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70章 暴揍卢珍珍一顿

时间:2018-11-03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徐莹嘉手里握一支笔,张张嘴,神情纠结,欲言又止。

    她觉得那样难听的话让当事人知道了,还挺闹心,可宫小白一副她不回答问题不罢休的样子,她有些招架不住。

    “卢珍珍说”虽然知道卢珍珍改名叫封柠,她还是习惯称呼卢珍珍。深呼一口气,豁出去的样子,“她说,你被人包养了,还说得确有其事,太不要脸了。小白你别介意啊,校草应该已经警告过她了。”

    宫小白抿唇不说话。

    徐莹嘉捂着额头。

    她就知道宫小白会生气。

    没有女孩能忍受被人造谣被包养这种事,卢珍珍和她那个朋友太恶心了。

    “别生气啦,我们都相信你。”徐莹嘉拉着她的手,小声安慰道,“我和小雨她们都帮你骂过她了。”

    季燚那会儿发火了也挺吓人的,指不定怎么教训卢珍珍。有学神亲自出面镇压,相信这种无稽的谣言不会乱传。

    徐莹嘉看着宫小白一双莹澈的眸子,干净得能荡涤人世间的污秽,漂亮得像剔亮的琉璃珠,让人恨不得将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捧到她面前,让她观赏。

    宫小白就是这样一个女孩,时而软萌如毛茸茸的小动物,时而凶悍如幼兽,她不从掩藏情绪,率真直性,只看了就忍不住喜欢她,靠近她,相信她,保护她。

    包养一词与她的名字放在一起都十分突兀。卢珍珍要造谣也应该思量一下这件事的真实性。

    “谢谢你了。”宫小白笑了笑,朝季燚的位置看去,徐莹嘉的座位在季燚后面两排,站在这里只能看到他的背影,落寞而孤寂。明明身处人头攒动的教室,却好像独立空旷的山顶,天地独他一人。

    “说什么话呢。”徐莹嘉见她笑了,也忍不住勾起唇角,“这么客气,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宫小白看了眼时间,“快上课了。”她两根手指比了个走路的手势,“我先回座位啦。”

    徐莹嘉笑说,“快去吧快去吧。”

    宫小白坐回座位,还有两分钟上课,她拿起桌面一根黑色中性笔,在指尖胡乱地转着,心不在焉。

    此刻心里想的不是怎么教训卢珍珍,她在想到底该不该跟季燚说谢谢。

    他帮了她,按理该说一声谢谢的。他喜欢她,很显然,到现在也没有忘了她。

    跟宫邪在一起的这两年,她的心性早不是当初那个呆呆傻傻的小姑娘,喜欢一个人的感情当真没办法靠自主意识去控制、压抑。面上再淡然,心底却不可能真正能做到毫不在乎。

    她怕一句再寻常不过的“谢谢”,会让他心里那团火烧得更旺。

    久而久之,他一颗心被灼烤得满目疮痍。

    她不想看到那样一个季燚。

    他是明德的校草,是一个神话,被无数女孩子当男神般崇拜,他不该受困于感情,他该和一个喜欢着他并且他也喜欢的女孩幸福快乐的在一起。

    宫小白握着笔纠结了半晌,上课铃打响了她也没想出个结果。

    索性不想了,她摊开资料,继续写题,她现在分秒必争,急于超越季燚。

    高一高二的时候,她总仗着自己天赋高,没怎么拼尽全力,眼下终于意识到她和季燚之间的巨大差距,有些后悔了,以前不该贪玩的。

    消失了一节课加一个课间时间的封柠走进教室。

    门咣当一声,动静不小,学生们专心做题,倒没有人扭头往后看。

    宫小白停笔,转头看了一眼。

    封柠眼眶微红,化了淡妆的脸上眼影晕开,可能她揉过眼睛,眼影和着泪水,与脸颊上的腮红一搅和,几乎不能看。校服裤子上沾满了泥土和草屑,只能用狼狈一词来形容。

    宫小白嘴角抽动了两下,她这样子季燚真打她了?

    实在无法想象云端高阳、白衣翩翩的季校草动手打女生的画面。

    活该!

    这一次,她跟卢珍珍没完。

    上次宴会下药的事她还没跟她算账,主谋是封旭没错,可她是从犯,一样的罪无可赦。停歇了没几天,她又兴风作浪,真当她好欺负了。

    封柠趴在桌面,脸朝下埋在臂弯里,她的同桌看了一眼,不予理会。

    “我不对女生动手,今天破例了。”

    “所以,别逼我下狠手。”

    “卢珍珍,人的忍耐是有限的,事不过三。”

    季燚冷冰冰的话还在耳边回荡,一遍又一遍,经久不息。

    她就是嫉妒宫小白,就是见不得她好!

    宫小白到底有什么好?所有人都喜欢她,季燚两次为她出头,一班的女生们为她说话,宫邪对她呵护备至。

    那个男人

    三次见面。校长办公室,他以家长的身份,仿佛一颗参天大树,而宫小白是他旁边一株小草,他毫不掩饰的给予宫小白最大的庇护;宴会上,他以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疼爱,众目睽睽之下,他用宽厚温暖的怀抱,拥她入怀,将她置于他臂弯之中,给予别人羡慕不来的疼宠;餐厅里,他又像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给予她最大的纵容,尽管无奈,还是张嘴吃下女孩递过来的东西,只是不想让她失望。

    其实她一直不愿承认,她比不过宫小白。

    两人同为孤儿时,宫小白有那样一个男人呵护,生活无忧,她却活在养父的吝啬下,多要一分钱都无比困难。

    如今,她是人人羡慕的封家千金,还不是得不到喜欢的人的一个侧目,可宫小白仍旧拥有那个男人。

    而她喜欢的季燚也喜欢着宫小白。

    两相对比之下,她怎么可能不嫉妒,不恨她。

    ——

    晚上九点半,高三下了晚自习。

    宫小白匆匆装了几本书,背起书包跟方玫和封媛告别,说有事要办。

    方玫嘟囔了声奇怪,跟封媛两人先回了宿舍。

    封柠因为上午的事,郁闷了一整天,下了晚自习还恍恍惚惚。

    “柠柠。”门外,一脸微笑的郑可在等她。

    封柠看着她,表情冷漠,一点笑都没有。

    都怪郑可!要不是她多嘴,提起宫小白被包养的事,怎么会被那几个女生听到,然后引发争论,继而让季燚听到,他现在铁定更加讨厌她了。

    全都怪郑可!

    怒气难消的封柠俨然忘记了,她一开始将这件子虚乌有的事说给郑可听,就是晓得她口无遮拦这一缺点,想利用她的嘴巴抹黑宫小白。

    “你还在生气啊?”郑可小心翼翼地勾着她的手指,赔着笑脸说,“校草后来没把你怎么样吧?我担心了一整天,中午吃饭也没看见你。”

    一提起季燚,封柠脑中紧绷的一根弦就断了,愤怒地甩开郑可的手,怒目圆睁,“还不都是因为你!口没遮拦,你现在又假惺惺的演戏给谁看呢!看着就恶心!”

    下晚自习有一会儿了,教室里的学生都走光了,一班的纪律和卫生都非常好,值日的学生简单收拾了后面的垃圾桶,也离开了。

    走廊里,封柠咆哮的声音显得格外大,空荡荡的走廊甚至响起了轻微的回音。

    郑可的脸霎时僵硬,笑容都冻住了,凝固在脸上,错愕和假笑在一张脸上交织,表情滑稽,“柠柠,你”

    “别叫我的名字!”封柠推了她一把,恶狠狠地道,“装什么好心?不就是想看我的笑话?我被季燚拽走的时候,你连阻拦的动作都没有,指不定在心里偷笑吧?还说什么担心了一整天,你要真担心我怎么不见来找我?”

    “我没有看你笑话。”相比之下,郑可的气势弱了很多,面对封柠的咄咄逼人,因为忌惮她的身份,她只能不断把脑袋缩进乌龟壳里。

    “骗谁呢。”封柠哼笑。

    “柠柠”

    “走开啊!”封柠又推了她一把,烦躁地下了台阶。

    郑可被她推的踉跄了好几步,靠在墙壁上。

    再好的脾气被人这样三番两次的讽刺蹂躏也该生气了,郑可望着封柠离开的方向,不屑地瞪了一眼。

    神经病,被喜欢的人教训了心里不爽吧,像疯狗一样乱咬人。

    她揉了揉撞疼的手腕,讥诮地笑了一声。

    说她口无遮拦?最后那句模棱两可,故意引导人往不好的方向想的话,不知道是从谁的嘴里说出来。

    ——

    回宿舍的道路,宫小白躲在一棵梧桐树后,双手插兜,靠在粗壮的树干上,好整以暇地等封柠。

    她说了将卢珍珍摁在地上暴揍一顿不是开玩笑的,正好新仇旧恨一块结算。

    大老远的,她就看见一行四个女生往这边走,为首的那个女生,以穿袈裟的方式把校服斜绑在身前,嘴里叼着个棒棒糖,走路姿势拽得跟二百五一样。

    不用等她走近,宫小白就猜到她是校园一霸,姚琪。

    身后的三个女生都是她的小跟班。

    姚琪看见梧桐树后的身影,眯着眼睛仔细瞅了瞅,觉得像宫小白,走近了一看,还真是她。

    她对身后的女生说了句话,跑到梧桐树后,用手拽下了嘴里的棒棒糖,吊儿郎当抖了抖腿,“你躲在树后面干什么?”抬头望了树上一眼,“捉虫子?”

    宫小白:“”

    姚琪的发型又变了,每回见她发型都不一样,她的大波浪卷发剪短了一点,漂染了一绺亮蓝色,夹杂在黑色的发丝中,格外显眼。

    “我等人。”

    宫小白看了看教学楼的方向,不见封柠的身影。不会不从这条路走吧,通往宿舍楼的道路确实有好几条,但眼前这条路是教学楼和宿舍之间最近的。

    如果卢珍珍不从这条路走,那她就白等这么久了。

    “等谁啊?”姚琪问。

    “你别管了,先走吧。”宫小白目不转睛地盯着路,“我等人打架呢。”

    “打架?!”姚琪跳起来拍了一下宫小白的肩膀,一脸兴奋,“卧槽,这么好玩的事你不叫我,太不把我当朋友了吧!”

    宫小白左边肩膀被她拍得往下坠了坠。

    姚琪把棒棒糖塞嘴里,含糊不清地鄙夷道,“就你这瘦胳膊细腿儿还跟人打架?不是我打击你,人家分分钟操翻你!”

    宫小白:“”

    她不太敢跟姚琪交流,画风总会诡异的被她带跑偏。

    “得,你们先回去吧。”姚琪对站在路边等她的三个女生说。

    三个女生挥了挥手,插着口袋大摇大摆地走了。

    姚琪将嘴里的棒棒糖嘎嘣嘎嘣咬碎了,唇角勾了勾,痞里痞气,“说吧,想干谁?我帮你。”

    宫小白哭笑不得地说,“对方是个女生,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别看她瘦,平时总被宫邪拉着跑步训练,或者在家里的健身房训练,除此之外,他还亲自教了她几套拳法,她领悟力强,招式练得炉火纯青,平时还跟他过几招呢。

    别说打一个卢珍珍,就算跟一个身手不错的男人对打,她也不会输。

    “别告诉我你打算明目张胆地跟她干架。”姚琪幽幽道。

    “不行?”

    “当然不行啊!”姚琪在她肩膀上拍了拍,“明德严禁打架斗殴,性质严重直接劝退。你想被全校通报批评之后再退学?”

    “不、不会这么严重吧。”宫小白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规定。

    姚琪朝她翻了个白眼,“我骗你干什么。”顿了顿,“你真跟那女生有过节?非打架不可?”

    全校闻名的女霸王姚琪居然语重心长劝人别打架,宫小白怎么就不敢相信呢。

    果不其然——

    “你要打,也别搞得这么明显好不好。”姚琪两只手来回掰着手指关节,喀喀作响,脸上挂着让人毛骨悚然的阴笑,“嘿嘿嘿,打人嘛,当然要神不知鬼不觉。”

    宫小白愣了愣,“请赐教。”

    姚琪解下身上歪歪斜斜的校服,正经地穿在身上,大拇指的指腹在唇角搓摩了两下,仿佛码头上准备大干一场的黑道头子,“等着啊。”..

    她大步一跨,拦住了一个往宿舍走的男生,“哥们儿,把你手里的篮球借我。”

    男生警惕的往后退一步,抱紧手里的篮球,好像抱着自己的孩子,而姚琪就是那个一心想要抢走他孩子的人,“你想干什么?”

    “不给篮球我干你!信不信?”姚琪举起拳头在男生面前比划了一下。

    男生心里怵怵的,扔下篮球就跑了。

    姚琪抱起地上骨碌碌滚远的篮球,在地上拍了拍,篮球弹起来时被她一把抓在手心,用一根食指顶起来转动,比街头炫技的篮球少年还厉害。

    宫小白朝她比了个大拇指,“厉害。”

    姚琪挑了挑眉,“那是当然。”

    “不过你要篮球干什么?”

    “别急,一会儿等着看好戏。”姚琪扭着屁股撞了撞宫小白,“那女生来了你提醒我啊。”

    宫小白呆呆地“哦”了一声。

    两人等了有五分钟,封柠才从这条道路的尽头走来,她心情不好不想回宿舍,在操场逛了一圈才回来。

    “来了来了,就是她。”宫小白扯了扯姚琪的袖子。

    “嘘。”姚琪竖起手指抵在嘴唇上,用气音提醒她,“别说话,别让她发现我们。”

    明德一高的绿化面积多,每走几步都能看见一个花坛,见缝插针一般,因此花坛的大小不一,里面种的植物也不尽相同。

    两人先前转移了阵地,躲在路边一个大型花坛里,面前一排修剪成圆形的膨大四季青树遮挡住身影。

    快到熄灯关门的时间,路边的学生稀稀落落,很快进了宿舍楼。

    封柠走路很慢,落在了最后。

    宫小白看见姚琪脸上露出兴味盎然的笑,有点捉摸不透她的心思,她问了好几次她的计划,她都不肯说,只说让她等着看好戏。

    “来了。”姚琪低低地说了句,抓起地上的篮球。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死亡列车〕〔美漫丧钟〕〔苍穹之矛〕〔生命如花终有期〕〔超强兵王在都市〕〔穿越从恶魔城开始〕〔大明寻物指南〕〔骑士和牧师与法师〕〔废柴的飞升方法〕〔扑克巫师〕〔少年精灵王2〕〔名门暖婚:霸道总〕〔诸天神帝〕〔极品朋友圈〕〔重生之时代霸主〕〔霸道帝少宠妻上天〕〔抗日之特战狂兵〕〔盛嫁无双:神医王〕〔御天神皇〕〔天剑神帝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之少将仙妻〕〔剑鸣九天〕〔高冷学霸撩妻365式〕〔崛起复苏时代〕〔女战神的黑包群〕〔首长红人〕〔九零学霸小军医〕〔地球穿越时代〕〔掠夺两界〕〔大唐好相公〕〔诛神战尊〕〔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都市最强修仙系统〕〔造尸成神〕〔我不是杂鱼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