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32章 我棒吗

时间:2018-06-19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宫邪愣了一下,下意识俯身,将耳朵对着她。

    女孩又大又亮的眼睛里溢出精灵般的笑,扑扇着眼睫毛,“你说你身上带了枪,其实是骗我的,你”

    她润泽的唇稍稍退离他的耳朵,目光自然地垂下,望着

    宫邪如琉璃般剔透的眼眸陡然一深,一把将她拉近自己,紧紧贴在他胸前,冷峭的面容染上了七分宠溺,三分玩笑,“鬼机灵。”

    单臂抱起她,他转身往床边走去。

    青天白日,窗帘没拉,夕阳的余晖撒进温馨的室内。两人抱在一起,倒在床上吻得火热,一簇簇火苗从相接的唇舌间窜起来,越烧越旺,肌肤都燃了一层火,滚烫滚烫。饮鸩止渴一般,唇舌越发激烈地纠缠在一起。

    男人鬓角垂下一滴汗,砸在宫小白的面颊上,她微微回过神,迟疑了几秒,伸手去扯他的衬衫,手摸进他衣服里。

    这姑娘真不矜持。宫邪呼吸一沉,心里禁不住发笑。

    他拽出她的手,墨色的眼眸好似开遍了妖冶的花,一朵一朵,明艳动人,又好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渊,诱得人不断深入。宫小白眼下就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他哑着嗓子询问,有几分期待,“真要?”

    小姑娘比他想象中成熟一点,仿佛一朵徐徐绽放的花,蕊中的万般风情只能被他一人看到。

    宫小白轻一下重一下地吻他的脖子,撩得他神智都有些弥散,他用心去听,才能听到她小小地道,“是你想要,又不是我。”

    死丫头,嘴硬得跟鸭子似的。

    宫邪倏然直起身。

    宫小白哼了一声,眼中带着明显的疑惑。

    不等她问出声,只见身前这个风光霁月,薄情寡淡的男人解开了皮带的搭扣,啪嗒一声清脆的响,像是发出号角。

    宫小白在呲啦啦的抽皮带声音里红了耳朵尖儿,她由一只皮毛雪白的猫变成了一只粉猫,蜷缩着身子,脸埋进被子里,被子里也都是男人身上清冽的味道,夹杂着她身上的香味。

    宫邪从背后抱住了她,薄唇落在她后颈,她猝不及防瑟缩了一下,后颈像被烟头烫了一下,有点发疼。

    “宫小白,你害羞了?”低沉的声音撩过耳廓,似是梦呓。

    他握着她的肩膀,掰过她的娇躯。

    两人面对面,呼吸交缠在一起。

    宫小白看到这样一个他:眉目柔和清润,唇角勾着一抹聊胜于无的笑,清浅得好似刚从一眼泉水中钻出来。

    他搁在她肩膀上的手突然往下,牵起了她的手,抵在唇边吻了一下,虔诚地像进行某种仪式。

    宫小白褪去了害羞,趴在他身上,皱着鼻子娇笑,“我知道你要干什么,我帮你。”

    宫邪:“”

    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不过,知道是一回事,真正实践起来是另一回事,她压根不得要领,磨蹭到最后,还是宫邪教了她。

    暮色沉沉,天边悬挂着一轮皎洁的清月,散发着幽幽冷冷的光。

    偌大的主卧里,响起男人沉重的闷哼。

    那一瞬,他变得不像自己了,静若古潭的眸子荡出潋滟绯色。

    宫小白累得靠在他怀里闭目休息,声音委屈到了极点,带了点哭腔,“这个啊怎么办?”仿佛下一秒就要哭了。

    宫邪低笑一声,翻身平躺在床上,呼出一口气。

    这种感觉无法用言语形容,犹如炎炎夏日,兜头淋下一盆凉水,只觉得从头顶到脚跟的舒爽,从未有过的巨大的欢愉,尾巴骨都还在发颤。

    平复了好一会儿,他探身拿了床头抽屉里的毛巾,把小姑娘揉进怀里,怜爱无比地帮她擦手。

    这么一会工夫,宫小白没了先前的害羞,扯着他的手问,“我棒吗?”

    “”

    宫邪扔了毛巾,搂过怀里的小人儿,又是好一通亲吻,只吻得宫小白晕头转向,上下眼皮都快黏住了,他才沉沉地道,“很棒。”

    宫小白掀开了沉重的眼帘,嘟着嘴惨兮兮地控诉,“可是我好饿,肚子都饿瘪了,你还一直”

    “起床,喂饱你。”他堵了她后半句话。

    宫邪利索地穿上了衬衫、西裤,并把衬衫下摆一丝不苟地扎进西裤里,不过三两分钟,他又恢复成那个人前清冷贵气的宫爷。

    瞥见小女孩还躺在被窝里,他脑海中不由浮现她用心取悦他的样子,眼中瞬间晕开笑纹,倾身抱起她,拿过长袖衫帮她穿上。

    两人去卫生间梳洗了一番,由宫邪抱着她下楼。

    宫小白单手搂着他的脖子,跟个大爷似的,甩了甩垂在他臂弯处的脚丫子,“啧,书上说的果真没错,吃饱餍足的男人简直听话得像狗狗一样。”

    吃饱餍足的宫邪黑了脸,“什么书?”

    宫小白挑了挑眉,若无其事道,“我就不告诉你。”

    “不告诉我,好啊——”男人拖长了尾音,拖在背后的一只手挠她腋下。

    “咯咯咯。”宫小白止不住地扭,躲避他的“攻击”,却怎么也逃不开他的魔爪。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她实在忍受不住,娇声求饶。

    秦沣和曹亮坐在客厅打游戏,罕见的,到了这个点还没吃晚饭。眼见两人甜得跟蜜里调油似的从楼上下来,进了小餐厅。曹亮收了手机,朝厨房喊道,“准备准备,可以开饭了。”

    厨房里传来阿姨的应声。

    “我眼睛瞎了?刚刚下来那个男人是咱爷?”秦沣把手机扔沙发上,跳起来朝小餐厅看去,满脸的不可置信。

    曹亮古怪地瞅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不是爷还能是别人冒充的吗?

    他没听出秦沣话中的重点,见他跟只猴子似的往上蹿了一下,更加疑惑了,“你有话就说清楚行不行?”

    “就刚才,你没见?”秦沣似乎在回忆宫邪刚才的表情,语调迟缓地说,“满面春风,浑身上下都洋溢着身为男人的得意,十有九成是得到满足了。”

    “你说爷他”聊到关于爷的禁忌话题,曹亮轻咳一声,掩饰不自在,“开荤了?!”

    秦沣揶揄地点点头,遂,换上痛心疾首的表情,小白这也就刚过十八岁,爷居然就禽兽啊禽兽。

    两位阿姨端了刚炒出来的热菜放在餐桌上,不经意间抬眸,愣住了。

    男主人坐在椅子上,冷淡的脸上带着三分浅笑,而小白小姐就坐在他腿上,宛若婴儿般蜷在他怀里,粉面桃腮的样子。

    不动声色的摆盘,两个阿姨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笑意。

    曹亮和秦沣在两个阿姨出了小餐厅之后,走了进来。

    莲花形的灯罩投下一朵莲花光影,静谧的气氛适合情人间私语,可现下却有两个硕大的电灯泡。

    宫小白有点不好意思,挣扎着要从他腿上下来,“我自己坐。”

    “别乱动。”他强势地箍住她的腰,不让她动弹分毫。

    宫邪挑眉看向对面两人,“都这晚了,你们还没吃晚饭?”

    隐隐的,语气里有一丝嫌弃。

    秦沣思想活络,当即笑着解释,“这不,等着爷嘛。”

    宫邪淡淡地收回视线,拿起筷子,把碗递给秦沣,“盛饭。”

    他怀里抱着小姑娘,倒是不太方便。秦沣二话没说,盛了一碗白米饭,递到他手上。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对面看戏的两人直接跌掉下巴——

    宫邪挑了一筷子的白米饭,喂给宫小白,低头问,“想吃什么菜?”他目光柔和地落在她脸上,看见小姑娘倦怠的一张小脸,只觉得怎么疼她都不够。

    宫小白饿了,嚼着嘴里的米饭,眼睛在桌面几盘菜上扫了一圈,都是她爱吃的菜,便说道,“随便。”

    宫邪捏住筷子,拨了清蒸鲈鱼的一块肉,仔细挑了刺,喂给她吃。

    对面两人目瞪口呆,觉得这一口狗粮噎得慌,纷纷起身盛了饭,挟了足够的菜,默默端着碗出了餐厅,远离大型屠狗现场。

    “他们干什么去了?吃饭吃得好好的,怎么都走了。”宫小白吞下一口鲜嫩的鱼肉,卷着舌尖说道。

    宫邪筷子挟了一片笋尖,继续喂她,“别管了,他们吃饱了撑着了。”

    吃饱了撑着了的两人:“”

    ——

    第二天一早,宫邪在一片微光中醒来,怀里搂着暖乎乎的小身子。

    他昨晚破天荒的失眠了,总觉得少点什么,浑身不得劲,半夜起来冲了个澡,躺进被窝里,本来以为能轻松入眠,还是无法入睡。

    想来想去,赖这丫头,给了他那样一个意外的惊喜,他食髓知味,想一吃再吃,压根克制不了从骨子里钻出来的空虚感。

    宿夜未眠,他抬手摁了摁有些闷疼的太阳穴,侧眸看向睡梦中的宫小白。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没狠心占有她,他怕一旦尝到滋味,控制不住

    宫邪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刚到六点,时间尚早,却是有些睡不着了,闭上眼睛都能想象到那种蚀骨的滋味。

    他抬起手指在宫小白唇角轻轻抹了一下,小姑娘睡着了还能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像极了拧着脑袋跟主人讨好的小奶猫。

    宫邪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她的唇角。

    有人幸福满足,自然就有人水深火热。

    自从霍锖公布了跟上官家联姻的消息,封旭几乎坐不住了,每天都在盘算着怎么接近宫邪,等着他向封家抛出橄榄枝。

    按理来说,宫家上下这会儿铁定愁断了肠。想要继续跟霍家保持抗衡,只能拉拢他们封家。

    可,不管是宫家,还是宫尚集团,亦或是天龙居,都不曾有一点消息流出。

    跟他预想的大不相同。

    六点一刻,天光乍亮,封旭从主卧里出来,站在客厅的鱼缸前,里面养了各色名贵的锦鲤,火一样的红,雪一样的白,还有黄色、黑色、花色在缸内来回游动,争相汲取氧气。

    封旭披了件灰色西装,脸色黑沉,阴云密布的脸上划过诸多算计。他拿起旁边茶几上的鱼饲料,抓了一小把投下去,十几条鱼纷纷摆尾,扑腾着过来抢食,唯恐慢了一点食物就被同伴抢走了。

    “连鱼都知道抢食,你说宫家那位爷到底在等什么?”他哼笑一声,一语双关,“这是把我往霍家那边推啊。”

    年轻助手穿着深黑西装,像一尊雕塑站在他身后,“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向宫家靠拢,霍家不行吗?”

    封旭嗤笑年轻人的天真,随手将全部的鱼饲料丢进缸内。

    这下,一群锦鲤挤破了头抢夺食物,在他转身的瞬间,有好几条锦鲤翻了白肚,竟是撑死了。

    封旭回身瞥了一眼,好几万一尾的锦鲤,死了他也不心疼,淡然地坐在沙发上,拈起茶几上的报纸,对年轻助手的疑惑不予理睬。

    管家依着封旭的习惯,泡了一杯浓茶,放在茶几上,起身的时候解释,“想过没有,封家若投靠了霍家,他霍锖有了资本,头一个拿宫家开刀。如果宫家没了,下一个,你以为是谁?”

    霍锖绝没有长久合作的意愿,他那人自私得很,只想一人独大。

    “还是老刘深得我心。”封旭眼中划过一丝笑意,折了报纸,放在边上,倾身端起浓茶,却没喝,“两相对比之下,当然是身为首长的宫爷更可靠。”

    呷了一口苦到舌根的茶,他神色郁郁,“奈何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他抬头朝楼上看了一眼,“去把三小姐叫下来。”

    封媛昨晚熬夜复习,凌晨才睡下,在听到阿姨说爸爸叫她时,陡然惊醒,睡意一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

    她手忙脚乱地穿衣洗漱,到了楼下,看见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的封旭,惴惴不安地走过去。

    助手和管家都在一边站着,这架势,颇像三堂会审。封媛更紧张了,抿唇小声唤,“爸,找我有事?”

    封旭抬了抬下巴,“坐。”

    封媛两只手绞在一起,屁股只敢挨着沙发边坐着,挺直脊背。

    “你读高一的时候,我记得,跟你说过,让你借着那野丫头跟宫家搞好关系。你没忘吧。”封旭一口接一口呷着茶,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十分低哑。

    封媛:“没忘。”

    封旭勉强笑了一下,“那么,结果怎么样?”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最强兵王之王〕〔俏妃逆天记〕〔都市狂仙〕〔超级兵王俏总裁〕〔青主〕〔不败江湖〕〔农家仙田〕〔虾王传奇〕〔完美遮仙〕〔重生西游之我是红〕〔武侠乐园〕〔一杯不醉之翡翠杯〕〔鉴昆仑〕〔铁血铸新明〕〔神厨狂后〕〔重生九二之商业大〕〔重生宠婚:顾少,〕〔龙尊剑帝〕〔二狗子的修仙日常〕〔国民男神,要给力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风是叶的涟漪〕〔一路仕途〕〔大明星的贴身保镖〕〔恶魔就在身边〕〔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官梯〕〔绝世巫医〕〔御鬼者传奇〕〔艾泽拉斯游侠之王〕〔神话禁区〕〔网游大魔王〕〔九转道经〕〔灭明〕〔极品小神医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