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从反派狗腿子〕〔莹城第一校草:蓝〕〔掌河山〕〔都市之天眼邪神〕〔重生香江之大亨成〕〔锦鲤小农娘,卜卦〕〔侯门贵妾〕〔重生之石油大亨〕〔高武:我修炼的功〕〔蛮荒福运小地主〕〔重生后我和前任大〕〔凤鸾锦谋一品女少〕〔重生:人生优化面〕〔首富从穿梭1990开〕〔踏仙阶〕〔墨少追缉令:幸孕〕〔我靠卖盒饭火爆全〕〔男神拯救计划〕〔大秦:苟成陆地神〕〔网游之开局献祭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九十六章 要不要死?为什么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苍崎橙子出来以后,赫菲斯托和她先是叙了会儿旧,然后,谈起了两仪式的事情。

    “那双眼睛是直死之魔眼。”在与两仪式交谈的时候,苍崎橙子是戴着眼镜的,语气也显得温和无比,而在与赫菲斯托交谈时,则是摘掉了眼镜,语气就有些刻薄。

    和两仪式有些类似,苍崎橙子也是双重人格,只不过是人为的双重人格。她可以通过戴上,摘下眼镜来切换人格。据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哪边才是支配的人格。

    “万物皆有破绽。完美的物体并不存在。而两仪式的眼睛就能够看到这些破绽。在昏迷的两年里,她接触了死亡,所以那双眼睛就变成了直死之魔眼。”

    “另外,我打算教她使用这双魔眼,作为她家庭教师的你没有意见吧?”

    “没有,你随意。”赫菲斯托笑了笑,“我本来也打算让有珠过来一趟,你愿意的话那就省了这个功夫。”

    和苍崎橙子聊了一会儿,然后,赫菲斯托走了进去。

    两仪式正看着窗外的蓝天,发着呆。

    “……你打算这样到什么时候?”赫菲斯托的笑容逐渐收敛,然后直截了当的问道。他说着,拿出了手枪,对着两仪式。

    “其实,你的烦恼很简单。以另一个人的身份重生又怎样?只不过是织消失罢了。式和织确实是成对的,既然织已消失,你等于变成不同的人。即使你正是式,我也知道你和从前不同。”

    “不过,这只代表你有所欠缺。但你分明根本不想活下去,却又不想死。分明完全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却又怕死。无法对生死做出抉择,走在两者交界处的钢索上,难怪你的心会有空洞,会感到空虚。”

    记住m.42zw.cc

    “你这样也很难受吧?我看着也难受,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还不如死了。那么我来帮你一把吧,两仪式。如果你真的想死,那只要说一声,我就成全你。”

    真的会死。

    两仪式感觉到了,赫菲斯托手里的枪不是什么射bb弹的玩具,如果他扣下扳机,是真的会死的。

    这样不好吗?让他开枪吧。反正,我活在世界上,也没有任何的实感。

    她这么想着,但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赫菲斯托看到她的反应,嘴角微微一扬。“看来你是默认了,那么十八年后见,式。”在两仪式的惊讶中,赫菲斯托扣下了扳机。

    好烫,但是还活着。她一边的头发,还有枕头都被烧毁了。

    那一瞬间,两仪式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但是为什么,我会如此害怕死亡呢?明明只要死掉,一切都好办了。

    “现在回答我这个问题—两仪式,你要不要去死?”

    “……我不要。”

    “嗯,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它是必然会降临的节日。很好,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活。”

    “……”两仪式再次沉默。

    “你为什么要活下去……这个问题看来你是回答不出来了。不过没关系,现在的你正处于迷茫的时候,回答不上来倒也正常。而教会你这个问题,就是我身为你家庭教师的责任了。”赫菲斯托把枪收了起来。

    “……刚刚那个赝品医生你认识?”

    “嗯,是我的朋友。”

    赫菲斯托短暂的出去,然后拿了把剪刀。

    “我帮你剪个头发吧,刚刚军神六兵烧毁你半边头发实在是不太好看的样子。”赫菲斯托轻轻推了一下,让两仪式背对着他坐好。

    “给我剪短一点。”

    “诶?女孩子不都喜欢长头发吗?”当然有珠是个例外。

    “长头发太烦了。”

    “那好吧,到脖子可以吗?”

    “行吧。”

    一天傍晚,赫菲斯托探望完两仪式,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

    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直觉上的不对劲,既没有魔力紊乱,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只是感觉不太舒服,就是阴气旺盛什么的。

    犹豫了一会儿,赫菲斯托决定晚些时候回来看看。

    时间接近午夜,医院里头。他没有上楼,单纯的在医院里转了转,然后遇到了苍崎橙子。

    “橙子小姐你怎么还在这里?”

    “你不也回到了这里嘛。”

    “今晚可能是关键时候了,毕竟阴气已经旺盛到了一个地步。前几天有具鬼魂想要夺取两仪式的身体,不过失败了,然后我给了她一个符文……”

    “这件事为什么不和我说?”赫菲斯托语气严肃了几分。

    “不是什么大事嘛,不过今天就不一样了。你看—”

    只见两仪式从病房里摔了下来。不对,这么说不严谨—她是主动跳下来的,这就是她的逃跑路线。

    病房里。

    两仪式正在发呆。

    织已经不在了。

    他是为了什么原因消失的?为了换得什么而消失的?喜欢作梦的织总是在沉睡,但他甚至放弃了睡眠,选择在那个雨夜死去。他是再也见不到的自己,打从一开始就无法相会的自己。

    在记忆里搜寻着答案,但没有结果。

    就在此时。

    病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一阵迟缓的脚步声接近了我。

    是护士吗?不,现在已经很晚了。

    这种时候若有访客上门,那就是—

    一双手擒住了两仪式的脖子,冰冷的手掌开始使力,想直接折断她的颈骨。

    “不是人类。”

    那个轮廓确实是人形,但压在她身上勒着她的人早已断气多时。

    自行移动的死人袭向病床上的两仪式,施加在颈上的力道毫不间断。她抓住对方的双臂试着抵抗,双方的力量之差却显而易见。

    但是,她不想死,她已经得到了答案。仍然受制的她以双手抓住死人的手臂,一脚抵在对手肚子上。“我才不想再掉进那里了!”

    死人的双手带着血在皮肤上一滑,松开她的脖子。然后,她就往床边走,然后跳了下去。

    “真不愧是医院,有新鲜的尸体可用。因为保持灵体状态无法入侵,那些家伙改为动用武力了。杂念附身在尸体上,准备杀了你当新躯壳再转移过去。”

    苍崎橙子耐心的解释道。

    “这一切都是你的古怪石头害的吧。”两仪式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再也看不到一丝先前的迷惘。

    “这的确是我的失误,没想到这灵体竟然如此聪明。”

    “那就想办法给我解决!”

    “知道知道。”苍崎橙子在空中写下了一个卢恩字符,卢恩字符与尸体接触,尸体瞬间就烧了起来。

    但是,尸体还在动,身上的火焰没多久即消散无踪。

    “你这个骗子!”

    两仪式嘲讽苍崎橙子。

    “这也不能怪我啊,活人的话只要烧毁心脏就好了,但它已经死了,烧哪里都不管用啊。”

    “那就全部烧光好了。”

    赫菲斯托掏出军神六兵的手枪,开枪射击。

    比卢恩字符强上许多的火焰将尸体直接焚烧殆尽。

    原来他还是手下留情了啊。

    想起几天前赫菲斯托用枪指着他,只是烧毁了头发和枕头,她不由得松了口气。

    “死了吗?”

    “不,没有。式,小心点,他朝你去了!”

    大意了,鬼魂使用尸体仅仅是为了通过结界,但现在在外面,尸体自然也就没有意义了,倒不如说赫菲斯托烧毁它反而是在帮他。

    “死人啊……但鬼魂还在动对吧?他还活着对吧?既然如此……”两仪式突然笑了起来。她俯下身,做出冲锋的动作。“不管是什么,就算是神,我都杀给你看。”

    眼睛睁开,直死之魔眼发动。

    赫菲斯托见状,丢了一把小刀给她。

    两仪式冲锋,向鬼魂刺去一刀,但似乎是不小心的刺歪了。

    鬼魂以白雾的形状进入了两仪式的身体。

    苍崎橙子正要上前,但被赫菲斯托拦住了。

    只见两仪式原本空洞的眼眸此时已恢复强韧的意志,以两手握住短刀,让刀尖对准自己的胸口。

    她的意志还有肉体,都不容一介亡灵亵渎。

    “这下你就别想逃了。”

    她直视着在体内蠢动的物体之死。

    虽然将贯穿两仪式的肉体,但她深信刀子只会杀掉无法存在的杂质,绝不会伤害自己。

    于是,她在手上使力。

    “我要杀了软弱的自己。绝对不把两仪式交给你这家伙。”短刀流畅地扎进承认自己不想死的少女胸膛。

    赫菲斯托不由得鼓起掌来,看着眼前的少女。

    少女的身体没有流血,只感受到胸口被刺的疼痛。两仪式一挥短刀,彷佛要净化沾染刀身的污秽怨灵。“你说过,要教我使用这双眼睛吧。”她看着苍崎橙子。

    “嗯,不过你要为我干活。”苍崎橙子满意的点头。

    两仪式没有回答,不过从神情上看,她是答应了。

    然后。

    “第二个问题,现在回答我,两仪式,你为什么而活?”

    “为杀人而活。”

    两仪式说完,就昏了过去。

    (注:要不要去死?为什么活?这是史铁生在我与地坛里提出的三个问题中的两个。另外,对于两仪式说的为杀人而活,两仪式对于杀人有一个自己的理念,这个我后面会提到—如果还有人看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