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拯救金克丝开始〕〔洪荒:开局给女娲〕〔这个明星很想退休〕〔九龙归一诀〕〔女相宝师〕〔暴君爹爹的团宠小〕〔你深情时我心已暮〕〔重回四合院养崽崽〕〔元府女姝〕〔保护我方辅助〕〔美女总裁独宠我〕〔都市逆天邪医〕〔重生八零闺秀当自〕〔假如被巫女缠住〕〔斗罗之觉醒的野兽〕〔开局入赘大唐李家〕〔诸天之从四合院的〕〔牧农仙人〕〔问鼎十国〕〔斗罗之黄金圣衣(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一百二十二章 试炼?第一个世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之前那章结尾不够生草,所以特地重写一遍)

    “赫菲斯托……”

    看着被亚空之矛贯穿身体,但却仍然强颜欢笑的赫菲斯托,刚刚恢复意识的她感到十分痛心。她……她竟然亲手杀死了朝夕相伴的同窗?

    “你怎么发出这种声音,笨蛋?”

    鲜血从腹部不断流出,但是赫菲斯托仍然站了起来,喘着粗气。

    “我可是圣芙蕾雅女武神学院的男生,一根亚空之矛不要紧的。”

    “怎么会,你竟然为了我……”

    “保护女生是男生的责任啊!”赫菲斯托留给了她一个背影。

    “但是—”

    “够了,你走吧!”赫菲斯托拖着愈发沉重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虚空中走去。“大家,还在等着你呢。而且……我终于明白了。我们根本不需要什么最后的落脚处,只要不断前进就好了。只要不停止,道路就会不断延伸……”

    “我是不会停下来的,笨蛋,只要你不停下来,那前面就一定会有我!”

    首发

    赫菲斯托最终倒下了,摆出了一个右手指着前方虚空的动作,趴在高台上,然后一点点的滑落高台,掉入虚空。而他的身体,也在虚空中消散而去……

    -----这是一条分界线-----

    接下来是我参考布洛妮娅在量子之海里的三个世界泡,构思出来的一个剧情。我会通过接下来的剧情,将有些混乱的支线结合在一起,当然最重要的是给主角开挂。

    好了,就说到这里吧。

    -----这是一条分界线-----

    这是一场试炼。

    或者说,人生就是由一场场试炼组成的。

    试炼不仅仅来自于过去,也来自于现在,未来。它无处不在,最明显的证据就是,这个世界上每一秒都有人在脱衣服,对吧?

    (注:每一秒都有地区在睡觉的点,都有人准备睡觉,睡觉总归得脱一两件吧?)

    但可以肯定的是,人只有战胜这些试炼,才能有所成长。想必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让我们把镜头切换到一个人的身上。

    他叫赫菲斯托。

    是的,就是赫菲斯托,不过不是我们所熟知的赫菲斯托。让我们聚焦她的过去吧。

    流着璃月人血统的赫菲斯托被拐卖到蒙德,被古恩希尔德家族收养,过着幸福的生活。但是,十二岁那年,因为觉醒邪眼,而大团长有事不在,所以在他名义上的父亲西蒙主教的命令下,他被判决处死。

    根本没有机会逃跑,就这么被囚禁了起来。

    一直锦衣玉食的他瞬间变成了阶下囚,这种落差让他根本无法接受。而且,就因为这个破东西……

    明明只是和神之眼颜色不同而已,甚至我现在都无法动用它,为什么要杀了我?

    不解。

    多希望这是一场噩梦,醒来以后能够在琴姐姐的怀里撒娇,但一天天的时光,终于让他相信了眼前的事实。

    孩童时期的梦,就是这么易碎的东西。眼中失去光芒的同时,燃起了火焰。

    为什么琴姐姐,优菈,迪卢克大哥和凯亚哥他们不救我?为什么爸爸妈妈他们要处死我?为什么平时都笑着对我打招呼的平民百姓看我的眼神瞬间变成了看垃圾的眼神?

    我要复仇。

    终有一日,我会踏平蒙德,我要让这座自诩自由的虚伪之邦沐浴在我的怒火之中!

    但是,他看不见。

    他看不到,优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成天以泪洗面;琴也经常低下头,不让人看见自己眼角的泪水;迪卢克和凯亚无数次出入父亲克利普斯的房间,但最后都是无果而归的样子。

    他看不到,母亲和父亲在开会的时候,听着一堆学者“必须处死这个魔童”的言论,又气又无奈的样子。他看不到,无数蒙德人在家中谈起赫菲斯托的时候都是连连摇头的样子。

    赫菲斯托从未放弃逃跑,终于有一天,他找到了机会,成功的逃离了蒙德,带着复仇的烈火。但是,他看不到,这个机会是迪卢克,凯亚和琴冒着极大的风险为他创造的。

    当然,为了稳定民心,高层们不得不找出一个孩子处死,这就是别话了。

    他直奔愚人众的征兵而去,因为长辈们经常讲,愚人众很坏,他们想要欺压六国。既然这样,那得到复仇的机会也不是问题吧?

    赫菲斯托的奇特属性得到了的注目,他与赫菲斯托交易,配合他实验,他就在之后的仕途中推赫菲斯托一把。

    赫菲斯托果断答应了,但他也记恨上了,完全忘记了这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

    然后,赫菲斯托顺利的成为了愚人众的第十二位执行官。但是,他迄今为止孤身一人,没有朋友,没有信赖的手下,身边也没有那个她。

    终于,机会来了。赫菲斯托重回蒙德,然后等待已久的劳伦斯家族和等待已久的赫菲斯托勾结在一起,准备让蒙德翻天。

    劳伦斯家族想的是支配蒙德,而赫菲斯托想的,自然是摧毁蒙德。

    夜深人静的时候。

    赫菲斯托用来到西风教会的顶端,也就是蒙德城海拔最高的地方,在这里俯瞰着整个蒙德城。

    “……我从地狱回来了,蒙德人啊,准备好接受我的复仇了吗?”

    “—收手吧。”

    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你是谁?”赫菲斯托自信,以自己的实力,没人可以悄无声息的来到自己的背后。所以,他满是警觉的转过身,看着这个披着黑色长袍的人。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错的就行了。”

    “错的?”赫菲斯托大笑起来。“我怎么可能是错的?复仇是这个世界上最正当的行为,我哪里错了?”

    “如果你要向蒙德高层复仇,或许我也不会管你;但你的目标也包括琴……优菈,凯亚哥们吧?他们得罪你了吗?”

    “他们没有救我!”

    “他们真的没有救你嘛?你以为那个机会从哪里来的?而且,就算他们没有救你,也没有害你吧?你和他们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就这么忘记了吗?”

    赫菲斯托哑口无言。

    “然后,你为什么要对蒙德的百姓下手?”

    “因为他们歧视了我!”

    “歧视?那我问你,如果你是他们,知道眼前的人很可能失控,杀死他们,摧毁他们的家园,你会怎么做?”

    “我为什么要代入他们?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赫菲斯托的脸都有些扭曲了。“而且,强者的面前哪里有弱者的席位?我为什么要在乎他们?”

    面前的人直摇头。

    “看来你无可救药了。”

    “无可救药人是你,蠢货!谁给你的勇气,让你来到一位执行官的面前!”

    赫菲斯托打开了,对准黑袍人轰击。

    “哎呀,竟然发展到了这种地步。”

    他摇摇头,侧身闪避。

    激射而出的武器把面前的人的黑袍刺破,他的脸露了出来。赫菲斯托一愣,因为眼前的这个人,不就是他自己吗?

    好了,接下来,把镜头切回来,回到我们的主角赫菲斯托身上。

    “还是需要一把武器啊……结果我唯一能用的,是杀死了自己一回的武器吗?”就像雷电将军从胸口拔刀一样,赫菲斯托从腹前拔出了亚空之矛。

    在格挡开一波攻击后,赫菲斯托在他准备第二波攻击的时候,突然暴发,将这个世界的自己踢倒在地,然后将亚空之矛对着他的脖子。

    “怎么可能,我可是,是继承了那位魔神的力量之人啊,怎么可能输啊!”这个世界的赫菲斯托极度不甘。

    赫菲斯托笑了笑,但是表情中满是杀意。

    “既然你说,强者的面前没有弱者的席位,那你觉得,现在我面前,有你的席位吗?”

    没等他回过神,赫菲斯托就把亚空之矛刺了下去,杀死了这个世界的自己。

    “你憎恨的不是别人,只是你自己悲惨的过去。而你为了发泄,就要将憎恨扩大到整个蒙德。活在过去的人,真是可悲。”

    “人还是要和过去和解的啊,即便不忍直视,他也是你的过去,只有爱自己的过去,才能走向美好的未来啊。”

    “还有,我杀我自己的感觉可真奇妙呢。”

    赫菲斯托收起了亚空之矛,然后一步一步的离开。随着他的脚步声,这个世界逐渐变得虚无,然后破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医妃她是满级大佬〕〔你好,1983〕〔猎妖高校〕〔四重分裂〕〔我的冷艳总裁未婚〕〔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诸神殿秦君临〕〔斗罗:从一颗小草〕〔灵能复苏:我获得〕〔死遁后成了大佬的〕〔三国从忽悠刘备开〕〔神级反派选择,我〕〔修仙从钻木取火开〕〔余烬之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