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08章 简直帅哭她了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宫邪忍无可忍,声音压抑地吼道,“宫小白!”

    “叫你女朋友干嘛?”她脸皮厚起来谁都招架不住,比起城墙有过之而无不及。

    宫邪气笑了。

    望着车窗外的一排排杨树,枝繁叶茂,阳光疏疏落落从枝叶缝隙中钻过来,投在地上。真是一片大好风光。

    宫邪掰着她的脑袋,让她面朝车窗,“看看,外面景色这么好,不看多可惜。”

    这酸兮兮的话,听得秦沣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一个在军中的糙汉子,懂什么欣赏自然风光。

    再美的风光,在他们这些人眼中,都会汇成作战图,脑中自动过滤哪里能掩护,哪里适合埋伏,哪里不影响团战。

    宫小白扭头看了眼,“不就是一排树嘛,天龙居好多树,比这些还漂亮。”她都看腻了。

    这些笔直的索然无味的树木,哪里有他的天人之姿好看。

    宫邪感觉到她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

    果然,这丫头安静不了三分钟,在学校里根本没能让她收敛性子,表面是个小淑女,骨子里还是毛毛躁躁满肚子闯祸因子的顽皮蛋。

    宫邪忽然抬起手,捧着她的脸,在她嘴唇上亲了一记。

    压低声音说,“现在能老实点了吗?”

    宫邪舔了舔唇,刚刚忘记给她擦嘴巴了,调料粉沾到了他的唇上,舔着有些微的咸味。

    宫小白依依不舍地摸了摸他的衬衫,乖乖蜷起拳头搭在他肩上,趴在他怀里。

    “你太坏了。”她不满地哼唧。

    宫邪勾唇,“我怎么坏?”

    宫小白:“每次都像捏住我的小辫子一样,逼得我不得不听话。我明明就不是一个爱听话的人,怎么”怎么就会对他言听计从。

    女孩带着点小委屈的声音,仿佛一簇簇芦苇尖儿,挠在鼓膜上。

    宫邪心里憋笑,面上却带着严肃,“不好好听话,以后不得无法无天了。”

    宫小白嘴巴撅得老高,“怎么就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了?”

    “那你告诉我,就刚刚,如果我不阻止,你还想摸哪儿?”宫邪一本正经地跟她扯歪理,这丫头心无城府这一点,可爱得不得了,三两句话都能让她晕头转向,跟喝醉了酒一样。

    宫小白想了想,如果他不阻止,她肯定要摸遍他全身!

    单看他帖服的衬衫和笔挺的西裤,就能猜到布料下的身材一定不会让人失望。她就是太好奇了,她上次好不容易摸到了,谁知喝醉酒全忘了,忘得一干二净,到现在都没想起来。

    真是每每回忆起这茬,她都忍不住敲敲自己脑袋。

    她的沉默,很容易就让宫邪猜到了她那一点小心思。

    “这还不叫无法无天?”宫邪趁胜追击。

    宫小白依旧不肯认输,闷声说,“作为女朋友,摸一下自个儿男朋友怎么了?不给我摸,你想给谁摸?啊?”

    她抬起头,直视他的双眸。

    少见的咄咄逼人,气势竟然一点不输他。

    宫邪一时无言。

    “哈哈,被我堵得说不出话来了吧。”宫小白眼梢上挑,心里暗爽:yes!终于赢了一局。

    宫邪甩给她一句,“你还小。”

    如果她的年龄比现在再大五岁,他绝不会阻止她对他身体的好奇和探索,绝不会想各种理由借口拐弯抹角掰离她的思想,他会拉着她,亲自“教导”。

    窗外有风吹进来,宫小白没来由的心情好。

    她能从这三个字里读出他的怜惜与珍爱。

    这个男人,对她是真的好。

    车子匀速缓慢地行驶,宫小白趴在“人体沙发”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平稳的呼吸一下一下喷在他颈侧,仿佛撩人的羽毛。

    ——

    一个多小时后,抵达临安靶场。

    这里才是真正的守卫森严。

    哨兵在看清车牌后,肃然站立,手抬起,五指并拢,微微接近太阳穴,手掌与眉毛保持相同高度,手心向下,微向外张——行了个标准的举手礼。

    不管车内坐着谁,看到这象征着军官级别的车牌号就必须行礼。

    开车的莫扬看到这一幕,不受控制地挺直脊梁,想要跟外面这人一样笔直如松。

    宫邪早在靠近靶场前,把宫小白抱了下来,放在边上的座椅,此刻他完全降下车窗,对那哨兵回了个礼。庄严、冷肃。

    前面副驾驶座的秦沣亦然。

    哨兵看到宫邪的脸,眼中刹然一亮,旋即,脸上是满满的不可置信,后知后觉地为他升起了横杆。

    车子一晃而过,开进了靶场。

    “砰!砰!砰!”

    一声声枪响从远处传来。

    职业技能,秦沣一听这枪声就忍不住评论,“哟呵,他们在练狙击。”

    宫小白惊醒了,迷迷糊糊从睡梦中清醒过来,透过车窗向外看。

    一片空旷的地方,地上有一块块的草坪,除此之外再无别的植物。不远处有一面鲜红的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

    这什么地方?

    “砰!”

    耳边又传来一声巨响,耳膜都在震颤。

    车子停稳后,一个中年男人健步跑来,标准的跑步姿势,标准的站姿,站在车门前半米的位置。

    秦沣率先下车,“雷团长,别来无恙啊!哈哈。”

    “别来无恙。”雷毅行军礼。

    秦沣立正站直,回礼。

    雷毅的目光一直在后座,等着那人下车。

    视线里,车门推开,首先伸出来的一条腿,黑色的西裤,不是熟悉的松枝绿,但身上的气势与当年一般无二,甚至更为凌厉。

    宫邪下了车。

    雷毅比先前更激动,极力克制,细微的情绪仍清晰刻在脸上,行礼,“宫爷!”

    因为这位爷响当当的名字,军中所有人习惯称呼他“爷”,而非军衔。

    宫邪回礼,简单说了三个字,“雷团长。”并无多余的话。

    宫小白坐在车内,迟迟不敢下来。

    被他们的严肃弄得头脑发蒙,可能是她刚睡醒,脑袋还没完全清醒。

    上午十点的阳光,已然强烈刺目。

    几人顶着日头,寒暄几句,雷团长倒没了一开始的拘谨,眼神中的崇拜和激动却丝毫未减,“上午枭鹰军校的新兵们刚到,老杨带着他们在做狙击训练。一会儿可得麻烦爷多指点。”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指点他们。”宫邪说。

    雷毅微微一愣。

    随即想到,是了,这位爷前日打来电话说过来看看,可没说亲自指导。再说,那些刚入伍的新兵蛋子怎么配入这位爷的眼。

    宫邪转过身,屈身望着车内,“还不出来?没睡醒呢。”

    还有人?

    雷毅随着他的目光朝车里看。

    下来一个粉粉嫩嫩的小女孩,穿着样式简单的运动装,配一双白色运动鞋,头顶戴着映有卡通人物的粉色鸭舌帽,背着皮质的双肩背。

    女孩的小脸巴掌大小,额心居然长着罕见的美人痣,大大的桃花眼,里面自然而然流露出纯真,特别像那种很小只的动物。

    这

    雷毅看向秦沣,希望他能介绍一二。

    这会儿风有点大,宫小白走两步就被风沙迷了眼睛,揉着眼睛问好,“叔叔好。”

    宫邪、秦沣:“”

    雷毅看向十分无语的两人,心说她口中的“叔叔”是指我吗?

    愣了许久,他才半梦半醒地“哎”了声,算作回答。

    秦沣笑着拍向雷毅的肩膀,“别占人家小姑娘便宜了。”他要知道宫小白跟爷的关系,估计下巴不用要了——掉在地上了。

    “走,带我们去场地瞧瞧。”秦沣说。

    等两人走到前面了,宫小白才拉着宫邪的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每个人都好严肃。

    宫邪回,“靶场。”

    去训练场地之前,宫邪先在更衣室换上了作训服。

    前两天就给这边的人打过招呼,提前准备了一套新的作训服。他穿上这身松枝绿的军装,才算做回了自己。

    自从踏进这片区域,他的血已经滚烫到沸腾,脊背后蛰伏的翅膀重新展开,向更辽阔的天空飞去,而不是困在逼仄的一方办公室里。

    ——

    宫小白在军官休息区等待。

    秦沣和宫邪都去换衣服了,留下莫扬陪她。

    她抱着小背包站在窗户前眺望远方,依稀能看见最后面那块训练场。

    “小莫,你知道外面那些人都在干什么吗?”她问。

    莫扬站在她身后,远眺,“他们在练狙击步枪,能打八百多米远的那种!”他其实也不太懂,不过比起宫小白这种什么都不懂的菜鸟要好很多。

    宫小白捧着下巴,手肘撑在窗台上,“你说宫邪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啊?”

    “可能”莫扬猜测,“可能爷想让你见识一下军人的风采吧,毕竟他也是军人。”

    宫小白深以为然。

    铁门吱呀一声从外面推开。

    宫小白转身去看。

    她发誓,这一刻,对,就是现在这一刻,她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男人的魅力。

    在同一天里,连着被惊艳两次,已经超过了她的心脏负荷。

    踏步而来的男人,穿着绿色作训服,腰间勒着黑皮带,在此之前,她以为他穿那种笔挺的西裤才会显露腰线,眼下才知道,用这种皮带勒住更明显好吧!

    脚下踩着厚重的黑军靴,每一步都有力,带着压迫,逼近她。

    宫小白眸光深深,下意识深吸一口气。

    眼前的男人还是她认识的宫邪吗?简直帅哭她了。

    不,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他。

    她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同以往的神采,仿佛屹立在悬崖峭壁的一棵松,扎在冰天雪地里的一株竹,那样的坚不可摧。

    “怎么了?傻了?”宫邪站定,跟她说话时,他的声音从来都温柔有加。

    宫小白仰起头,看他。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他更高了,是她难以企及的高度。

    宫小白忽然抱住他,“你看着我,是不是觉得一览众山小啊?”

    莫扬颇有眼力见,见此,轻手轻脚地离开了休息区,留下他们两人。

    “怎么这么说?”小女孩的心思总是奇奇怪怪,他能轻易解读她的小心思,却没办法了解她跟其他女孩共通的那一部分。

    “就、就觉得你特别高大,要踩扁我了。”

    “咳咳。”宫邪一时没忍住,笑得咳嗽了一声,难得没经过脑子说了句荤话,“只压扁你,不踩扁你。”

    话说完他就后悔了。

    这丫头时常冒出一个机灵话,害得他不得不剑走偏锋才能堵住她。这一回,却是偏过头了。

    宫小白歪头,“诶?”

    好在,她没明白其中隐晦的意思。

    宫邪微微笑了一下,双手抬高,倏地举起她,高于他的头顶,“这样,该不会担心我踩扁你了吧?”

    “咯咯咯,痒痒。”他陡然掐在她腋下,痒得不得了。

    愣神后,她就勾住他的脖子,“这下我比你高,换我踩扁你。”

    宫邪:“”姑娘,你若说压扁我,我可能会高兴一点。

    ——

    小姑娘难得没闹腾,他索性抱着她出了休息室,下楼。

    等出了楼道再放下她好了。他这样想。

    可宫邪压根没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于这些兵而言,是怎样一种难以超越的神话。几个枭鹰军校的教官在听雷毅说宫邪在休息室后,忙把那帮训练的新兵交给刚来的秦沣,纷纷跑来见宫邪。

    没想到,一群人涌进来就见到这幅画面。

    宫爷应该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宫爷,抱着个小女孩,脸上的笑,特外撩人。

    宫邪显然也注意到他们。

    怕摔到她,他没急着松开手,微弯下腰,把宫小白放地上。

    宫小白愣愣地看着这群黝黑的、跟宫邪穿着一样作训服的汉子,不知所措。

    为首的那个教官先敬了礼,“宫爷!”

    后面的几个跟着齐刷刷地敬礼,眼角的余光不由眄向宫小白。

    这是宫爷的表妹?侄女?还是女朋友?

    有人胆子大,放下手后憨憨一笑,“这位是小嫂子?”很轻的问句,带着试探性的语气。

    宫邪冷淡地单“嗯”一声。

    我去!

    还真是!

    几个教官顿时眼睛睁大跟铜铃似的。

    宫邪握住宫小白肩膀,提醒,“叫人。”

    这群人跟他年纪差不多,都是同一批从军校里出来的,不过目前他的官职最高。

    宫小白点点头,“你们好。”

    “好好好。”几个糙老爷们儿不住点头,比宫小白还要手足无措,他们整天在军营里摸爬滚打,突然见到这么一个细皮嫩肉、唇红齿白的标致姑娘,感觉分外稀奇。

    宫邪不悦的声音响起,“都别愣着,带爷去训练场地瞧瞧。”

    “哦、哦哦。”带头的糙汉抓耳挠腮,话都不利索了,“走,走走走,宫爷这边请。”

    几个人不约而同起了玩闹心思。

    留一个人在前面引路,其余的人均落在宫邪和宫小白身后,看着他们俩的背影。

    哟哟哟,牵手了!牵手了!

    宫邪牵起宫小白的手,叮嘱的话在她耳边响起,“这里很危险,别到处乱跑,跟紧我的脚步,知道吗?”

    那些人好奇打量的眼神实在令他狂躁,窝火。

    不就是一长得漂亮点儿的姑娘吗?这帮人活像没见过女人似的。

    殊不知,这些人见过女人,也见过漂亮女人,却没见过宫爷的女人!

    宫小白点头,“好。”

    走到训练场地,那阵阵枪声越来越清晰震耳。

    秦沣伏地,趴在一架狙击步枪后,对准远处的靶子。

    只听见接二连三的枪声。

    百发百中。

    两百米开外的靶子,全中红心。

    旁边一众围观的新兵齐齐露出崇拜的眼神。

    雷毅笑呵呵地说,“看见没有?这才叫打狙击枪!再看看你们自己,那叫浪费物资!”

    见宫邪在看他们,边上一个教官主动说,“这些新兵上次才练过室内五十米射击,这是第一次练狙击枪。宫爷有没有指示?”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摆明想让他指导一番。

    “没有。”这位爷淡淡回绝。

    他垂眸就看见宫小白露出惊讶的表情,问,“想不想学?我教你。”

    教官:“”

    ------题外话------

    其实,已经在为第二卷预热了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九转灵帝〕〔我的竹马他瞎了〕〔清宫娇宠:四爷,〕〔娇术〕〔捕鱼狂帝系统〕〔深吻99次:时光与〕〔冥妻鬼妾〕〔全能照妖镜〕〔逆天狂妃:邪王宠〕〔愿你心诚,不负今〕〔重生八零:首长的〕〔凌天至尊〕〔末日轮盘〕〔一术镇天〕〔最强修真在都市〕〔一路青云〕〔万帝至尊〕〔绝品透视高手〕〔未来之大神驾到〕〔漫漫问仙途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九转道经〕〔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一路仕途〕〔最强恶魔妖孽系统〕〔网游大魔王〕〔御鬼者传奇〕〔重生之少将仙妻〕〔奶爸的科技武道馆〕〔超能小农夫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