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54章 小瞧你了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趁着学员们捉摸的工夫,两名教官凑到了宫邪跟前。

    两个瘦高个的大男人在宫邪面前成了闹红脸的姑娘,想跟他说点什么,想询问他的近况,一时间却无从说起。

    枭鹰军校是全封闭式的训练制度,他们并不清楚宫邪目前已不在尖刀特战队。

    宫小白和莫扬见两人有话要说,主动往前走了几步,围观两组学员研究炸弹构造。

    莫扬好奇地问,“你说这炸弹是真的还是假的?看着跟抗战片里一模一样。”

    宫小白两手插兜,嘴巴埋在厚厚的围巾里,流光潋滟的桃花眸一眨一眨,闷着声音道,“你傻了吧。肯定是假的啊,万一在训练的时候操作不当炸死人了怎么办?”

    “”莫扬抓了一下头发,觉得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

    张教官端详着宫小白。

    小姑娘瞧着也就十七八岁,乌黑长发松松地扎了两个辫子,摆在身前。大半张脸埋在围巾里,看不真切,唯独眉眼露了出来。凉风中,她两只眼睛眯了起来,扑棱棱地眨着,说不出的灵动可爱。

    张教官收回目光,摸了摸冻得通红的鼻子,眼神又朝宫小白瞥了瞥,语调带笑,“听老雷说,爷给我们找嫂子了。”稍微顿了顿,下巴微抬起,指向宫小白,“那个?”

    宫邪循着他的目光而去,停留在宫小白身上,大大方方承认了,“嗯。”

    另一个教官闷笑一声,多年不见,似乎忘了这位爷的脾性,打趣道,“年龄忒小了点。跟爷不会有代沟啊,平时怎么聊?”

    张教官接话,“你这单身汉就不知道了吧。甭管多大的代沟,在床上准能和谐。”

    “去!滚一边儿去!”宫邪冷着脸,呵斥两人。

    不由想起了平时和宫小白的对话,有时候还真会出现风马牛不相及的情况,顿时就有些抑郁。

    年龄算什么问题?

    再长大一点儿,她也就是一个女人了。

    不对,宫小白现在就已经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了。

    他俨然忘了,当初拒绝宫小白的一部分原因,就是两人的年龄差距。只是如今他把她纳入羽翼下,自然而然将她当作一个女人,他的女人。

    两人识趣的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

    想起另一出,两人又凑一起笑起来。

    “我说你们有完没完?!”宫邪冷凝着眉毛,压抑着怒气。他找媳妇儿不是为了给他们提供无聊军营生活的笑点。

    张教官叉腰站立,憋住笑,端着一张严肃脸,“我发誓,这回真不是开玩笑。”他举起双手发誓,“就是想起老雷说的,小嫂子第一次射击,十环过半。他就一个劲儿跟人打听,爷的媳妇儿到底是哪家军官的千金,都打听到我们军校了。哈哈。”

    宫邪捻了捻手指,冷峻的面庞在冷风中更显寒峭,凌厉的剑眉都沾了几分风雪的湿气。

    私心里,他并不希望军中的人过多关注宫小白。

    尖刀特战队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能进,必须经过层层选拔,经过各种专项训练,并且在训练中,每一项成绩突出者,才有资格进特训营。再经过特训营的集中训练,最终编入尖刀特战队。

    再者,有单项能力特别突出者,破格加入。

    例如,外号窜天猴的侯明谦,黑客技术放眼国际都无人能出其右。即使他各项体能不达标,照样能加入特战队。

    宫小白不行,他不忍心让她承受强化训练,可她又没有特别突出的能力。到最后,他免不了要动用私权将她带进特战队。

    如此一来,她就成了特殊的存在,别人的关注对她来说不是好事。

    雷毅的嘴巴实在有点多

    宫邪淡挑长眉,对张教官的话不置可否。

    他这故作高深的模样着实把两名教官唬住了。难道老雷说的是真的,宫爷的媳妇儿真是军官的千金?其实也能理解,宫爷这样的身份,娶一个军政家庭的千金再合适不过。

    “一会儿让小嫂子试试这个?”张教官提议。

    “不了。”宫邪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咋?射击都能练,拆弹咋不行?”张教官笑了一声,因为天冷,在原地跺了跺脚,黑色的军靴跺在水泥地上,像砖头砸地。

    宫邪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笑意,如春日里细柔的微风,是两人从未见过的和颜悦色,“防护服六七十斤重,不舍得她受累。”

    拆弹前都得穿防护服,戴防护面罩,而那防护服的重量,非一般人能承受。小姑娘肩膀瘦弱,他确实不忍心让她尝试,也不敢让她尝试这种危险的项目。

    拆弹和射击不同,危险系数高。

    两名教官在冷风中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真心觉得,温柔和润的爷比冰冷冷的爷更恐怖。

    一脚踹翻一人的他,什么时候口头禅变成“不舍得”,“不忍心”了。

    五分钟时间早就过了。

    两名教官想跟宫邪多说会儿话,没有及时提醒。

    显然,已经有学员按捺不住,想跃跃欲试,不等教官下命令,便动手拆起来。其他学员见有人行动,也争分夺秒地动作。

    “轰!”..

    巨大一声响,仿佛平地惊雷,大地都跟着颤动了。

    两名教官只觉得眼前有一阵冷冽的风刮过,紧接着,看到一道黑色的残影。

    宫邪几个跨步,迅速到了宫小白身边,抱着她猛地背过身,他的怀抱形成一个保护圈,将她护在怀里,把自己的后背留给爆炸的地方。

    宫小白有点被吓到了,依偎在他怀里,一声不吭,心怦怦怦直跳,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耳膜嗡嗡嗡响个不停,大脑也晕乎乎的,整个世界都是昏暗的。

    她抱紧了宫邪,慢慢平复心情。

    学员们对这种情况早有经验,在炸弹的威力还未波及时,纷纷在距离爆炸地点两米外趴下,双手抱头。

    没经过任何训练,且距离很近,又没做任何防护措施的莫扬,反应不及时,“啊”一声尖叫,捂着自己的脸。

    青烟散去,热烈的太阳一照,演示地点除了一片狼藉外,并无其他异样。

    张教官连忙跑到莫扬身边,查看突发情况,“小同志,你怎么样?手别捂住伤口,拿下来我看!”他声音急促,以命令的口吻。

    莫扬松开了手。

    他右边脸颊被炸开的弹片割伤了,划了一道一指长的口子,伤口处往外渗血,白皙干净的俊脸流下了几道血痕。就好像,一尘不染的白布上,溅了一滩番茄酱。

    “皮外伤,不碍事。擦擦血,贴个创可贴就没事了。”看出莫扬单单受了点皮外伤,张教官便不在意了。

    这点伤于他们而言,简直不值一提。

    他刚才见莫扬尖叫得吓人,以为受了重伤。

    另一名教官也过来查看,大致瞄了一眼,哈哈大笑,“小白脸添点伤,更爷们儿了。”

    莫扬手指碰了碰脸,疼得龇牙咧嘴,受到的惊吓比脸上的伤大百倍不止,“怎么是真的啊?训练用的炸弹不应该是假的吗?”

    张教官大笑,“就是假的啊。这要是真的,你的小命早交待在这里了。”他在莫扬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你小子吓傻了吧!”

    莫扬摸了摸被他拍疼的脑袋。他岂止是吓傻了,差点就吓死了。

    他可是莫家的独苗儿,要是平白无故死了,在下面与他爸重逢,他爸得骂死他。

    想到刚才那轰隆一声,他还心有余悸,拍着狂跳不停的小心脏。

    诶,不对。

    宫小白呢?

    她就站在他旁边

    莫扬惊魂未定地抬起头,搜寻宫小白的身影。

    五米之外,身穿鹅黄色羽绒服的宫小白,安安稳稳地待在宫邪怀里,仿佛躲在母鸡羽翼下,免受伤害的小鸡仔。

    风吹着她头顶稍短一些的发丝胡乱飞舞。

    偌大的训练场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人,宫邪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她的脑袋,似在安抚,声音低而轻缓,“吓到了?”

    他一直知道训练用的炸弹是仿真的,威力不及真正炸弹的百分之一,却也有足够伤人的威力。穿上防护服、戴上防护面罩,再加上应激反应灵敏,可以百分之百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带宫小白来这里,是他提前计划好的,想测试她面对危险的反应。

    没错,他早就猜到,会有学员因操作不当,引发爆炸。

    可是——

    危险真正来临时,他望着她站在炸弹的威力范围内,本能地冲了过去,护住她。忘了带她来这里的初衷。

    宫小白揪着他质地精良的大衣料子,小声说,“还好吧。”

    她一直盯着几名学员的动作呢,又不傻,眼见可能发生爆炸,她做好了转身就跑的准备。只是,他比她先了一步,将她完完全全护在怀里。

    “就号学员,是他操作顺序颠倒了一步,引爆了他面前那个炸弹。”宫小白悄咪咪地吐糟了一句。

    宫邪大拇指磨了磨她的脸颊,低头确认她是真的没被吓到,轻松一笑,语调软和得像棉花,“小瞧你了。”

    两名教官看向他们,一脸难以接受的表情。

    老雷怎么没跟他们说,宫爷跟他媳妇儿的相处方式这么腻歪?

    “你没受伤吧?”宫小白仰头问,他的后背对着爆炸地点。

    “没。”宫邪在她脑袋上揉了两下,“抱着你移开了危险范围,炸弹的威力波及不到。”

    宫小白回过神,发现自己站的地方果然已经不是原来的位置。

    宫邪转身,如画眉眼凝起两道霜,“号学员,出列!”

    号学员一愣,迟钝了一秒,随即向前一步走,站在队伍最前列。

    他肤色黝黑,双眼炯亮有神,穿着厚重的防护服,行动也较为迅速。不过,他眼睛里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紧张局促。

    刚刚是他操作有误,导致炸弹爆炸。

    两名教官当时正和这个男人聊天,炸弹炸开时,周围学员面前的炸弹都弹开了,毁尸灭迹一般。原本以为自己的滥竽充数不会被发现,谁知

    “向左转!”宫邪冷声喝道。

    号学员听令,向左转,双手紧紧贴着裤缝,抬头挺胸,面目严肃。虽然不清楚这个男人是谁,但见教官在他面前毕恭毕敬,也能猜到定然是他们这些小虾米从没见过的高级军官。

    宫邪打了个手势,“五千米,负重防护服,跑!”

    号学员脚步一颤,提步就绕着训练场跑起来。其他学员的心都提了起来,吊在嗓子口,不上不下,卡得难受。

    他们听到宫邪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训练场,“假如,这不是一场训练!因为你们的失误,会有多少无辜生命断送,想过没有!”

    全场静默无声。

    是啊,他们这是训练,还能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万一敌人将炸弹埋在闹市区,无数百姓的生命都系在他们这双手上,岂能马虎!

    宫邪负手而立,斜侧里突然窜出来一道人影,一拳朝他打过来。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异界之一拳超人〕〔闪婚秘爱:专宠娇〕〔婚色撩人:影后小〕〔我的镀金时代〕〔校花的全能保安〕〔九转道经〕〔丑女种田忙:邪王〕〔仙武大明星〕〔我是杀毒软件〕〔爆笑修仙,萌狐不〕〔圣手国医〕〔宠妻上瘾:劫个相〕〔英雄联盟:领袖之〕〔重生之万界天尊〕〔小妻子要不要〕〔隋唐之乱世召唤〕〔最强狂兵〕〔重生之完美未来〕〔我的毒舌美女上司〕〔我的老婆是校长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穿越之变身绝色女〕〔风是叶的涟漪〕〔九转道经〕〔一路仕途〕〔艾泽拉斯游侠之王〕〔奶爸的科技武道馆〕〔重生之少将仙妻〕〔恶魔就在身边〕〔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天师打脸攻略〕〔绝世巫医〕〔御鬼者传奇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