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13章 我都成年了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整个暑假,除了特殊情况,宫小白每天早上都坚持跑步。

    因为这个,个子倒是蹿高了几公分。

    这天早上跑完步,她气喘吁吁地叉腰在客厅吆喝,“阿姨,早餐准备好了没有啊?”

    阿姨在厨房里笑呵呵地回,“等等,再有十分钟。”

    另一个阿姨笑着道,“今早跑快了一点,以前都七点左右,这才六点五十不到。”

    宫邪不知从哪儿找出了一卷皮尺,“我看着你好像长高了,量量?”他拉长皮尺,比划了一下。

    “好呀。”宫小白笔直站立。

    两人就在客厅里进行了量身高项目。

    宫邪弯腰,将皮尺的最前端放在她脚边,“踩住。”

    宫小白按照他说的,踩住了前段那个弯曲部分。

    宫邪呼啦啦拉长了皮尺,与她的身高齐平。为了不造成误差,宫小白努力昂首挺胸,像一株渴望阳光和水分的小树苗。

    宫邪哭笑不得,拍了下她的脑袋,“谁让你头抬这么高了?平视前方。”

    “”小心思被戳破,她撅了下嘴,摆正姿势。

    等了有两分钟,宫小白双手握着小拳头抵在下巴处,紧张兮兮地问,“怎么样?有没有长高一点点?”

    她的脖子一直僵硬着不敢动,都有些酸了。

    宫邪望着她脸上紧绷的表情,唇角勾起,小丫头这两个月来,注重锻炼,睡眠规律,营养补充足够,个子足足长了两公分还多。

    他收了皮尺,故意逗她,“身高一米五。”

    宫小白了愣了一下,在脑子里想着一米五是多高来着反应过来的她蓦地转过身,瞪他,“你才一米五呢!骗我!”

    刚跑完步没多久,她脸上的红晕还未消,气鼓鼓的模样,使得两边的脸蛋鼓了起来,就像挂着两颗红苹果,诱人采摘。

    宫邪捏住她下巴,左右摆动了一下,“瞧着脸也尖了点儿。”

    宫小白问,“所以呢,我到底多高?”

    宫邪:“不告诉你。”

    ——

    夏去秋来,冬去春来,一年四季的变换也不过一晃眼的时间。

    那些在时光长河中仅占小小一部分的青春时期,在无声无息流逝。或许某一天,你恍然回头,才发现那些都是你已经踏过的痕迹,而你,被时间推挤着,继续往前走。

    高二整整一年,宫小白的成绩稳定在年级前五十名,不过跟季燚相比,还是有一部分差距。

    眨眼就到了高三开学前夕。

    宫小白穿着睡裙在房间里收拾东西,粉色的皮箱摊开放在床上,她叠好一件件衣服塞进里面。

    长大了,这些简单的事情不再麻烦家里的阿姨。

    收拾好皮箱和书包,她对着镜子整理被弄乱的头发。

    镜子里的女孩,身上穿着一件及小腿的白色长款睡裙,亭亭玉立,如一株清晨带着露珠的茉莉花,眉眼较之一年多前,长开了一些,更为精致。

    宫小白抓了抓头发,跑去了宫邪的卧室。

    里面静悄悄的。

    没人?

    “找我干什么?”身后响起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

    是他!

    宫小白急于转身,左脚不小心踩到了右脚上,她啊一声,朝后倒去。

    幸亏宫邪反应敏捷,伸臂从她腰间穿过,及时揽住了她,才避免她摔个四脚朝天。

    凝视着眼前这张明显脱了些稚气的脸,宫邪宠溺道,“都多大了,走个路还能把自己绊倒,三岁小孩都比你走得稳。”

    宫小白嘿嘿一笑,双臂顺势搂住她的脖子,“我知道有你在嘛,你说了会护我一辈子的,我才不怕摔。”

    宫邪眼角笑意深深,“你说不怕摔?”

    他的笑太意味深长,宫小白当即察觉到不对,紧紧缠住他脖子,“哼哼,你松手啊,松开我也摔不了。”

    “小白痴,你变聪明了。”小时候的把戏逗不了她了。

    “那是,我要每年都跟前一年那么笨,怎么能行?啊,不对,我以前也不笨。”

    宫邪抱起她,放床上,“明天开学,东西都收拾好了?”

    宫小白说,“刚收拾完。”

    宫邪躺在她身侧,笑着说,“明早我有个早会要开,不能送你去报道,让莫扬送你去。”

    “没问题。”

    “松手,我去洗澡。”宫邪拍拍她的手臂,示意她松开手。

    宫小白咧嘴笑着,双眼看着他,就是不松手。

    这个年纪的男人,每增长一岁,岁月都会为他积累一份独特的魅力,慢慢的,沉淀成任谁也模仿不到的成熟气质。

    不松手?那好。宫邪下巴抵在她肩窝处碾磨。

    经过一天时间发酵,到晚间初生的胡渣,只冒了个尖儿,跟雨后的春笋一样,不过胡渣摩擦皮肤的感觉可不太美好。

    “咯咯咯,痒刺得我疼。”又痒又疼,宫小白躲着他的下巴,持不了一分钟就松开了手。

    宫邪趁此机会,一个翻身坐起,进了浴室。

    洗漱台上摆着各种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瓶瓶罐罐,粉色的刷牙杯,还有各种发圈。他兀自笑了笑,打开了花洒。

    宫小白躺在床上,随手抓起了床头柜上的一本书,翻开来看。

    以前觉得晦涩难懂的文字,眼下也能看懂七七八八。

    少顷,浴室的门推开。

    袅袅热气中,走出来一位刚出浴的美男。

    乌黑的短发湿润润的搭在额前,俊美立体的脸庞上还有未擦干净的水珠,沿着英挺的线条滚落,身上穿着宽松的短袖短裤。

    宫小白抱着被子,脸埋在里面,死死地捂住,才能不让脸上升起热烫跑出来。而且她敢肯定,自己的脸一定红了!红透了!

    怎么会这样啊。

    自从高一暑假开始,两人就同床共枕,她看他出浴的次数没有一百次,也有九十九次了,甚至远远不止,却还是忍不住红了脸。

    宫邪低着头,手里拿着手机回复短信,另一只手握着毛巾擦拭头发上不断滴落到脖子里的水珠。

    回复完几条短信的他,抬起头就看见蒙着脸只露出两只眼睛的某人。

    “冷?”

    宫小白狂摇头,不冷,挺热的。

    宫邪把手机丢床上,转身找了吹风机吹头发。

    短发三五分钟就能吹干,他仅吹了个半干,再用毛巾擦了擦,走到床边。

    手捏住被子一角,揭开揭不动。

    “宫小白,被子拽住了。”他抖了抖被子。

    宫小白松开了拽住被子的手,他坐了进来,拿着手机继续回复短信,大概是在吩咐助理准备明天早上开会要用的资料。

    十点半。

    宫邪收了手机,插上充电器,放在柜子上。

    “我关灯了?”意思是她如果现在有事,赶紧去做。

    宫小白轻轻地嗯了一声,没下语。

    宫邪躺下去,身边的人还跟长不大一样,钻进他怀里,手非得环着他的脖子,或者搭在他胸前,这是一年来跟他一起睡觉养成的毛病。

    现在不一样了。

    她成年了,女人该有的她一样不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这一蓬花骨朵已然绽放成娇艳欲滴的花。

    他那些埋藏在身体深处的东西,一点点被她或有意或无意的动作勾出来。

    “宫邪,我明天就上高三了。”

    “嗯。我知道。”

    “我都成年了,做什么事都不出奇了。”她对着他耳边说。

    宫邪轻笑,翻身侧躺,唇贴在她额头,给了她一个代表着珍惜而又怜爱的额头吻,“别想那么多,还在上学呢。”

    宫小白闭了闭眼,唇角上扬的同时又忍不住暗暗腹诽:她现在什么都懂,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只会闯祸和耍无赖的小孩了。偏生,在他眼里,她总也长不大。他以为她不谙世事、懵懂无知,却不知,她所有的无知只有在面对他时,才会本能般流出。

    她搂紧他的脖子,唇瓣凑过去,贴在他唇上。

    ------题外话------

    注意一下时间跨度哦——高三前夕!小白长大了!

    还有啊,我不是故意卡在这儿的

    求月票眨眼卖萌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异界之一拳超人〕〔仙韵传〕〔妖龙古帝〕〔花痴平妖师〕〔闪婚秘爱:专宠娇〕〔婚色撩人:影后小〕〔我的镀金时代〕〔校花的全能保安〕〔九转道经〕〔丑女种田忙:邪王〕〔仙武大明星〕〔我是杀毒软件〕〔爆笑修仙,萌狐不〕〔圣手国医〕〔宠妻上瘾:劫个相〕〔英雄联盟:领袖之〕〔重生之万界天尊〕〔小妻子要不要〕〔隋唐之乱世召唤〕〔最强狂兵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穿越之变身绝色女〕〔风是叶的涟漪〕〔九转道经〕〔一路仕途〕〔艾泽拉斯游侠之王〕〔奶爸的科技武道馆〕〔重生之少将仙妻〕〔恶魔就在身边〕〔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天师打脸攻略〕〔绝世巫医〕〔御鬼者传奇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