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37章 只想跟你接吻

时间:2018-06-18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方玫端详着眼前这个跟外面蛋糕店里一般无二的蛋糕,心里一股吃了蜜般的甜。

    看了看,总觉得少点什么。

    瞥见边上小袋子里准备的鲜红果酱,她瞬间想起来了。

    她撕开了果酱的袋子,装进另一个干净的裱花袋里,挤出来的细长条果酱在蛋糕上写字:沈三岁,生日快乐。

    她接着在“乐”字后面花了一个笑脸,最后一笔没收住,不小心挤多了,她用小拇指小心翼翼刮了一点下来,放在唇边吮了一下,酸酸甜甜的果酱,味道还不赖。

    “大功告成了!”宫小白忍不住鼓掌,“我该功成身退了吧。”

    她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不知不觉,橘红的夕阳已经染了半边天,仿佛拢上了一层薄薄的橘色轻纱,朦胧梦幻。

    “恩呢,只剩装进盒子里了。”方玫洗了手,在围裙上抹了抹,“不早了,我送你下去。”

    “不用啦。”宫小白解下了围裙,手里拎着自己先前做着玩的小蛋糕,轻轻一笑,笑容比蛋糕还甜,“我自己下去就可以了。”

    方玫坚持送她下楼,宫小白拗她不过,便答应了。

    将宫小白送上出租车,方玫才松口气,转身上楼。

    站在轿厢里,她忍不住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笑起来,傻傻的。想起来沈浩峥跟她交往后的第一次月考,他发挥超常的考进了一班,在她面前不停念叨:这是爱情的力量,你知道吗,爱情的力量!

    爱情的力量

    她想,她能在零厨艺的状态下做出一个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蛋糕,也是爱情的力量。

    听起来,奇妙又美好。

    ——

    宫小白乘车到了学校,想先去食堂吃个饭,再等宫邪。

    还没走两步,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猜到了是谁打来的,立时换了个手拿蛋糕,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果真印证了猜想。

    接通了,不等她开口唤他,宫邪温和如风的声音先响了起来,“吃饭了吗?”

    宫小白抿唇笑了,没办法,听到他的声音她就忍不住嘴角上扬,中了咒语一般,“没吃呢,刚准备往食堂走。”

    “不急的话,等等我。”宫邪的声音里带着笑,以及轻易可察的宠味,低低地说,“马上过来,跟你一起吃怎么样?”

    “好呀!”宫小白踮了一下脚尖,差点就这么蹦起来,手里拎的蛋糕都差点飞了出去,她惊魂未定地站直,小小地呼出一口气,脸上的笑掩不住似的往外泄。

    结束电话后她便站在原地没再往前走。

    不知想到什么,她低头瞅着小蛋糕笑了。

    傍晚的风总是有些凉的,水一般,带着点潮润的湿气。宫小白踩着脚下的青砖块,抱了抱胳膊。

    宫邪到校门口的时候,给她打了个电话。

    宫小白几乎不做犹豫地转身往校门口跑,一边跑还一边蹦了两下,仿佛一只想飞却怎么也飞不起来的小鸟,呆笨得可爱。

    远远地,瞧见宫邪的车子停在路边,她缓缓放慢了脚步,手背在身后,走了过去。..

    宫邪推开车门迎上她,眸子里的柔情灼热而缱绻,如一掬化不开的墨,那样深沉浓厚。被他装进眼睛里的女孩,不晓得会有多幸福。

    随着年龄的增长,女孩逐渐爱打扮了。宫小白也不例外,跟方玫一起出来前,她就稍微换了下衣服。

    因为要在教室里上自习,没敢太张扬,上衣还穿着校服外套,下面却搭配着浅蓝色的瘦腿牛仔裤,配一双宽口的白色小皮鞋,白皙的脚背上横了一道窄窄的带子,上面串着一粒粒小小的珍珠,衬得瘦瘦的脚背莹润雪白。

    宫邪浅笑着走出两步,故作文静的小姑娘已经忍不住又加快了步子,小跑到他面前。

    恍惚间,她还是那个小小的模样,惹人疼爱。

    宫小白先前跑得急,停在他跟前还止不住地喘气,额前的刘海散乱着,有一种别样的美感,“今天不忙吗?怎么来这么早呀?”

    宫邪嗯了一声,“不忙。”他抬手替她拨了拨额前的发丝,一只手臂虚揽着她盈盈一握的腰身,“先上车,带你去吃饭。”

    宫小白坐进副驾驶,扯了安全带系上。

    车子驶离了校门口,朝着车流如织的大道驶去。

    宫邪握着方向盘,分神瞥了一眼身边的小姑娘,之前没发现,这会儿才看到她腿面上搁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白色盒子,盒子朝上的一面有个十字交叉的设计,呈一朵花形。

    他唇角噙着似有若无的笑,腾出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拿的什么?”

    “吃的东西。”他给出亲昵的举动,她整个人就乖巧得不像话,头顶主动往他手心儿里蹭了蹭,“送给你的。不过现在不能给你看,等吃完饭了,再给你。”

    饭后甜点

    宫邪低笑出声,没有再问。

    宫小白主动说,“是我亲手做的哦,保证好吃。”因为方玫那句太甜不适合男生的口味,她特意少放了糖。

    “不是在学校么?哪有时间做东西?”宫邪收回手,握住方向盘,目不斜视。

    他惯常的神情便是板着岿然不动的一张冷脸,面对宫小白时,那些拢在面上的薄冰便一点点碎裂,流出温暖的水流。可他在对待某些事上,还是严肃得很,眼下语气里就藏着三分不易察觉的认真。

    宫小白可以说非常了解他了,见他有些动怒的意向,连忙小声解释,“教一个朋友做蛋糕,然后就出校门了”

    话一出口就露馅了。

    这么一说,他不就晓得她盒子里装的是蛋糕了。

    果然,前一秒还冷然的一张脸,此刻已经冰雪消融,绮丽的眉目春意正浓,衬得那双剔亮似琉璃的眸子摄人心魂。

    实在憋不住,宫邪手握成虚拳,抵在唇边轻咳一声,却还是装作严肃的语气,“以后少出学校,就算出去,也得提前跟我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他担心她的安全。

    另外,心底最深处还有一丝隐隐的担忧。

    这丫头本就是上天恩赐,像一个意外得来的宝贝,单单落进他怀里。自从动了心,他时不时生出一股不真实的感觉,生怕某一天,她就会笑着从他跟前消失。

    这样的画面,他梦见过。

    醒来后,前所未有的心慌意乱,觉得心口的位置剜了一个窟窿,咕噜噜往外冒血。

    思绪翻涌,他心里的怜惜更胜了一点。腾出手抓了她柔软的小手,轻轻摩挲了两下她的手背,放在自己腿上。

    “我知道了,以后一定跟你报备行踪。”宫小白隔着西装裤摸了下他的腿,笑着答应了。

    她无意识的动作让宫邪颤了一下,喉咙又干又痒。

    “别闹。”他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我正开车。要闹晚上再闹。”

    宫小白的脑子短暂空白,黑亮的桃花眼一眨不眨看着这人的侧脸,他刚刚说

    “我晚上不回学校?”他是这意思吗?

    宫邪不答,反问,“不想跟我一起?”他一只手又忍不住垂下来,在她手背上点了点,有点心猿意马。

    他逼自己专心开车,又清了清略哑的喉咙,目光专注地看着前方。

    “没有不想啊。”宫小白低头去看这只修长如玉竹的手指,骨节分明,漂亮得可以去做手替。

    她趁机提条件,“那你明早要送我回学校,要是迟到了老班会罚站的。”

    宫邪低声说了句“没问题”,将车开快了一点,依然平稳。

    二十分钟左右,停在一家风格别致的餐厅前。

    门口穿着黑色马甲的泊车人员,恭敬地走了过来,微微弯腰礼貌问好,接过了宫邪递过来的车钥匙。

    宫邪揽着宫小白的肩膀从透明光亮的旋转门而入,踏进富丽堂皇的大厅。

    猩红的地毯铺在地板每个角落,皮鞋踩上去都寂静得一点声响也无,透明雕花的水晶吊灯,旋转而上的楼梯,还有一张张布置清雅的饭桌,整个大厅有些闪瞎人的豪华贵气。

    宫邪显然是第一次来这里,四下打量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暗叹环境挺不错。

    真正算起来,他跟这丫头正式约会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偏生,小丫头虽然黏他,却也十分容易满足,能多陪她一会儿,她就开心得跟什么似的。

    他以前没跟女孩交往过,也没耐心跟异性打交道,不晓得别的相爱的男女要怎么相处,只是想着,力所能及的,让她开心。

    今天得空,他特意让张皓查了附近环境好、食物美味的餐厅,提前订下位置。

    他没明言约会要用,张皓只当他要见重要客户,自然是挑选极尽奢华,配得上他身份的餐厅。当然,这里的环境和食物相当不错。

    宫小白仰头望着他,“我们要在这里吃饭?”顿了顿,带着点怀疑地问,“还是你要见某个客户,顺便带我吃饭。”

    “想什么呢。”他搭在她肩头的手抬高,拍了她后脑勺一下,力道不重,甚至有几分亲昵在里面,“跟你约会不成?”

    约会

    宫小白默念了一遍这两个字,登时开心地环住了他的腰,反应过来又忍不住抱怨,“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啊,早知道我就不穿校服了。”

    他穿着深黑西装,打领带,浑身上下矜贵优雅。她呢,穿着最普通的蓝白校服,袖子上还有不小心甩上去的黑笔油,有点邋遢。

    简直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怀里小姑娘的腮帮子气得鼓鼓的,宫邪低笑着捏了一下,“给你个惊喜。不喜欢?”

    宫小白毫不违心地说,“喜欢。”

    两人没乘一楼大厅的电梯,直接从旋转楼梯抬步往上,有种参加盛典的仪式感。宫小白都下意识步态优雅,恨不得提起自己不存在的裙摆。

    张皓虽不晓得宫邪的目的,可订下的位置实在无可挑剔。

    二楼靠窗户的位置。

    透明玻璃的餐桌铺着雪白的镂空花纹桌布,上面放着一簇鲜艳的花,在无人来临时独自吐露芬芳。

    宫小白和宫邪面对面坐下。

    华灯初上,外面的璀璨夜色被圈进了一块落地窗中,美不胜收。

    可宫小白没心情欣赏城市夜景,一颗心砰砰跳得很快,托腮看着对面的男人,目光痴缠,笑得傻气。

    她跟宫邪约会,这是他特意准备的惊喜,这个认知能让她开心一整晚,不,一整个星期。

    年轻的侍者端着烫金菜单过来,恭敬放在桌面。

    宫邪翻开浏览了一遍,点了几道招牌菜,问对面,“还想吃什么?”他欲把菜单递给宫小白,被她伸过来的手阻拦了。

    她笑,“我不挑食,你点就可以了。”

    宫邪垂眸看了看,照着她平时喜欢吃的口味,多点了两道荤菜。把菜单递还给侍者,他补充道,“开一瓶顶级红酒,外加一杯果汁。”

    “好的,请您稍等。”侍者端着菜单离开了。

    宫邪这才挪了下椅子,将身上工整的西装脱了下来,搭在边上空着的椅背上。

    宫小白就这么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垂眸敛眉,觉得时间就此静止也行。

    “怎么又傻了?”宫邪端起手边的白开水,浅抿了一口,神色温柔,说话的声音也温柔。

    “你才傻呢?”宫小白不认输地反驳,盯着他手里的水杯,只觉得他的手握着透明的杯子真好看。

    见她盯着水杯,宫邪只以为她渴了,将水杯推了过去,“想喝就喝。”

    宫小白神色怔忡了两秒,傻里傻气地问,“好喝么?”

    “”白开水有什么好喝不好喝的,“你尝尝。”

    宫小白唔了声,端起水杯喝了一小口,笑得眼角弯起了弧度,“哇,是甜的!”

    宫邪:“”不想承认这傻傻的姑娘是他女朋友。

    宫小白忽然严肃脸,“你为什么会露出这么奇怪的表情,你是不是在心里说我坏话!”

    什么表情?

    他俊美如斯的脸上分明带着几分哭笑不得的意味。

    宫邪咳了一声,正色,“没有。”

    不多时,侍者端着一个个形状各异的白瓷盘过来,微笑着摆放在餐桌上,提前倒在醒酒器里的红酒也一并拿了过来,还有一杯鲜榨的柳橙汁。

    “请慢用。”侍者退后一步,双手交叠贴在腹部,“还有一份西冷牛排在做着,马上就好。”

    宫邪轻嗯了一声,朝宫小白说,“饿了吧,快吃。”

    他往高脚杯里倒了一点红酒,轻轻摇晃,丝绒一般的鲜红液体在透明的杯壁滚了一圈,馥郁幽香的甘醇慢慢弥散出来,为这似水的夜色添了一分迷离。

    宫小白正用叉子扎着一只大虾往碟子里放,一抬眸,便看见这男人优雅中透着邪气的一面。

    “想喝吗?”宫邪被红酒浸润的薄唇微微分开,“味道还不错,可以尝一点点。”

    看着那两片诱人的薄唇,呵呵,我不想喝酒,只想跟你接吻!

    宫小白没忍住,吞了下口水,摇摇头,“还、还是不要了吧。”

    她突然感到口干舌燥,舔了舔唇,端起右手边的柳橙汁咕噜灌下一大口。

    宫邪轻笑,像是想起了什么,“还是不给你喝了。”

    “嗯?”宫小白咬下虾尾,抬起头,茫茫然看着他。

    “上次喝个啤酒就喝醉了,把我折腾嘚够呛。”一个劲儿地嚷着要摸他,温软的小手到处探索他的身体。那时念着她年龄小,不过现在他居然有点期待她喝醉酒的样子。

    还是算了吧。

    她明天还要上课。

    宫小白的脸登时染红了,时至今日她都没能想起那些画面,依着凤皇的描述,她也该猜到那时的她,有多火热胆大。

    宫邪见她娇羞脸红的模样,一瞬间竟觉得自己醉了,明明,他才啜了一口而已。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足坛大魔王〕〔师祖下山了〕〔恐慌世界〕〔黄泉少女引魂记〕〔灵案录〕〔电竞王者:队长,〕〔甜妻指令:老公,〕〔乱世王者〕〔娇妻在上:完美宠〕〔超越狂暴升级〕〔明末之巨宼逆袭〕〔最强狂医〕〔穿成美男子〕〔春野小仙医〕〔穿越之凤君逃亡录〕〔全世界我最渣[快穿〕〔买一送二:霸道爹〕〔联盟之魔王系统〕〔我真的是演员〕〔快穿之男神攻略
热门小说推荐:恶魔就在身边〕〔逆乱,青春〕〔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奶爸的科技武道馆〕〔最强红包皇帝〕〔乡村小邪医〕〔爆笑修仙,萌狐不〕〔天师打脸攻略〕〔龙牙兵锋〕〔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重生之少将仙妻〕〔都市至强者降临〕〔这个大神开外挂〕〔陋俗之扎纸人〕〔九零俏佳人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