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501章 我有未婚夫?

时间:2018-11-03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精彩小说免费!

    宫小白哭累了才睡过去,她睡得很不安稳,偶尔一点轻微的动静,她都会吸两下鼻子,好像随时会醒过来。

    宫邪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动都不敢动,生怕吵醒她,打扰到她好不容易的睡眠。

    沾了泪水的眼睫毛湿漉漉的,泪痕还清晰的挂在脸上,她一只手紧紧拽着宫邪胸前的衣襟,怎么都不愿松手,是一种极度害怕的姿势。

    宫邪小心翼翼地抽出一张湿纸巾,擦干她脸上的泪痕,轻轻地把她的手塞进被子里。

    确定她已经沉入梦乡,没有醒来的迹象,他才闭上眼睛。

    倾听着耳边平稳的呼吸声,宫邪忍不住在心底叹息,果然跟他预料的一样,情绪崩溃了。

    幸好没有在宴会上告诉她这个消息,那么多人的场合,他有可能哄不好她。

    事实上,他刚才也没哄好她。

    不管他说什么,都止不住她的眼泪,最后是她自己哭累了。

    宫邪闭上眼睛却没有一丝睡意,他还隐瞒了一个事实,就是上官婧的死与霍锖有关。她当时哭得太凶,他便什么都不敢说了。

    他担心她知道真相后做出冲动的事。

    考虑了许久,他决定暂时不告诉她。

    宫小白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窗外黑黢黢的,卧室里的小台灯还亮着。

    是一个小蛋壳形状的小灯散发出来的光,灯光微弱,方便她半夜起来喝水或者上厕所。

    宫小白转头脖子,看着躺在她身侧的宫邪。

    不可避免地想到了昨晚他告诉她的消息,直到现在,她还是不敢相信上官婧已经离开了人世。

    她甚至天真地认为,自己只要拨打通讯录里的上官婧的电话,就会有人接通。

    宫小白眨了眨眼,本来不想哭的,有时候眼泪并不受她的控制,顺着眼角流下来,滑落到枕头上,晕开一片濡湿。

    第一次见上官婧就对她印象极好,觉得她是温柔又知性的大姐姐。

    她的微博她也关注过,了解到她以前去过很多地方,见过许许多多不同的风景,吃过各色各样的食物,偶尔发发某本书的读后感,或者影评,字里行间总能透露出她是一个有学识有独特见解的女孩。

    可是,这个美丽又温柔的姑娘,在面对爱情时,迷糊又盲目。

    一旦遇上了那个人,她就像遮住了双眼,蒙蔽了心,满心满眼都是那个人。宫小白永远也不会忘记,她谈起霍锖时飞扬的神色。

    还有她送给她的美人鱼钥匙扣……

    宫小白抿紧了唇,不让自己发出呜咽声吵到宫邪。

    也许从一开始,上官婧的结局就注定了。

    他们都是平凡人,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无法想到她送出美人鱼钥匙扣的那一刻起,她的结局就与美人鱼锁在了一起。

    她和人鱼公主都为了爱的人化成了泡沫,她的爱人却什么都不知道,搂着别的女人欢笑。

    宫小白的双眼模糊,隔着重重水雾看宫邪的脸,她突然好想亲亲他,感谢他从未放开她的手,包容她所有的毛病。

    她扯高了被子,蒙住自己的脸。

    “宫小白,你是不是在用被子擦鼻涕。”晨起的男人嗓音沙哑,性感撩人。

    宫小白缓缓地扯下被子,露出两只雾蒙蒙的大眼睛,声音闷闷地,带着哭腔,“我没有擦鼻涕。”

    怎么又哭了。

    他们家的爱哭包什么时候能少掉点眼泪。

    宫邪叹口气,还没出声哄她,宫小白缩了缩脑袋埋进被子里,“我不哭了。”她吸了吸鼻子,“真的。”

    宫邪没动,隔了一会儿,她从被子里钻出来。

    脸上的泪痕还在,但眼睛清亮,没有了晶莹的泪珠。她努力控制情绪,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事实就是这样,我再怎么哭也不能挽回什么。”

    宫邪愣了一瞬,“你想明白了就好。”

    他一颗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了,不用再担心她自己跟自己较劲。

    窗外的天一点点亮起,两人都窝在暖烘烘的被窝里不愿起来,在军营里养成的良好习惯在这一刻消失无踪。

    冬天的早晨,就该进行睡懒觉活动。

    宫小白眯了眯眼,重新缩回被子里,“你不用去公司吗?我以为爸爸会迫不及待把公司的事推给你。”

    “嗯,你没猜错,他确实都推给我了,但今天是周六。”

    宫小白想找出手机看一眼,在枕头底下摸了半天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不知道被她丢在那里了。

    猜到她的意图,宫邪主动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你以为我在骗你?”

    宫小白看了眼亮起的屏幕,上面显示周六。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他为自己的赖床找的借口。

    “周六啊,那就太好了!我们今天早上别吃早饭了,在床上度过一个上午吧,我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想一直睡觉。”宫小白卷着被子提议。

    宫邪笑了笑,笑得意味深长,“你确定?”

    宫小白没有被他的笑容迷惑,故意板着脸说,“不准乱想,我说的睡觉是单纯的睡觉,不是干别的!”

    宫邪唇畔的笑意越来越深,脑袋靠近她,声音低沉地说,“我有说过干别的吗?是你自己想歪了。”

    宫小白一愣,他确实没说过。

    “你又猜不到我在想什么,凭什么说我想歪了!”宫小白心虚,大着嗓子反驳。

    宫邪沉默片刻,很认真地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

    宫小白伸出两根手指在他面前比了个v,表示自己赢了。

    宫邪不与她争论,她能忘记那些悲伤难过的事情,像现在这样开心地笑,他已经很满足了。

    宫小白翻身背对他,“好了,从现在开始请不要说话,我要开始睡回笼觉了。”

    没见过把睡回笼觉说得这么有仪式感。

    宫小白闭上了眼睛,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到了霍锖身边那个穿红裙子的女人,和她那双熟悉的桃花眼。

    “宫邪。”

    “……”没人回应。

    “宫邪?”宫小白翻过身面朝他,“你没睡着干嘛不出声?害我以为你一秒钟入睡了。”

    宫邪淡定道,“刚才某人说过请不要讲话。”顿了顿,“喊我什么事?”

    “你有没有觉得霍锖身边那个女人……”

    宫邪立刻打断她,“你说的是哪个女人?他身边有太多女人,我都记不住脸,脑海中没有印象。”

    求生欲望这么强?

    宫小白撇了下嘴角,“放心吧,不会考验你的记忆力,就昨晚宴会上跟在他身边的红裙女人。你有没有觉得她的眼睛跟我很像?”

    “没注意看。”

    宫小白气笑了,“我跟你说认真的,她也是桃花眼诶。”

    “大概你在我心理是独一无二的吧,我没觉得像。”宫邪没有睡回笼觉的习惯,睡一觉醒过来就很有精神,偏偏老婆非让他陪着睡觉,他毫无睡意,嘴巴想不停说话。

    宫小白被突然而来的情话砸蒙了,嘴角疯狂上扬的同时,还不忘保持该有的镇定,“谁让你讲情话了,我是在问你客观严肃的问题。”

    她道行尚浅,还是没有忍住,笑了出来,“算了我不问你了。”

    她再次翻过身,悄咪咪地喊凤皇的名字。

    “你想知道什么?”凤皇问。

    昨天那个女人出现时,他就猜到她会询问,不过他也不知道答案,按理说不应该会出现认识宫小白的人。

    那个女人不仅知道她的真实姓名,还对她的事了如指掌。

    宫小白在墨家一直很孤僻,不爱与人来往,连带着他也没能将墨家的人认全。也有可能是他没见过,他虽存在她体内,却不是时时刻刻探知她周围的一切。

    那个女人的声音听着倒是有几分熟悉。

    宫小白挑了最紧要的问题,“我叫……墨长辞?”

    长辞长辞,不仅寓意不好,念起来总感觉有一股难言的悲伤在里边。

    凤皇静默了良久,终于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是。”

    宫小白来不及吃惊,追问,“我还有一个……未、未婚夫?!”

    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不相信。

    凤皇:“是。”

    “你不是说我没喜欢的人吗?!”宫小白最初就问过他这个问题,他当时用非常坚定的语气告诉她,在失去记忆之前,她没有喜欢过别的男人,她才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追求宫邪。

    凤皇:“你确实有未婚夫,但你没见过他。连见都没见过,自然谈不上喜欢。”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撩一送二:总裁大〕〔医品至尊妖孽〕〔我成为了老天爷〕〔我真的不想再拯救〕〔截拳霸天下〕〔说好的三国呢〕〔重生之这个崇祯有〕〔长生〕〔错过世界遇见你〕〔超凡兵王〕〔音乐之神2016〕〔跟着乌龟去修仙〕〔帝国神纪〕〔神剑相思〕〔近身医王〕〔别吃那个鬼〕〔全民武道〕〔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特战狂狼〕〔丹帝归来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之少将仙妻〕〔剑鸣九天〕〔高冷学霸撩妻365式〕〔崛起复苏时代〕〔女战神的黑包群〕〔首长红人〕〔九零学霸小军医〕〔掠夺两界〕〔地球穿越时代〕〔大唐好相公〕〔诛神战尊〕〔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都市最强修仙系统〕〔造尸成神〕〔我不是杂鱼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