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31章 他有些醉了 沈浩峥写草稿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37 om

    沈浩峥写草稿的手微微一顿,偏头看她,片刻后轻轻一笑,“傻了吧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

    方玫抬起头,眨了眨眼,眼泪倏然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她手忙脚乱地去擦,忘了手上拿着笔,笔杆不小心刮过眼睑,刺激得眼泪更汹涌地流了出来,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

    沈浩峥才是真的慌了神,扔下笔,抽出纸巾给她擦眼泪,“你怎么了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玫玫,你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你跟我说,别哭,你别哭”

    方玫慢慢止住了眼泪,模糊的视线里,是沈浩峥关切的模样。

    一开始她就错了。

    高一星期六上午的那节体育课,他撞倒了她,弯身把她抱起来,送到医务室。她当时被身体上的痛折磨的晕晕乎乎,以为自己在梦中,睁开眼就看到了那个他。

    他们都有高高的个子,单眼皮,爱打篮球。同样撞倒了她,同样抱起了她,朝她焦急又饱含歉意地道歉。

    从那个时候起,她就掉进了一个梦境,把沈浩峥当作当初那个他的影子。

    少女的暗恋情结太浓,她甚至分不清现实与梦境,每每在现实与梦境的边缘徘徊挣扎,总是在不经意间看到当初那个他的脸,却又隐隐清楚沈浩峥不是他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渐渐发现,他们不一样,印象中的邻家哥哥不会给她讲题,不会每晚等她一起走回宿舍那条单调无聊的道路,更加不会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关心她。

    眼前这个温柔帅气的男孩子是沈浩峥。

    她说了对不起,是觉得愧对了他之前的喜欢,她把他当作另一个人。但现在,不会了,她喜欢的是他,就是这个,腼腆的男孩子。

    方玫抽泣了一下,扑哧笑了出来。

    又哭又笑。

    沈浩峥根本顾不得解题,心里慌乱成一团,不停地抽出卫生纸,给她擦眼泪,不知不觉抽出了一堆。

    方玫沾着泪珠的眼睫毛颤了颤,仿佛打湿了的蝉翼。

    她要怎么告诉面前这个男孩子,她喜欢他啊。

    要说出来吗?

    说“我喜欢你”?

    可她从来没说过,她怂得很,面对喜欢的人,脸皮薄成一张纸,一不小心就会满脸通红,变成煮熟的虾子。

    沈浩峥当真被她吓到了,盒子里最后一张抽纸被他扯出来,他呆在了那里。

    茫然无措的样子,竟有几分可爱。

    眼见她的情绪终于由小雨转阴,又由阴转晴,他才低低松了口气,“你到底怎么了?”语气里带着小心翼翼。

    方玫坐直了,微微一笑,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光亮“就是突然想通了一件事。”

    沈浩峥抿了抿唇,压下心底的失落,“喔。”

    ——

    下午五点半。

    宫邪拎着公文包从车上下来,秦沣还没顾得上将车开进车库,远远地就看见一道人影冲了过来。

    宫小白趿着棉拖,噌噌噌跑到他跟前,“幸苦了,我帮你拎东西。”

    她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唇角挽着笑,仰着脸献殷勤的模样,着实招人疼爱。

    宫邪抬高了拎包的那只手,让她扑了个空,“不用了。”

    “不用跟我客气。”宫小白跳起来抱住黑色的皮质公文包,拎着公文包的提手,朝他张开了双臂,“抱我。你今天都没抱我。”

    他今早离开的太早,她还在睡梦中,都没察觉到。

    男人眉眼昳丽,笑起来如诗如画,修长手指抚上宫小白的脸,捏了捏,带着几分逗弄的意思,“特意帮我拎包,就为了我能腾出手抱你?”

    “对咯!”她笑得露出编贝般洁白的牙齿,往他怀里扑。

    宫邪在心底无奈地喟叹一声,明明想着要好好调教这丫头,却怎么也没想到,养成了这样的娇惯性子。

    他微微弯腰,将她抱起来,抬步朝正厅走。

    小丫头铺了满背的发丝,像一匹柔滑的锦缎,随风拂过他的面庞,痒痒的,香香的,撩动他的心。可能风中浸了酒,他有些醉了。

    宫小白趴在他怀里,手垂在他背后晃悠着他的公文包。

    一时间又想起了下午的事。

    她没能说服上官婧放弃跟霍锖在一起,他们一定会结婚,她阻止不了,没帮上忙。想想都有些失落。

    客厅里换上了新的花卉,姹紫嫣红,鲜艳美丽,空气里飘着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纯天然的花香比调配过的空气清新剂好闻多了。

    宫小白低低地叹了口气。

    宫邪觉得不对劲,侧目打量她的脸,“怎么不说话?”

    宫小白动了动嘴唇,还是什么都没说。

    宫邪越发觉得不对劲,声音如清风穿过松林,夹杂着点水汽,温温润润,唤道,“宫小白。”

    “嗯。”宫小白应了一声,从她肩上抬起头,凝视他湖泊一般沉静的双眸。她没帮上忙,心里失落,可又不想让他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儿。

    默默调整了呼吸,她捧着他的脸,娇俏一笑,美若客厅里最鲜妍的一朵花,“我在想,你今天还没亲我。”

    她撅了撅小嘴,像往常那样撒娇,“亲亲我。”

    宫邪抚在她腰间的手,扣紧她的脑后,将她的脑袋拢到面前,薄唇压住她的嘴唇,他的唇瓣缺少水分,起了点皮,刮擦着她丰润的红唇。

    宫小白微微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他会站在楼梯上跟他亲吻。

    微眯起的眼睛看到了客厅里有人,他们有没有在偷看,她不清楚,只觉得积聚在心头的那点失落变得微不足道。

    宫邪舔了一下她的唇角,低醇又霸道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想亲,还不专心?”

    “唔!”宫小白猝不及防下,被他咬了下唇,吃痛地分开红唇,他趁虚而入,毫不客气地扫荡她檀口中每一滴糖汁儿。

    宫邪边吻着她边上楼,脚下仿佛长了眼睛,每一步都稳稳地踩在台阶上。

    秦沣自外面进来就看到这暧昧至极的一幕。

    他扔车钥匙的动作蓦地停下。

    爷背对着他,从他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半边侧颜,线条俊朗的脸上带着些动情的神色,半分锐利都没有,给人的感觉,这男人温润得像一块美玉。可事实上,他骨子里都是没有温度的。

    也是这一刻,他才肯定,爷对小白,早就超出了圈养小动物的温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男人对女人的爱。他爱上了宫小白。

    宫邪腾出手摁开了主卧的指纹锁,一脚踢开了门。

    反身将怀里的小姑娘抵在门板后面,头微微偏向她脖颈一侧,用力地吻她。

    玻璃窗开了一扇,凉凉的风从外面吹进来。

    室内的温度却没降下来,反而节节攀升。

    宫小白四肢无力,再也抓不住公文包,手指轻轻一松,啪地一声,包掉在了地毯上。仿佛打开了某个开关,宫邪倏然抬眸,看着她。

    他从她迷离水润的眸子里看到了兽性的自己,他双目赤红,里面藏着浓浓的**,胸腔剧烈起伏,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体内喷薄而出。

    作为男人,纵使以前没有过女人,他也清楚那是什么。

    可是,行么?

    小丫头她

    宫小白蹬腿从他身上滑下来,一下子矮了他不止一点半点,努力踮起脚尖,娇笑着说,“宫邪,你以前骗过我。”

    “嗯?”他尚未从**的浪潮中抽身,声音低低绕绕,沙哑中带着点性感,撩得人耳膜颤颤的。

    他俯身,薄唇有一下没一下啄着她红得滴血的耳垂,没想明白她说的是哪一次,低声问,“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宫小白清亮的眸子浮了一层水,动人不已,招了招手,“你凑近我点儿。”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异界之一拳超人〕〔仙韵传〕〔妖龙古帝〕〔花痴平妖师〕〔闪婚秘爱:专宠娇〕〔婚色撩人:影后小〕〔我的镀金时代〕〔校花的全能保安〕〔九转道经〕〔丑女种田忙:邪王〕〔仙武大明星〕〔我是杀毒软件〕〔爆笑修仙,萌狐不〕〔圣手国医〕〔宠妻上瘾:劫个相〕〔英雄联盟:领袖之〕〔重生之万界天尊〕〔小妻子要不要〕〔隋唐之乱世召唤〕〔最强狂兵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穿越之变身绝色女〕〔风是叶的涟漪〕〔九转道经〕〔一路仕途〕〔艾泽拉斯游侠之王〕〔奶爸的科技武道馆〕〔重生之少将仙妻〕〔恶魔就在身边〕〔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天师打脸攻略〕〔绝世巫医〕〔御鬼者传奇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