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前锋不正经〕〔大明第一臣〕〔绝世唐门之龙熊斗〕〔平平无奇辅导员〕〔半命蝉〕〔飞越泡沫时代〕〔不科学御兽〕〔脑海里飘来一座废〕〔我不知道为什么这〕〔蒸汽时代的卡牌召〕〔透视傻医〕〔全民数据:副本失〕〔御兽世界:龙骑士〕〔诸天之穿越万界的〕〔天魔,重生日本当〕〔无限放映厅:开局〕〔网游之开局获得成〕〔斗罗:我的武魂是〕〔剑众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七十二章 圣杯战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赫菲斯托看出了这个浅上康藏不是什么善茬,但对方现在是藤乃名义上的父亲,在情理上不容赫菲斯托拒绝。

    赫菲斯托思考了一会儿。

    “藤乃,我给你个电话号码。”

    赫菲斯托把久远寺邸的电话号码留给了藤乃。“如果你的继父对你非常不好,那就打电话给我,明白吗?那时候,无论我在哪,我都会赶过来的。”

    “真的?”藤乃那双眼睛看着赫菲斯托,“无论如何,你都会赶过来吗?”

    “是的,我保证。”

    “那拉勾?”

    “嗯……拉勾拉勾不许变,变了丢他去冰川。冰川冷,雪原寒,撒谎的舌头全冻烂。”一边,有珠扭开了视线,对此她不做任何评价。

    做好了约定,赫菲斯托和有珠在一家餐厅和浅上康藏会面,将藤乃交给她的继父。浅上康藏对两人表示客套的感激,用完餐后,带着藤乃返回观布子市。

    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那个人并非善类。”有珠突然开口说道,“所以你为什么要把藤乃交还给他?”

    记住m.42zw.cc

    “毕竟现在是那个男人掌控浅神家,他才是藤乃名义上的父亲。”赫菲斯托说道,“我们这么扣着他的女儿也确实说不过去。”

    “也是。”尽管久远寺家比浅上家强的多,但最好还是不要给人留下话柄。赫菲斯托的想法是,只要藤乃受不了浅上康藏,给他们打了电话,赫菲斯托就会立刻去接她。

    但赫菲斯托有一点失算了。藤乃的母亲还活着,她的母亲对她很好,所以为了母亲,藤乃能忍。只是,她能否在坠入深渊之前握住最后的光明呢?我们拭目以待把。

    藤乃那边暂时与赫菲斯托无关了,他现在正在准备第四次圣杯战争。为此,他特地去查询了前三次圣杯战争的情况。

    “原来如此,第一次第二次因为系统并不完善而失败,第三次则是因为小圣杯被毁而作废……看来这次圣杯战争将成为第一次正常进行的圣杯战争了……这次总归不会出现什么脑子有洞砍圣杯的白痴了吧。”

    “原来如此,如果想召唤心仪的从者,就要准备相应的圣遗物……”

    赫菲斯托在纸上写下了几个人的名字。有珠把头凑过来一看,“你写的这些人,召唤出来的话基本上都是caster,难道你打算让从者强化自己然后亲自上阵不成?”

    “那不,这可是为数不多与这个世界上杰出的英灵交手的机会,只在一边做一个看客的话,岂不是太可惜了。”

    “梅林排除,虽然看起来像是个魔术师,但这老梦魔可是亚瑟王的剑术老师,到时候肯定是提剑上去砍人的,不要不要。”

    “美狄亚……名声太烂了,虽然伊阿宋也是个渣男但捅死自己儿女这也太过分了,不要不要。”

    看了名单上“喀戎,斯卡哈,诸葛孔明”等等一系列的名字,赫菲斯托的选择焦虑症犯了。

    感觉选哪个都可以啊……

    这时候,有珠从旁边拿来了一本书给他,指着书上的两个人。“如果你想像这个人一样在战场上万夫不当,那他应该是不可或缺的。”

    这两个人啊……赫菲斯托赞叹的点点头。这两个人在他们所处的历史中也的确掀起了一阵波澜,虽然到了最后,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战败身亡,但也足以自傲了。

    “那就听你的吧。”

    就这样,时间很快就到了1994年。“有珠,过来。”赫菲斯托招了招手。有珠听到呼声,坐在赫菲斯托的旁边,两人靠在一起,看着笔记本电脑上整理出来的御主资料。

    此时,他们已经不是在三咲市了。通过久远寺财团的钞能力,他们在冬木市复制了一套与久远寺邸一模一样的西式洋房。

    不得不说,现在的科技似乎又进入了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感觉日常生活有着日新月异的变化。

    同一时间,世界的另一边,德国,爱因兹贝伦家的城堡。

    名为卫宫切嗣的男人也在笔记本电脑前,爱丽丝菲尔则是坐在一边,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爱丽,来看一下这次已经确认身份的御主吧。”卫宫切嗣的一声呼唤,让爱丽丝菲尔靠了过来。

    “远坂家家主远坂时臣,一个魔术属性为火,擅长使用宝石魔术的棘手对手……”

    “间桐雁夜,把脱离魔道的人强行推上御主之位,那家人也真的是拼了命啊……”

    “久远寺有羽,久远寺财团和大魔女的长子,同时也是天体科君主的开山弟子……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奇博尔德,拥有风水双属性,精通多种魔术……”

    “还有卫宫切嗣,爱因兹贝伦家招揽的最强王牌,我最爱的人。”爱丽斯菲尔突然开口,而且这话语中充满了对单身狗的恶意。

    卫宫切嗣沉默了片刻。

    然后,嘴角微微上扬,似乎露出了一个宠溺的笑容。

    “还有这一位,言峰绮礼,从圣堂教会派遣而来,身为远坂时臣的弟子,却在手上出现圣痕后选择背叛师门……”卫宫切嗣紧紧的盯着照片上的这个人,仿佛在透过照片看他本人。“爱丽,我对这个男人的存在方式感到恐惧。”

    “切嗣,请你相信,保存在我这里的圣杯永远只属于你,我最爱的人。”爱丽斯菲尔继续屠杀单身狗。

    如此这般,圣杯战争开幕的日子是越来越近了。终于,这天,赫菲斯托在工房里画起了魔法阵。

    将精心准备的圣遗物放在魔法阵中央,赫菲斯托开始吟唱。而与此同时的其他地方,大家都在说着这一套大同小异的咒语。

    “宣告!”

    “汝之身在吾之下,吾之命在汝之剑。”

    “如果遵从圣杯的归宿,遵从这意志,这道理的话就回应我吧。”

    “在此发誓,我是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我是传达世间一切恶意之人。”

    “缠绕汝三大言灵七天,从抑制之轮来吧,天秤的守护者啊!”

    冬木教会。

    “这样,圣杯战争的七名从者就全部聚齐了。”言峰璃正看着显示盘上显示的,七名从者已经全部被召唤的标志,对他身旁的儿子、言峰绮礼说道,“绮礼,你要竭尽全力为你的老师,为我的盟友夺得圣杯。”

    言峰绮礼点点头,而他的身边则是站着一个骷髅头的从者。

    突然,言峰璃正脸色一变,拿起了显示盘。看着显示盘上显示出来的奇怪东西,言峰璃正严肃的说道,“这次圣杯战争出现了和上次相同的异样。”

    “不知是谁,竟然又召唤了规格外的第八骑从者,avenr!”

    虽然言峰璃正知道这次圣杯战争出现了异样,但现在根本无法确定是谁召唤了avenr,所以只能在圣杯战争的进行中随机应变了。

    …………

    在抵达冬木以后,卫宫切嗣便不知去向,爱丽斯菲尔和无法灵体化的saber阿尔托莉雅走在街上。

    两人成为了公主和骑士,相性倒也相当的好。虽然看起来像成年人,但实际上只有七八岁,甚至没怎么出过城堡的爱丽斯菲尔在城里就像快乐的精灵一样。

    而阿尔托莉雅,则是决定要守护爱丽斯菲尔,守护这份美好。

    天色已晚,海边。

    爱丽斯菲尔欣赏着海景,和阿尔托莉雅聊着天。突然,阿尔托莉雅指着一个方向。“爱丽斯菲尔,那里有从者交战的气息。”

    “我们也过去吧。”

    “嗯。”

    当两人赶到的时候。

    只见一个拿着双枪的人和一个穿着铠甲的人在交战,战斗相当激烈,无论是双枪的骑士还是铠甲武士的技艺都很精湛。

    拿枪的肯定是lancer,那用拳的到底是什么职介呢?

    assassin已经被archer给杀死了,那是berserker吗?lancer的背后没有人,而铠甲勇士的背后站着一个穿着黑衣的少女。

    少女也发现了她们,扭头望过来。“久……久远寺有珠?”爱丽斯菲尔在资料上见过她,是和久远寺有羽一起的。可是,参加战争的御主难道不应该是她的兄长吗?

    不过再想想,切嗣也有让爱丽斯菲尔伪装成saber的御主,爱丽斯菲尔觉得这应该也是久远寺有羽的安排吧。

    而就在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某人已经弯弓搭箭,对准了阿尔托莉雅背后的爱丽斯菲尔,拉开了弓……

    “爱丽斯菲尔,小心!”阿尔托莉雅及时挡住了箭矢,然后用剑指着那个角落。“什么人,出来!”

    “呀嘞呀嘞,竟然失败了。”从阴影中走出一个拿着竹简的东方人士。看到他走出来,铠甲武士也结束了和lancer迪尔姆德的战斗,退到久远寺有珠的身边。

    然后,摘下面具。“caster,你的计策失败了呢。”

    面具下,是久远寺有羽的脸。

    爱丽斯菲尔错乱了。这三个人究竟谁是御主,谁是从者?而看到爱丽斯菲尔,赫菲斯托则是难得的露出了又惊又恐的神情,连退好几步,“你你你你不要过来啊!”

    这就让爱丽斯菲尔更加凌乱。

    由不得赫菲斯托不惊恐,因为他认识爱丽斯菲尔。

    当年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还在那个奇怪的池子里的时候,不是有个女人拿着他的第二性征嘛。

    好死不死的,那个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是男性的人就是眼前的爱丽斯菲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医妃她是满级大佬〕〔你好,1983〕〔猎妖高校〕〔四重分裂〕〔我的冷艳总裁未婚〕〔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诸神殿秦君临〕〔斗罗:从一颗小草〕〔灵能复苏:我获得〕〔死遁后成了大佬的〕〔三国从忽悠刘备开〕〔神级反派选择,我〕〔修仙从钻木取火开〕〔余烬之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