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第一鸦〕〔迷雾大领主〕〔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弃婿当道〕〔仙府修仙〕〔嫡长女她又骄又飒〕〔首辅家的田园悍妻〕〔诸天:从完美世界〕〔时空穿梭之无尽的〕〔精灵世界的底层训〕〔废土之我是神级御〕〔悍卒斩天〕〔崛起主神空间〕〔重生八零:学霸娇〕〔超神学院:异常枪〕〔登雀枝安芷裴阙〕〔团宠农家小糖宝苏〕〔无上帝尊〕〔逆天狂妃,摄政王〕〔重生后,她飒爆全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二十三章 凝视深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几天后。

    “感谢女皇陛下。”赫菲斯托单膝下跪,向前来的女皇陛下行礼。

    刚刚,女皇陛下用神力帮他疗伤,他在璃月胡来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既然回来了,那就给你批个假期,好好休息两天,休息好了以后再去蒙德。”女皇陛下动人但却充满冰寒的声音响起。

    “是,女皇陛下。”明白了,这就找作者去,让他停更两天。

    玩笑玩笑。

    回到至冬国,赫菲斯托的第一件事是去了一趟达达利亚的家。

    说起来好笑,他在达达利亚家吃饭的次数比在自己家里吃饭的次数还要多—当然,次数最多的还是野外用餐。他觉得自己就算是直接把达达利亚的那位老父亲喊爸其实也没什么冲突的。

    赫菲斯托曾经很向往—当然现在也很向往达达利亚家里的这种气氛,一家人能够团聚在一起,坐在一张饭桌前其乐融融的吃饭聊天。

    虽然不敢想象,但在去璃月之前,他也曾幻想过自己和自己的血亲一起吃顿饭的场景。只是……算了算了,不开心的事就不提了。

    “赫菲斯托哥哥!”率先来迎接他的是达达利亚的弟弟妹妹,冬妮娅,安东和托克。赫菲斯托如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了从蒙德买的一些小礼品,让三人很高兴。

    一秒记住.42zw.cc

    “我之前去了趟璃月,见到你们三哥了哦。”赫菲斯托笑着说道。然后,他动用了自己的才能,把他和达达利亚在璃月没几天的故事改编成了笑话,让几个孩子笑坏了。

    “我跟你讲,总务司里的那个叔叔,拿着锤子,敲着响木,一口一个’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真是太可怕了。”配合上赫菲斯托那滑稽的动作,这简直就是喜剧表演。

    然后晚上,因为达达利亚和另外两个年长的哥哥都不在,所以赫菲斯托陪着达达利亚的老父亲喝了两杯,聊了会儿天。

    论酒量他果然还是喝不过老一辈的至冬国人。他拒绝了冬妮娅让他留宿的请求,让爱丽丝扶着他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第二天,找上门来的是愚人众执行官第五席。

    “,帮我个忙。”

    “你说。”

    “我这里有一批新兵,我有点事情,今天你带带他们吧。”

    “小事情。”赫菲斯托披上一件外套,然后就前往了演习场。

    赫菲斯托在愚人众里有着很高的人气。因为他性情温和,做事态度又认真,当然还长得帅,所以无论是谁,都不会讨厌这样的人。

    当赫菲斯托告诉他们,今天由他来指导训练的时候,一帮子新兵果然都欢呼雀跃。

    指导了一整天,直到天色暗淡下来,训练才算结束。在结束的时候。“你们想知道执行官的选拔标准吗?”赫菲斯托突然说道。

    “当然想。”

    “那你们看好了。”赫菲斯托指着训练场外的雪山,从里拿出了一把星尘剑。不要误会了,星尘剑不过是量产型的罢了,不是在璃月毁了一把就没了。

    用力一挥,两座雪山便被干脆利落点削平了。“这就是执行官的选拔标准,只要你能削平一座山,你就有成为执行官的资格。”

    “好了,解散。”赫菲斯托带着爱丽丝离开了训练场。正当他们在讨论今晚吃什么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警戒,赫菲斯托退后两步,背后张开了八扇,爱丽丝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你是……深渊的人?”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祂,但祂散发出来的气息毫无疑惑属于深渊。

    “请不要误会,阁下,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我们的殿下想与您见一面,不知您是否能腾出时间。”

    与爱丽丝对视一眼。“可以,但是我们两人要一同前往。”

    “这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名为深渊使徒的……姑且称之为人吧,名为深渊使徒的人打开了一个通道。“请跟我来。”

    这个通道,与赫菲斯托用邪眼开的和博士研发出来的那个有异曲同工之妙。自然,他们也不会大惊小怪。

    眼前是一个华丽的宫殿。

    赫菲斯托半是欣赏,半是警惕的看着四周的环境。一堆深渊法师走进走出的,赫菲斯托真的有点怀疑,不是因为他上次为了保护琴姐姐轰杀三个深渊法师来寻仇的吧?

    不过显然并不是这样。

    走进去以后,来到正殿。只见主座上,坐着一个人。

    “终于来了吗,我的伙伴。”名为空的殿下鼓着掌,走下了王座。

    “……”

    好了,接下来,应该解锁有关赫菲斯托的最后部分情报了。

    故事要从三千年前,魔神战争那时候开始讲起。

    没有意义。

    一切都没有意义。

    深山的一个山洞中,传出铛铛铛的打铁声。一个人……不,一柱魔神,正锻造着什么。

    深山外面,无数魔神正杀的热火朝天,但这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不想参与到这场战争中,因为无论胜负,一切都没有意义。

    败者要么战败身亡,要么离开故土。而胜者,则将戴上由天空岛颁发的项圈,成为天理的奴隶。参与那种战争的人,真是愚蠢至极。

    他的朋友摩拉克斯也被卷入了这场战争。摩拉克斯参与战争的理由很简单,为了保护他的子民。

    听起来很伟大,但其实也很愚蠢,因为这等同于把千辛万苦保护下来的人民送进天理造的猪圈中。

    只有将天理消灭,将天空岛击坠,那才是真正的胜利。

    可是,做不到。即便由他挥舞他制造出来的最强兵器,或许也伤不到天理半分。

    人类又如此的渺小,没有魔神的庇护甚至都无法生存下去。

    或许摩拉克斯的选择,也有可取之处吧。毕竟只有活下去,才有资格去获取其他的权利。

    他会一直努力下去。

    他会不停的钻研,研究出击杀天理的方法,但这只是理想。

    在一次次的现实打击下,他也无法保证自己会不会磨损,会不会在无尽的失败和悠久的岁月中忘了自己的初衷。正如摩拉克斯所说的一样,即便是坚固的磐岩,也会在悠久的岁月里不断磨损。

    有一天,他出门散步。

    他丝毫不担心有魔神胆敢来攻击他,因为攻击他就意味着被他斩杀,他有这个自信。

    看着人类蜷缩在魔神建造的壁垒中,他哀叹,他惋惜。

    一路走着,他那逐渐暗淡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

    希望出现了—一批百姓正建造着自己的家园,互相帮助,互相扶持。最关键的是,这个国家没有魔神的存在,他们仅仅在靠自己的力量建立家园。

    他本想给这批百姓提供一些帮助,但想想过后还是放弃了。这不就是人类的赞歌,人类的伟大吗?

    他想见证这一切,于是以人类的身份混入了其中,参与工作。

    这批人类不断的壮大,他们的居所也从村庄变成了城市,最后变成了名为坎瑞亚的国家。

    看着坎瑞亚壮大的奇迹,他欣喜的笑了。是了,他终于找到了对抗磨损的方法,那就是将他的理想与意志流传下去。

    通过几代人,几十代人甚至几百代人的努力,这小小的微光必将壮大起来,就如同愚公移山一般冲破他们头顶上的那道封印,迎来真正的光明与胜利。

    于是,他将自己可以传承的力量以及所有的知识制作成了一个刻印,将其镌刻在了一个孩子身上。

    他看的出来,这个孩子是有天赋的,但同样也需要历练。所以他把这个孩子带离了原本的家庭,送到另一个地方去历练。

    就是拐卖。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笑着终结了自己的一生。可以传承的力量指的其实就是这空间属性的邪眼,这也是他的权能之一。当资质得到认可之时,这邪眼就会出现。

    当然不止这些。

    这位锻钢之魔神的意志不断的传承,从坎瑞亚传承出去,在每一位被选中的孩子身上镌刻。

    他们都是在没长大的时候便被镌刻上刻印,然后被拐走。或许有过迷茫,或许有过厌恶,但他们最终都愿意接受了这份意志,为了消灭天理作出贡献,起码也将其完整的继续传承下去。

    这种行为强迫他人接受一个过于庞大的理想,破坏一个孩子甚至是一个家庭的幸福,这种手段肯定不值得推崇。但这份理想,这传承几千年的意志本身无疑值得尊重。

    刻印里的知识也越来越多。

    然后来到五百年前。

    继承了这份刻印的人来到了坎瑞亚,看到了名为“空”的旅行者以及变成了深渊的坎瑞亚。

    一番交心的谈话后,他与空约定,他的后辈会帮助空消灭天理。

    在空和他的商讨中,他有了一个设想,那就是集齐尘世七执政的的神之心,打造出终级兵器,以此射杀天理,击落天空岛。

    这个设想用了好几代人的一生将其彻底完善,并伴随着最初的理想和意志继续传承,传承到了赫菲斯托身上。

    赫菲斯托抬起头,看着空。

    “我会协助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医妃她是满级大佬〕〔猎妖高校〕〔你好,1983〕〔四重分裂〕〔我的冷艳总裁未婚〕〔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诸神殿秦君临〕〔斗罗:从一颗小草〕〔灵能复苏:我获得〕〔死遁后成了大佬的〕〔三国从忽悠刘备开〕〔神级反派选择,我〕〔修仙从钻木取火开〕〔余烬之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