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摄政王的倾世医妃〕〔异常魔兽见闻录〕〔仙子请自重〕〔兵王隐花都秦风〕〔烂柯棋缘〕〔王的女人谁敢动〕〔交手〕〔主神竞争者〕〔王牌大高手〕〔妖孽弃少在都市〕〔穿越之妃常闹腾〕〔无限气运主宰〕〔龙抬头〕〔最佳娱乐时代〕〔废柴嫡女要翻天〕〔最强狂婿〕〔五神天尊〕〔腹黑奶爸PK偷心妈〕〔盛少私宠:天价弃〕〔三国之巅峰召唤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次元勇者 295:梦魇
    亡者的低语不断于耳边回响。

    它们如同诅咒一般,拥有一种腐蚀性的力量,侵染心灵,将内心最深处的创伤与软肋不断撕裂扩大,让人露出软弱的一面。

    特别是在这片空间之中,感染力更是强大。

    亡者们缓缓的攀爬到白华身上,撕咬着他的身躯,其眼眶中燃烧的憎恶不但没有减缓,反而更加旺盛。

    那神态,那低语,都如同利剑一般,直刺白华内心。

    “我不想的——”

    是的,他不行。

    但数百亿亡者们的声音仿佛浪潮一般将其淹没。

    “我只是想保护——”

    是的,他想要的是保护他人。

    但亡者们的残躯将其掩埋。

    “我——”

    “————”

    发不出声音,是因为愧疚,是愤怒,还是悲伤、亦或者恐惧?

    这些已经不再重要,无尽的痛苦刻印其身。

    和淬炼出的杀意与戾气一样,成正比的诅咒,数百亿人们对生命的眷念以及对死亡的恐惧,永远缠绕着他,悲鸣声不绝于耳,诅咒会如同他的生命一般直至永恒。

    无穷无尽的怨气,逐渐吞噬着心灵。

    白华,无法得到救赎,不容许被宽恕。

    即便杀意和戾气能在此方世界被洗涤,但那些映入灵魂的执念,只会伴随而至。

    直至如今,白华只想反驳一声。

    “——杀你们的人,不是我,我不记得了,我不记得你们!”

    “······”

    沉默。

    短暂的沉默过后,便是集百亿亡灵的怨念一同爆发。

    “骗人!”

    “卑鄙小人!”

    “骗子!”

    “骗人,就是你,如果不是你挥舞那柄剑,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亡者们叫骂着,愤怒着,怨气轰然的膨胀着。

    屠戮,便是白华所行之事,并非一句否定就能轻易抹除的事实。

    “用的,不就是那把剑吗?”

    一个亡者,缓慢而又艰难的抬起手臂指了过去。

    闻言,白华低下头,看着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一柄华丽长剑。

    长剑洁白无瑕,燃烧着与剑身同色的纯白火焰,美丽,圣洁,其神性令人拜服,却是他心中的恐惧。

    那是,杀戮的工具。

    诅咒声与谩骂声再一次响起,白华没有反抗,只是呆愣的立于原地,直到······

    “白华!”

    一道轻声呼喊着他,很清脆,充满了活力。

    白华转过头,看见的却是一具残破人影。

    往日柔顺的银白秀发,此刻变得黯淡宛如枯草,总是白净的脸颊,染上了尘灰与血渍,胸口被洞穿,手臂被斩断,少女晃晃悠悠的站在那里,直勾勾的盯着他。

    “阿尔···泰尔?”

    “为什么没有来,你不是说过,会保护我的吗?为什么没有来,为什么,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没有出现在我面前!?”

    不等白华回答,又一道声音响起。

    “余说过的吧,杀死余,只会让世界变得更加混乱,战争不会停止,永远都不会,因为,争斗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啊,竟然想逆转这一点,简直异想天开,所以,好好接受惩罚吧。”

    “威廉,我······”

    “这就是,余对你的诅咒啊。”

    ————————

    “不要···不要····不是我···不要过来!!!”

    病房里突然传出一道充满惊恐的梦呓,紧接着,随着一声“嘭”的闷响,守在门外的保镖们被惊动了。

    “喂~喂!不会吧,我是被医生叫出去的,该不会······”

    领头的黑衣大汉,脸上不禁浮现无奈与惊慌,苦笑一声,连忙冲进房间。

    其余几人对视一眼,头皮发麻的跟了上去。

    开什么玩笑,里面那一位,可是被boss特意嘱咐了要好生照顾,出现意外了,还不得被boss拿去沉海?

    好吧,虽然boss平时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一些小事就算失败了也不会追究,就算出现大问题,只要心情好也不会惩罚。

    但以boss和里面哪一位的关系······

    只要扯上关系,任何事情都没有小事,问题严重性直接上升至最高等级。

    打开门,看清里面的状况,几个保镖脸色顿时铁青。

    “完了,我们死定了。”

    病房里,黑发少女坐在板凳上,惊愕的注视着从病床上不知怎么就滚落至地上去了的少年。

    要知道,病床可是有装防护栏的啊!

    而且,这间可是特别定制的专属病房,器材全都是最高等级,连防护栏都是特殊合金,就是那rpg轰,也不一定能轰变形才对。

    可现在,那特殊合金的护栏,却硬生生的弯曲了180°,仿佛被凶兽狠狠踩踏了一般。

    “咕咚——”

    不知是谁吞咽唾沫的声音,令几位黑衣大汉惊醒过来,慌张的上前关心。

    “白白华少爷,你···没事吧?”

    “这,这不能怪我们啊。”

    看着几位保镖那哭丧的表情,黑发少女更是惊叹。

    而白华,则是一脸萎靡的睁开眼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

    “呃,我这是?”

    “你···不是,您从床上掉下来了。”领头大汉战战兢兢的回应了一声,又有些难以启齿的道:“那个,白华少爷,这件事情,在boss那边能······”

    白华楞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显然也知道丽兹会做出什么事情。

    “啊?哦,威廉那边我不会说的,这和你们无关。”

    闻言,几位保镖松了口气,又关心了一阵,这才在白华的命令下退出房间。

    过了一会,白华扶着额头叹息了一声,察觉到身上满是冷汗,眼底流露出无奈。

    “真是丢脸啊,竟然又陷入了那梦魇。”

    没错,之前的一些,全都是一场噩梦。

    但是,以他的知识当然明白,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谓梦境,都是现实的映射,清醒状态时所压抑的潜意识。

    特别是从术士的角度去看,噩梦便是灵魂显现出的表象。

    之前的噩梦,便是他的灵魂,经过无数的杀戮后,被怨气、血气以及死气沾染的证明。

    “这是第几次了?”

    从被封印以来,已经无数次的陷入相同的噩梦。

    每当以为自己可以被原谅时,遗忘过去犯下的罪孽时,等到夜幕降临,梦魇便会如期而至,提醒他不要忘记,自己是一个屠夫的事实。

    也多亏了这样,让白华在此方世界的三年中,戾气一直没有被洗净。

    每一次噩梦醒来,心中的暴虐就会再一次焕发。

    但说到底,白华本身是凌驾于规则与世界之上的存在,掌握的力量,就算覆灭世界也仅在一念之间,区区诅咒和亡灵,根本不可能影响到他。

    噩梦,不过是他自己没有原谅自己罢了。

    他的内心深处,从不曾放过自己。

    “唉——”

    摇了摇头,看向房间中的另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价宠婚:霍总的〕〔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我一定是到了假的〕〔重生最强丹帝〕〔千金归来:傲娇石〕〔奶系甜心:吸血殿〕〔红豆〕〔元仙纪〕〔极品逍遥少年〕〔快穿:病娇哥哥,〕〔沉沦之海〕〔大罗天纪〕〔校园修仙学霸〕〔兽医皇后〕〔婚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