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法师:我为古〕〔一胎双宝:总裁大〕〔我是灵修界最宠的〕〔我真不是隐世高人〕〔元宇宙:重生进化〕〔末世穿到远古部落〕〔我的寒门赘婿〕〔海贼:这个大将有〕〔浩劫余生〕〔我有一座随身农场〕〔穿书锦鲤:我靠拼〕〔大离守夜人〕〔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我在诸天万界模拟〕〔狂妃在上:绝色魔〕〔从捡到离家出走的〕〔朕即大宋〕〔重生离婚当天,我〕〔特区枭雄〕〔肆意诱哄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八十三章 四战的尾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四战的东西不多了所以赶紧写掉。然后这里大概要暂时冻线,2.1终于要来了。)

    (另外,番外四反响不好,看来大家三观都很正)

    archer的宝具将月之油形成童话世界里的一切,包括童话世界本身,全都摧毁了。虽然赫菲斯托及时回收月之油,但也没能来得及完全回收。以后月之油能笼罩的范围估计只有半个公园了。

    archer,吉尔伽美什的宝具并没有针对人,所以他们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失去童话世界的他们根本不可能战胜三骑从者。

    他们已经败北了。

    在这种情况下,赫菲斯托和陈宫决定死战一场。他将有珠收入固有结界星之梦中,然后让陈宫对他使用宝具犄角一阵。

    犄角一阵是陈宫的宝具。

    用谁都不会注意到的超小型魔术回路超加速器,将己方一人或者多人短暂超强化,从而获得超攻击力的同时令其超临界。

    “主公……”

    “没事,对我用吧。”

    陈宫点头,发动了宝具。而下一秒,赫菲斯托瞬间爆炸了。

    首发

    不过,爆炸的火花中飞舞出蓝色的羽毛,赫菲斯托站在羽毛的中间。“这就是极限吗?方天画戟,男武神装甲,犄角一阵……”

    赫菲斯托和陈宫向强敌发起了最后的攻击。或许,他们再也见不到春天了,等待败方的结局只有死这一条路。真希望,能和主公迎来一次春日的宴席呢……

    阿尔托莉雅和伊斯坎达尔已经无力再战,所以赫菲斯托和陈宫的对手只有吉尔伽美什一人而已。

    但是,吉尔伽美什一个人甚至比那两人加起来还要强,如果他想结束这场圣杯战争,估计一个晚上就能搞定所有敌人吧。

    赫菲斯托用令咒强化自己,陈宫将夏朝魔术发挥到极限。但他们还是不敌吉尔伽美什,陈宫被一把宝具给射穿了。caster,败北。

    吉尔伽美什那双猩红的眼镜凝视着赫菲斯托,赫菲斯托毫无畏惧的与之对视着。

    没有了陈宫的强化,赫菲斯托完全不是吉尔伽美什的对手,但他向吉尔伽美什表达了态度,我会死战到最后一刻。

    吉尔伽美什走了,带着小圣杯爱丽斯菲尔走了。

    他就这么放过了赫菲斯托。

    赫菲斯托十分不解。当然,他到后来才明白,吉尔伽美什放过他主要是因为他和绮礼的关系。

    还有一点,赫菲斯托向吉尔伽美什展现了勇气,英雄王对此表示了认可。反正从者已经战败,没有杀了御主的必要,捡回一条命的赫菲斯托用星之梦逃离战场。

    然后两天后,圣杯战争就结束了。这晚,吉尔伽美什约战伊斯坎达尔,并在未远川大桥上杀死了征服王,然后赫菲斯托也被发挥余热的被叫去挡住阿尔托莉雅。

    很让他意外的是,吉尔伽美什从远坂时臣的从者变成了言峰绮礼的从者,而且远坂时臣被身为弟子的言峰绮礼给杀了。

    虽然感觉很混乱,但赫菲斯托不想思考那么多。吉尔伽美什放过了他一命,而且同时也放过了有珠一命,所以赫菲斯托答应了他。

    没有陈宫魔术强化,他是怎么对抗阿尔托莉雅的呢?答案是攻击靠言峰绮礼给的好几划令咒强化自身,防御就靠体内的阿瓦隆。

    自己的攻击被自己的宝具给挡住,甚至阿尔托莉雅根本就不知道对面拿着自己丢失的剑鞘,赫菲斯托很好奇阿尔托莉雅会作何想法。

    赫菲斯托得到的命令是在吉尔伽美什回来前挡住阿尔托莉雅,吉尔伽美什回来后,他就让开了。

    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阿尔托莉雅突然解放宝具把圣杯给劈了,圣杯里面的黑泥摧毁了一片居民区。看到这黑泥,赫菲斯托瞬间感觉浑身都不好了,然后就断定圣杯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它到底是什么呢?还要晚点问问绮礼或者卫宫切嗣,再得出具体准确的结论。

    赫菲斯托在火场里寻找着残存者,和卫宫切嗣兵合一处,一起找到了一个濒死的红发少年。赫菲斯托用治疗魔术救了这个少年,然后卫宫切嗣决定把他收为养子。

    当然,阿瓦隆还留在他这里。

    后来,赫菲斯托询问卫宫切嗣和言峰绮礼圣杯的真相,然后将其写成了报告,送给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

    “虽然冬木的圣杯被安哥拉曼纽污染,但因为名为圣杯战争的术式本身拥有巨大的魔力,所以它的确拥有可以实现部分愿望的机能。”

    “非常感谢你,有羽。”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点点头,“看来有必要参加这次圣杯战争了。”

    “啊?”赫菲斯托不解。“既然已经证明了它是残缺品那为什么老师还要参加?”

    “有羽你知道我的想法的吧?”

    “是的,您想要建立一个名为迦勒底的人理保障机构。但这需要整个魔术协会的支持,甚至是阿特拉斯院的技术支持;然后需要联合国的支持,最重要的是……”

    赫菲斯托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他想明白了。“老师想通过圣杯战争获得巨额的现金?”

    “是的,所以为了取得胜利,我现在必须要去准备足够强大的圣遗物,到时候可能还需要有羽你的帮助。”

    既然是老师的请求,赫菲斯托也没有理由拒绝,也许到了迦勒底有珠反而能够更好的研究魔术呢。

    接下来就没什么大事了,赫菲斯托和有珠回到三咲市,在三咲市的久远寺邸过着二人世界。

    直到1995年的一天,家里来了个电话。“喂,你好,久远寺邸。”

    赫菲斯托把话筒放在耳边,可是对面半天没有说话,只听见了阵阵的抽泣声。

    “……藤乃?”

    赫菲斯托略微想了想,然后想到了对面打电话的人的身份。“如果方便的话,到车站来,我现在就去观布子市。”

    当年,赫菲斯托做下承诺,无论藤乃何时打电话求助,赫菲斯托都会第一时间赶过去。现在,到他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这次我可能要在观布子市小住几日。”赫菲斯托对有珠说道,“把藤乃的事情解决完,我应该就可以回来。不过这次藤乃可能就要一直住在我们家里了。”

    赫菲斯托整理好行礼,前往观布子市。在车站,赫菲斯托看到了藤乃,然后惊奇的发现。

    “你的魔眼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没有了。”藤乃低着头,“然后我的痛觉也没有了。”

    “你把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先告诉我。”赫菲斯托眉头禁皱。明明已经教会了藤乃控制魔眼,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某段时间,我得了视神经脊髓炎,眼睛很不舒服。但在视神经脊髓炎治好后,魔眼就消失了,但是我的痛觉也消失了。”

    用止痛药封印魔眼,赫菲斯托真不知道浅上康藏是怎么想的。

    为了正常生活,不被周围的人们歧视,藤乃不得不伪装自己,使得自己难以向他人传达自己内心的感受—这得多累啊。

    而且,想必浅上康藏对藤乃母女并不好,但为了母亲又不得不忍下来,她心里得积攒多少压力啊。

    “抱歉,我来晚了。”赫菲斯托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年不强行留住藤乃了。他安抚着藤乃,“如果心里有不为人知的痛苦,那就哭吧,至少我会倾听你所有的痛苦。”

    啪挞,啪挞。

    泪水开始流淌,藤乃最终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召唤师:我能萌化〕〔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校园式隐婚〕〔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