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473章 怕被单身狗追着打

时间:2018-06-19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其实你不用送我,我可以自己开车回去。”站在军绿色的车旁,宫小白侧身对边上的男人说。

    他开车送她去基地,还要再回来,一来一回浪费时间不说,还浪费精力。

    脑子里自动蹦出长期驾驶的危害。宫小白点头,肯定的语气,“还是我自己开吧。”

    男人身长玉立,侧目瞥了她一眼,似乎嫌她话多,直接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命令式的口吻,“上去。”

    当兵习惯了,对于命令式的说话方式,下意识的举动就是服从。

    宫小白麻溜儿地爬上了副驾驶坐好,望着前面的挡风玻璃,她陡然回神。

    我什么要听他的?

    宫邪站在驾驶座旁,看着她,不言不语。

    嗯?

    不是要开车吗?快去驾驶座啊。

    宫小白正疑惑,却见他身体微微前倾,呈半包围的姿势圈住她。她的身子不住地往后仰,后背抵在椅靠上。

    “你、你要什么?”这个姿势,是要吻她吗?

    宫邪扯过她身侧的安全带,拉到另一侧。

    啪嗒。

    安全带扣上的声音响起,像一棍子敲在宫小白脑袋上,提醒她刚刚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果然跟他待在一起时间久了,思想都不纯洁了。

    宫邪替她关上车门,视线隔绝的一瞬间,他唇畔绽放了一个清浅的笑容,转身,绕到另一边的驾驶座,拉开门,坐了进去。

    系好安全带就出发了。

    早上的阳光已经很刺眼了,宫邪拍下遮阳板,轻声说,“没休息好就再睡一会儿,还要好久才到基地。”

    宫小白轻咬下唇,我没休息好到底怨谁?你个罪魁祸首居然还笑得这么开心。

    他总能看透她心中所想,诚恳认错,“我的错,所以现在在弥补。”

    哦,他就是知道她没休息好,主动揽过开车的活儿。

    宫小白弯了弯唇,有笑意在唇边浮现,她嗯了声,脑袋歪向一边,听话地闭上眼睛。

    他开车快且稳,宫小白在轻微的颠簸中睡着了。宫邪看了一眼,眉头舒展,不再出声打扰女孩的好梦,专心开车。

    只觉得过了好久好久,宫小白感受不到颠簸感,一睁开眼,看见了熟悉的大门。

    哨兵朝他们行注目礼,他们看到了车内驾驶座坐着的男人。

    刚睡醒,宫小白的声音软软地,“你怎么不叫醒我?”

    宫邪抬起手腕,腕表朝向她,“时间还早,想你多睡一会。”

    时针指向十一点的位置,已经不早了。

    宫小白伸了个懒腰,准备下车,可能是脑子太迷糊了,她手握住车把的时候才陡然反应过来,他们马上要分开了。

    车门没能被她推开,她乖乖扭回身子,坐好。

    宫邪已经解开了安全带,看着她,发出了极轻的一声疑问,“嗯?”

    “我们要分开了啊。”

    “会很快见面的。”宫邪手放在她头顶,揉了两下,顺便把一个东西放在她手心。

    一个小盒子。

    宫小白脑子懵了一下下,跟上次一模一样的纯黑色戒指盒。他不是已经给过她戒指了吗?怎么又有一个?

    见女孩疑惑,宫邪笑着提醒,“你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不让我剥夺你给我戴戒指的乐趣。”

    对,这话是她说过的。

    所以

    宫小白打开了黑色的小盒子,里面放着一枚戒指,男士的,样式一看就和她的那枚一样。素净的圈,上面两颗挨在一起的钻石。

    他这个比她的大一圈。

    宫小白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笑意一点点在眼眸中晕开。这个男人对她好认真,她说的每句话,他都记得,有些根本是她随口说的,他却像刻进脑子里一般。

    借用他的话,只有关于她的事才能占据他更多的大脑内存。

    宫小白拿着戒指,不着急给他戴上,自己先把玩了一会,还试着戴在自己的手指上,然后再取下来,看向他。

    宫邪主动把手递过去,白净的手指修长如打磨光滑的白玉,前端的指甲修剪整齐,只留了一丁点。

    真是优雅好看的一双手。

    宫小白抓住了他的手,摸到指肚上薄薄的茧子,微笑,他的手也不是毫无瑕疵的,常年握枪留下的痕迹还在。

    她一根根摸过去,停留在中指上,把戒指套上去。

    就像在他身上贴上了属于自己的独特标签,标签显示,除了宫小白,其余女人一律不许碰他!

    他给她戴上戒指的时候也是这个心情吗?

    宫小白抬高他的手,扯到自己面前端详,“真合适。”

    她这语气,仿佛戒指是她亲自挑选,亲自买来的。

    宫邪反手握住她的手,可惜她今天没戴戒指,不然两只手放在一起,就是一种仪式了。宫小白显然注意到了,失落的情绪刚冒出头,就被男人抱住。

    吻落在她额头,他嘴唇轻触,声音倾泻出来,“进去吧。”

    他放开了她,身子继续前倾,帮她打开了门。

    宫小白坐在里面,突然有点不想下去,愣了一小会儿,手里又被塞了一个东西。

    是她的手机。

    宫邪说,“手机拿着,有事给我打电话。”顿了顿,“没事也可以,比如,晚上睡不着觉,我可以陪你聊天。”

    刚刚还失落的宫小白忍不住笑,她很少有睡不着觉的时候。

    心里甜得冒起了粉红泡泡,她偏偏嘴硬,“宫首长,你别忘了,我现在住集体宿舍,难道你想让其他女生旁听我们通话?”

    宫邪:“我不介意,你介意吗?”

    宫小白:“”

    我倒是不介意,就是怕被单身狗追着打。

    宫小白握紧手机,下了车。

    不能再聊天了,再聊下去真就走不了了。

    跟他在一起,她总有一箩筐的话要说,尽管都是些没营养的话,她也说得开心。

    往前走了几步,宫小白停下来,转身看着宫邪,朝他挥了挥手。

    车窗降下,露出男人的脸,他勾了下唇。..

    车子掉头,重新发动,卷起地上的尘土,缓慢驶离了视线。

    宫小白坑着头,往基地里边走。

    谁知迎面遇上了背着手踱步的郑成勇,宫小白忙把手机藏进兜里,像在教室里玩手机突然被班主任盯上了。

    “郑教官!”她装作若无其事地敬礼。

    郑成勇不知是没看见,还是看见了装作不知道,平静地回了个军礼,“回来了就直接去训练场。”

    “是。”宫小白心虚地不敢直视他,错开他就走。

    “诶,等等!”

    宫小白的心提起来了,转身,“郑教官,还有事?”

    “我记得临走的时候给你调了辆车,你怎么是走路进来的。”郑成勇说。

    宫小白愣了愣,想起来,宫邪把车开走了,而那车是基地的车,不是特训营的完了,她把基地的车送出去了。

    她从昨晚到今早,脑子一直处在浆糊状态,不够用。

    不管怎样,先道歉。

    “对不起,郑教官,是我的错。”宫小白态度诚恳,指了指门外,“让宫邪把车开走了,我忘了”

    郑成勇也愣了,看向大门外,“宫爷送你过来的?”

    宫小白点点头。

    “行,我知道了。”郑成勇摆摆手,表示不是什么大事,“既然是宫爷开走的,肯定会还回来,他总不可能白白拿走尖刀基地的物资。”

    宫小白再次道歉,“对不起。”

    “嗐,没事,他拿走了也没关系,就当我们尖刀战队给的嫁妆好了。”

    “”

    ——

    宫小白出现在训练场,姚琪看她的眼神就跟看亲爸爸一样,热泪盈眶。

    周围人多,宫小白不好跟她说什么,比了个“k”的手势。

    姚琪笑了起来。

    “姚琪!”

    严厉的声音从队伍最前方传来,姚琪心头一紧,暗道不好。

    尖刀战队的高教官,厉声道,“出列!”

    姚琪认命地闭了闭眼,走出队伍最前列,“教官,请指示。”

    高教官冷冷看着她,“你笑什么?”

    “报、报告教官,没笑什么。”她能说马上见到男朋友了很高兴所以想笑?不能!

    “再问一遍,笑什么?!”高教官气场全开,在场所有人的毫毛都竖起来了,下意识吞咽口水。

    宫小白微不可察地蹙了下眉,她不该这么早告诉姚琪消息,哪儿能想她这么憋不住。

    老高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类型,她开始同情姚琪。

    姚琪眼珠子转来转去,像无头的苍蝇一样,没了方向。这位高教官的犯罪心理学非常厉害,简称“人体测谎仪”。

    她当然不敢在他面前撒谎。

    “姚琪,不要挑战我的耐心!”高教官做出最后的警告。

    姚琪眼睛一闭,破罐子破摔,“报告教官,我在想男人!”

    噗!

    这下全体士兵都笑了,有的人笑点低,直接就哈哈哈大笑出来。

    “笑什么笑?!”高教官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铁青着脸,“姚琪,负重二十五公斤八千米!”

    姚琪:“是。”

    “大声点!听不见!”

    “是!”

    宫邪他们离开特训营不久,猴子就开着车上路了。

    尖刀基地的设备不错,他经常过来玩,跟一帮尖刀特战员混得熟,畅通无阻。

    当他站在训练场的入口,看到的却是其他人都在训练,只有他女朋友在跑道上跑圈,累得脊背佝偻。

    她犯错了?

    猴子没有上前打扰他们训练,就站在入口处,盯着跑道上的身影。

    姚琪跑了许久,终于跑到靠近入口的位置。

    一眼看见了那个服装别具一格的男人。

    不穿作训服就是这点好处,万绿丛中一点白。

    他穿着白色的卫衣,帽子盖在脑袋上,细碎的头发遮住了前额,灰色的运动裤,白色板鞋,像个玩滑板的大男孩。

    他双手环臂,靠在墙壁上,唇角勾着,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妈的,老娘这么惨,他居然还有心情笑。

    姚琪想冲上去打他一顿,然而也只是想想,多看了他几眼,她叉着腰继续往前跑。

    猴子走过去,站在跑道的最外围,跟着她的脚步。

    姚琪为了保存体力,跑得很慢,猴子竞走都能跟上她的脚步。

    “诶,想不想我救你?”

    姚琪没好气朝他竖中指,“你才叫诶。我没名字的啊!”

    粗鲁的女孩子。猴子摸着唇角低笑,改口唤她,“琪琪。”

    姚琪一秒钟就心花怒放了,毫不掩饰地咧开嘴巴,“干嘛?你要救我?别说大话了,是高教官罚我跑步。”

    说起来都是因为他!

    要不是她听到有关他的消息情绪太激动,怎么会笑得像个傻子。

    “我要是能帮你,你怎么报答我?”

    “请你吃尖刀基地的食堂。”

    “”

    姚琪以为他在跟她开玩笑,一点都不配合,“先别跟我说话了,等我跑完再说。”

    猴子没有理她,手插进兜里,径直朝高教官走去。

    姚琪瞪大眼看着他的背影,吓得不敢跑步了。

    他他他他要干什么?!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不败江湖〕〔农家仙田〕〔虾王传奇〕〔完美遮仙〕〔重生西游之我是红〕〔武侠乐园〕〔一杯不醉之翡翠杯〕〔鉴昆仑〕〔铁血铸新明〕〔神厨狂后〕〔重生九二之商业大〕〔重生宠婚:顾少,〕〔龙尊剑帝〕〔二狗子的修仙日常〕〔国民男神,要给力〕〔恶魔少爷:嚣张丫〕〔我的空间我的田〕〔无限剑神系统〕〔穿越反派之子〕〔顾少宠妻成瘾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风是叶的涟漪〕〔一路仕途〕〔大明星的贴身保镖〕〔恶魔就在身边〕〔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官梯〕〔绝世巫医〕〔御鬼者传奇〕〔艾泽拉斯游侠之王〕〔神话禁区〕〔网游大魔王〕〔九转道经〕〔灭明〕〔极品小神医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