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悬天门〕〔我的视界与众不同〕〔从军行〕〔福女娇妻带着空间〕〔再造盛唐从召唤玩〕〔夜少的私养宝贝〕〔师徒文女主认错师〕〔兽域无疆〕〔喜得二宝财阀老公〕〔空间渔夫〕〔大妖猴〕〔绝品医圣〕〔爹地妈咪太撩了〕〔穿书后,我在娱乐〕〔老子就是要当皇帝〕〔纵目〕〔毒医宠妃要逆天〕〔大时代之巅〕〔三国之壮丽河山〕〔碰瓷之王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八十一章 童话之夜,决战游乐园(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有人注意到吗?我上一章有提到一个“独角仙”,那是迪奥上天堂的十四个密语中出现过四次的词语,被解读为在长期蛰伏后的短暂爆发)

    冬木市隔壁的废弃公园,阿尔托莉雅神色暗淡的走进大门。

    赫菲斯托站在一边,有珠和陈宫,还有躺在地上的爱丽斯菲尔在视线可及的另一边。

    lancer已经退场了。

    本来,这是一场值得骄傲的骑士之间的对决,但是卫宫切嗣用了阴招。他绑架肯尼斯的妻子,逼着肯尼斯让lancer自杀,说这样就不杀他们。虽然肯尼斯的妻子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但他仍爱着她,还是原谅了她。

    于是,lancer自尽了。

    肯尼斯推着轮椅,得意的去拥抱妻子,结果妻子索拉被远处的久宇舞弥狙击了。

    肯尼斯瞬间就崩溃了,要卫宫切嗣杀了自己,但因为签了有魔术强制力的契约,当然估计也是故意的,卫宫切嗣没有杀他,最后是阿尔托莉雅下的手。

    然后,这两人就吵了起来。

    “你这个邪道!”

    “你懂个屁!”

    首发

    就差一点点,阿尔托莉雅就要向卫宫切嗣挥剑了,但是—

    “现在立刻马上到冬木市外的某某公园来,我带着小圣杯在这里等你们—久远寺有羽。”

    在这种情况下,两人只能暂时放下矛盾,前往信上的地点。

    “既然游客已经来了,那么就开始我们的童话之夜吧。”

    赫菲斯托和有珠对视一眼。

    有珠拿出了一个装着绿色气液混合体的烧瓶,然后把瓶盖打开。

    这个被封印着的可以买下整个时钟塔的珍贵使魔,被解放了。

    一阵微风吹拂起阿尔托莉雅的头发,然后传来了对于这座已经废弃的乐园而言久违的声音。

    孩童的欢声笑语,商贩的吆喝叫卖回荡在耳边。

    然后,下一秒,游乐园里巨大的摩天轮重新通电,运转了起来。

    不仅仅是摩天轮,还有旋转木马,过山车,整个乐园都复苏了。

    “骗人的吧?”即便是阿尔托莉雅也不由得惊异的看着眼前堪称奇迹的景象。

    浓雾中,死去的东西复苏,没有生命的东西觉醒,整个游乐园都随着有珠的手指轻抚而重新焕发生机。在午夜,这里为了园中屈指可数的几个客人而再度喧闹起来。

    这就是能够侵蚀现实的不死魔物,flat snark,又名月之油。

    游乐园就这样恢复了昔日的光辉。不用说,这一切是不可能发生的光景。将魔力转变为电力来驱动设备,这用炼金术大概就能做到。

    但是,就算能供应电源,也无法恢复坏掉的东西。现在的游乐园已经类似于固有结界……不,比起固有结界,现在的童话世界本身更像是现成的异世界,可以算是是第一魔法的产物。

    (解释起来好困难……简单来说就是和魔法有关,神秘度上逼格固有结界高就是了)

    童话开始入侵现实。怪物开始出现,分别围绕在赫菲斯托和有珠身边,形成了两群张着饼干头的士兵。“好了saber,两边你选择哪一边呢?”赫菲斯托扭了扭拳头。

    赫菲斯托这边的饼干士兵人少一点,但有穿着男武神装甲,可以硬刚从者的赫菲斯托在;有珠那边只有一个没有多少正面战斗力的陈宫,但饼干士兵更多—阿尔托莉雅很快就做出了抉择。她提起剑,砍向了赫菲斯托这边。

    “哦?朝我这边靠过来了?”

    赫菲斯托笑了笑,然后率领着饼干士兵迎了上去。

    阿尔托莉雅一个魔力放出,横扫一大片饼干士兵,但很快其他的士兵就围了上来。

    如果站在这里的是黑色的骑士王,那她肯定会毫无节制的使用魔力放出吧?但可惜不是。

    而且,阿尔托莉雅还要顾及魔力的消耗,因为两个多小时前她才刚全力解放过一次宝具。虽然非常不喜欢卫宫切嗣这个master,但还是要注意不能把他给榨干的。不然还要补魔,岂不是倒霉透顶了?

    “saber你能来这里其实我还是蛮敬佩你的胆量的。”赫菲斯托一拳打在阿尔托莉雅的腹部,将其击飞出去好几米。“先是对avenr全力解放宝具,然后再和lancer恶战一场,不管是体力还是魔力都到极限了才对,但你竟然还是义无反顾的过来,你就没想过会死在这里吗?”

    然后,饼干士兵再次围殴阿尔托莉雅。阿尔托莉雅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会死的,于是更改了战术—她向有珠那边冲了过去。

    “啊哈?”赫菲斯托就这么看着阿尔托莉雅进攻有珠那边。

    但是,那里是有陈宫在的。

    陈宫其人只是一个caster,虽然会耍点剑,会玩点弓,但让他拿这些武器去和三主阶比实在是有些难为人了,他只是一个会神代魔术的魔术师而已。

    所以,他要做他的本职工作—

    强化。

    在有珠放出月之油以后,陈宫就对其进行了强化,童话世界里的怪物都被他以术式强化了。要不然再怎么离谱,这里面的饼干士兵也不可能挡住亚瑟王这样的从者。

    然后还有。

    “saber,你知道吗?”赫菲斯托在阿尔托莉雅被缠住的时候,慢慢的走了过去。

    “将优势兵力一分为二,两边互相照应,无论哪边遭到攻击都可以及时援助,让对方陷入苦战。这就是华夏兵书里所说的犄角之势。”

    “而你,现在就陷入了我们的saber!”赫菲斯托进入了阵中,抓住阿尔托莉雅因为体力消耗而露出的破绽。“拟似?军神五兵—!”

    手中的方天画戟被赫菲斯托挥出,阿尔托莉雅被一击打伤,腹部铠甲破裂,被划出一道虽然不致命但也很深的口子。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御主在这里支援阿尔托莉雅的话,这样的伤或许短时间内无法完全治愈,但起码可以让它不那么干扰战斗。

    只是啊,只是。

    爱丽斯菲尔被提前抓住,而且也已经失去意识,阿尔托莉雅和卫宫切嗣又极度不合,让赫菲斯托运气极佳的抓住了这对主从的破绽。

    然后,卫宫切嗣呢?

    他依然是想着狙杀敌人,这次他把目标定为久远寺有珠,然而他和久宇舞弥连有珠的脸都没看到。

    刚进入公园,他们就被饼干士兵发现并且追杀,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逃命呢。

    反观公园中央,阿尔托莉雅越战越苦,赫菲斯托越打越嗨。

    “saber哟~你的体力已经坚持不住了!”阿尔托莉雅被赫菲斯托逼离了有珠身边,回到了原先赫菲斯托站着的地方。然后,在阿尔托莉雅伤口不断裂开,体力即将透支的时候,给她来了一个扫堂腿。

    阿尔托莉雅直接倒在了地上。

    “去死吧,saber!”赫菲斯托举起方天画戟,冲着她的脖子,准备要了阿尔托莉雅的命。

    “啊啦啦啦啦啦啦啦!”

    听到那电闪雷鸣的声音和奇奇怪怪的战吼,就知道来者是谁了。

    “遥远的蹂躏制霸!”伊斯坎达尔从天而降,加入了战场,那象征着宙斯权威的战车扫荡开一圈饼干士兵,然后撞上了赫菲斯托。赫菲斯托因为伊斯坎达尔的突然加入战场而感到错愕,虽然及时放弃杀死阿尔托莉雅而采取防御动作,但还是被战车撞飞出去十几米,然后被战车附带的雷电给劈了。

    现在感到错愕的变成伊斯坎达尔了。“遥远的蹂躏制霸竟然没能伤到他?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呢?我也不知道啊!”赫菲斯托放肆的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