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198章 宫邪能这么惯着她

时间:2018-06-19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心忽上忽下,方玫觉得有个人在她心脏里拍皮球,除了上下不停,还能听见那一声声清晰的怦怦怦。

    惴惴不安了两节晚自习,听到下自习的铃声响起,心里那个皮球终于悄无声息,落回了角落。

    姚军什么都没说,跟来时一样,云淡风轻,背着手出了教室,融进了外面沉沉的夜色。

    校园里的路灯已经亮起,一盏一盏,散着盈盈的光。

    “发什么呆呀,下课了。”宫小白拿了本资料书在她眼前晃。

    方玫恍然回神,开始收拾东西。

    宫小白抱着书包,“还去操场跑步吗?”

    “不想去了。”方玫把最后一本书装进书包,拉上拉链,“天气太热了,每回跑完都跟游泳似的,身上黏糊糊的,太难受了。”

    “你这么说我也不想跑了。”

    封媛提着帆布书袋,扭头说,“那就都别去了。最近下晚自习都是我一个人回宿舍。”

    宫小白跨过走道,站她身边,挽起她胳膊,“那我们一起回吧。”

    方玫指着自己鼻尖,“那我呢?”

    宫小白抬抬下巴,指向教室门口,那里有个男孩子等了许久,方玫一直在和她们俩说话,没看见他。

    经过宫小白提醒,她看过去。

    沈浩峥笔直站立在那儿,教室的灯光倾泻在他脸上,白净英挺的面容愈发俊美。他单手拎着黑色书包,见方玫在看他,另一只手举起来招了招。

    方玫扭头看向宫小白和封媛,抱歉地说,“那我先走了?”

    两人微笑着点头,示意他们赶紧走。

    方玫踮踮脚尖,像在云端上漫步,每一步都软绵绵,带着小欢喜。

    走到沈浩峥面前,她一如既往地喜欢拽他的衣摆,“走吧。”

    大男孩看了看她的手,唇边笑意渐深。

    怎么办啊,好想牵起那只手,像包饺子一样,把她的手包裹在他的手心。他也只是想想罢了,怕唐突了她。

    两个初次谈恋爱的少男少女,不能免俗地去了学校的人工湖旁。

    通向湖边的道路,有两排繁盛茂密的青松,几乎把人工湖的半边罩住了,挡住了外面人的视线。

    夜风微凉,拂面而来,方玫的发丝吹得散乱。

    她用手拨了拨,小小的心思涌起:幸亏不是白天,乱发糊在脸上多影响美观啊。

    脚底下是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子路,听说能按摩脚底穴位,可方玫不习惯走这个,踉踉跄跄,好几次趔趄一下又站稳了。

    沈浩峥发现了,小心翼翼,尽量不打扰地,牵起了他肖想已久的手。

    很软,热乎乎的,他几乎不敢用力。

    手忽然被一只宽大的手裹住,方玫猝不及防,下意识挣了下。沈浩峥愣住了,以为她不愿意,立刻松开,“对不起。”

    哎,怎么又松开了。

    “什么对不起?”方玫盯着他的脸。

    这边的植被高大,不远处那盏路灯的光被遮挡住,成了萤火虫之光。方玫努力去看,都没能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牵手,不可以吗?”四下寂静,响起了男生迟疑的声音。

    方玫一愣,他以为她不愿意?

    暗暗笑了笑,她主动牵起他的手,这里黑灯瞎火,反正也没人看见,“没有不愿意,我刚刚,太意外了。”

    声音小小的,跟平常的说话声大有区别。她也不知怎么了,努力想做最真实的自己,却总在他看过来时,仿佛有一只手捏紧了嗓子,变成轻声细语。

    是不是所有恋爱中的女生都这样?矫揉造作得自己都受不了?

    她要回去问一下宫小白和柳明月

    沈浩峥绽开笑颜,紧紧握着她的手,一直往前走。

    这条石子路走到尽头,眼前豁然开朗,整片镜湖在灯光下泛着清冷的光,可惜今天是月初,看不见姣姣的月光,不然,定然比眼下更美。

    一对对儿的小情侣趴在湖边栏杆上,跟自己喜欢的人说话。

    细细听,谈论的话题,无非是最近学习怎么样?文艺竞赛你报名了吗?下周五去看电影怎么样?

    沈浩将她带到其中一处隐秘的地方。..

    两人也学着那些情侣,靠在栏杆上,享受着静谧美好的时刻。

    沈浩峥两边的手肘搭在栏杆边缘,“今天一直想找机会跟你说,你能答应做我女朋友我很开心,觉得比我打赢了篮球比赛还要开心。我没想到你会答应。”

    兄弟们晚上在宿舍聊天时,常提起一句话:一班的妹子最难追。

    个个都是学霸,搞不好就一个公式或定律甩过来,堵得你哑口无言、自惭形秽。

    听闻他这说法,方玫笑得九十度弯腰。

    “这话到底是谁传出来的?太误会我们班女生了吧!班里的女生都超级温柔。”方玫急于为一班的妹子们证明,忙不迭举例,“像今天跟我们一起吃饭的小白和封媛,她们俩一个软萌,一个温柔。怎么也不可能是你们想的那样好伐!”

    沈浩峥瞧着她神采飞扬的模样,点头认可,并执起她的手,“现在我也觉得,这种说法太扯了,我女朋友就是个反例。”

    他这什么意思?

    认为她很好追吗?!

    警告你再说一遍,不然我要翻脸了

    沈浩峥没见她回话,勾唇轻笑,“我的意思是,你在没答应我的那段时间里,也没有甩一个公式出来打击人。”

    方玫终于憋不住,还是笑了。

    她突然发现他抬高的手腕上戴着个白色的运动手环。他皮肤白,戴白色非常好看,白瓷案板上搁着块美玉的既视感。

    往他另一只手腕上看,发现另一只手也戴了一个。

    运动手环也讲究成双成对?

    沈浩峥垂眸,恰好捉住了她的视线。

    笑嘻嘻从手腕上取下一个,套在她手上,“这款运动手环是限量版的,我当时抢了两个,不舍得让给别人,就都拿来用了。不过现在好了,有人跟我一起用。别看它小小一个圆环,功能很多,能进行心率监测、健康监测、睡眠监测还能连接手机和平板,不影响社交。以后我再教你用。”

    方玫愣愣地看着原本属于沈浩峥的手环,紧紧圈住了她的手腕。

    “沈浩峥,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一听是限量版,又是多功能,就知道不便宜。中午那顿上百元的请客已经让她过意不去,他们才交往一天,怎么能收他的礼物。

    她要取下手环,沈浩峥握住了她的手,“这手环我戴了有三个多月了,我还怕你嫌弃是旧的呢。能别取下来吗?”

    方玫的心软了下来。

    这个男生就是有种魔力,有时候害羞得像个女孩子,有时候态度强硬、不容拒绝,可他说的话又并不会让人不舒服,反而想欣然接受。

    两人说着话,时间过得飞快,总觉得没过多久,那些小情侣都走光了。

    沈浩峥触了下手环,冰蓝色的荧光映在脸上,他成了深海里的王子,浅浅的声线在耳边环绕,“已经九点多了。”

    他看着她,不舍写在眼睛里,“我送你回去吧。”

    方玫嗯了声,跟他手牵手回去。

    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之间有个便利超市,方便学生们回到宿舍后有需要。

    停在超市前,沈浩峥忽然说,“等一下。”

    方玫站在外面,望着毫无星辰的夜幕,感觉这一晚在做梦,飘忽忽的,脚都没踩在实处。她摸了摸手腕上的圆环,克制不住地弯起了唇角。

    见男生跑了过来,方玫赶紧放下手,装作若无其事的表情。

    “给,在外面聊了那么久,也该口渴了。”他递给她一瓶奶茶。

    “你怎么”

    沈浩峥基本摸清了他这女朋友的性子。她太客气了。

    他不由分说拉过她的手,把瓶子放她手里。

    “不想听你说谢谢,如果想表示感动,请握住我的手。”他伸出了另一只手。

    方玫低笑,“都握了一路了,不嫌烦啊。”手心都出汗了。

    “不嫌。”

    方玫一手握着瓶子,一手牵起他的手,走完剩下的回宿舍的路。

    宿舍楼下。

    “那我进去咯。”她转过身,低着头,看两人抵在一起的鞋尖。

    沈浩峥敛下眼帘,看女孩毛茸茸的头顶,“好。”

    方玫转身就走,听到后面人说,“等等。”

    “嗯?”

    沈浩峥绕到她面前,“等等我,这次月考我一定考到一班。”

    ——

    上楼的过程中,方玫捂着心脏。

    心还是跳的好快。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约会已经结束,脑海中放幻灯片一样重放着不久前的场景:静谧的湖畔,挺拔的青松,他手的温度,温柔的低语,以及手腕上这个手环

    她摸了摸,光滑的,带着温度的,从一根根小小的静脉血管传遍全身。

    一步一蹦地上楼,推开宿舍楼的门。

    封媛坐在床上,戴着挂耳式耳机,柳明月还没回来,估计跟男朋友约会去了,居然比她还回来的晚。至于宫小白

    她侧躺在小床铺上,小腿蜷着,面朝墙壁跟人打电话。怀里还抱着一个粉色兔子玩偶,兔子的耳朵特别长,比它的身子还长,被宫小白捏在手里扯来扯去。

    她听见小白娇娇软软地说,“我们这个月不放假了诶,一直到期末才能回去,那你要多看我一次还有还有,下个星期我们举行课外活动,是那种才艺竞赛,你能来看吗我啊,我当然报名了”

    电话那边除了宫邪好像也不太可能是别人。

    封媛听完了听力,宫小白还没结束跟宫邪的撒娇,她看见方玫,用口型说:回来啦——

    方玫乐滋滋地弯了下唇角。

    柳明月从外面回来,宫小白的撒娇式通话还未结束,她听见她说,“不许挂电话,再说一分钟”

    方玫唇角抿出深深笑意。

    真佩服宫邪,能这么惯着她。从她进宿舍开始计时,算算时间,她这通电话打了有半个多小时。

    说的也全是些没营养的话。

    宫小白拿下手机,对着它说,“想你,晚安。”然后,挂断了。

    她翻个身,脸埋在小兔子里,埋了一会抬起头,发现其他三个女孩子都看着她。

    宫小白:“”

    趁着大家都在,方玫背过来双腿夹着椅靠,下巴抵在上面,“我问一个问题,我怎么觉得我跟沈浩峥在一起的时候,浑身不自在,充满了伪装的矫情气息。你们跟男朋友在一起会这样吗?”

    封媛背过脸去,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柳明月放下双肩包,闻言扑哧笑了。

    “你没看网友总结的恋爱过程?”她靠在床铺上,“刚开始,女生在男友面前,小口吃饭小口喝汤;等两人交往时间长了,那绝对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结婚后,完全毫无形象可言。”

    方玫一想,好像真的是这样。

    “你们刚开始恋爱,你当然想把自己最好看最温柔的一面给他看,小心翼翼,怕他嫌弃。”柳明月笑了下,“男生也一样,他想让你看到最好的一面,其实心里特别紧张忐忑,怕你不喜欢。反正我跟我男朋友现在不会这样,我在他跟前就喜欢打打闹闹,折腾他。”

    宫小白抱着兔子坐起来,忽然想到——

    她从来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宫邪见过她睡醒时头发乱糟糟、脸没洗、眼角还有眼屎的样子;见过她毛毛躁躁、上蹿下跳的样子;她还把姨妈血蹭他身上过;手上的油也蹭他身上过;经常二话不说直接撞进他怀里

    他那个人,喜怒不形于色,表情岿然不动,心里指不定多嫌弃呢。

    完了。

    她的形象全没了。

    听她们讨论得热火朝天,封媛忽然叹口气,抱着听力资料,抿唇说,“发现一个问题,宿舍里好像就我没男朋友。”

    “噗,媛媛,只要你想,多少男生排着队等你呢。”方玫打趣道。

    ——

    这次月考定在周三、周四、周五。

    姚军晓得他们想有更多的时间准备下周四的才艺竞赛,故意在考试前说,只要他们这次月考的总体平均分能比上次多出五分,他就让他们尽情玩。

    全班学生都拿出高考该有的态度,认真对待这次考试。

    考试在周五上午结束。

    宫小白拎着笔回到一班教室,见季燚已经回来了,她跳起来拍了下他肩膀,“我昨天就想跟你说了,你好厉害啊,上次你给我讲的那道数学题,就是倒数第二道大题!”

    月考期间不上晚自习,学生们考完试就回宿舍了。他们这次不在一个考场,因而这几天一直没碰见。

    季燚笑着揉了下她的头发,“其中有个条件变了,你看见没有?”

    宫小白歪歪脑袋,想了想,“我知道,把定量变成了未知数,结果分为三种情况,对不对?”

    “是这样。”

    “这样的话,我这次数学肯定能考一百多分!”宫小白双手举起,是个欢呼的姿势。

    季燚莞尔,“你上次不就考了一百多分?”

    宫小白把笔袋扔桌上,上面一本书都没有,都堆在讲台上了。

    她大致算了算自己的分数,“上次才一百多一点,这次我一定考一百二十多!”

    “你的进步已经很快了。”季燚眸中有小小的惊讶,温声说,“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超越我了。”

    一想到他那完美得挑不出一丝毛病的成绩单,宫小白的心就缩了缩。

    不过他这话,她信了。

    她一定会超越他,没有为什么!

    距离考试结束已经过去二十分钟,其他考场的学生们都回到本班。

    方玫扔了笔袋就去讲台上抱回自己的书,顺便帮封媛的也抱回来了。

    她叉着腰喘气,“下午上完两节自习才三点多,我们出去玩吧。骑车去公园怎么样?今天一点也不热,出去兜风最爽了。”

    ------题外话------

    事实证明,我真的很蠢了。

    昨天看了云端的评论才晓得,发的红包要八点之后订阅的才能领,我应该12点发,这样你们定完就能领了,然而不过今天定完好像还能领。

    我蠢我任嘲~

    幸运楼中奖名单:有负担的学渣,易梦笙暖,kouuhi,pinkmauv,夜月之树,萌萌小清新256,dcvician,莫小冉,墨镜啊墨镜,人间丑事。

    奖励潇湘币。

    解释一下,昨天说了以3为幸运数字,但楼层没刷够,我又抽了,,66之类幸运的数字,好像还抽了个52楼。

    祝元宵快乐,么么~

    再求一下月票~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最强兵王之王〕〔俏妃逆天记〕〔都市狂仙〕〔超级兵王俏总裁〕〔青主〕〔不败江湖〕〔农家仙田〕〔虾王传奇〕〔完美遮仙〕〔重生西游之我是红〕〔武侠乐园〕〔一杯不醉之翡翠杯〕〔鉴昆仑〕〔铁血铸新明〕〔神厨狂后〕〔重生九二之商业大〕〔重生宠婚:顾少,〕〔龙尊剑帝〕〔二狗子的修仙日常〕〔国民男神,要给力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风是叶的涟漪〕〔一路仕途〕〔大明星的贴身保镖〕〔恶魔就在身边〕〔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官梯〕〔绝世巫医〕〔御鬼者传奇〕〔艾泽拉斯游侠之王〕〔神话禁区〕〔网游大魔王〕〔九转道经〕〔灭明〕〔极品小神医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