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63章 这人吃味儿了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宫小白露出欣喜的表情,张张嘴,打招呼的声音还没出,被宫邪抢先道,“来晚了,自罚吧。”

    司羽一愣,摸着眉梢摩挲了两下,“我说爷,你的规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了。又不是你组的局,我来参加宴会,晚了还要被罚?”

    宫邪面色微沉,司羽连忙举了下手,“行,我的错。”

    他随手端起侍者手中托盘里的香槟,小拇指托着酒杯底端,仰头闷了一杯,将杯子口朝下,抖了抖,一滴不剩。

    宫邪看着侍者,语调淡然,“给司少拿红酒。”

    “你整我?”司羽抬手摁了摁太阳穴,耳边嘈杂声不断,他有点头晕,哭笑不得地说,“我哪儿得罪爷了?这一台手术高度紧张了七个小时,一结束就奔来了,再喝酒我能直接倒在地上。”

    宫邪显然对他是否会倒在地上漠不关心,眼见侍者换来了醇香的红酒,眼神示意,“喝吧,特意给你留的。”

    司羽微抿薄唇,看着他冷若冰霜的俊脸,认命地端起了一杯,举到他面前,“让我喝,总得说明我错哪儿了。”

    宫邪挑了一下眉梢,不置一词。

    “小白,你说这人讲不讲理?”司羽看向宫小白,眉眼染着润和的笑,如春风般醉人。

    “不是说困了?”宫邪又一次截住了宫小白要说的话,捻了捻她脸侧的发丝,“先去车上等我,我说两句话就带你回家。”

    “好。”宫小白乖乖应了声,拢紧身上大衣,从宴会厅一侧的门出去。

    宫邪视线追随,一直到望不见她的身影,才缓缓地收回目光。

    封旭迈出去的脚步收了回来,司羽来的很是时候,他绊住了宫邪,让宫小白落了单。他招来老刘,低声交代两句,让他派人盯着宫小白。

    今晚的宴会盛大隆重,到处都有服务生巡视,不愁宫小白撞不见男人。

    “我说,你的眼神也太缠绵了,恨不得眼珠子掉下来追着人家出去。”司羽拿酒杯在宫邪面前晃了一下,猩红的液体在透亮的杯子里荡漾,“真栽了?”

    宫邪端起边上一杯红酒,与他碰了下,抿唇轻啜一口。

    得,宫爷面子大。

    他主动碰杯,他再不喝就是不给宫爷面子了。司羽轻笑,抿了一口。

    封家是名门大户,宴会准备的酒水自然不差,红酒香醇,入口滋味绵长,红丝绒一般,缠绕在唇齿间,让人忍不住一碰再碰。

    司羽举起酒杯又喝了一口,想起什么,他指尖微顿,笑着说,“诶,我算爷的媒人吧,还没找你要谢媒金,你倒先罚我酒了。爷别忘了,当初是你不要人家,丢在天龙居外边,我把她捡回去的,后来”

    “闭嘴。”宫邪冷声打断他的话,脸上写着不悦。

    他都不愿意回想这事儿,结果这人一次又一次提起,存心找事。

    一想到小丫头在司羽那儿待了几天,他都生出悔意。

    司羽无声笑了,唇角微勾,低低地自言自语,“果然是介意了。”

    因为刚才进来时,他称呼了一句“小丫头”,这人吃味儿了。搁两年前,这一幕,想都不敢想。

    宫爷是什么样的人,不用他说,拉来现场任何一个人都能将那些不近人情的标签往他身上贴。可刚才,他抬起手温柔地帮小白拂发丝的动作,藏了说不尽的宠溺和怜爱。

    难得。

    司羽浅笑,没说话,光顾着喝酒。

    如果他说他曾背过宫小白,并且目睹过她出浴后的样子,估计都没命站在这儿了。

    他惜命,还是不说了。

    啜着红酒,他将话题引到正事上,“爷什么打算,真要跟封家合作?”

    宫邪单手插兜,背对大厅里的人群,低声道,“你觉得爷什么打算?”

    “嗬嗬。”司羽低笑两声,又来这套。他要是能猜到宫爷的心思,就不会浪费口舌问他了。

    封家什么档次,不过一个漂白没漂干净的黑道头子,能劳烦宫爷亲自过来给脸面?他甚至觉得,封旭三跪九叩求着爷合作,爷都不一定会考虑。

    眼下,这一连串的动作,他实在没看明白,不知道宫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是因为霍锖逼得太紧吗?

    是了,霍锖最近的动作实在闹得有些大,连司家都受颇大的波动。

    前些日子一场医闹,新闻播了好几天,手术后处在恢复阶段的病人,突然猝死,疑似用错了药。他废了一番精力才摆平,若不是自家医院多年来的良好口碑,真要被这一盆脏水染黑了。

    可霍锖逼得再狠,宫家有宫邪坐镇,不至于让姓霍的翻起大浪,宫家的实力人脉摆在那里。

    “最晚六月初,我要离开帝京。”简洁的一句话,从宫邪嘴里说出来,多了几分沉重和无奈。

    司羽微微一愣,“上头的调令?”他捻了下手指,差点忘了他另一层身份。

    “嗯。”宫邪放下酒杯,抽出两张纸巾,慵懒随意地擦拭着手指,眉目低敛侧,侧颜冷峻,仿佛一帧静止的电影镜头。

    司羽也放下酒杯,换了个手拎着大衣,边上有侍者想要帮他接过,被他避开了。医生都有点洁癖,司羽尤为严重,衣服都不愿让人碰。

    宫邪的打算,他明白了。

    他就说,有宫爷在,霍锖再厉害也不可能击垮宫尚集团,如果他要离开帝京,那就另当别论了。

    跟封家合作,无论如何,都是对宫家有利的。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封家虽不比早些年实力雄厚,到底在道上混过许多年,封旭老狐狸手里的底牌不少。宫邪离开后,封家的存在,相当于给宫家加了一道盾牌。

    “那封旭是什么态度?”司羽揉揉眉心,这红酒的后劲太足了,太阳穴闷疼闷疼,他招来侍者,让他端杯清水过来,接着说,“以那老狐狸的精明,恐怕合作条件不好谈吧。要股份,还是要签了字的空白合同?”

    宫邪看了他一眼,没什么表情。

    “都不是?”司羽诧异。

    他以为要一份签了字的空白合同已经是极大限度了,毕竟能随便提要求。

    等一等!司羽突然反应过来,封家千金的欢迎宴会,特意送请帖到宫家,难道

    “联姻?!”司羽说。

    宫邪抿唇不语。

    司羽手握成拳,抵在嘴边笑了起来。

    自从司羽走进宴会厅,自然也是吸引了一批女士的注意,眼见他时不时眉目带笑,温润非常,宫邪却至始至终冷脸,不免猜测两人之间的谈话内容。

    而封旭,思绪从宫小白的事抽离后,便对司羽的到来感到意外。

    司家与宫家是百年世交,能追溯上面好几辈,关系无比亲近,他能赏脸来,肯定是宫邪授意。

    宫家都拿出了这么大的诚意,他再纠结推脱,未免太不给宫爷面子,僵持下去,得罪他都有可能。

    一时陷入了两难。

    司羽笑够了,便停下,揉着酸疼的笑肌,“封旭的考虑也不是没道理。宫家与封家先前一直没往来过,陡然绑在一起,他自然不放心,担心爷日后反悔,反过来对付他。如果成了亲家,性质就大大的不一样了。宫爷再不讲人情,总不会对自己亲家出手。他这算盘打得实在响亮,不佩服不行。”

    宫邪蹙眉,眉心氤氲着怒气,“你在幸灾乐祸?”

    “没有!”司羽极力否认,正经道,“我不是在给你分析封老狐狸的心思吗?”

    “不用分析,爷很清楚。”宫邪说。

    “爷特意叫我过来,是想让封旭看到你的诚意。”司羽道,“从而让他主动往后退一步?对联姻一事松口。”

    宫邪嗯了一声,看向封旭。

    封旭的眼神一直在他们之前徘徊,不期然对上宫邪的视线,他点头笑笑。

    司羽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清润的声音添了几分冷沉,接过侍者送来的清水,他猛灌了一口,吞下去,“就是不晓得封旭懂不懂见好就收。”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凰妻倾世〕〔宠妻入魔:霸道老〕〔美女总裁的超品兵〕〔如影谁行〕〔公子千秋〕〔都市至强者降临〕〔龙珠之进击的拉蒂〕〔小胖修仙记事〕〔独步成仙〕〔末日之神速大师〕〔铁路子弟〕〔网游之掉级成神〕〔红袖倾天虞美人〕〔重生之绝世青帝〕〔官道巅峰〕〔超级浮空城〕〔凰娇〕〔宇宙最强矿工〕〔乡村小医仙〕〔千亿新娘,总裁大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九转道经〕〔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风是叶的涟漪〕〔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一路仕途〕〔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艾泽拉斯游侠之王〕〔蒸汽时代的道士〕〔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官梯〕〔最强恶魔妖孽系统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