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73章 你是不是男人

时间:2018-06-19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走开。”宫小白伸手推开横在自己面前的一条胳膊。

    她喝醉了酒,动作迟钝,霍锖的手臂横在那里纹丝未动,她自己倒踉跄了一步,身子晃了晃才站稳。

    霍锖眼中的兴味愈发浓烈。

    宫小白喝醉了酒,没了平时那股咋咋呼呼的机灵劲,一张素白的小脸在走廊暖黄的灯光下,娇憨可人。

    她比两年前精致了不知多少,眉眼长开了,婴儿肥褪去了,一张脸妖娆明艳,琉璃似的眼珠澄亮剔透,两边脸颊飞上了桃花粉,娇艳得像一朵刚绽放的花。

    这朵花盛开在自己面前,霍锖觉得要是不采摘他就是不是霍锖了。

    小姑娘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虽生的妖娆,她面容上没半分尝过男女情事的韵味。他阅女无数,一眼瞧出她是处。

    真难得。

    把这么一个天生尤物养在身边,宫邪居然能忍着没碰她。

    “先生,麻烦你让一下。”姚琪忍耐着提醒。

    她看出霍锖对宫小白非常感兴趣,心里恐慌,后悔不已。

    都怪她,不该拽着小白出校门,不该让她喝酒。宫小白要是出了什么事,她就万死难辞其咎,宫邪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宫邪

    宫邪!

    “霍先生,宫邪一会儿就过来了,你最好不要乱来!”姚琪努力保持镇定,将宫小白护在自己身后。

    “不提他爷还能放你们一马,现在,没可能了。”霍锖冷笑一声,一只手轻轻松松拨开了姚琪。

    他力气很大,姚琪退后两步摔坐在地上。

    酒劲上头,宫小白昏昏欲睡,靠着墙壁,脸贴在上面闭上了眼睛。

    霍锖低低地笑了下,扔了手里的西装,打横将她抱起来,轻飘飘的,小小一团,蜷缩在他的臂弯里,婴儿一般,睡颜恬静,他都不忍心对她动粗。

    “宫邪真不是个爷们儿,放着这样的宝贝不要。”他低语了句,声音里竟透着难以克制的激动。

    姚琪从地上爬起来,冲过去拦住霍锖,一边拿手机打前台电话,刚刚预订房间的时候她看了眼号码。

    “喂——”

    霍锖神色阴冷地抬腿踹了她手腕一脚,手机从她手中脱出,砸在墙壁上,掉落在铺着地毯的地面上,没坏。

    “你再不放下小白我就报警了!”姚琪手腕吃痛,额头出了一层汗,飞奔着爬过去捡手机,“我真报警了。”

    霍锖从来不知怜香惜玉几个字怎么写,阔步而去,抬脚踩在姚琪的手背上,坚硬的皮鞋尖碾磨。空旷的走廊里,男人的声音冷沉如冰,“找死!”

    “啊!”姚琪手背被他的皮鞋磨出了血,她大声叫起来,“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这一条走廊两边的房间门都紧紧关闭。

    半晌,其中一间房打开了门。

    姚琪眼睛大睁,涌出了一丝希望。

    一个披着浴袍的女人走出来,高挑苗条,身体如水蛇一般纤细柔软,倚靠在门框上,脸上带着点不耐烦,“干嘛呢,大半夜吵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霍爷,您还没走?”女人瞥见霍锖,惊喜地唤了一声,想起什么,她啊一声,捂住自己的脸,娇羞地望着几步开外的男人。她现在是素颜,不想让这个男人看到。

    原本以为风流多情的霍爷高调结婚后会有所收敛,直到今天下午他打来电话,约她在酒店见面,她就知道,他还是以前的霍爷。

    不过,他的风流从明面转为背地。

    能理解,毕竟家里有一位身份了不得的妻子。

    两人在床上折腾了几个小时,直到夜幕降临,这位爷才起身出了房间,留她在这休息。还以为他已经离开了,没想到..

    女人注意到他怀里抱着一个女孩,脸色微微一变,连捂脸的动作都忘了,“霍爷,这是谁啊?劳烦您亲自抱着。”

    她装作无意地打量他怀里的人,虽然嫉妒,却不得不承认这女孩比她漂亮。

    满脸的胶原蛋白,双眸紧闭,微卷的眼睫毛投下两片弧形阴影,看这微挑的眼形,可以看出她有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琼鼻挺秀,粉唇丰润,眉心的红痣仿佛点睛之笔,有了这一笔,整张脸美艳不可方物。

    她惊讶于这女孩的容貌,更惊讶于霍锖对她的态度。

    她跟了霍锖有一段时间,当然清楚他是个对女人没多少耐心的男人,喜欢女人取悦他,侍弄他,从不刻意迁就,完全凭着本性,怎么爽怎么来。

    像这样把女孩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生怕摔了她,他没有过。

    “滚进去!”霍锖冷冷地睨了她一眼,“爷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过问了?”

    女人愣了愣,知道他的脾气,恨恨地看了眼宫小白,娇嗔地哦了声,扭着水蛇腰回到房间,砰一声关上门。

    姚琪燃起的希望被一盆冰冷的水浇灭,怔怔地望着紧闭的绛红色实木门。

    她的手被霍锖踩在脚下,痛得没知觉。

    “放开!”她抬起另一只手,用力扳霍锖的脚。

    耽误了这么久,霍锖的耐心全无,烦躁到了极点,抬腿踢了姚琪一脚,踢在她的下巴上,“不自量力!”接下来一脚,跺碎了地上的手机。

    姚琪尝到了嘴里的血腥味,像咀嚼铁锈,令人作呕。

    手机没了,她发了疯一般地抱住霍锖的双腿,困住他,只想着能拖一时是一时。吐了口带血的唾沫,她咬牙切齿道,“你放开她!”

    嘶哑的声音让霍锖怀里的人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宫小白眨着惺忪睡眼,盯了一秒,突然剧烈挣扎起来,“霍锖?!滚开啊你,放我下来!”

    此时的她,像一锅煮沸的水,翻腾着水花,又像一尾被浪涛甩上沙滩的鱼,扑腾着翻身。霍锖两条铁钳似的手臂都没能箍住她,她成功从他的怀里溜走。

    三番两次在这丫头手里栽了,今晚这么好的时机,怎么会让她轻易逃掉。

    宫邪一手养大的丫头,被他睡了,想想都爽。

    宫小白见姚琪的手背被他踩在脚底,气冲冲地朝他小腿踢了一脚,“你是不是男人,居然跟女孩子动手!”

    霍锖收了脚,拧眉看着她。

    想睡了她,却又不经意间被她嫌恶的眼神刺伤了心。

    他见过这丫头看宫邪的眼神,痴痴缠缠,醉人的情意几乎要从眼睛里漫出来,唇角上扬起好看的弧度,笑得傻傻的,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宫邪一人。

    他没遇上这种软萌可爱、纯真无暇的女人,像天然的一块玉,通透纯洁,想放在手心里把玩。

    她却避他如蛇蝎猛兽。

    以往遇上的女人,无一不对他俯首称臣,就像刚才那个女人,给她点甜头,她就乖乖跪舔他的脚趾。

    也遇见过反抗的女人,无非是欲擒故纵、矫揉造作,以利诱之,便顺从地匍匐在他脚边。

    外人眼中任性自我的上官小姐,那也是他耍点手段,勾勾手指,她就跪在床边尽心取悦他,像一个尽职的女仆。

    没有过宫小白这样的。毫无心机,没有算计,感情热烈得犹如一团火。

    她大概是他第一个强迫的女人,不算女人,是个丫头片子。

    宫小白瞪了霍锖一眼。

    她其实还醉着,不过大脑清醒了一些,反应还是有些迟钝,蹲下去扶起趴在地上的姚琪,“你、你没事吧嗝。”

    姚琪本来还有点恐惧,被宫小白微醺的语气和一声打嗝弄得哭笑不得,“没事。”

    她站起身,警惕着往后退了一步,飞快地掏出房卡刷开了右手边一间房间,猛地将宫小白推进去,自己跟着钻进去,关门,上锁。

    一气呵成!

    三人先前推推嚷嚷,距离她预订的房间已经很近了,她注意到这一点,才有了这一番应急举动。

    姚琪脱力般靠着门板,大口喘气,后背出了一层冷汗。

    手背很疼,下巴也疼,她却不怎么在意。

    房卡还捏在手里,没插在卡座里。房间里黑漆漆,厚厚的窗帘拉上了,一丝光线都没透进来。整个房间好像一个封闭的牢笼,沉闷,却安全。

    低低地笑了一声,姚琪第一次感觉到劫后重生是多么幸运的事。

    “喂,宫小白,你怎么不说话?”姚琪道。

    没人回应。

    姚琪愣了两秒,把卡插进卡座里,房间里亮了起来。

    她看见宫小白趴在地毯上,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

    操!

    前一秒还跟常胜公鸡一样,转眼就睡着了?

    姚琪走过去,蹲在她身边,唤了一声,“小白?”

    “嗯?”宫小白声音小小地应了一声,翘起头,看了她一眼。

    看出她醉酒还没醒,姚琪捂着额头,无奈叹息,

    “你要睡就到床上睡吧。”她把宫小白拉起来,扶到床边,让她躺在上面。

    这一晚上兵荒马乱的,好不容易放松,她也有些疲乏。

    不知道霍锖走了没有。

    姚琪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从猫眼里往外看。

    妈的,霍锖还在外面,靠在对门的墙壁上,好整以暇地盯着她们的房间,跟个变态一样。

    姚琪紧张地蹙起眉。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环顾四周,看见了床头柜的座机,跑过去给前台打电话,说明了这个事。

    可她根本不知道,这家酒店在霍氏集团名下,前台就算派了保安来查看,他们也不敢把大老板霍锖怎么样。

    姚琪打完电话,松口气坐在床边,很困,却不敢睡,只能眯着眼睛打盹。

    门外,霍锖捡起地上的西装,从口袋里摸出烟和一个打火机,倚着墙点燃了一根,凑在嘴边吸了口,没吐出烟圈,吞了下去,辛辣的烟味让他觉得刺激。

    见鬼了。

    他分明能截住那丫头,偏生放了手,眼看着两人像兔子一样躲进房间里。

    这是他的酒店,让人开门轻而易举,他突然觉得这样做没什么意思。

    几下抽完了一根烟,他又从烟盒里抖出来一根,叼在嘴角。

    ——

    宫小白趴在床上,脑袋开始疼起来,浑身出汗,燥热得很。

    迷迷糊糊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宫邪打电话,她无时无刻不想他,闹脾气的时候尤其想,因为他说过可以随时打扰他,她越发爱使小性子。

    电话接通了。

    宫邪的声音听起来慵懒散漫,蒙了一团棉花一般,“小白?怎么现在打电话?”他将手机拿到眼前,眯着眼睛看了一眼,一点半。

    这个时间,小丫头不睡觉给他打电话,明早不用上课了?

    “歪?我是小白。”

    宫邪:“我知道。”

    宫小白说话的声音吵醒了靠在床头打盹的姚琪。

    她揉了揉眼睛看向她,“小白,你在给谁打电话?”

    她的声音自然能通过手机传到宫邪的耳朵里。他蹙眉问,“你在哪儿?身边什么人?”

    他的记忆力惊人,宫小白宿舍里几个姑娘他见过几次,对她们的声音很熟悉,刚才那一声绝不是她宿舍里任何一个女孩的声音。

    宫邪的睡意顿时消了大半,掀开被子起身。

    宫小白昏乎乎,像倒豆子一样,把自己知道了全都说给他听,“我、我在酒店里,和一个朋友,我还遇到霍锖那个色鬼了,他非要抱我,不过被我躲开了哎呀,不晓得怎么回事,我睡着了,睁开眼睛就在他怀里了咯咯,然后又被我躲开了。”

    “宫小白你喝酒了!”宫邪通过她这短短的几句话联想出了太多,气得面色如阴云密布,眼神幽暗,“你现在在哪里?!”

    什么睡着了醒来发现在霍锖怀里!到底在哪儿!他快气疯了!

    “在”宫小白傻不拉几地也没听出宫邪的怒气,看向姚琪,问,“我们在哪儿?”

    姚琪说,“胜隆酒店。”

    宫邪听到了这四个字,直接开免提,丢下手机,从沙发上拿起长裤换上,上衣压根来不及脱下,直接把西装外套穿在外面,握着手机下楼。

    胜隆酒店,霍氏旗下的酒店,霍锖的地盘,这个认知让他浑身冰凉。

    “霍锖呢?”宫邪的声音低哑。

    “唔。”宫小白摇摇头,翻个身平躺在床上,“不知道。”

    宫邪气得肺疼,不能跟这醉鬼好好说话了,“把你手机给旁边的女生。”

    宫小白吐了吐舌头,把手机举到姚琪面前,“他要跟你说话。”

    “喂,宫、宫爷。”姚琪颤巍巍地说,“啊,我们在胜隆酒店,50号房间。小白没、没出事。”

    挂了电话,她拍着胸脯喘气,感觉宫爷比刚才的霍锖还恐怖。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腹黑大神,下嘴请〕〔霸道夜少,别靠近〕〔最强兵王之王〕〔俏妃逆天记〕〔都市狂仙〕〔超级兵王俏总裁〕〔青主〕〔不败江湖〕〔农家仙田〕〔虾王传奇〕〔完美遮仙〕〔重生西游之我是红〕〔武侠乐园〕〔一杯不醉之翡翠杯〕〔鉴昆仑〕〔铁血铸新明〕〔神厨狂后〕〔重生九二之商业大〕〔重生宠婚:顾少,〕〔龙尊剑帝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风是叶的涟漪〕〔一路仕途〕〔大明星的贴身保镖〕〔恶魔就在身边〕〔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官梯〕〔绝世巫医〕〔御鬼者传奇〕〔艾泽拉斯游侠之王〕〔神话禁区〕〔网游大魔王〕〔九转道经〕〔灭明〕〔极品小神医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