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01章 我愿意红杏出墙

时间:2018-11-03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空气凝滞了,周遭的一切都一点点虚化,没有了刺眼的灯光,没有了热闹的小店,没有拥挤的人群。

    宫小白的眼里,只剩下季燚。

    少年神色有种伪装的镇定,薄唇抿成一条毫无起伏的直线,攥着大棕熊玩具的手渐渐用力,手心浸了一层层汗珠。

    她的心绷得紧紧的,几乎在他说出那句话的一瞬间,心脏骤停。

    最初的震惊过后,全是歉意。

    或许是先前被宫邪拒绝时的心伤太深刻,她更能理解他的感受。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憋痛。把自己装进了一个巨大的球,里面没有空气,憋闷、绝望、窒息。

    她还好,天生性子欢脱,很快就化心伤为勇气,越挫越勇。

    可季燚不是她。

    他原本就是孤高冷漠的一个人。

    “对不起,我”宫小白有些无所适从。

    余下的话已不必再说,季燚都明白。

    他拼命想牵起唇角,想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不想吓到她。可他发现此时此刻隐藏情绪太难了,在他说出“我喜欢你”四个字时,他所有的保护壳都一片片脱落了,剩下光秃秃的鲜红的肉,很容易就被扎得遍体鳞伤。

    有男生继续打气球,耳边砰一声,宫小白吓得手一抖,吃食掉在地上。

    季燚垂眸看了眼,多像他此刻的心啊。

    被她捧在手里,扔到了地上。

    “季燚,我对不起,对不起。”好像除了这三个字,她也说不出别的。

    半晌,季燚背过身,花了一秒钟的时间收拾情绪,再次转身,已恢复成那个清清冷冷的校草学神,高高在上。

    “不用说对不起。”他单手拎着大棕熊,有点滑稽,身上却是淡淡的忧伤,“你不用觉得困扰,在说出这四个字前,我就知道答案了。”可他还是没能忍住不说。

    这份感情他无处可放,藏在心里太难受,他自私了一回,把这份沉重交托给她。

    她不要,没关系,总归他给出去了。

    从这一刻起,他走出迷宫,退回阵地,守一座空城。

    至于游戏里那个“季”,他不会再告诉她,一辈子都不会,就当两人之间仅此的牵连。

    ——

    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宫小白记不清了。

    恍恍惚惚,她还记得,第一次遇见季燚,他是惊艳众多学生的校草,打饭的时候站在她后面,四周的女孩子都看向他,小声议论,掩饰激动。

    那一次,她没能看清他的脸。

    第二次,开学典礼,他坐在她旁边,她扭头时看见了那双灿若星河的眼,觉得他是从童话故事书里走出来的王子。

    她眼下很郁闷。

    跟他继续做朋友,在他面前嘻嘻哈哈,装个无事人一样,她做不到。

    可,当陌生人,她觉得也有点难。

    突然想起,小吃街上,他说完那句话,随手把手里的大棕熊玩具送给了一个路过的女生,那个女生捂住嘴巴,几乎要尖叫出声。

    他知道,她不会接受,他又不能在她面前把毛绒玩具丢进垃圾箱。所以,他选了那样温和平静的方式,缓解了尴尬。他什么都知道

    “小白,你睡不着吗?”

    在宫小白第十三次翻身的时候,方玫的声音响起。

    学校床铺就是这样,一块厚木板放在铁横杠上,一翻身就会咯吱咯吱作响,生怕别人不晓得床铺的主人没睡着。

    宫小白嗯了声,不再说话。

    方玫:“跟季燚有关?”

    她跟季燚一块出去,回来就不太对劲,浑身的气息太奇怪了。

    封媛和柳明月睡得迷迷糊糊,被方玫的声音吵醒了,也没说话,精神混沌地听着。

    宫小白不晓得她们俩已经醒了,又极轻地“嗯”了一声。

    方玫追问,“校草跟你表白了?”她胡乱猜的。

    这句话,将半梦半醒的两个人炸得半分睡意都没有。

    柳明月抱着夏凉被蹭地坐起来,“什么?!校草跟小白表白了?”她大喊了两声,“方玫!方玫!”

    “喊魂啊?”

    “呼,我以为你在说梦话。”

    “”

    从来不八卦的封媛都小声问,“小白,是真的吗?校草跟你表白了?”

    宫小白装死了一会,敌不过三人的好奇心,“嗯,他表白了。”

    “卧槽!真的假的?!是我认识的那个校草吧?学神季燚?”柳明月惊得爆了粗口。

    方玫翻了个超大的白眼,“不然呢?还有第二个校草?”

    “天哪天哪天哪!”柳明月完全控制不住,抓紧了盖在腿上的被子,激动不已,搞得校草表白的对象是她一样。

    方玫:“相信我,你再尖叫,不是被隔壁宿舍的女生追过来打死,就是把楼下的宿管阿姨喊上来。”

    柳明月:“”

    安静了两秒,她实在忍不住,“所以,你拒绝了校草?”

    方玫再次开怼,“不然呢,你想让小白红杏出墙,脚踏两只船。”

    柳明月认真思考了一会,“如果对象是校草,我愿意红杏出墙。”

    “呵呵,敢当着你男票的面儿说吗?”

    “”

    方玫问:“小白,你怎么跟校草说的?”

    “就、就说了”宫小白嗫嚅道,“就说了对不起。”

    方玫叹口气,“我觉得呢,除了对不起好像也没别的可以说。当然了,我不是你,不太能切身体会这种感受,反正就、就替校草惋惜吧。”他那样优秀的人,学习、家世一流,却不能得到心爱的女孩。

    宫小白心道: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除了对不起,没话可说。

    方玫翻个身,抱着被子,“别愁了,睡吧,明天醒来,又是新的一天,所有问题都留在昨日,烦恼都抛在脑后。”

    宫小白摸出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十一点十三分。

    挺晚了。

    宫邪应该已经睡了。

    他白天那么忙,不能打扰他睡觉。

    再有不到一个星期,学校举行才艺竞赛,他说了会来看她,到那个时候,她再告诉他。

    是的,他要告诉她。关于自己的所有事,除了七重塔的秘密,其他的,她都不想瞒他。

    ——

    翌日,清晨。

    宫小白顶着俩熊猫眼走进教室。

    司司低头,手里拿着个煎饼果子啃着,抬头看见她,不厚道地笑了,“宫小白你昨晚偷牛了?”

    宫小白:“偷你家大米了。”

    司司哈哈一笑,“那随便偷,我家大米多的是。”

    宫小白准备打击他,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连忙回座位坐好,比看见了班主任还老实。

    脑袋跟小鹌鹑似的缩在一堆书后面,低眉顺目,盯着桌面。

    季燚挎着书包,神色冷清。

    见躲在书堆后的宫小白,他淡淡地毫无感情地说了声,“早。”不似之前,跟她说话时,总带着三分如沐春风的笑意。

    他,还是那个众人仰望的校草。

    宫小白磕磕巴巴回,“早早。”

    接下来的两天,她才真真明白了他先前那句“你不用觉得困扰”的意思,他没有再对她有任何特殊的举动。

    不会给她打水,不会送她糖果,不会对她温柔的笑。但,还是会给她讲题,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同学,与教室里其他学生别无二致。

    他们,回到了原点。

    ——

    周一上午。

    姚军满面堆笑地走进了教室。

    全班学生们提起的心终于放下了,然后想到这周四的才艺竞赛,放下的心重新雀跃了起来,无数小鸟扑腾翅膀一样的欢呼。

    姚军把卷子往讲桌上一搁,拳头抵在嘴唇上咳嗽了几声。

    “说个事儿哈”

    “是不是我们这次月考考得很好啊!”下面有嘴快的男同学接话。

    “嘿,我说你小子怎么知道?”

    全班拍着桌子大笑,大声议论着,“那接下来几天的时间,我们是不是可以尽情排练了?不用上早读,也不用上晚自习?想想就很爽啊。”

    “静一静。”姚军两只手抬高,打了个手势,拖长语调说,“首先呢——恭喜你们,这次月考成绩非常好,出乎我的意料,总体平均分比上次多了5分多。我很欣慰。”

    “哇——”全班学生止不住惊呼。

    “停停停停!”姚军气得拍桌子,“这么不经夸?刚夸完一句就原形毕露了?都给我安静点,听我说完。再有谁说话,我就不讲了啊。”

    底下的学生一个个抬头挺胸,两只手叠起来放在桌上,跟小学生似的。

    姚军喝了口茶,继续说,“所以,我履行承诺,让你们余下这几天好好准备,争取在这周四的竞赛上拿到好成绩。也让其他班看看,我们一班的学生不仅学习好,其他方面也很优秀,是真正的才艺双全。”

    全班齐声答:“好!”

    姚军拎起卷子,背过身去写板书,“我听课代表反应了,选择题最后一道,还有后面大题的倒数第二道,很多人做错了对吧?”

    “对——”

    “那我们先讲这两道题”

    一节课很快过去,宫小白迫不及待地去班长那里要了成绩单,她要第一个看。

    下课铃刚打响,老师站在讲台上还没走,并未因宫小白不太礼貌的举动生气。他扔下粉笔,笑呵呵说,“宫小白,你这次数学考得不错,125分,我看了。”

    不光如此,她其他学科也有进步,但数学进步得最明显。作为数学老师,他很自豪。这证明他教得好啊,一个数学渣都被他教到了一百二十多分。

    宫小白低头看成绩单,语文考得跟上次差不多,不过季燚比她考得高,季燚的数学又是满分,哦,物理和化学也是满分。

    她这次年级排名第134,比上次又进步了一点。

    姚军将卷子折起来,看小姑娘露出欣喜的表情,他顿时又想起了她的同桌——方玫。

    早恋的事还没解决。

    可,这次月考方玫考了全级三十多名,比上次进步了将近十名。另外,二班的那个男生沈浩峥,本来想着他那样喜欢打篮球的男生,学习成绩肯定不理想。事实上呢,他打听了一下,他原本在二班就是前五名,这次,一下子考了年级第53名,进了他们一班。

    真是叫他不晓得说什么好了。

    两个学生谈恋爱了,学习不仅没退步,反而进步得飞快。

    他就是想说教,也没底气啊,再观察观察吧。

    这么一观察,就抛到了脑后。

    沈浩峥在晚自习之前,抱着一摞书,兴高采烈地跑来了一班,跑到第四排,“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同班同学了!”

    方玫抚额,“你收敛点。”

    沈浩峥望了眼四周,“那我们下晚自习一块回去。”

    “恩恩恩恩。”周围学生都看着,方玫不敢做太过分的举动,忙点头答应。反应过来就觉得好笑,最近他们哪天晚自习没一块回去啊。

    宫小白掰着手指数数,“怎么还没到周四啊,时间过得真慢。”

    方玫拍拍她脑袋,“乖,今天才周一。”

    ------题外话------

    昨天看了好多小可爱心疼校草,其实我写那章的时候,也红了眼眶,但修改错别字时,重新读了一遍就不觉得了。

    其实,换个角度看,恋爱里无非就这么几种情况:1,表白,对方接受,牵手在一起。2,一直暗恋,有始无终。3,表白被拒,两人再无可能等等,还有其他的情况。

    校草也只是其中一种,相信遇到这种事的人不少。

    他还小,青春里的一次悸动而已,纵使心伤,也没达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摸摸你们,不难过了哈。

    也希望遇到相同事情的姑娘别难过,属于你的那朵桃花终会等着你来摘,你不来,它不开。

    么么爱你们。

    *

    十分煞风景的求个月票,我要从榜上掉下来了暴风式哭泣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超级保镖〕〔带着MC系统的异界〕〔遥望行止〕〔妖孽狂医〕〔主神猎手〕〔权谋仕途〕〔蜜吻999次:乔爷,〕〔异界追魂使〕〔斗罗大陆权利的游〕〔转生眼中的火影世〕〔如影谁行〕〔真武世界〕〔闪婚蜜爱:神秘老〕〔重生之冠位暗杀者〕〔怒指苍穹〕〔当上漫威的新英雄〕〔超级微商〕〔掌控行者〕〔上门女婿〕〔急急如律令
热门小说推荐:崛起复苏时代〕〔重生之少将仙妻〕〔剑鸣九天〕〔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地球穿越时代〕〔女战神的黑包群〕〔高冷学霸撩妻365式〕〔仙墓〕〔我不是杂鱼〕〔掠夺两界〕〔首长红人〕〔九零学霸小军医〕〔回到八零当女兵〕〔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大唐好相公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