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拯救金克丝开始〕〔洪荒:开局给女娲〕〔这个明星很想退休〕〔九龙归一诀〕〔女相宝师〕〔暴君爹爹的团宠小〕〔你深情时我心已暮〕〔重回四合院养崽崽〕〔元府女姝〕〔保护我方辅助〕〔美女总裁独宠我〕〔都市逆天邪医〕〔重生八零闺秀当自〕〔假如被巫女缠住〕〔斗罗之觉醒的野兽〕〔开局入赘大唐李家〕〔诸天之从四合院的〕〔牧农仙人〕〔问鼎十国〕〔斗罗之黄金圣衣(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九十五章 再会橙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之后,赫菲斯托人住在三咲市,不过每周都会去一次观布子市的医院,去探望两仪式。

    当然,他也有监视过荒耶宗莲。

    倒不如说,一开始他离开就是为了看荒耶宗莲想要做什么。如果荒耶宗莲想要像赫菲斯托猜想的那样夺取两仪式的身体,那肯定需要先把两仪式藏起来,找一个抑制力干涉不到的地方。

    但是他没有动,什么都没做。除了在那家医院挂了个医生的名号,定期查看两仪式的情况,他真的没做任何事情。

    哦,这里需要解释一下。

    之前已经说过,两仪式的身体是与根源接续的,所以荒耶宗莲想要的就是两仪式的身体。他想要通过灵魂转移夺舍或者其他的方法,占据与根源接续的身体,因此抵达根源。

    但是,抵达根源没那么容易。

    因为在这个世界,有一种东西叫做抑制力。这是一种无形的力量漩涡,是指由集体潜意识所做的安全装置。这两个分别为人类的潜意识阿赖耶,和星球的潜意识盖亚。

    虽然两者有差距,但至少这种差距在现在而言是没有意义的。总之,抑制力会阻止人前往根源,因为这是人不应该取得的力量。

    荒耶宗莲想要展开他的行动,就必须要找到一个能够屏蔽抑制力,或者抑制力非常薄弱的地方。不过看起来,他还没有得到那苛刻到类似于一般的条件。

    然后,两年过去了,赫菲斯托依然是在每周的这个时候来医院探望两仪式。

    首发

    就在这时候。

    “你听说了吗?三楼单人病房那个患者的事。”

    ”当然,这种消息昨天早就传遍了。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真不敢相信,那名患者居然苏醒了。”

    听到这个消息,赫菲斯托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上前一步,“请问那个病人是苏醒了吗?”

    “是久远寺先生啊,是的,名叫两仪式的病人今天已经苏醒了。”

    “那太好了,谢谢你们的悉心照顾。”

    单人病房,由医生和护士悉心照顾,这当然是只有有钱人才有的待遇。不过,两仪家也不缺钱就是了。

    “不过久远寺先生,有件事情您要注意一下,你知道她从昏睡中醒来后做了什么吗?她居然想弄瞎自己的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赫菲斯托有些疑惑。

    “谁知道,理论上人睡上两年,人体大多数的机能应该都不管用了,也因此医生才会疏忽大意的让她戳了自己的眼睛。”护士有些焦急的解释,似乎是害怕两仪家的人追究她们的责任。

    赫菲斯托点点头,“我知道了,再次谢谢你们,我上去看看吧。”

    然后,就走了上去。

    “从今天起,请在上午和下午进行复健,与家人的会面时间先限定在一天一小时比较适当。等身心恢复均衡后,你就能立刻出院。这段期间虽然难熬,但还请多加油。”

    “对了,从明天起会有位心理治疗师过来,是与两仪小姐年龄相近的女性,请跟她轻松地谈谈吧。对现在的你来说,交谈是恢复不可或缺的一环。”医生说完话,就从病房离开了,留下了两仪式一个人。

    然后,赫菲斯托就走了进来。

    “醒了啊,式。”

    “……”两仪式没有说话。

    “这么死气沉沉的可不好。”赫菲斯托笑着说道,然后无意间撇到了旁边的花朵。

    “这……”

    “你也看见了?”

    两仪式开口说道。也许是太久没说话,声音现在还有些虚弱。

    两仪式不明白她自己,甚至连是否真的身为两仪式都模糊不清。虽然有着两仪式的记忆,但她却更像是一个旁观者,看着自己的记忆却没有任何实感。

    感觉胸口开了个大洞,非常的空虚,需要东西去填满。

    其他人都做不到,但看到赫菲斯托,听到他那无意义的话语时,似乎会好一点。

    所以,两仪式才多少愿意和他说话。

    那么,话题转回来。赫菲斯托看到了什么呢?旁边的一朵花,被完美的分割开,碎成了好几块。

    两仪式才刚刚苏醒,自然没有力气,也没有闲情去撕碎一株毫无意义的花。所以,这并不是被刻意撕碎的。

    就像刚才说的一样,两仪式的身体没有足够的力气,所以造成这种现象的只有一种可能—是眼睛。

    “你的眼中看到了什么?”

    赫菲斯托问道。

    “是线,很多的黑线。我只要轻轻一碰,线就会断掉,然后物体也会被摧毁。”

    赫菲斯托:“……看来是很有趣的眼睛呢。”

    “这一点也不有趣。”

    她不想看到这样的世界。

    “那我教你一个咒语吧。”

    这也是跟有珠学的。

    毕竟赫菲斯托没有魔眼,关于魔眼的知识自然是从有珠和藤乃那里了解来的。

    “这个咒语可以让你眼中的世界变得正常起来。但是,异常就是异常,即便你暂时无视了它,它也是异常。”

    “烦死了。”两仪式说道。

    “果然还是要请专家来啊。”赫菲斯托耸耸肩膀,“等过两天我把有珠请过来吧,让她教教你如何使用这双眼睛。”

    赫菲斯托离开了。

    当他离开的时候,两仪式感觉胸口的空洞感再次强烈起来。直到,第二天。

    母亲和哥哥前来探病,和两仪式聊了一下。谈话内容就像双方素昧平生一般牛头不对马嘴,她按照式记忆中的态度应对,好让母亲安心回去。

    但仍然没有实感,两仪式感觉自己简直像在演戏,滑稽得令人沮丧。

    时至下午,心理治疗师来访。这名据说是语言治疗师的女子,态度活泼得不得了。

    “嗨,你好。我本来以为你会很憔悴,但肌肤还是很有光泽呢。嗯,是我偏好的可爱女孩,我真走运!”

    从音色听来年约二十七八岁的女子,在两仪式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初次见面,我是来协助你治疗失语症的语言治疗师苍崎橙子。我不是这间医院的员工,没有相关证件,反正你看不见,这也无所谓吧。”

    “所以我为什么会有失语症?”

    两仪式忍不住回呛一句。

    “你会生气是很正常的。失语症给人的印象不太好,更何况这是误诊。不过,你也有错喔。因为懒得开口就什么都不说,才会被人怀疑有这种问题。”

    她非常亲切地格格发笑。

    然后,就在这时。

    赫菲斯托推门而入。

    “式,下午……橙子小姐?”

    赫菲斯托为眼中出现的这个不曾想到的人物而感到惊讶。

    “是有羽啊,真的好久不见了。”

    是啊,现在是1998年,上次见面估计是十年以前了吧?还因为某些事闹得有些不愉快来着。

    不过,即便上次已经闹到了要出人命的地步,但魔术师归魔术师,朋友归朋友,苍崎橙子其人还是久远寺家的朋友。在那件事过后,赫菲斯托和有珠也与苍崎橙子通过信。

    赫菲斯托正要和苍崎橙子叙旧,然后两仪式轻声咳了两下。

    “啊抱歉抱歉,我先出去。橙子小姐,有空去久远寺邸吃顿饭吧?”

    “要紧吗?有珠她不会有意见吗?”

    “不会的。”

    上次有珠打他是因为赫菲斯托放了敌人进来,而现在的苍崎橙子不是敌人,有珠自然也会欢迎她的拜访。

    “那到时候就絮叨了。”

    在两仪式催促的眼神下,赫菲斯托离开了病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医妃她是满级大佬〕〔你好,1983〕〔猎妖高校〕〔四重分裂〕〔我的冷艳总裁未婚〕〔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诸神殿秦君临〕〔斗罗:从一颗小草〕〔灵能复苏:我获得〕〔死遁后成了大佬的〕〔三国从忽悠刘备开〕〔神级反派选择,我〕〔修仙从钻木取火开〕〔余烬之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