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85章 我想和你订婚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几天后,一场风波彻底平息。

    宫尚集团因祸得福,股票飙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新闻媒体更是对此事进行多方面报道,持续不下的曝光度和热度,简直是免费的广告,让一众同行眼红不已。

    眼红也没有办法。

    本以为这次的事能让宫尚集团有所折损,谁知道峰回路转,在关键时刻出了有力证据。

    别说吃瓜的网友们,就连他们这些同行都觉得不可思议。

    天气渐热,烈烈的阳光灼烤着地面。

    丝丝凉气盈满包厢,宫邪坐在沙发上,端起深褐色的小茶杯,看了眼碧绿的茶水,还有里面不小心倒出来茶叶尖儿,在水中浮浮沉沉几下,慢慢落入杯底。

    秦沣没他这般有雅兴地品茶,倒了一杯,一口灌下去,“封老狐狸怎么还不来?这种时候他还想故意迟到,来个下马威就不厚道了。”

    宫邪浅呷一口,“是我们来早了。”

    这里是帝京有名的茶园。环境清幽,装潢古朴,一路分花拂柳,行走颇长一段路才到最后面一排的包厢。

    有趣的是,包厢里提供的所有茶叶均由本茶园背后的茶庄种植,人工采摘,人工翻炒。比机器翻炒出来的茶多了更为绵长的香味。

    许多上流社会的商户喜欢来这里谈生意,寻求一个心平气和。

    宫邪抬起茶杯,轻嗅茶香,“该来了。”

    话音落地没几秒,包厢的木门推开,脚步声伴随着拐杖捣地的声音响起。

    封旭绕过竹制屏风,看见端坐在桌案后的宫邪,笑道,“不服老不行了,这一小段路走的我气喘吁吁。”

    宫邪注视他的身后,隐去了眼中的笑意,取而代之的是森冷。

    封旭的身后,除了他的得力臂膀老刘,还有一个女孩,他的女儿封柠。

    她穿着烟青色的无袖缎面裙,月白的刺绣花朵零零落落点缀其间,素雅又干净。乌黑的发丝全部拢到脑后绾起来,用一枚不显眼的苍色发卡固定,露出一张略施粉黛的小脸。

    封柠仰起头,唇角翘起一点弧度,微微笑,神色无疑是高傲自信的。

    宫邪喜欢宫小白又怎么样?

    现在还不是要跟她订婚。

    她是不喜欢宫邪,可是,能跟这样的男人订婚谁不愿意呢?他容貌英俊,身家丰厚,甫一在观众面前露面,就引得无数女孩疯狂尖叫,想要嫁给他。

    她和宫邪门当户对,宫小白那个无父无母、毫无背景的小孤女根本不能和她相提并论。

    是,她松口答应封旭来跟宫邪见面,不仅仅为他的魅力所吸引,更主要的,能让宫小白心痛。

    一想到宫小白失魂落魄,为情所伤的样子,她就抑制不住兴奋。

    今天是星期五,宫小白还在教室眼巴巴地等着这位爷吧,他却坐在这里跟封旭商讨联姻的事。真讽刺。

    “宫邪,你好,我是封柠。我们见过的,就在上次欢迎宴会上。”封柠浅笑,主动打招呼。

    宫邪敛了敛眉目,默不作声。

    封柠有点尴尬,求救地看先封旭。

    拍了拍她的手背,封旭似乎对她刚才的表现很满意,笑容满面地拉着她坐在宫邪对面。老刘则坐在秦沣对面。

    深褐色的木雕桌案四方都坐了人。

    老刘拎起小茶壶,烫洗了两个小茶杯,分别给封旭和封柠倒了一杯茶。

    秦沣性子急,最烦这种谁都不说话的烦闷气氛,开门见山道,“封先生应当知道,爷今日来来见你,是应你先前的邀请,谈合作的。你带个小女孩来算什么?”

    封柠抿抿唇,看向板着脸的秦沣,想说什么却不敢说。

    “我也想问问,封先生什么意思。”宫邪转动着手里的小茶杯,小拇指一下一下刮着磨砂茶杯的底部。

    封旭笑笑不说话,端起茶杯嗅了嗅,眼中闪过诧异,他听说过茶园,一次也没来过,不曾想这里有这么顶级的茶叶,“先喝茶,正事慢慢谈。”

    “我们宫爷是大忙人,恐怕没那么多时间。”秦沣说。

    “秦先生说笑了,再忙也不差喝杯茶的时间。”老刘看了他一眼,适时出声,提起小茶壶给他面前空着的杯子倒满,“宫尚集团这次的股票飙升,可赚了不少,宫爷肯定不差这点赚钱的时间,爷说是吧?”

    封柠忍耐着听他们讲话,觉得就跟打太极似的,字字有深意,句句有玄机,听得心累。

    “再好的茶,喝多了就腻了。”宫邪挑眉,双腿上下交换叠起二郎腿,“封先生要是喜欢这里的茶,待会儿带一包回去也不是难事。”

    封旭笑呵呵,索性不绕弯子了,“想必宫爷应该清楚,前几天的涉毒一案跟霍锖脱不开关系。他一心对付宫家,又有季家和上官家两大助力。这才是第一次,他以后要用什么手段对付,尚不能预测,宫爷可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逢凶化吉。”

    他倾身添了茶水,喝了一口,“我觉得封宫两家合作刻不容缓。宫爷能来这一趟,一定也是这样想的。”

    “错了。”宫邪淡淡地道。

    “什么?”封旭疑惑。

    “我能逢凶化吉不是靠运气。”宫邪气定神闲地纠正封旭前面一句话,“运气这种东西,爷不信。”

    封旭一噎。

    他当然清楚,宫爷有手段有人脉。

    一天内将涉毒一案的凶手找出来不是谁都能办到的。

    帝京距离南岭湾海峡关十万八千里,一天时间还不够一个来回,宫爷鞭长莫及。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能抓到凶手,想想都觉得恐怖。

    有时候,他就在想,是不是霍锖太无能了,天衣无缝的局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封旭:“那宫爷今天的意思?”

    “合作没问题,只是封先生要把先前的心思收一收。”宫邪目光清冷地扫了封柠一眼,意有所指。

    封柠低着头,手指抓起腿面上的裙摆。

    宫爷这话什么意思?

    合作可以,但不跟封家联姻?..

    封旭在来之前,分明信誓旦旦地告诉她,宫邪一定会答应订婚一事,所以她才将自己收拾出眼下优雅端庄的模样。

    封旭神色微怔,笑了,“宫爷驰骋商场的时间不长,应该也清楚一点,双方在合作的基础上提出一定的条件是理所当然的事。”

    “宫家不会和封家联姻,我对你女儿没兴趣。”宫邪的脸色一点点覆上寒霜,“条件的话,宫尚集团百分之五的原始股,封先生可以考虑一下。而我的条件,封家保宫家接下来的三年无患。”

    封旭手狠狠一颤,热烫的茶水溅到手背上都毫无感知。

    宫尚集团百分之五原始股!

    不用财产精算师来测算,粗粗估计一下也该清楚是一笔庞大的资金。

    宫爷他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

    宁愿每个月给封氏集团进账这么大笔钱,也不肯娶封家的女儿。难道真被那个野丫头迷得晕头转向?

    封柠侧目看了封旭一眼。

    从他震惊得双目突出的表情来看,她能猜出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宫邪对宫小白就这么好?

    那她今天来到这里,岂不是等同于把她的脸伸过来,让人狠狠地扇一耳光。

    她紧紧揪着裙摆,觉得难堪、狼狈、耻辱。

    封旭想了许久,“百分之五的股份,确实令人心动。”

    “我有一点不明白,请宫爷解答。”从两人正式谈事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语的老刘突然开口说。

    封旭喝了口茶水,压下内心的震惊,看向老刘,想听听他的看法。

    很多时候,老刘比他的心思还要细腻深沉。

    “宫爷的条件是封家保宫家接下来三年无忧患。”他说话的时候朝宫邪笑了笑,意为如果说了不得体的话,让他见谅,“我认为以宫爷的能力,十个霍锖也比不过,有您坐镇,霍锖还能把宫家怎么地。”

    秦沣看向对面的老刘,这只老狐狸还故意装出一脸疑惑的样子,实际上猜到了吧。

    封旭眼睛眯了眯,他多年来信赖的老刘果然没叫他失望。

    “难道宫爷要离京?担心霍锖趁机出手”

    封旭一句道破。

    宫邪不置可否,掸了掸腿面,仍然从容不迫,没有一点被人戳破心思的难堪和气恼,反倒让封旭不知怎么开腔。

    包厢内沉寂了下来,空调呼呼吹着冷风的声音变得格外清晰。

    封柠有种预感,两家联姻,还是有希望的。

    只要封旭不答应收下宫尚集团的原始股,只要他一口咬定订婚这一条件。

    封柠踟蹰少顷,柔声说,“我还是觉得两家订婚很有必要。爸爸保宫家不倒总得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吧,如果两家是亲家,那就名正言顺了。”

    寂静被她打破,封旭暗暗松口气,“柠柠说的有道理。”

    秦沣冷嗤,提起桌案上的茶壶,发现里面没水了,又放下。

    老刘起身准备叫人过来添水。

    “不用了。”宫邪站起身,整理西装,清隽俊美的五官跟来的时候一样淡然,“既然封先生不改初衷,那就没什么好谈的。时间不早了,我家丫头也该放学了。”

    他不给封旭说话的余地,直接往外走。

    包厢的门打开,外面炫白的天光与室内阴沉沉的气息形成鲜明对比。

    封旭坐在沙发上,手指在腿面敲了敲,长叹一口气。

    这次的商谈还跟上次一样,宫邪对订婚这件事不松口。

    本来以为霍锖玩了这一手,会对他们的合作大有帮助,到头来还在原地踏步。

    老刘摇头叹息,“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约到宫爷。”

    封柠气呼呼地端起茶杯灌了一口,呛的咳嗽了好几声,“跟封家联姻怎么了?不比他娶那个孤儿好啊?真是搞不懂了!”

    她被宫邪三番两次的冷淡刺得一头火。

    尤其他那句“我对你女儿没兴趣”,变相说明他看不上她!

    封旭不理她的牢骚,转头问,“现在怎么办?”

    老刘想了想,“再等等吧,我们不是知道宫爷迟早要帝京吗?他一走,霍锖会更加肆无忌惮,他到时就明白了。我们还没输。”

    秦沣一出门就爆发了,边往外走边骂骂咧咧,将封旭从头骂到尾,从里骂到外。

    “他就这么想让爷当他女婿?什么病态心理?日!”

    宫邪摸出一根烟夹在指间,没点燃。

    “宫宫爷。”一道柔柔的女声在背后叫他的名字,磕磕巴巴紧张到了极点。

    宫邪停下脚步,转身。

    看见了走廊拐角处走出来的封媛。

    她还穿着学校的校服,大概是匆匆赶来,额前的刘海很乱,脸上都是汗水。

    封媛的嘴唇抿得泛白,十根手指因为紧张全部绞在一起,打成了一个死结。

    她嗫嚅了许久,就在宫邪失去耐心打算转身就走的时候,她鼓起勇气小声道,“我想和你订婚。”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天魔劫〕〔快穿逆袭之炮灰〕〔不灭狂神〕〔绝品老板娘〕〔冤鬼契约〕〔血染长生〕〔重燃〕〔二次元的完美人生〕〔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浮生半日倾国皇后〕〔甜心快跑:隔壁有〕〔极品透视小仙医〕〔恋你上瘾,豢宠萌〕〔火爆女上司〕〔凌天剑神〕〔逍遥小僵尸〕〔王者荣耀之超神抽〕〔报告大魔王〕〔大道洪炉〕〔极品女鬼收容所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穿越之变身绝色女〕〔风是叶的涟漪〕〔九转道经〕〔一路仕途〕〔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重生之少将仙妻〕〔奶爸的科技武道馆〕〔恶魔就在身边〕〔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天师打脸攻略〕〔绝世巫医〕〔御鬼者传奇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