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52章 你男人来了

时间:2018-06-19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帝京今天冬天的第一场雪来得格外晚。

    宫小白从考场出来时,发现天空飘飘扬扬落雪花,地上已经铺了白茫茫一层,踩在上面印出一个个深色的脚印。

    刚考完最后一场英语,宫小白拎着笔袋回到教室。

    方玫在收拾东西,沈浩峥站在自己座位上,想上前又忍住了,眼巴巴地望着她。..

    宫小白站在走道,随手一抛,笔袋划了一道抛物线,准准的落在她的课桌上。

    司司见了,“哟呵”一声,表示惊叹。

    宫小白挑了挑眉,得意一笑,走到方玫的桌边,“收拾东西回家?”

    “嗯。”方玫停了动作,笑了笑,“原本打算在姑妈家住几天再回老家,眼看下雪了,接下来几天可能一直下,想着还是先回去好了。”

    封媛背着书包,站在教室门口,朝正说话的两人挥了挥手,“我收拾好了,先走了。”

    “拜拜。”两人同时挥手。

    宫小白转身也站在座位上收拾了假期要用的书,出了教室。

    雪越下越大,鹅毛一般的雪花飘下来,走两步都落了满头白。宫小白手绕到后面,准备戴上羽绒服上的帽子,远远地注意到花坛边伫立的男人,她的动作停了下来。

    这应当是宫邪第一次在青天白日,毫不掩饰的出现在学校。

    以往他来见她,都是星期五晚上过来,每个月放假接她回家时,也是将车停在校门口。偶尔几次特殊情况把车开进校园,他也是稳稳坐在里面,等宫小白上车找他。

    此时此刻,他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长身玉立在冰天雪地里,穿一身黑色的长大衣,眉目清冷,俊美非常。

    这一幕,就好像黑白色的水墨画,他是画中遗世独立的翩翩公子。

    很轻易的,让人想到一句话——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高三放假最晚,高一和高二早在三天前就已经放假了。

    从宫邪身边路过的,高挑的高三女生们纷纷停下了脚步,抱着书挡在脸上,掩盖自己惊艳痴迷的模样。

    “真的好帅啊!个字好高!是大明星吧,呜呜呜,快扶着我,我要晕过去了!”

    “妈妈,我好想跪倒在这男人的西装裤下”

    “姐们儿,请掐一下我,我感觉我出现幻觉了。这分明是我日思夜想的梦中情人啊!”

    “不行了我,鼻子有点热。”

    他周围站了很多女生,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圈,却又不敢靠得太近,距离他大概两米的位置。

    宫小白傻傻地望着,醋坛子打翻了一个又一个,酸气熏天,她自己都被熏得受不了了。

    她皱着眉毛,站在原地,忸怩着不肯上前。

    “嘿,姐们儿,找你的吧。”姚琪从教室里出来,胳膊碰了碰宫小白,向远处望去,认出远处的英俊男人就是当初在学校外一脚踹翻了混混头子的那个。贼几把帅!印象深刻。

    宫小白扭头看着她,嗯了一声。

    宫邪清冷的眉眼在看到这一幕时,更冷了几分。

    他撑着伞在雪地里等了半天,这丫头一出来就看到他了,居然还跟旁边的女生聊天。

    有点不能忍了

    宫邪提步朝这边走来,姚琪余光见了,多看了两眼,拍了下宫小白的肩膀,“你男人来了,我不跟你聊了,走了哈。”

    她单手拎着书包,甩在肩膀上,大摇大摆地走了,怎么看怎么不像个女生。宫小白有些哭笑不得。

    直到她的视线被一团黑遮挡住。

    她仰起头,看见男人没什么表情的一张脸,周围的女生散去了一些,宫小白上前一步,圈住他的腰,“你来啦。”

    “早就来了你没看见?”他语调凉凉,带着明显的质问。

    有几天没见了,想念得紧,丢下秦沣一个人在车上,他撑着伞进了学校。

    这会儿纵使心里有气,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她身上。

    小丫头穿了件白色的羽绒服,围着大红色的毛线围巾,衬得一张雪白的小脸精致无匹,像一个雪娃娃。

    “我看见了啊。那些女生都看着你,我吃醋,不想理你。”宫小白把脸贴在他冰凉的大衣料子上,不知他站了多久,大衣有些湿润,大概是被风吹上的雪花化了。

    她一贯有话直说,对他的爱意和占有欲明明白白摊开给他看。

    宫邪脸上的薄冰经春风一吹,全部化成了潺潺的溪水,峭薄的唇角溢出丝轻笑,将手里一直拎着的奶茶杯抬高了,在她面前晃了晃。

    仿佛拿了一根逗猫棒在逗他家闹脾气的小猫儿,“喝不喝?”

    宫小白眼睛一亮,“嗷”一声,两只爪子伸过去抱住了大大的奶茶杯,烫乎乎的,暖着她冰凉的手心,“什么口味的啊?不是我喜欢的我可不喝。”

    她拆开了吸管,扎进孔里,嘴巴咬住,咕噜吸了一口,浓浓的红豆香气在嘴里四溢开来。她立刻眉开眼笑,嚼着嘴里甜腻的红豆。

    宫邪笑了笑,扯高了她后颈的围巾,几乎盖住了她的脑袋,将她拥在怀里,踏入大雪纷飞的天地。

    另一边,封家的管家老刘,撑着伞站在封媛身边,直直地盯着两人离开的方向。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说不出的般配。

    这也是第一次,他亲眼见着外界传闻淡漠凉薄的宫邪如何宠着那丫头。

    他在学校门口就看见了宫家的车,想着宫邪坐在里边等人呢。

    其实,他这身份,亲自过来接人就已经让人大跌眼镜,难以置信。谁能想,他自个撑伞,拎着热奶茶,站在冰天雪地里等。

    等了半天,那姑娘还傻站在走廊里,一副非等着宫爷来哄的模样。

    老刘抚了抚额头,好半晌了,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忽然就想到了封家和宫家的合作。

    前段时间,霍爷动作频频,动用上官家的广大人脉,抢了宫尚集团不少生意,抢不走的便暗地里使小动作破坏。连带着司家的私人医院都受到影响。

    宫邪应接不暇,松了口,答应跟封家合作。

    封旭提出了两家合作的唯一要求——让宫爷跟封家小姐订婚。

    在封旭那里,就是有这么一条硬性道理,姻亲关系才能让结盟更稳固。他想着,万一宫邪将来翻脸不认帐,封家作为他的亲家,他肯定不敢罔顾舆论,做出对封家不利的事。

    这要求,宫邪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两家目前还在协商阶段

    眼下见到这一幕,老刘倒是明白了。只是没想到,一世英名的宫邪也过不了美人关。

    “刘叔,我们走吧。”封媛手冻红了,不停搓着。她今天穿了件没口袋的短款羽绒服,手套落在宿舍了,站了这么久,手冻得一丝温度都没有。

    “哎。”老刘收回思绪,撑着伞下了台阶。

    旁边突然有女生“哎呦”一声,滑倒在雪地里,恰好摔在老刘脚边。

    他看了眼,没有伸手去扶的打算。

    那女生愣了愣,手撑着地面,自己爬了起来。

    女生这一下摔得不轻,黑色的打底裤磨破了一个洞,两只手掌都被地上的石子擦出血了,低头狼狈地拍着浅色羽绒服上的污泥。

    封媛停顿了一下,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纸巾,递了过去。

    “谢谢。”女生抬起头。

    封媛诧异了一瞬,没想到摔倒的女生是卢珍珍。

    她在高一一班发帖子黑宫小白的事,其他人不知道,作为宫小白的朋友,后来听她提起过。从那以后,她对卢珍珍的印象就不太好了。

    再后来,卢珍珍学习成绩下降,离开了一班,从那以后很少碰见她。偶尔在走廊碰见,彼此也装作没看见。

    封媛动作稍微一顿,递纸巾的动作显得有那么一丝尴尬。早知道是她,她不会有此举动。

    卢珍珍看了她一眼,知道她跟宫小白的关系好,纸巾也没接,扭头一瘸一拐地走了。

    老刘皱眉望着卢珍珍的背影,低声问,“那个女生是谁啊?小姐的同学?”

    “不是。”封媛把纸巾放回书包,“高一的时候在一个班,后来就没有了。”

    老刘哦了一声,没再多问。

    ——

    宫小白过了十多天舒心的假期,外加过了一个愉快的新年,庆祝自己又长了一岁。

    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碧蓝的天空如水洗过一般。可不就是水洗过吗,年前那场雪,断断续续七八天,冰雪一直未消融。这是下雪后的第一个大晴天。

    冷还是冷的,天龙居外的景色也是美的,银装素裹,寒冷的风吹过,细雪纷飞,满地碎琼乱玉。

    宫小白趴在榻榻米上,抱着杯奶茶,悠闲地用手机看最近热播的电视剧。

    宫邪换好衣服下楼,在她后脑勺上拍了拍,“衣服都换好了?”

    提前跟她说好今天带她去枭鹰军校。

    宫小白连忙退出了手机里的视频,放下杯子,从榻榻米上爬起来,站在他面前,“这样可以吗?”

    鹅黄色的长款羽绒服,黑色的打底裤,陪一双深棕色的雪地靴。

    宫邪在她脑袋上揉了揉,“你觉得暖和就行。”

    他没打算在这种天气里对她进行训练。

    宫小白的脖子往衣领里埋了埋,“挺暖和了。”

    见她这动作,宫邪就想起来了,笑着问,“围巾呢?”

    “嘿嘿。”宫小白笑了笑,摇晃他的手臂,“我忘拿了,在卧室里。”

    宫邪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转身上楼,帮她拿围巾。

    宫小白站在客厅里,望着他的背影,乐的傻笑。

    “小白小姐。”旁边突然传来莫扬迟疑的唤声。

    “怎么了?”宫小白扭头看他。

    莫扬穿着黑色带红边的防寒服,白净的脸与黑色的极致映衬,显得特别帅气。他手在裤腿上搓了搓,有些局促,“我听说爷要带你去枭鹰军校参观啊?”

    宫小白:“你怎么知道?”

    莫扬挠了挠头,更加不好意思,声音低了一些,红着脸道,“偶然听秦沣说的。”

    “是啊。”宫小白见他欲言又止,手指点了点,“哦,我知道了。你也想去?”

    莫扬见被她猜到了心思,也不打太极了,点点头,直言道,“是,我也想去。你知道的,我的毕生梦想,就是进枭鹰军校。虽然暂时还不能进去,参观一下也没有遗憾了。”顿了顿,“你能不能跟爷说一声?带我一起去。”

    上次跟着去临安靶场,爷是看在秦沣的面子上。

    他总不意思再在秦沣面前提要求。

    思来想去,还是找宫小白比较好。

    一来,他经常当宫小白的司机,两人偶尔聊天,关系还不错。二来,宫小白的话,爷一般不会拒绝,找她比找秦沣管用。

    宫小白端起桌上没喝完的奶茶,咕噜噜喝完了,笑嘻嘻道,“那又什么问题!”

    莫扬一愣,想过他会费一番口舌让她答应,没想到她会答应得这么干脆,有点不敢置信,“真的?”

    宫小白放下杯子,点头,“一会儿就帮你说。”

    宫邪拿着围巾下楼,看见客厅里一高一矮两个人挨在一起说话。关键是,莫扬脸红红的,挂着腼腆的笑。他家那个二傻子也在笑。

    面色阴沉的男人阔步走过去。

    莫扬立刻抬头挺胸,正色道,“爷!”

    宫邪目不斜视,压根没看见他这个人似的,把围巾缠在宫小白的脖子上,使劲儿缠,使劲儿缠,勒得她喘不过来气了。

    “咳咳咳,你干什么啊?”宫小白瞪着她,扯开脖子上的围巾。

    宫邪冷冷道,“让你长长记性。”

    “我需要长什么记性?不就忘了戴围巾嘛。”宫小白围好了围巾,继续瞪他。

    “猪。”他说的是忘记戴围巾的事吗?之前怎么跟她说的,正常交流可以,但要跟异性保持距离,她的耳朵呢?当摆设吗?

    宫小白气哼哼地反驳,“谁骂我是猪谁就是猪。”

    宫邪:“”

    莫扬:“”他好像围观了一场幼稚园小朋友的骂战。

    你是猪。

    谁骂我是猪谁就是猪。

    两个小朋友叉腰大骂的画面感简直不要太强。

    宫邪黑沉着脸,气得想打她屁股。在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她骂骂他也就忍了。眼下在客厅,除了莫扬,其他几个训练有素的佣人都憋不住肩膀抖动,低笑个不停。

    他的面子威严往哪儿搁?!

    宫邪扭头就往外走,看都不看宫小白一眼。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超级兵王俏总裁〕〔青主〕〔不败江湖〕〔农家仙田〕〔虾王传奇〕〔完美遮仙〕〔重生西游之我是红〕〔武侠乐园〕〔一杯不醉之翡翠杯〕〔鉴昆仑〕〔铁血铸新明〕〔神厨狂后〕〔重生九二之商业大〕〔重生宠婚:顾少,〕〔龙尊剑帝〕〔二狗子的修仙日常〕〔国民男神,要给力〕〔恶魔少爷:嚣张丫〕〔我的空间我的田〕〔无限剑神系统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风是叶的涟漪〕〔一路仕途〕〔大明星的贴身保镖〕〔恶魔就在身边〕〔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官梯〕〔绝世巫医〕〔御鬼者传奇〕〔艾泽拉斯游侠之王〕〔神话禁区〕〔网游大魔王〕〔九转道经〕〔灭明〕〔极品小神医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