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490章 回帝京(插播小剧场)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秦沣被她推倒,仰躺在沙地上,脸上带着满足的傻笑。

    头顶是刺眼的阳光,他却不觉得难受,直直地望着天空,上面漂浮着几朵白云。

    心情好,看白云都觉得是笑脸形状。

    肖琼确定了,他是装的。

    根本没有受伤,也没有他表现的虚弱,更加没有快死了。

    一切都是假的,他在演戏,设下一个圈套,看着她想傻子一样跳下去,然后他露出得逞的笑容,像是在嘲笑她的愚蠢。

    她可不是愚蠢吗?

    枉她自诩聪明,自诩演技过人,连对方拙略的表演都看不出来。

    她刚刚都说了什么?

    如果他能活下去,她就答应跟他在一起。

    全是狗屁!

    肖琼站起来,手掌的鲜血,身上作训服上染的鲜血,脸上挂着的泪痕,无一不在提醒她的傻气!

    传话的那个哨兵心虚地躲在墙壁后,缩头缩脑地往外看。

    肖琼自嘲地笑了。

    好大一出戏,宫爷都被收买了,成为这出戏的配角。

    “秦沣,我不想再见到你!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她没有歇斯底里,没有谎言拆穿后的愤怒。

    平静的样子才是最可怕的。

    秦沣一愣,吓得从地上爬起来,“你听我说”

    “滚!”肖琼抬高腿,一脚踹到他的胸膛上,“没听懂我的话吗?我让你从我的眼前消失。”

    秦沣捂着胸口后退一步,咳嗽了一声,脸色更白了。

    “还装?”肖琼冷哼一声。

    “我没装,我是真的失血过多。”秦沣解释了一句,不等他说更多的话,肖琼已经大步走进特训营。

    躲在后面的哨兵眼神闪了一下,连忙回到自己的位置站好。

    秦教官好像玩砸了

    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秦沣怎么甘心放弃,他捂着胸口努力追上肖琼的脚步。

    她走得太快,他不得不跑起来追她。

    “肖琼,你能不能听我一句解释?”他边跑边说,上气不接下气,“我知道,骗你是我不对。那是因为你的心思太难测了,我想不出别的办法知晓你的心意,只能这么做!”

    肖琼抿紧唇瓣,任凭他说破嘴皮子,她也不肯说一个字。

    秦沣挠了挠头,头疼欲裂。

    这种结果在宫小白的预料之中,但她并没有教他怎么做才能求得肖琼的原谅。

    一遇上动脑筋的事,他就没辙。

    “肖琼,我不明白,既然你对我有感觉,为什么不承认,你愿意接受我我很开心,我也会让你开心,我们在一起不好吗”

    他想象不出诗情画意的字句,全是大白话,让她明白他的心意。

    “闭嘴!”肖琼终于愿意理他了,尽管说的话并不好听。

    她停下脚步,转身面朝他。她的作训服被他的蹭上了一片血迹,看起来有些狼狈。

    肖琼目光冷冷地凝视他,“你错了,我对你没感觉。”

    “你口是心非,那会儿你明明说了”秦沣唇畔染了一丝笑,期盼一抹笑容能缓和现下僵持的气氛。

    “我说什么了?”肖琼再次打断他的话,“你以为我说跟你在一起就是真的吗?你都能演戏骗我,我为什么不能骗你?”

    秦沣嘴角的笑容凝住了,像水速冻成冰块,“你什么意思?”

    肖琼一字一顿地道,“意思就是我也在骗你。我以为你快死了,想让你了无遗憾的死去,所以我说了违心的话。呵呵,我总不能让你死不瞑目吧。”

    “我不信。”秦沣说。

    他亲眼看见她流眼泪了,泪水砸在他脸上那样沉重。她还握着他的手贴在脸上,他的掌心现在还残留着她面颊的温度。

    他不信她对他一点点感觉都没有。

    肖琼推开他,“你爱信不信。”

    没有再与他纠缠理论,肖琼从另一条道离开。

    那是回住处的路,她不能穿着一身带血的衣服去训练场。

    闫左拎着水杯从秦沣所在的道路经过,盯着他愣了好几秒,“你诈尸了?”

    “去你的!”秦沣火气上头,“你才诈尸了!”

    ——

    中午吃饭的时候,秦沣默默地端着餐盘凑到了宫邪那桌。

    “滚开。”宫邪简单粗暴。

    他喜欢一个人安静吃饭。除非,对面坐着宫小白。

    秦沣赖着不走,筷子扎起来一颗红烧狮子头,“爷,我把她惹怒了,她现在连看都不愿意看我。”

    宫邪沉默不语,低头吃饭,没兴趣听他失败的感情史。

    秦沣:“爷,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宫邪始终坚持沉默是金。

    秦沣自讨了个没趣,居然奢望宫爷开解他,呵呵,他一定是脑子瓦特了,再不就是流血过多人傻了。

    肖琼端着餐盘从另一边过道经过,秦沣刚准备站起来打招呼,她就转身背对他而坐。

    留给他一个背影。

    两人最近一段时间的关系已经够僵了,闹了这么一出,僵得不能再僵了。

    “唉”

    秦沣叹了口气,为什么他的感情就这么坎坷。

    宫邪瞥了他一眼,“你知道你失败的原因在哪儿吗?”

    保持沉默的人终于开口了,秦沣打起精神看着他,“在哪儿?”

    “脑子太笨,魅力不足。”宫邪丢下一句话,端着吃完的餐盘离开。

    秦沣:“”

    我跟你什么仇?要在我最难过的时候插我一刀?

    秦沣自然不知道,宫邪出言打击他,因为他打扰了他安静的用餐时光。

    ——

    再次走投无路的秦沣,只好求教他的军师宫小白。

    听完他讲述整个剧情,宫小白丝毫不惊讶结局,“我说什么来着,提前就警告过你,此计有风险,使用需谨慎。不管你怎么做,肖教官生气是肯定的。”

    “那我现在该怎么做?”秦沣站在门外抽烟。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肖教官。”宫小白把手机开了免提,丢在桌子上,下床倒了一杯开水,拿起电话接着说,“不过——”

    “不过什么?”

    “按照你描述的,肖教官应该不是对你毫无感觉,至少有20%的可能性是喜欢。”宫小白说了个较为精准的概率。

    秦沣听了大为不满,“才20%?!”

    “知足吧你,你知道你喜欢的人刚好喜欢你的概率有多低吗?”宫小白浓浓的鄙视语气透过手机传了过去。

    秦沣心里好受了一点,又想起了白天肖琼的冷言冷语,“她说了那是她在演戏,你怎么确定她对我有感觉?”

    宫小白扶着额头,仰天叹了口气。秦沣此刻要是站在她跟前,她估计会把一搪瓷缸子的热水浇在他脑袋上。

    “你脑子太笨!看不出肖教官是怪你欺骗她,故意说的口不对心的话!”

    秦沣:“”

    你脑子太笨。

    这句话怎么听着有点熟悉。

    猛地想起中午吃饭的时候爷说过一模一样的话,啧,这对“扎心夫妻”非常默契了。

    宫小白靠在床上,“诚心建议你,这种情况下就别耍花招了,老老实实的死缠烂打,也别再逼肖教官承认喜欢你了,以她的脾气,越是逼得紧,越是反弹得厉害,别把她逼进死胡同里了。”

    宫小白拍拍身上的小被子,自从当上了红娘,她觉得自己说话更有哲理了呢!

    那边的秦沣静默了许久。

    现在想起来,这出戏不是全无用处,至少,让他看清了肖琼的心思。

    他以为她是一块完整的冰块,其实不是,她是有裂缝的,他还有消融她的可能。

    “喂?”宫小白唤了声,该不会把他打击惨了,他正躲在某个角落里偷偷哭泣,忘了挂电话。

    “行,我知道了。”秦沣丢掉烟头,火星子在夜里忽明忽灭,他抬脚踩灭了,“谢了。”

    宫小白笑了笑,祝他成功。..

    两人同在特训营呢,低头不见抬头见,总不可能一直保持着僵局。只要秦沣坚持不肯放弃,只要肖琼对他还有心,他们会在一起的。

    缺少的是时间。

    跟宫小白通完电话,秦沣的心情平复不少。已经确定了肖琼的心意,他有的是时间陪她等下去。

    特训营里日复一日,重复着单调无聊的日子,过得最快。

    光是看着宫小白就知道,刚来时她还是个小姑娘,现在已经嫁做人妇。算算时间,她居然已经在军营里待了两年。

    不可思议。

    当初爷要带她来军营,他和曹亮都持反对意见,认为以宫小白的性格在军营里熬不过三天,铁定哭着要回来。

    一晃眼,已经过去两年了啊。

    装了手机,秦沣抬步往训练场的方向走。

    还有半个小时夜训结束,正好能送她回去,哪怕一句话不说,他也心满意足。

    如果说前几天,特战队员们能感觉到他们的肖教官心情不好,那么今晚,他们可以确定,肖教官的怒气指数到达了顶峰。

    “速度!跟你们强调了多少遍,速度提上来!你们一个个晚上没吃饭吗?!这打的是棉花拳,还是军拳?要是真正的对敌,你们这个状态,早就被打得爬不起来了!”

    肖琼皱着眉,一边数落他们训练不用心,一边亲自上去“指导”。

    有人出拳的姿势不对,她就一手劈下去,“抬这么高干什么?这一招攻击的是对方的腰腹,不是脸。”

    那个被她用手刀劈过的男生,痛得怀疑人生。

    有人踢腿的姿势不对,肖琼便一脚踢过去,“站都站不稳,是想从基础的扎马步开始学?你这样的,跟人对打分分钟被掀翻在地。”

    脸皮薄的男生立刻就脸红了。

    她指导他们,秦沣就抱臂在一旁看着,不出声打扰,也不上前干扰,不再以吸引她的注意力为目的,而是尽量降低存在感。

    既让她知道他在等她,又不会令她反感。

    肖琼训练了半个小时,他就在一旁看了半个小时。

    结束时,她吹了一声口哨,“解散!”

    刚才还精神抖擞的特战队员们一秒原形毕露,全都耷着脖子,眯着眼睛,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往前走。

    肖琼把口哨的绳子缠在手腕上,忽略那个人高马大的大男人,转身就走。

    秦沣连忙跟上,跟在她身后,与她保持三步远的距离。

    肖琼停下,回身,“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故意装聋作哑?我再说一遍,不要出现在我眼前。”

    秦沣无辜道,“没在你眼前,在你身后。”

    肖琼:“”神经病!

    她气冲冲地走了,秦沣像个大尾巴一样,继续跟上。

    月光下,拉长的影子慢慢交叠。是秦沣先忍不住,悄悄靠近了一点,看着重叠的影子,假装他们在一起。

    肖琼偏过头就发现了他的小心机,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加快了步伐。

    秦沣腆着脸追上。

    宫小白说,要老老实实死缠烂打,他对天起誓,眼下这愚蠢的行为已经把自己的脸面放在地上摩擦了。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摩擦出火花

    送到了住处,肖琼面无表情地解锁,进门,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门外的男人,迅速关门,靠在门板上。

    秦沣还未走,站在门外。

    他对着门喊话,“在我心里,已经把你早上的话当真了。我是认真的。”

    里面没有回应,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继续唱独角戏,“反正我会一直等着你。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就是怕哪次执行任务就真的牺牲了。”

    肖琼低着头,看着黑暗中自己的手指,血液的黏腻感觉还在。

    ——

    秦沣说过会等肖琼,就从炎热的夏季,等到了寒冷的冬季。

    训练场的士兵们冻得瑟瑟发抖,迎着寒冷在泥水中跨障碍前进。

    宫邪站在一边,“提醒你们一遍,训练是计时的。”

    话音刚落,原本艰难前行的士兵们加快了速度,冰渣子一般的泥水溅到脸上都恍若未觉。

    “爷,传达室有你的电话,挺急的。”闫左跑过来说。

    宫邪:“替我监督,我去去就回。”

    电话是宫申打来的,宫老爷子重病住院,目前正准备动手术。

    老爷子本来就有心脏病,年纪大了,做手术风险大,不一定能扛得过去,想要在手术前见他和小白一面。

    “小宫,我是妈妈。”宫夫人接过了丈夫手里的电话,“你爷爷他一个月前就住院了,不想让你和小白担心才一直没说,这次真的”

    她哽住了,后面的话不忍心说。

    宫邪靠在桌边,“我知道了,明天就带小白回帝京。”

    ------题外话------

    小白刚生完孩子,把皱巴巴的小团子包给宫邪。

    小白:小名叫小小白,大名叫什么?

    宫邪:没想过。

    小白:?

    宫邪:真没想过。

    小白:现在想!

    宫邪:宫保鸡丁?

    小白:滚!

    *

    小团子:然而,我又做错了什么摊手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不死狂兵〕〔腹黑狂妃太凶猛〕〔异次元探案实录〕〔猫耳猎灵师〕〔恽夜遥推理〕〔我看到了你的死亡〕〔美漫之哨兵〕〔来自华夏的战士〕〔武侠世界轮回者〕〔带着面板穿越了〕〔篮坛紫锋〕〔电竞男神是女生:〕〔游钓天下〕〔终极至尊兵王〕〔盛唐剑圣〕〔重生游戏大佬〕〔都市奇门相师〕〔穷鬼的上下两千年〕〔兵者之王〕〔快穿通缉令:黑化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九转道经〕〔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最强恶魔妖孽系统〕〔一路仕途〕〔网游大魔王〕〔御鬼者传奇〕〔重生之少将仙妻〕〔奶爸的科技武道馆〕〔超能小农夫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