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90章 宫邪,我不同意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封媛离开后不久,宫小白也收拾好了东西。

    “玫玫,我先走啦。”她拿了桌面一根香蕉,边剥开香蕉外皮边朝床铺上躺尸的方玫说,“我争取号下午早点过来陪你。”

    他们放假三天,3号下午放假,号下午必须统一到校,然后参加号早晨的高考。

    方玫家住邻市,嫌来回折腾太过麻烦,选择留在学校复习。

    方玫翻个身侧躺,手撑在脑袋一侧,摆了个妖娆的美人姿势,嘴角挂着温柔的笑,“没事儿,不是还有明月陪我嘛,宿舍里又不止我一个人。”

    宫小白咬了一口香蕉,囫囵着说,“那她肯定跟男朋友一起复习啊,不会陪你。你还是一个人。”

    “快走吧你!”方玫腾地坐起来,对她投以一个鄙视的眼神,人艰不拆的道理懂不懂。

    宫小白背起书包,欢快地说了声“拜拜”,蹦跶着出了宿舍。

    隔了没一会儿,她又跑回来了。

    方玫:“又怎么了?”

    宫小白抓起门后面墙壁上挂的伞,“刚走到外面,听人说下雨了。”

    “那你路上小心点,关键时期别感冒了。”方玫看了眼面前的天色,昏沉沉,细细的雨丝从阳台飘进来,挂在窗玻璃上。

    几朵黑压压的乌云,染了浓墨一般,低垂地挂在天边,一看就有一场大雨要来临。

    宫小白笑着点头应下,“我这回真走啦!”

    “走吧走吧。”方玫摆摆手驱赶她。

    走出宿舍楼,丝丝细雨骤然转变为瓢泼大雨。

    夏季就是这样,转眼疾风骤雨,转眼又雨过天晴。

    噼里啪啦的雨点敲打着伞面,沿着伞檐垂落下来,形成天然的珠帘。宫小白将伞柄压在左边肩膀上,蹲在地上将裤腿往上折起两道。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踏着雨水,踩出啪啪啪的声响。

    宫小白站起身,抬高伞面,看到了几步开外的莫扬,穿着黑红相间的薄款冲锋衣,发丝凌乱微湿,白皙的手握着伞柄,撑着一把膨大的黑伞。

    除去在天龙居必穿的工作制服,他的便服大部分都是冲锋衣,天冷就穿厚款,天热就穿薄款,一层不变。

    不过他长得白净秀气,穿黑色和红色非常好看。

    这也是为什么宫小白最开始见到他时,总称呼他为“小白脸司机”。

    莫扬跑到宫小白跟前,喘口气,“小白小姐你带伞了啊,我还以为你没带”他一看到天下雨就撑着伞从车上下来接她了。

    “你来接我?”

    “不然呢。”莫扬用手指拨了拨湿润的发丝。

    两人现在是很好的朋友,他说话时没了先前主仆有别的拘谨,很多时候喜欢开玩笑。

    宫小白噎了噎,问,“宫邪呢,他怎么”她拍了下额头,暗骂自己太笨,“刚过四点,他应该还没下班吧。”

    两人一同往外走,莫扬把黑色的大伞给了她,自己用了宫小白的小花伞。

    他看着她,隔着层层雨幕看着她,娇嫩的像花一样的容颜,甚至会让他想到,这样的滂沱大雨会不会摧残她,他其实想知道她的抗压能力。

    莫扬嘴唇动了动,又动了动,最终放弃了启开。

    车库里,他意外听到了爷和秦沣的对话。

    爷要去宫悦酒店,跟另一个女孩订婚。虽然一切都是假的,是一场掩人耳目的骗局,可,宫小白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傻傻的以为,今天他来接她,是因为宫爷还在上班。

    莫扬收了伞,替她拉开车门。

    “我坐前面副驾驶吧。免得我在后面突然跟你说话,你又说我吓唬你。”宫小白解下书包扔进了后座,绕到前面副驾驶坐好。

    莫扬愣了愣,坐进了驾驶座。

    车子在漫天大雨中缓慢前行,挡风玻璃上的雨刮器不厌其烦地摆来摆去,做着周而复始的运动,划开一道道水帘。

    ——

    到家,宫小白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一身清爽的家居服,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阿姨搜罗了一堆小零食摆在她身边,又给她切了一盘水果,笑眯眯地说,“小白少吃点,晚饭有你爱吃的红烧蹄膀,还有粉蒸牛肉。”

    “唔,好,我就吃一点点。”宫小白拿遥控器选了个综艺节目,撕开了一袋鸡爪,边啃边看。

    阿姨哎了一声,转身进了厨房。

    莫扬把车子开进车库停好,走到客厅,把车钥匙放进玄关抽屉里。

    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大,里面传出主持人搞怪的声音,说着搞笑的段子。宫小白咯咯笑着,吐出鸡骨头。

    一抬眸,她看到莫扬傻傻地站在那儿。仿佛还没从刚才的搞笑节目中抽离,宫小白的脸上挂着夸张的笑,“小莫你干嘛?跟门神一样。”

    “小白。”莫扬唤她的名字。

    作为下人,他该服从爷的命令,作为小白的朋友,这件事他应当告诉她。她是他在帝京交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一个。她对他很好,她知晓了他的梦想,让爷带他去枭鹰军校,知晓了他的身世,让爷给他加薪。

    不管是出于同情还是出于两人是朋友关系,她都是他的恩人。

    “啊?”宫小白看见他面色凝重,像一尊灰白的雕塑,吓得把电视声音调小一些,就为了能清楚听到他的话,“到底什么事你说吧,你这样可吓死我了。”

    莫扬沉下一口气,仿佛下定了决心,“你、你快去宫悦酒店吧!爷要在那里跟人订婚,不过你别担心,都是假的,他”

    “你说什么?”宫小白手中的零食袋子掉在地上,以为自己幻听,特意关闭了电视的声音。

    偌大的正厅里,莫扬的声音还在回荡,一字一句像雨水一样滴进宫小白的耳朵里。

    莫扬说,“我知道你听到了。就是这样,我说的是真的,但订婚是假的,就是”他皱着眉,什么真的假的,假的真的,他把自己给绕晕了。

    宫小白抽出纸巾擦擦嘴上的油,笑了声,“你回来的时候淋雨了,脑子进水了吧。怎么可能?”

    “我真没骗你。”莫扬道,“假订婚的对象就是你那个朋友封媛,封家的千金小姐。”

    轰!

    宫小白感觉有什么东西重重敲击自己的耳膜,她整个脑袋也懵懵的。

    醍醐灌顶的感觉,大抵就是这样。

    “宫小白,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这是宫邪的话。

    “就是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这是封媛的话。

    宫小白从沙发上站起身,扑到莫扬面前,抓着他轻薄的冲锋衣布料撕扯,咆哮道,“你怎么知道的?!你怎么知道?!”

    “这是怎么了?”两个阿姨从厨房里跑出来。

    看见宫小白双目赤红,倔强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就是不肯掉下来,她抓住莫扬的衣服,手背纤瘦的骨节凸起,青青紫紫的脉络突兀地横亘在上面。她使劲地摇晃莫扬,瘦瘦弱弱的一个她,几乎要把莫扬摇散架。

    而莫扬一脸为难地说,“我不小心偷听到的。”

    宫小白甩开她,脑子混混沌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一切行动不由大脑控制,全凭着一腔愤怒支配。

    她跌跌撞撞地找出抽屉里的车钥匙,冲了出去。

    外面还在下雨,雨水沿着落地窗的玻璃留下蜿蜒的一道道水流,像极了某种蠕软的虫子。

    宫小白反应这么大,是莫扬没想到的,他愣愣地站在客厅,脑海里浮现她刚刚崩溃又倔强的样子。

    她拿了车钥匙

    宫小白要干什么,她不会开车!

    精神恍惚了一瞬,莫扬惊出了一身冷汗,慌忙追了出去,连伞都没来得及撑。

    宫小白却先他一步,将车子从车库里开了出来。

    她没学过开车,不会开是肯定的。可她学习能力强,看了无数次别人开车,脑中早就形成了一系列的技巧。

    她开得很慢,莫扬却吓得魂都没了,他看到她没打开雨刮器,整块挡风玻璃都被雨珠铺满了,视线的可见度为零。

    他大喊着让宫小白停车。

    黑色轿车歪歪扭扭地行驶,砰一声,撞上了主干道旁边一盏路灯,褐色的仿古灯柱撞弯了,车前灯也撞碎了。..

    宫小白及时踩了刹车,脸埋进了安全气囊。

    莫扬只觉得再这样下去,他三魂七魄都要吓没了,大步冲过去拉开了车门,“小白小姐!你有没有事?”

    回答他的是低低的抽泣。

    “你先下来,我带你去成吗?”莫扬说。

    曹亮有事外出不在家中,他做不了主,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宫小白抬起头,眼睛红红地看着他,“我的手机呢,我要我的手机,我的手机”她语无伦次,一遍遍重复相同的话。

    莫扬无奈,只能哄着,“好好好,我帮你拿手机,你先别冲动,别开车行吗?”

    “嗯。”

    莫扬知道这位小祖宗的性子,保险起见,拔掉了车钥匙。

    他去客厅将宫小白的手机拿了过来,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头发也**的黏在脸上,把手机递给她。

    宫小白坐在驾驶座,努力平复情绪,给宫邪拨打电话。

    宫悦酒店。

    宫邪早就到了,提前通知了宫申和唐雅竹,却没具体说什么事,单单说了晚上过来吃个饭。

    他没进包厢,站在走廊一侧的半圆形欧式阳台上,观看着雷雨中的城市。

    这场雨,格外大,格外汹涌,好似能吞没一切。

    秦沣默不作声地站在他身后。

    耳边响起手机铃声,宫邪摁灭烟头,从裤兜里掏出来,来电显示让他的眉目瞬间紧绷。算算时间,她这会儿应该已经到家了。

    他接通了,还没说话,那边就传来宫小白克制压抑的哭声,“宫邪,我不同意,我不同意,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一遍一遍的重复,一声比一声更低,杂糅着下雨的声音。

    宫邪喉咙狠狠一鲠,仿若卡进了一颗石子,磨砺着细韧的声带。

    她知道了,她不同意

    他要说什么,宫小白已经挂了电话。

    秦沣察觉到爷周身的气息都不对,问,“怎么了?”

    “小白不同意,她不同意。”宫邪握住手机,转身看他,心绪无法宁静。刚刚的声音里,雨声很大很大,不像是在屋内打的电话,她现在在哪儿。

    恐慌的,无措的,纷乱的,急躁的,各种复杂的情绪充斥心脏,他冷静不了。

    哪怕得知她当初撞上霍锖,他都没这样过。

    霍锖若伤她,他会让霍锖偿命,可伤她的人变成自己

    “秦沣,她不同意,她不同意。转告封旭,让他不用来了。”宫邪匆匆从阳台一侧的楼梯下去,一遍遍打宫小白的电话,均显示无法接通。

    封旭正好从另一侧楼梯上来,听到宫邪最后一句话,拄着拐杖追上去,“宫邪他说什么?!”

    秦沣伸出手臂拦住封旭,“封先生留步,订婚不存在,您可以回去了。”

    封旭面部肌肉剧烈颤动,“他可是说了”

    秦沣皮笑肉不笑地打断他,“爷什么话都没说,莫不是您记错了?宫爷今天来宫悦酒店,只为了巡视宫尚旗下产业。”

    爷说不同意,那他就该为他斩断一切可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末日轮盘〕〔一术镇天〕〔最强修真在都市〕〔一路青云〕〔万帝至尊〕〔绝品透视高手〕〔未来之大神驾到〕〔漫漫问仙途〕〔神医凰后〕〔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大国文娱〕〔都市修仙主宰〕〔女相〕〔超神建模师〕〔不死狂兵〕〔腹黑狂妃太凶猛〕〔异次元探案实录〕〔猫耳猎灵师〕〔恽夜遥推理〕〔我看到了你的死亡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九转道经〕〔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最强恶魔妖孽系统〕〔一路仕途〕〔网游大魔王〕〔御鬼者传奇〕〔重生之少将仙妻〕〔奶爸的科技武道馆〕〔超能小农夫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