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悬天门〕〔我的视界与众不同〕〔从军行〕〔福女娇妻带着空间〕〔再造盛唐从召唤玩〕〔夜少的私养宝贝〕〔师徒文女主认错师〕〔兽域无疆〕〔喜得二宝财阀老公〕〔空间渔夫〕〔大妖猴〕〔绝品医圣〕〔爹地妈咪太撩了〕〔穿书后,我在娱乐〕〔老子就是要当皇帝〕〔纵目〕〔毒医宠妃要逆天〕〔大时代之巅〕〔三国之壮丽河山〕〔碰瓷之王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七十九章 杀虫行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把视线回到冬木市,一家名叫红州宴岁馆·泰山的中餐店里,主厨是一个会做川菜的山东大妈开。

    赫菲斯托手指敲击着餐桌,思考着。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施压方式,赫菲斯托自然也十分熟练。

    “我可以帮你救出那个叫樱的少女,也可以帮你杀死间桐脏砚—但是你必须先让berserker自杀,然后断掉右手,放弃圣杯战争。”

    实际上,对间桐雁夜来说,只要能救出樱,放弃圣杯根本就不算什么,他本来也就是为了樱才回到间桐家参与这场圣杯战争。

    但是—

    “我如何相信你?”

    做为一个成年人,间桐雁夜虽然已经被被赫菲斯托的一席话语说的心花怒放,但他还是保持理智。

    “呵,呵呵,呵呵呵。”赫菲斯托却是轻声笑了出来。“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

    间桐雁夜:“……那你必须今晚就行动,不然老虫子肯定会发现异样的。”

    “可以。caster,出门吧。”赫菲斯托通过传音让陈宫出门,间桐雁夜也非常干脆的让berserker当场自杀,然后砍断了自己的手。

    这时候他才知道,berserker的真名是兰斯洛特,那个给亚瑟王戴绿帽,直接导致圆桌崩溃的男人。

    记住m.42zw.cc

    可惜,没办法看到阿尔托莉雅与兰斯洛特见面时,阿尔托莉雅精彩的神情了。

    赫菲斯托把间桐雁夜砍下来的手收了起来,“你先找个地方凉快去吧,caster到了我们再去间桐邸。”

    间桐雁夜点点头,然后走了出去。这里赫菲斯托必须要澄清,他不是恋手癖,不是什么为了取手不惜杀人的变态,他把间桐雁夜的手收起来只是想回去以后看看能不能得到他的令咒而已。

    啊,指甲有点长了,稍微剪一下吧。赫菲斯托摸了摸手指,然后要了一把指甲刀开始剪指甲。

    “来了啊,言峰绮礼。”赫菲斯托一边剪着指甲,一边抬起头,看着来者。他在那边已经站了一会儿了,应该是全程都听下来了。

    糟糕!

    言峰绮礼退了一步。因为多日没吃麻婆豆腐,他今天有些按耐不住,所以决定出来吃一次,但没想到这样都会遇到敌人。

    “你知道我会来这里?”他喜欢吃辣的事应该没几个人知道才对。

    “不知道,这都是命吧。”

    赫菲斯托邀请言峰绮礼坐在他对面。言峰绮礼没有拒绝,然后点了一盘麻婆豆腐。

    “我没想到你竟然会答应他。”

    指的当然是间桐雁夜。

    “毕竟我自己会不安嘛。”

    “我以为你会用伸张正义来标榜自己。”言峰绮礼对久远寺有羽这个人,对赫菲斯托稍微有了点兴趣。

    “正义?真抱歉,我早就过了那个年龄了。对我,不,对世上任何一个人而言,人活着就是为了克服恐惧,追求一种安心感罢了。”

    “很有趣的说法。”

    “是呢,如果无视间桐家对名为樱的女孩子的暴行,我还能感到安心的话,那我肯定就无视了。但很遗憾,我还做不到。”

    又吃了几口菜。

    “我们做朋友吧,绮礼。”

    言峰绮礼有点跟不上赫菲斯托的节奏了。为什么这个人的话题转换的这么快?

    “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友人。你能够克制欲望,对权力、名誉、金钱和美色毫无欲望,视神的法则为一切,比人的法则更为崇高。遇到这样的人而错过,会遗憾终生的。”

    (注:这里是迪奥上天堂的条件中对“友人”的形容,因为让治叔在天堂之眼里配了普奇神父,所以这也算是声优梗吧)

    “即便我是面对那个少女被凌辱也无动于衷的人?”

    “即便如此。友人是不需要在意善恶的,只要心意相通,天使和恶魔也能成为朋友。”

    “绮礼,你是在追寻什么吧?虽然不知道你的终点究竟在何方,但就让我来见证你的旅途吧。”

    …………

    陈宫到了。然后,两人就跟着间桐雁夜就一起前往间桐邸。

    当他们一踏进门的时候,一堆虫子就飞了出来,然后组成了一个老人的身影。

    “欢迎,稀客稀客啊,久远寺家的公子,大魔女的后人。”名为间桐脏砚的老人呵呵的笑着,“说起大魔女啊,老朽年轻的时候在也是见过的,不过具体是什么时候想不起来了,呵呵,好久以前了呢。”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间桐脏砚保持着和善的微笑,感觉就像是个慈祥的老人一样。

    但是,当看到间桐雁夜被砍断的手时,他那慈祥的外表就完全被撕裂了。“好你个雁夜,竟然引外敌到家里来,真是家门不幸啊。”

    “这里交给我们,你去找那个女孩子吧。”赫菲斯托对着间桐雁夜说道。他点头会意,往房间里跑了。

    “从者嘛,虽然我肯定是打不过的,但想杀死我也没那么容易。毕竟老朽啊,也就只剩活下去这一个本事了。”

    间桐雁夜话音落下,瞬间变成了无数的虫子,在大厅里头飞来飞去。赫菲斯托见状,感觉刚吃的麻婆豆腐都要吐出来了。

    “下面就交给你了,caster。”

    他退后两步。

    “请放心交给我吧,master。”

    陈宫把自己惯用的弓给收了起来,然后拿起了竹简。

    念了一段咒语,然后在他们的周围就出现了保护罩,间桐脏砚的虫分身就再也进不来了。

    “虽然在下也自认见过了不少世面,但一堆虫子飞来飞去是真的恶心啊!”陈宫继续念着咒语,然后这些虫子突然自燃了起来。

    “什么?”间桐脏砚一声惨叫。

    “对付灵魂的魔术,要多少有多少。”陈宫拿着竹简笑了笑,“而且过程还是挺痛苦的哦,就让你逐一体验一下吧。”

    惨叫声此起彼伏,一会儿是火烧,一会儿是冰封,在花样杀虫的情况下,间桐脏砚的灵魂也在不断的被消耗。

    “好了,caster别玩了。”赫菲斯托都有些听不下去了。“这个老人是恶魔,我们可不是,赶紧送他上路。”

    “了解了,master。”陈宫在结界里拿出了一个小草人,然后在上面写下间桐脏砚的名字。

    然后,他烧了几张符,让草人浮在半空中。一切完成后,陈宫拿出了弓箭。先射其四肢,再射其腹部,心脏,最后一剑射中头部。

    “钉头七箭书?”

    赫菲斯托在封神榜里看过这个法宝,只是不知道这边的世界有没有相同的玩意儿罢了。

    “master知道的可真多,不过这可不是原版的钉头七箭书,只是稍加复制的法术罢了。不过对付这种只剩下腐朽的灵魂之人,这招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间桐雁夜带着樱从府邸深处走出,向两人道谢,然后离开。

    “这样就算圆满了。”赫菲斯托笑了笑,“我们走吧。”两人准备跟在后面离开间桐邸。

    然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只虫子在地上爬动。

    间桐脏砚没有死透。毕竟是劣化版的法术,而且间桐脏砚也不是其本名。不过,就这个样子,即便是放着不管,这点残魂很快也就要散了。

    还有机会。间桐脏砚看着正在对话的几人,然后爬到赫菲斯托旁边。这具身体是要不得了,看来必须要夺舍了,还好在决定要活下去的时候也看过夺舍的书籍。

    只要能到那……只要能到那……

    距离已经够了。

    间桐脏砚发动了夺舍魔术。

    太好了,他现在没有防备,我可以安心的占领这具充满活力的身体。欢迎你!我永恒的肉体!

    —这里已经满员了。

    仿佛有人这么对他说着。在生命的最后,间桐脏砚只看到了许许多多赤色的羽毛。然后,他就停止了思考,彻底消失在了世界上。

    “?”赫菲斯托注意到视野里出现了几片赤色的羽毛。

    “羽渡尘?”他知道,这是符华掌握的第八神之键羽渡尘。可是羽渡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了,主人?你的手里是在拿着什么东西吗?”

    陈宫把视线转了过来。似乎和提瓦特世界一样,除了他没人能看见他手里羽渡尘的羽毛。

    “没什么,走吧。”

    两人离开了间桐邸。

    另一边。

    久远寺有珠仅仅使用魔眼就压制了准备逃跑的爱丽斯菲尔。

    “看来有羽对你太客气了。”

    赫菲斯托本想让爱丽斯菲尔在复制的久远寺邸保持自由,但果然他太相信人性了。

    有珠把爱丽斯菲尔关回结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