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长夜余火〕〔都市的巫觋在综网〕〔河洛仙侠传〕〔求求你出道吧〕〔当系统泛滥成灾〕〔夸那林的奇妙秘典〕〔帝少的私宠罪妻〕〔纵目〕〔三国:五岁熊孩子〕〔变异时代:开局一〕〔这个男人来自一千〕〔种植我也能成神〕〔修罗剑尊〕〔巫界征途〕〔用小达拉成就最强〕〔逃亡游戏:我能听到〕〔女主偷听心声,我〕〔西风瘦马〕〔原神之开局成为雷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六十章 静希草十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姑且问一下,这个叫静希草十郎的人被分在哪个班了。”

    “c班啊……诶,这不就是有羽你的班里吗?那太好了,让他适应班级生活的大任就交给你了。”青子极其洒脱的躺在沙发上,“然后给本小姐泡杯红茶。”

    “抱歉我是有珠小姐的侍从,不是您的,青子小姐。”

    “哎呀哎呀,不要那么小气嘛有羽,一杯红茶而已啦。”虽然小小的抱怨了一下,但赫菲斯托还是给苍崎青子准备了红茶。

    “有羽泡的红茶真是好喝啊!”

    话是这么说,但苍崎青子就如同男人喝酒一般把杯中的红茶一口闷掉,用赫菲斯托的话就叫牛嚼牡丹。然后,苍崎青子就像是被沙发给吞噬了一样,整个人陷了进去。

    被折腾了半天,她已经精疲力尽了。赫菲斯托笑了笑,帮苍崎青子续好红茶,然后继续打扫卫生。

    当苍崎青子醒来的时候,久远寺有珠已经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书了,而赫菲斯托则是在洗碗。

    “那个……我睡了多久?然后有珠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青子小姐你大概睡了两三个小时。”赫菲斯托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回来的稍微晚了一点。”

    一秒记住.42zw.cc

    “所以,发生什么了吗?”相处了一年多,有珠早就感觉到青子的心情不是很好,于是开口问道。

    “那个,我必须抱歉,昨天完成的使魔,今天报废了,似乎是因为没有注意而沸腾了。”

    有珠是青子的魔术老师,两人之间有这样的对话倒也很正常。

    不过虽然说着道歉的话,但苍崎青子的语气完全就像是在陈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只是最后问了一句,“有珠你会生气吗?”

    “如果每次青子弄坏东西我都要生气的话,那大概会把我一辈子的架吵完吧,不过生气的应该是你才对。”有珠淡淡的点破了青子的心。

    “额……”青子无奈的沉默片刻。

    “不过我已经把那个转学生丢给有羽了,接下来就轻松许多了。”

    赫菲斯托:“……”

    青子没有注意到的是,有珠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好的光芒。“我再说一遍,他是我的,青子你无权命令他。”虽然因为有珠本身的说话风格因而听不出太大变化,但青子还是意识到有珠的生气了。

    “是是是。”青子笑着赔礼。久远寺有珠此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对“自己”的东西意识非常强烈,而久远寺有羽则毫无疑问属于有珠。

    一边的赫菲斯托也笑了笑。

    这个严肃的话题过去了,接下来又是一个严肃的话题。

    “青子,你今天犯的错误有些不应该。”有珠的声音响起,而青子的表情则是瞬间难看了起来。

    有珠表面上是在批评青子这次的失误,而实际上是在指责青子的生活方式。

    这一次的失误,是因为青子在神秘与日常之间选择了日常,从而导致的。青子是魔术师,现在还不能称之为魔法使。身为魔术师,那就肩负着对神秘的责任。

    现在,青子作为魔术师一点也不成熟,还在学习的阶段,这时不该以学校生活为重。

    这就是有珠的意思。她们又谈了一些其他的话题,这些话题和魔术有关,但赫菲斯托并不关心。

    “那个,今天我们点外卖吧。”

    青子突然切换了话题,“有羽今天也休息一下,一起换换口味。”

    虽然在有珠还没出生以及刚出生的时候,赫菲斯托就已经掌握了多种菜系,拿起了最初的餐巾,但是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

    “我想吃赏月面。”青子变戏法般的拿出了许多菜单。嗯,青子很喜欢这样,突然的就点外卖。

    而且,每次点外卖的时间都很晚,要八点以后。你想想,都这么晚了,还要走山路到“鬼屋”,人外卖小哥没有火气的嘛?而且给这里送一单完全可以给其他地方送两到三单,资本家也不乐意啊。

    于是,资本家和无产阶级难得的联合了起来,对餐饮外送做出了限制:只有三样菜品以上才可以送餐,据说明年要变成四样。

    不过话说回来,只为了一碗面就让外卖小哥走那么远的路,确实不太合适。

    苍崎青子满怀期待的看着同居的两人,但两人的口径完全相同。

    “抱歉,我已经吃过了。”

    “青子小姐,我也吃过了。我本来是打算给你也做一份的,但是有珠小姐说不需要,于是我就准备了我个人份的。如你所见,我刚才就是在洗自己的碗。对不起,我不敢违抗拥有……的有珠小姐。”

    苍崎青子瞬间石化。

    “你们两个叛徒!”

    她仿佛看到,美味的赏月面从她的眼前长出翅膀飞走了。

    “我早该想到的,作为归家社的有珠竟然这么晚才回来!好过分的女人,这种时候给同居人买点礼物才是这个社会不成文的规定吧?我上次回来不也给你买了一份吗?”

    青子很生气,因为她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但是,如果不加上最后一句,或许效果会很好。

    只不过……

    “上次?你是指你上次去市中心吃回转寿司,回来的时候却只给我带了便利店的便当?”

    “什么嘛,比起不买不是好得多吗?”

    “真相有时应该隐藏起来呢。”

    那件事,简单的说就是那段时间赫菲斯托在伦敦,苍崎青子抵制不住新鲜事物的诱惑,去吃了一次回转寿司,然后回来的时候给不会做饭的有珠带了便当。

    其实这倒也没什么好说的。然而,在有珠寒酸的吃着味道比赫菲斯托做的差了几倍的便当时,青子却在一个劲的描绘着自己吃回转寿司的快乐,愉悦。

    虽然赫菲斯托对回转寿司不感兴趣,但这件事之后,赫菲斯托也带着有珠去吃了一次。但以有珠的性格,像青子一样炫耀不可能的。

    借用一句熟的不能再熟的人的话:“这个仇,我记下了。”

    于是,就有了今天。

    青子吃了个哑巴亏,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自己去准备晚饭,赫菲斯托当然被有珠禁止帮忙。

    在学校里,赫菲斯托结识了静希草十郎。不得不说,静希草十郎的确是个有趣的人—虽然穿着衣服看不大出来,但他身上的肌肉很发达,充满了力量。

    而且,他给赫菲斯托的感觉有点像……蒙德的那个狼孩雷泽。倒不是说草十郎像雷泽一样,而是说他的身上有一种不属于城市或者是乡村,而是山野的气息。

    静希草十郎的确事从山里出来的,常识也正如苍崎青子所说有些缺乏。今天在聊天的时候,他无意中透露出自己被死鸟砸到了头。

    他会认为这是城市的常态。他的逻辑链是:因为在城市里许多山里没有的东西都是常态,因此在城市里被死掉的鸟砸中也是常态。

    除了常识有些缺乏,静希草十郎倒也是个不错的人。

    木乃美芳助似乎和他的关系不错,而因为木乃美的关系,赫菲斯托也和草十郎成为了朋友。

    又过了几天,久远寺邸的日光室里,两名少女正坐着休息,赫菲斯托跑前跑后的伺候热茶。

    “我先声明,今天不完全我的错啊,有珠要付一半的责任!”青子在那边说着,“都是因为吃了那个煎饼导致我精神分散了。”

    大概又是魔术失败了吧。

    赫菲斯托也已经习惯了,因为苍崎青子在除了破坏以外的魔术上基本没有什么天赋。

    “不知道为什么,暗示魔术会变成gandr,攻击性也太强了……”有珠表示不想对此做出评价。

    “然后,那个镜子怎么样了?”

    “嗯,可以从中看出,三咲市已经逐渐被包围了。”

    “包围?”这个话题把赫菲斯托也吸引了过来,“是敌对魔术师的使魔吗?”

    “大概是这样了。那么今晚就出发?”青子的意思是今晚把敌人的使魔解决掉。

    有珠点点头。“今天有羽你也要出动,不然我们可能要忙一晚上。”

    “是,有珠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医妃她是满级大佬〕〔猎妖高校〕〔你好,1983〕〔四重分裂〕〔我的冷艳总裁未婚〕〔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诸神殿秦君临〕〔斗罗:从一颗小草〕〔灵能复苏:我获得〕〔死遁后成了大佬的〕〔三国从忽悠刘备开〕〔神级反派选择,我〕〔修仙从钻木取火开〕〔余烬之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