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长夜余火〕〔都市的巫觋在综网〕〔河洛仙侠传〕〔求求你出道吧〕〔当系统泛滥成灾〕〔夸那林的奇妙秘典〕〔帝少的私宠罪妻〕〔纵目〕〔三国:五岁熊孩子〕〔变异时代:开局一〕〔这个男人来自一千〕〔种植我也能成神〕〔修罗剑尊〕〔巫界征途〕〔用小达拉成就最强〕〔逃亡游戏:我能听到〕〔女主偷听心声,我〕〔西风瘦马〕〔原神之开局成为雷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一百二十一章 通往明天的道路(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赫菲斯托难得的体会了一次左拥右抱的快感。现在,芽衣和姬子老师一左一右扶着他,返回休伯利安号。

    原因很简单,他在与空之律者的战斗中受伤过重,刚刚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真的不是在装,而是站不住了。

    幽兰黛尔和丽塔站在不远处,默默的看着。

    赫菲斯托受了很重的伤,如果强行把他夺过来的话,很可能会导致他伤势加重。而休伯利安号上的各位,显然不会伤害他。

    我们的弟弟就暂时交给你们照顾了。

    两人一念至此,继续去收拾空之律者大闹一番后的残局。

    赫菲斯托得到了简单的治疗。

    “哦对了,姬子老师。”赫菲斯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血清。“这是hsn-b46,可以中和您体内的崩坏能。”

    “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好歹我也是天命的高级科研人员好吧?这东西我也是有权限,有能力制作的。”赫菲斯托无所谓的笑了笑,“放心的拿着吧,另外把那个更危险的东西给我好了。”

    姬子想了想,最后把另一个试管给了他。

    一秒记住.42zw.cc

    “这就是弑神之枪吗?”赫菲斯托将其收了起来,“我一直在想,能不能用其他东西来替代圣血,这是我这个学期的课题,看来要到逆熵去做实验了呢。”

    “也就是说,现在赫菲斯托你愿意帮助我们了吗?”芽衣在一边眼睛一亮。

    “我不会参与任何对天命的战斗,顶多负责一些后勤。”赫菲斯托默认了芽衣的说法。

    “太好了……”至少,不需要和认识好几年的同窗拔刀相向,这就是好的。

    休伯利安正在驶离天命总部。

    赫菲斯托,布洛妮娅和芽衣走在飞船里。

    “感觉好安静啊,周围也没有空之律者召唤的崩坏兽,和天命总部差别真大。”虽然还受着伤,但赫菲斯托还是双手放在脑后,一脸自然的走着,和在圣芙蕾雅学园里的他没有两样。

    “嗯,大概崩坏兽的主力都四散到全球去了吧。”

    “不过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赫菲斯托,你的心情真好啊。”

    “那当然了,虽然那个笨蛋还被空之律者控制着,但大家都活了下来,逆熵的博士们也在努力,我们也要继续努力救出笨蛋琪亚娜才行呢。”

    “是啊,说的也是。”芽衣想了想,也的确如此。他们在圣芙蕾雅学园所积累的东西,并非全部白费。今后也是,只要我们不停下脚步,道路就会不断延伸。

    咣当!

    休伯利安号被不明飞行物猛烈撞击。

    “是龙?”从窗口,赫菲斯托瞄到了一条巨龙飞了过去,“贝纳勒斯?”在天命的数据库里有记载,这是空之律者的眷属。

    “看来没时间规划未来了,我们走吧。”

    几人到了甲板上,与迎面而来的敌人战斗,赫菲斯托以无元的第一额定功率拖住了贝纳勒斯,芽衣和布洛妮娅与其他崩坏兽战斗。

    然后,一道强光闪过,赫菲斯托再次睁眼,他就已经不在休伯利安号上了。

    “啊呀,竟然能被女王陛下邀请到您的剧场,在下可真是荣幸。”看着空之律者站在舞台中央,他无奈的耸了耸肩。

    话是这么说,赫菲斯托已经将无元化作了自己最擅长用的长枪,做好了战斗准备。

    “准备好,迎接死亡了吗?”

    “真抱歉,我可是非常怕死的。”

    “油嘴滑舌!”

    赫菲斯托以无元的第一额定功率无限剑制与空之律者的亚空之矛对轰了几回合。剑与矛在虚空中摩擦出强烈的火花,而无法抵挡的亚空之矛则被赫菲斯托格挡或者闪开。

    但神之键终究无法和真正的律者相比,终究是在某一刻,无限剑制被压倒了。

    赫菲斯托在地上打了两个滚,险之又险的躲过致命的一击。而地上,则是留下了一道血迹。

    “看来还是要用第零额定功率啊。”

    虽然强行使用无元剑制会导致无元和他的身体二者都遭受损伤,但此时也顾及不了这么多了。

    “给我上天吧!”

    毫不犹豫的,赫菲斯托强行解放第零额定功率。空之律者见状,立刻回防。匆忙之间凝聚起来的护盾被轻而易举的轰破,她连忙打开空间之门,将无元的攻击削减一大部分。虽然还是有一部分打中了她,但那完全没什么意义,就像一只普通的小猫咪在幽兰黛尔的腿上留下伤疤一样。

    但是,这就足够了。因为在无元剑制之后,是—

    “怎样,吃我这招以血蒙眼!”

    啧,为什么以血蒙眼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我会这么熟练啊?唉,这时候也没得挑剔了。

    空之律者显然没想到会有人用这么无赖的招数,就像当年的程凌霜一样。

    但是,她毕竟是空之律者。

    虽然视线被遮挡,但她完全可以对自己的周边进行无差别攻击。空间被扭曲,亚空之矛乱射,空之律者周围的半径二十米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亚空之矛结界。

    但是,这样的结界,一般都是用来给敌人说一句西内然后败北的。赫菲斯托完美的实现了绕后,然后将弑神之枪丢出,从空之律者的脖子后面注入。

    “啊啊啊啊啊!”

    空之律者的体内,大量崩坏能散逸,就像之前被月光王座轰击一样。但是,这次就逃不了了。

    “啊啊啊啊啊!”

    现在的惨叫声,不再是空之律者一个人,而是空之律者和她体内的另一个人格一起发出的。

    “觉醒了吗?笨蛋,你睡得也太久了点。”

    赫菲斯托绕到空之律者的前面,笑了笑。

    “跟你说点话吧……啊,不用看我,也不用看我的腹部,区区致命伤而已,别在意,你没事就好。”

    赫菲斯托身上伤的很重,肉眼可见全是伤痕。但最关键的则是,他的腹部被一根亚空之矛完全贯穿,鲜血止不住的流淌,但他丝毫没有在意。

    “你知道为什么从某一天开始,我就没有称呼过你琪亚娜吗?那不仅是因为我知道,你是琪亚娜的复制人k423,而且我认识真正的琪亚娜。在我眼里,琪亚娜?卡斯兰娜这个名字毫无疑问的属于她。”

    “你大概会崩溃吧?毕竟这个真相确实有些残酷。而且,从今天起,你也无法再傻乎乎的活下去。因为你已经和空之律者完全的合为一体了,她所犯下的罪孽,你要完完全全的背负下去。”

    “但是,你不准死,不准被肩上的罪孽压垮,你要赎罪,但你不能自杀,因为对现在的你来说,死亡不是赎罪,而是解脱。”

    “你要做的,是战胜空之律者的意识,掌握她的力量,然后用这份力量去抵抗后续的崩坏,去改变这个世界,去把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变成你所期待的,我们所期待的样子。”

    此时,空之律者的人格已经隐去了,此时倒在地上的人的面庞显然更加柔和。

    “笨蛋,笨蛋啊,我以前竟然没有发现,你其实还蛮好看的,特别是现在披着长发的你,比那个丑不拉几的麻花辫好多了。”

    赫菲斯托又笑了笑。“好了,我该离开了。他倒退着,来到了平台边缘。摸着那根亚空之矛,“毕竟,致命伤,可不是区区二字可以概括的啊。那么,有缘再见了。”

    赫菲斯托往后一倒,掉入了虚数空间中。

    这样的自杀方式,很有逼格吧?

    大脑最后的活动中,这个脱线的男人想的,竟然是这样的问题。

    …………

    某个街道。

    爱丽丝背着没有意识的符华,和琪亚娜走在路上。走着走着,她的脚步突然一顿。

    “怎么了,爱丽丝小姐?”

    琪亚娜那元气不足的声音响起。

    “主人出事了。”

    “赫菲斯托他出事了?”

    “嗯。”

    爱丽丝点点头,然后背着符华,继续前进。她的脚步没有丝毫的不稳,反而更加迅猛有力。

    “那我们……”

    “主人没有死,如果他死了,那我会立刻停止行动。所以,按照主人吩咐的去做,等他回来就好。”

    “……”

    两人继续走在路上。

    “爱丽丝小姐,你在哭吗?”琪亚娜问道。

    “我是机器人,我不会哭的。”爱丽丝的语调一贯的清冷。

    “可是我感觉到你在哭。”

    “我没有那个机能。”

    “但你心里在哭。”

    “……”

    爱丽丝不再回答。

    不知何时,天上下起了雨。

    越下越大的雨将没有伞的几人淋成了落汤鸡。

    我是机器人,我不会流泪。但是,如果我有搭载这个机能,那我想我现在一定在哭,泪水一定会止不住的流。

    “爱丽丝小姐,我们停一会儿吧?”琪亚娜在右后方询问,但爱丽丝并没有听见。

    “爱丽丝小姐?”

    “啊?”

    爱丽丝回过头。只见她的眼中已满是水珠,而水的痕迹,则从眼部一直往下延伸,直到脸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医妃她是满级大佬〕〔猎妖高校〕〔你好,1983〕〔四重分裂〕〔我的冷艳总裁未婚〕〔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诸神殿秦君临〕〔斗罗:从一颗小草〕〔灵能复苏:我获得〕〔死遁后成了大佬的〕〔三国从忽悠刘备开〕〔神级反派选择,我〕〔修仙从钻木取火开〕〔余烬之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