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62章 扑进了宫邪的怀里

时间:2018-08-16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她都不晓得妈妈长什么样子。

    不过能想象到,一定很漂亮吧,封旭身边的女人她见过几个,都挺漂亮,如水一般温软柔和。封旭喜欢温顺的女人。

    妈妈回国了。

    会带她离开封家吗?

    封媛抿抿唇,端着蛋糕和香槟,一步步朝宫小白走去,每一步都如履平地,不像踩着高跟鞋,倒像穿平底鞋。

    宫小白见她走过来,主动挣开宫邪的怀抱,“我去找封媛玩。”

    宫邪揉了两下她脑袋,“去吧。”

    他得打电话问问司羽是什么情况,现在还没过来。

    不远处,封旭和封柠站在一起,眼见封媛走到了宫小白跟前,露出如出一辙的笑容。

    封柠拂了拂裙纱,笑得讽刺。

    宫小白一定想不到自己被好朋友亲手出卖吧,想象一下她知道真相的表情,她都忍不住勾起唇角。

    “爸,那药多久能发作?”突然想起这个问题,封柠偏头问道。

    封旭看向老刘。

    他先前将意思传达给老刘,是老刘一手准备的。

    “拿了个五分钟的。”老刘低声回。

    封家旗下的产业明面上有酒店、餐饮、服装、珠宝等,背地里还是留了先前漂白的酒吧、夜总会等场所,那些地方,这种药多得是,想要什么药效就能配出什么药效。

    为防出现意外,他选了药效发作时间最短的。

    封柠唇齿间喃喃了一声,“五分钟”

    那不是喝下去转眼就发作了?

    会逮着男人就扑上去吧?

    哈,她等着看宫小白的笑话。

    封柠端起剩下的蛋糕,笑盈盈地递给其他宾客。

    封媛走到宫小白脸上,已是汗流浃背,脸色苍白,她想见妈妈,想让她带她离开封家,可,她不想伤害宫小白。

    她该怎么办?

    当她走出第一步时,已经晚了吧。

    已经晚了,封媛,开弓没有回头箭。

    宫小白不客气地从她手里接过蛋糕,咬了一口,舔着嘴角的奶油,“媛媛你冷不冷啊?脸色看着好白。”

    “啊?你呢,你冷吗?”封媛心不在焉地笑了一下,迟迟没将手里的香槟递给她。

    宫小白拿着小叉子扎了一块猕猴桃喂嘴里,“不冷,我穿了大衣。”低低地偷笑,她提起白纱裙摆,“而且,我裙子里穿了保暖裤。”

    封媛垂眸看了一眼,她裙子下面露出的一截小腿果然穿了肉色的打底裤,还是加厚版,想笑,却笑不出来。

    背后有一道视线,一直紧紧跟随她,像一道有形的利剑,扎得她痛不欲生,备受煎熬。

    是封旭的眼神。

    封媛抿抿唇,将手里的杯子慢腾腾递过去,“吃蛋糕还挺腻的,喝一口香槟吧。”

    宫小白舔了一口奶油,偷偷瞄了一眼宫邪,她答应了他就喝一杯,可是她觉得这个香槟的味道真的超级醇香甘甜。

    宫邪在跟一个先生说话,没看她这边。

    “谢谢。”宫小白伸手接过,封媛却死死地握住杯子。

    “媛媛,你赵阿姨找你说几句话。”身后,传来封旭低沉浑厚的声音,最后几个字加重了音,好似在警告什么。

    封媛身子一抖,下意识松开了手,让那杯香槟落入了宫小白手中。

    迟疑一秒,她飞快地朝宫小白用口型说:别喝。

    宫小白看到她嘴唇动了两下,愣了一下。

    她说的是,别喝?

    在班里,一般情况下都需要保持安静,上课又不能总掏手机,很多时候她们之间的交流,通过扔小纸条,或者,直接用嘴型,无声交流。

    时间长了,很容易通过嘴型判断对方说了什么。

    宫小白很确定,封媛刚才说了“别喝”这两个字。

    她抬头看向封媛。

    她已经被封旭拉着去见一位雍容的贵妇了,贵妇笑语盈盈地握着她的手。

    什么意思?

    封媛亲自把香槟端给她,却告诉她别喝。一转眼,封旭又急匆匆地拉走她,难道她低头看着手里的杯子,里面的淡黄液体轻晃,散发着香甜的味道。

    这里面有东西?不能喝。

    宫小白抬起杯子,靠近唇边,抿了一口,没吞下去。

    “别喝,转移到空间来,我帮你看看。”凤皇的声音清润飘渺,似踏雪而来,不留痕迹。

    他陡然出声,宫小白吓得差点将嘴里的香槟咽下去。

    是啊,她怎么把她随身携带的宝贝给忘了。

    凤皇只说了不能用空间作弊,没说不能干别的。

    她催动意念,将嘴里的酒转移到空间,担心一口酒太少,凤皇察觉不出什么,她仰头把杯子里的酒全部喝进嘴里,然后,全部转到空间里。

    嘴里除了残留一点清甜的香味,什么都没有,美滋滋。

    封柠抬眸的时候,自然看见宫小白喝光了那一杯加了料的香槟,愣了一秒后便笑了,事情进展得太顺利,她都有点不敢相信。

    宫小白看到了封柠,正确来说,是卢珍珍。她在笑,笑得很张扬,毫不加掩饰,那是象征胜利的笑容,那样得意洋洋。

    宫小白想了想,似乎明白了。

    卢珍珍和封旭联手威胁了封媛,让她把加了东西的香槟给她喝,封媛无力反抗,却又不想伤害她,给了她提醒。

    恰是这时候,凤皇的声音响起,一贯不疾不徐、风轻云淡的语调多了几分意味不明的情绪,“催情药,里面加了催情药。”

    宫小白:“什么?”

    凤皇语调稍顿,又恢复了清清淡淡的调子,“催情药,吃下去少顷便会发作,神志不清,需要与男子交合才能缓解。”

    宫小白:“”

    凤皇:“居然对你用这种药。”他声音里溢出丝怒气。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宫小白有点委屈,还有点后悔,“你要是早告诉我,我就乖乖喝了,然后把宫邪嘿嘿。”

    凤皇:“”瞬间从她脑海中消失无踪。

    宫小白看了一眼封旭,那个男人也正好在看她,眼神锐利阴沉,如一条伺机出击的冷蛇,随时准备喷出毒液。

    收回目光,宫小白在想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宫邪。

    她并非什么事都不清楚,宫家和封家将来要合作,她没能阻止上官婧嫁给霍锖,就不能阻挠宫邪跟封家合作。

    就算说了,她也没办法解释,她喝了下药的香槟,一点事都没有,该怎么跟他解释这一点?他警惕性那么高,无论怎么撒谎掩饰都不能蒙混过关,况且,她一点都不想骗他。

    “想什么呢?”宫邪不知何时走到他身边,在她鼻子上拧了一下。

    她呼痛了一声,皱了皱鼻子。

    看到水晶吊灯下,他一张英挺俊美的脸庞,她顿时下定决心,暂时不告诉他。

    宫小白突然抱住他,脸埋在他怀里。他喝了很多酒,身上沾了酒香,不是香槟的味道,是纯正的红酒,散着浓郁的香气,闻着就昏乎乎,想睡觉。

    “怎么了?”周围有许多人看过来,宫邪脸色微微一变。

    宫小白摇摇头,“困了,想睡觉。”

    不远处,目睹这一切的封旭和封柠父女俩登时着急上火。

    他们想要看宫小白出丑,而不是成就宫邪的好事!

    眼下,宫小白扑进了宫邪的怀里,那么后果

    封旭握紧拐杖,他决不能错失今晚的良机。

    “爸,该怎么办啊?药效已经要发作了吧。”封柠拧着眉,着急道。

    “我去支开宫爷。”封旭提步朝宫邪走去。

    宴会厅的大门再次推开,一身深蓝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臂弯里挂着烟灰色大衣,清隽白皙的面容上挂着一副无边框眼镜,绅士十足地朝在场的众人浅露微笑,然后走到宫邪面前。

    “不好意思,临时有台重要手术,来晚了。”司羽轻挑唇边,看着宫爷怀里脸色酡红的宫小白,“小丫头,好久不见。”

    ------题外话------

    呃为毛都猜会便宜了宫爷,我有点方(o)?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纯阳道士〕〔妈咪,这位帅哥是〕〔万年只争朝夕〕〔诸天投影〕〔无限恐怖风暴〕〔我的神秘老公〕〔酆都之子〕〔一帘烟雨一帘愁〕〔我的绝美女总裁〕〔足球大咖〕〔幸好遇上你〕〔娱乐圈如此美好〕〔穿越最强荣耀〕〔长生遥〕〔斗战仙穹〕〔天选者游戏〕〔盛宠医妃,邪王请〕〔李凌杨山〕〔剑诛江湖〕〔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热门小说推荐:我的绝色美女姐姐〕〔每秒都在升级〕〔恶魔就在身边〕〔朕心爱的丑姑娘,〕〔全能尖兵〕〔九转道经〕〔都市之妖孽公子〕〔美女总裁的超品高〕〔雷霆之主〕〔软,化,物〕〔我当道士那些年(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官梯〕〔极品全能学生〕〔丹武至尊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