰开。

    剑回应了赫菲斯托的祈愿。

    在风与火的轰击下,岩元素护盾摇摇欲坠。虽然剑光已经快要消失了,但轰开这面盾,杀死里面的人没有一点问题。

    但是,这面盾轰开了,里面是更加坚固的一面盾。风与火的回旋在这面盾下含恨消逝。

    盾里。

    看着眼前这张脸,魈一脸的惊讶。“帝……帝君?”

    “你违背了契约,你在结束后攻击了他。”钟离用神力让魈脱离了生命危险,然后看着魈,语气虽然并不强烈,但是很严肃。

    帝君在批评他。

    “食言者当受食岩之罚。不过你伤的这么重,已经付出了代价,没有必要再受食岩之罚了。”

    “可是帝君,这是为了璃月……”

    “你在担心璃月抵挡不住他的袭击?”钟离的语气依然平和,“我们璃月需要怕吗?至冬国有这样的人才,我们璃月就没有了?”

    这是一种大国的自信。“璃月和至冬堂堂正正的较量,你又为何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这……”

    “而且,他不能死。”钟离又继续说道。“他背负着一个相当重要的使命。”盾里的钟离看了外面懊悔不已的赫菲斯托。

    “帝君,我错了。”

    “自己回去养伤吧,他已经无法继续战斗了。”随着盾的散去,钟离的身影也消失了。

    赫菲斯托叹了口气。

    正如钟离之前所说,他已经无法继续战斗了。他只能无奈的看着仙人们把魈保护起来你。他抱起爱丽丝,走到了的身边。

    “这孩子还能修好的吧?”关切的问道。

    “能修。”赫菲斯托点点头。

    “能修?”

    派蒙和荧傻了,这两人根本不理解赫菲斯托话里的意思。

    “爱丽丝是机关人偶,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我还活着,她就能被修好并且再次复苏。”

    现在,爱丽丝处于一种关机的状态。“只不过每次她受伤关机我都会忘记她能重启这件事情。”

    赫菲斯托手一挥,打开了一扇。“前辈,我先回至冬国了,备用零件在实验室里。另外,外交场上让那些外交官不要留情,能开多大口开多大口。”

    最后,赫菲斯托拿出了他记事以来便伴随左右的玉佩。

    “我想,我和璃月的关系,也到此为止了。”将玉佩捏碎后,随手一丢,赫菲斯托离开了群玉阁。

    当然,他不会注意到。他拿出玉佩,并且捏碎的时候,在场的某个人惊讶的神色。

    …………

    实验室。

    赫菲斯托马不停蹄,撑着自己已经快要撑不住了的身体,将爱丽丝修复完成,并且重新启动。

    与复苏的爱丽丝对视一眼。

    赫菲斯托便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医妃她是满级大佬〕〔你好,1983〕〔猎妖高校〕〔四重分裂〕〔我的冷艳总裁未婚〕〔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诸神殿秦君临〕〔斗罗:从一颗小草〕〔灵能复苏:我获得〕〔死遁后成了大佬的〕〔三国从忽悠刘备开〕〔神级反派选择,我〕〔修仙从钻木取火开〕〔余烬之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