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05章 我能一直爱下去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两人绕着偌大的校园走了一圈,天已黑沉。

    风在耳边打着旋儿,柔柔地吹着。

    出乎意料地,宫邪并没有很生气,甚至很温柔地说,“比起那些人对你的企图,我更在乎你的想法。”

    她的想法嘛?很简单。

    除了他,再不会喜欢上别人。

    宫小白忽然觉得没见到她预想中男人吃醋的样子,有点失落,拿话激他,“哦,那你还不许我看那些男生的情书?”

    宫邪挑眉,没戳破小女孩的心思,淡声回击,“没营养的东西,看多了影响智商。”

    宫小白砸吧了下嘴,无力反驳。

    踢着一片落下来的绿叶,她不舍得提出那句结束语,却还是要说,“嗯,我该回去了。”事实上,晚自习已经过去大半节了。

    宫邪抿了下唇,“回去吧。”

    宫小白又扬起笑脸,“不过我很快就放暑假啦,还有一个月,四个星期,一晃就过去了。”

    宫邪漫不经心地应着,不知在想什么,忽然在一株梧桐树下停下脚步。

    他们走的这条路,两边都种着冬青树,碗口般粗细,唯独眼前这一株,是粗壮的梧桐树,有点突兀,像老年人误入了小学。

    宫邪推她到树后,吻住了她的唇。

    轻轻地,说不尽的温柔。舌尖一下一下擦过她的唇瓣,并不急躁,有种小心呵护的感觉,能感觉到他的怜惜。

    小女孩是他捧在手里儿心娇嫩的花朵啊,怕自己不小心揉碎了她,也怕别人觊觎

    很长的一个吻,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日月星辰在脑海中循环浮现。

    唇畔,是熟悉的柔软,是他唇齿的味道,清冽幽香。

    宫小白犹如进了水的鱼儿,畅快地游来游去。

    结束后,宫邪轻拍了一下她的背,“去吧。”

    脑子晕乎乎的,像刚从碰碰车上下来,眼前的天地都是倒置的。宫小白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到教室。

    幸好,班里没有值班老师。

    一班在才艺竞赛中斩获了三个冠军,姚军喜不自胜,准许他们做最后的放松,也就是今晚这个晚自习。从明天开始,全面备战期末考试。

    班里学生在小声说话,讨论娱乐明星。

    “哇,你看了最近新出的那个电视剧没?男主超级帅啊,抛媚眼的样子迷死人了,我要粉他!叫什么来着?白跞,名字也好好听啊啊啊”

    方玫见宫小白恍恍惚惚的样子,手背贴在她额前,“没发烧吧?脸这么红。”

    宫小白双手捧着脸,果真好烫,仿佛在脸上贴了个小太阳,源源不断地散发热量。

    “没发烧,就是跑回来的,有点热。”她心不在焉地解释。

    “跑回来的,嘴唇能跑肿了?”方玫揶揄一笑,“哦,你别告诉我,你跑回来的时候摔了一跤,嘴巴先着地。”

    “”

    “接吻的吧?”

    宫小白仰着脖子,“你跟男朋友就没接过吻啊?”居然因为这个笑她!

    方玫静默片刻。

    还真没有。

    沈浩峥准备吻她的时候,她的感觉总是怪怪的,明明理智上不排斥,可心底却有一丝丝轻微的抵触。

    方玫不欲跟宫小白讨论接不接吻的问题,从桌肚里拿出一个大盒子,“给。”

    宫小白下意识接过,晃了晃,“什么东西?”

    “你的奖品啊。”她翻个白眼,“最后上台领奖的时候,你不晓得跑哪里去了,我只好帮你领了。”

    “哇,学校发的奖品?”

    “是的。”

    “发的什么啊?”宫小白迫不及待地拆开。

    还没拆完包装,方玫就笑呵呵地告诉她了,“这回学校真的超级大方,获得冠军的学生,女生的奖品是美图手机,男生的奖品是机械键盘,我看了,超酷的。”

    方玫特别激动,两只眼睛都闪着小星星。

    明德一高作为帝京最好的一所高中,教育模式不算传统,甚至在某些方面较为开放,懂得将东方的教育优势与西方结合,促进学生全面发展。

    宫小白已经打开了奖品盒子,里面躺着一支芭比粉的美图手机。

    比一般的手机小一些,样式独特,上方和下方都是盾牌一样弯曲的弧形。

    宫小白像得到了一样宝贝,爱不释手地反复翻看,最后才开机。

    “听说拍照效果特别好,你试试?”方玫好奇地凑过去看。

    宫小白边调试手机边说,“你不是也有一个吗?”

    她得了汉字听写的冠军。

    方玫说,“我跟一个男生换了奖品,把换来的机械键盘送给沈浩峥了。”他除了打篮球,好像也挺喜欢打游戏。

    “”

    宫小白调到摄像,镜头对准方玫。

    一看有人拍照,方玫手脚都没处放,纠结两秒,索性摆了个手撑着脑袋的姿势,冲着镜头抿唇。

    咔嚓。

    “像素好好诶,超清晰,连毛孔都能看见。”宫小白对着相片评论。

    她戳了戳前桌的封媛,她扭过头。

    “笑一个,我给你拍照。”宫小白说。

    封媛愣了一秒,有些害羞地弯弯唇角,露出一个柔柔的微笑,有种弱不经风的美感。

    拍完了,宫小白把手机一翻,让她自己欣赏,“怎么样,好不好看?”相片里的女生在花一样的年纪里,笑得跟花一样。

    封媛:“”

    她说什么好呢。说好看,也太不谦虚了,哪有人夸自己长得好看啊;说不好看,又显得很不礼貌。

    她就是爱胡思乱想。

    宫小白没听到她的回答,低头自己看着,“我觉得好看。”她抬起头,“我发给你怎么样?”

    “啊?哦好。”封媛笑了下。

    宫小白用课本挡着手机,偷拍了班里许多同学的照片,一张张,全是青春的画卷,时光流逝,愿这些可爱的同学啊,永远不变。

    玩了许久,宫小白终于想到自己该写作业了。

    这样荒废下去可还行?怎么超越季燚。

    想到季燚,她又觉得有点郁闷。

    尽管,他就坐在她身后挨着的这张桌子后面,她却不敢回头去看。

    怕看到一双盛满失落的眼睛。

    想到季燚方玫就提起了他,简直跟宫小白心有灵犀似的,“对了,校草最后弹奏的那首钢琴曲你听到了吗?”她怕后面的正主听见,特意小声在宫小白耳边用气息说话。

    因为不确定她是什么时候离开大礼堂,便不确定她听没听到。

    “听到了”只听到开头几个音符。

    宫小白实话说,“就听了个开头。”

    方玫有些纠结地问,“你要听吗?校园贴吧里有完整版的视频,点赞数好几千了。”

    宫小白:“不听。”

    当晚回到宿舍,她复习完了带回来的资料,躺在床上用手机刷到了校园贴吧。

    最上面的热帖就是方玫说的那个视频。

    标题:快来欣赏校草的魅力!坐在前排的我好不容易偷拍的视频啊!先睹为快!

    宫小白插上耳机,小心地触了下屏幕。

    视频开始播放。

    季燚穿着黑色的燕尾服,端坐在木椅上,修长如玉的手指抬高,却轻轻地放下,搭在钢琴键上。紧接着,一个个音符从他的指尖跳跃而出,流水一般,淌进人们心里。

    很忧伤的曲调,宫小白从来没听过,听着很压抑,像一只被关进笼子里的小鸟,它四处乱飞,却不知,四面八方都是铁丝网,它飞不出去,挣断了翅膀。

    慢慢地,接近尾声,调子忽然变得悠扬明快,大概那只鸟在一个露水未消的清晨,展翅飞出了笼子,破茧成蝶一般,欢快地扇动翅膀。

    一曲罢,心间豁然开朗。

    宫小白点开了下面的评论,有学生科普:

    “校草弹的是囚鸟,好好听!不过他把后半段改了吧,我试着搜了下原版,后面调子不是那样的,不过改得很好听。”

    除了这条科普评论,下面全是小迷妹风格的评论。

    “呜呜呜,听前半段的时候,我整个人哭成了一条傻狗,听后半段,我又笑成了个傻逼。校草!出道吧!”

    “感谢学校大礼堂的音箱,不然真怕拉低我校草大大的水准。这样的校草,我能一直爱下去,不后悔。”

    “这是我季第一次公开演出吧?是吧是吧?”

    “楼上,你真相了。赶紧保存吧,有今生没来世。”

    “嘤嘤嘤,好想跟校草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谁不想!我就问,谁不想!”

    “”

    ——

    期末考试前一个星期,姚军拿着一摞单子进了教室。

    还未打上课铃,班里却静悄悄的没有说话声,只余翻书的声音和笔划拉纸张的沙沙声。这是学校里最动听的声音。

    “咳咳!”姚军清了下嗓子,为接下来要说的事预热。

    一片抬起头的同学,像打地鼠游戏里一下子全部露出头的土拨鼠。

    “先停下来,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很重要。”姚军扫了一眼四周,每一个学生他都当作孩子,为了他们,他对自己女儿都疏于管教。

    这个学期之后,他能不能继续教他们,还是个未知数。

    心里充斥着怅然和不舍。

    “这件事关系到你们的将来,希望每个人都能认真对待。自己拿不了主意的,就打电话跟父母商量,别做出令自己后悔的决定。”

    有些学生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事。

    姚军扬起手中的一摞单子,“相信大家都听说了,下学期我们就文理分科,需要在期末之前选好。”他看着第一排的罗川,“班长把单子发下去。”

    姚军扬声道,“大家都认真填写啊!别不当回事,选错了到时候有你哭的。”

    嘴上说着威胁的话语,心里却很平静。

    这帮孩子很优秀,他们能够理性思考。

    姚军出了教室,班级掀起了讨论热潮。

    “哎,你选文选理啊?”

    “你呢?”

    “我当然选理科啊,还用说吗?我这一看就是天生的物理学家。”

    “呸,能要点脸吗?”

    “”

    宫小白将一张薄薄的毫无重量的小纸片翻来覆去地看,“玫玫,你选文科还是理科?”

    “理科。”干脆的回答。

    话落,方玫已经在理科那一栏打了个对勾,并在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她把纸片拍在桌上,“好了。”

    宫小白其实对这个无所谓,她本来也是不顾未来前程的,来学校纯属为了打开七重塔。季燚好像选了理科。她毫无疑问,选理科。

    两人问了封媛,她转过身,“啊?你们都选理科啊?那我也选这个好了,我无所谓的。”未来怎么样也不由她控制。

    三人开开心心吃了个午饭,庆祝下个学期还能在一个班。

    ——

    期末考试转瞬即至。

    天气已经热得无法用语言抨击了,教室窗外的那棵树上,每天都有蝉在唱歌,永远都是一个调子,单调又枯燥。

    考场上。

    不少学生抓耳挠腮,双眼盯着白花花的卷子茫然发呆。

    宫小白低着头,仔细审题,认认真真将一张数学卷子从头到尾写完了。不确定的题目,她特意标注了,等全部写完了,再回过头来检查。

    检查完一遍,还剩下二十分钟。

    她手撑着脑袋,闭目打盹儿。天热,人容易犯困。

    “皮斯皮斯”右前方有学生小声打招呼。

    宫小白睁开眼睛看过去。

    一个胖胖的男生,指了指自己大片空白的卷子,又指了指宫小白的,意思很明显,她想让宫小白给他抄答案。

    宫小白投去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闭上了眼睛。

    这一场考试结束,宫小白拎着笔袋走出考场。

    前路被小胖子挡住了,“你是一班的宫小白吧,让你给我说一下答案怎么了?能少块肉啊?瞧你小气的!”

    宫小白一脸“你在说啥”的表情。

    小胖子还在气冲冲地说,“学霸了不起啊,我可听说了,你也就考全级一百多名,够不着一班的标准,指不定家里塞了多少钱把你安排在一班呢。牛气什么?”

    “这位同学,你们班老师没教过你考试不能作弊啊?”宫小白没他个子高,踮脚着大声说,“写不出来怪我咯?”

    小胖子被她说怒了,“你!”

    “哎,这位同学我怎么瞧着这么眼熟呢?”小胖子背后传来一道女声,接着,一条纤细的手臂从他脖子上横过去,勒住了,“这不是我们班有名的‘李胖’吗?”

    这个声音,小胖子不陌生

    姚琪。

    这个女混混!

    小胖子的脸被勒得青紫,“放、放手。”

    “知错了吗?”

    “知知错了。”

    姚琪松了手,却扬起另一只手在他脑袋上狠狠拍了一下,“你脑子是不是不好使?这是我姐们儿你不知道啊?”

    小胖子自然不敢惹学校一霸,点头哈腰走了。

    宫小白笑,“你怎么在这儿?”

    “在隔壁班考试呢。”她剥了个口香糖喂嘴里,问宫小白要不要,宫小白摇头,她勾着嘴角说,“一出来就遇见我们班败类了。刚刚那个,我们十三班的。”

    宫小白点点头。

    姚琪跟宫小白一道走,上了三楼。

    姚琪边走边用手在脸侧扇风,像是突然想起一茬,语气随意,“那次,就我们在校门口遇见小混混的那一次,后来不是有个男人来接你么”

    宫小白嗯一声,表示记得这个事。那个男人就是宫邪啊。

    “那个男人,是干什么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

    “嗯”姚琪似乎觉得不解热,手扇风的频率快了点,“就是有点好奇。他打架的姿势真几把帅,像受过专业训练。”

    她说了脏话,宫小白窘了窘,照实说,“他以前是军人。”

    “军人?!”姚琪震惊了一秒,仿佛证实了心中的猜测,“我说呢,那个踢腿的速度,贼鸡儿快。”

    宫小白:“”

    终于走到了一班教室,宫小白说,“我到了。”

    姚琪吹了个泡泡,手举起来,边往前走边摇摆,“拜拜。”

    接下来的几场考试,还是原先的考场。宫小白依然遇见了那个小胖子,不过这回小胖子不敢再找她要答案,看都不敢看她一眼。

    宫小白微笑,心想这就是校园大姐大的威力!

    ------题外话------

    囚鸟是一首歌,不过个人比较爱听纯钢琴版的,非常好听,不算太悲伤,可以搜着听一下。这里写了校草把后半部分改了,是暗喻他不再悲伤了

    么么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蜀山道主〕〔超强打工仔〕〔沧海无缘〕〔灭明〕〔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沧海无缘内〕〔重返十七岁〕〔史上最强狂帝〕〔二货小王爷〕〔我的八零年代〕〔艾泽拉斯游侠之王〕〔药王夫君请入瓮〕〔蜜恋甜妻:傲娇帝〕〔龙珠之进击的拉蒂〕〔神奇牧场〕〔史上最强崇祯〕〔三国战神赵云〕〔梦回航海世纪〕〔帝国吃相〕〔篮坛大金刚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九转道经〕〔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风是叶的涟漪〕〔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一路仕途〕〔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艾泽拉斯游侠之王〕〔蒸汽时代的道士〕〔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官梯〕〔最强恶魔妖孽系统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