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91章 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封旭一张脸青紫交加,撑在拐杖上的手捏得咯咯作响,“宫爷言而无信!”

    更大的雨水从阳台飘进来,几乎要淋到几人身上。

    耳边是轰隆隆的雷声,风吹着树枝疯狂地摇晃,仿佛张牙舞爪的野兽,渲染了山雨欲来之势。

    “您在开玩笑吧,封先生。”秦沣不惧淋在后背的雨点,刚毅的脸上冷肃非常,“我们宫爷说什么了,你有证据吗?”

    话到这里,他已经懒得用“您”这个敬称了。

    封旭气得胡子乱颤,“你!”

    当初的确是秦沣在电话里通知他关于两家联姻的事,真论起来,他没听过宫邪说过只字片语。

    “宫悦酒店一楼餐厅新请来一位米其林大厨,菜单上多出了几道广受食客喜爱的餐点。”秦沣道,“如果封先生有时间的话,我愿意陪你用个晚餐。”

    订婚一事算是彻底不指望了,可接下来还要不要跟封家合作,用什么样的方式合作,秦沣不好替宫邪做决定。

    他唯一能做的,是既解决订婚的事,又不能将封旭彻底得罪。

    “秦沣!”老刘往前一步,愤懑地道,“你成心的吧!分明是你给先生打的电话。”

    “不好意思,我理解错了爷的意思。”秦沣单手插兜,侧身靠在走廊墙壁上,脸上挂着半真不假的笑,“封先生要是没时间用晚餐的话,那就请回吧。”

    封旭一甩手,冷冷地哼了声,转过身,每走一步,拐杖就重重地捣在地上,仿佛要把地板戳出一个洞。

    站在封旭身后,一直未挪动脚步的封媛,此刻伫立在冷寂的走廊上,仿若一个没有表情的人偶。

    她穿着珍珠粉的抹胸长裙,层层叠叠的裙纱像一片片绽开的花瓣,柔软香芬,裙摆沾了雨水,不显狼狈,反而添了一分妖艳。她的长发挽起,按照封旭的要求,挽成隆重的高髻,用一枚弧形珍珠发卡固定,像高贵的公主。

    她第一次穿这么高调的衣服,以往,她总是为了降低存在感,不让封旭发现她的利用价值,穿着平淡又不失礼的礼服。

    她看着秦沣,想要寻求一个答案。

    可,他连封旭的面子都不给,她能从他这里要到什么答案呢。

    秦沣摸出一根烟衔在嘴上,看了一眼封媛。

    他对这小女孩没什么深刻印象,仅仅了解她是封旭的女儿,宫小白朋友。

    她来茶园找爷时,那种畏惧、惊怕又坚韧的眼神倒是让人存了两分印象。

    她想跟爷做交易,让爷帮她脱离封家,这种话从一个柔弱的十八岁小女孩嘴里说出来,实在够胆量。

    想也知道是被那个没心没肺的无良父亲给逼的。

    他怜悯她,却不能出手帮她。眼下宫家和封家的关系处在僵持阶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先回去吧。”秦沣摸出打火机,风太大,他手掌拢在嘴巴前,点燃了烟,吸了一口,见封媛站着没动,补充道,“爷跟你的交易打一开始就不存在。”

    秦沣不再看她,从外接楼梯走下去。

    他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给宫家打电话,告知宫申夫妇不用过来了。

    老刘不知何时折返回来,走到封媛身边,“小姐,先生在下面等你。”

    封媛浑身冰冷地跟着他下楼。

    他们所处的位置是与酒店后花园相接的廊檐下,封旭站在贴近墙壁的一侧,沉沉的脸色比天边的乌云还要阴沉可怕。

    老刘走过去,弯腰在他身侧耳语了几句。

    封旭望向封媛,脸色骤然冷下去,双目喷火,扬起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走廊湿滑,封媛穿着高跟鞋,身子站立不稳,狼狈地摔倒在地上,膝盖狠狠地砸向大理石板。封旭的一巴掌用尽了全力,她的嘴角登时流了血,脸高高的肿起,半边的发丝散乱在脸上。

    她却不觉得疼,毫无知觉一般舔了舔嘴角,心底甚至滋生了一种名为喜悦的情绪。

    封旭早该这样打她了,装什么温和的慈父呢。

    殊不知,他露出和善的笑,更让人毛骨悚然。

    “混账东西,联合外人算计你亲生父亲,我真是教养了一个好女儿!”封旭想到宫邪转身就走,想到秦沣刚才假笑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举起拐杖抽打在她身上。

    啪、啪、啪!

    电闪雷鸣下,这种沉闷的棍声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先生,算了。”老刘看着渗出血迹的瘦弱后背,有点不忍心的,出声阻止,“这件事已然这样了,接下来该怎么做还需要好好计划一番。”

    封旭气喘吁吁地停下,冷冷斥了一声,“从今天起,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待在房间里,哪里也不许去。”

    奄奄一息的封媛趴在走廊上,低低地笑了声,她还天真的以为封旭要说“从今天起,你就不是封家的女儿,滚出封家”。

    她多么希望是这句话啊。

    封旭穿过走廊,从侧门进了大堂,看见旋转玻璃门外,停下一辆绿色的出租车,宫小白从上面下来,穿着宽松的家居服,急匆匆地往大堂里来。

    笨拙得很,她在旋转门那里转了两圈才进来。

    封旭一张脸更阴沉,不用深思,宫邪出尔反尔跟她脱不了关系,小小年纪就有狐狸精的本质。

    他被秦沣一番说辞气了一遭,又被封媛的背叛气个半死,一腔怒气在看见宫小白时压抑不住,“把她给我带走!”

    老刘迟疑一秒,“这先生,这是在宫家名下的酒店,被宫爷知道了恐怕不好。”

    宫小白看见他了,径直奔过来,“宫邪呢?!”

    她给宫邪打电话的时候,很生气,很委屈,甚至不想听到他的声音,她就挂了电话。之后,无论他再打多少遍,她都不接,就像他们俩冷战的那次,她无论打了多少遍电话,他也不接听一样。

    她是学他的。

    她不确定他有没有听懂她的意思,她不同意,她不同意他跟任何一个女人有牵扯,真的假的都不行。

    莫扬要送她过来,她拒绝了,她自己一个人来了,来找他。

    封旭讥诮地笑了一声,压根不想跟她多废话,朝老刘吩咐道,“还愣着干什么?带走!”

    老刘还没来得及动手,听到动静的门口保安就围了过来,同样匆匆赶来的还有酒店的大堂经理。

    “封先生,您这是做什么?”大堂经理恭敬地微微颔首,声音温和有礼,“我们小姐没得罪您吧。”

    宫邪带宫小白来这里吃过饭,身为亲自接待他们的大堂经理,自然记得宫小白,前台发现她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他了。

    封旭脸色变换,一声不吭地走了,老刘的脸色也很难堪,连忙跟上。

    “宫邪呢?他在不在?”宫小白情绪激动地问大堂经理。

    “宫总一个小时前就走了。”

    一个小时前

    就是她打完那通电话的时候。

    “我知道了。”宫小白喃喃道,转身出了酒店。

    “诶,小姐”经理刚想说外面还在下雨,别淋湿了,小白已经跑了出去。

    雨势越来越大,兜里的手机还在响,宫小白站在路边,没过几分钟,身上就湿透了,冰凉的布料贴着身体,她突然就感觉到茫然。

    不知道该去哪儿。

    面前的车流来来往往,没有一辆是她想坐的,远处的路口四通八达,没有一个方向是她想走的。

    下雨的天很快昏暗下来,华灯初上,昔日璀璨的霓虹灯被暴雨切割成寥落的颜色,显得那样微弱。

    口袋里的手机终于不响了。

    宫小白怔了怔神,手伸到**的衣兜里,摸到冰凉的手机。

    豆大的雨点拍打在黑漆漆的屏幕上,她使劲地擦拭,水珠又很快的布满屏幕,摁了好几下开机键都没有反应。

    没电了。

    手机一直响,屏幕一直亮,早该没电了。

    宫小白觉得冷,抱着膝盖蹲在路边。

    滂沱的大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一直在下,与夏天常有的雷阵雨一点都不符合。雨水顺着她的头顶往下淌,滑过脸颊,滚进衣领里。

    仔细想想啊,除了天龙居,她好像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全世界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地方。

    不知蹲了多久,小腿一抽一抽地疼,宫小白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往路中央走,其实她也不知道要去哪儿。

    刚才还迫不及待地想见宫邪,质问他,冲他发脾气,对他拳打脚踢,借此发泄自己的怒气和委屈。

    可这一会儿,她完全不想见到他。

    宫小白,你个小东西可真善变。

    宫邪曾浅笑着这么说她,她当时怎么说来着,她大声反驳他,跳起来跟他闹,说自己才不善变。

    她倏然笑了,她就是善变。

    刺啦——

    一辆车在脚边停下,车头几乎要擦到她的裤腿,司机降下车窗大声喝骂,“不要命啦!”

    宫小白努力眨了眨眼,眼睫毛上都是雨水,好像垂下两道小小的水帘,看不太清路。

    耳边紧跟着又是一道刹车声。

    车上有人匆忙下来,拽住了她的手,她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撞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宫小白?你怎么了?”

    季燚的声音,永远伴随着青葱校园里的清朗,干净,仿佛眼前剔透的水珠。

    跟随季燚的两名保镖立刻从车上下来,撑开一把大黑伞罩在两人头顶,“季少爷,晚上的饭局快赶不上了。”

    季燚从他手里接过伞,冷声吩咐,“告诉我爸一声,我不去了,四贸的项目我会负责完善。”

    “这”保镖面露为难。

    “按我说的做!”季燚声音更冷了一点,大概是漫天的雨太凉了。

    “是。”

    头顶没有雨水淋下来,宫小白才看清眼前的人。

    这是她第二次看见季燚穿西服。第一次是在才艺竞赛上,他穿一身纯黑的西服,坐在钢琴后面,宛若一个优雅的王子,一个圆圈灯影从头顶倾泻而下,照在少年白皙清隽的面庞上。

    那时她只匆匆瞥了一眼。

    现在,他也穿着匀整的黑西装,白衬衫,系着深蓝色的领带,周身气质与平日在学校穿蓝白校服的他截然不同。

    学校里,他是所有女生心目中的清雅又冷漠少年,像迎风而立的白杨。此时此刻,他是一个高贵的绅士,多了几分明显的疏远。

    季燚蹙眉,“怎么不说话?”

    他在车上隔着雨幕不经意间的一瞥,发现路中央的女孩格外像她,其实他不敢确定,夜色太深,光线太暗,窗玻璃又被雨水覆盖,只那一个模糊的相象的人影,让他慌了神,让司机停了车。

    “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季燚换了只手撑伞,将伞面往她那边倾斜,“差一点就出事了,怎么不看路呢?”

    宫小白抿抿唇,没说话。..

    季燚的视线从她脸上转移到身上,这才发现她全身都湿透了。

    他拧成川字的额头又添了一道折痕,不知道她在雨中到底站了多久,衣服湿到这种程度简直难以想象。

    衣摆和裤腿不停地往下滴水。

    纯棉的衣服已经到了无法吸水的地步。

    季燚解了扣子,单手脱下西装,披在她身上,但他觉得这样根本不能御寒,里面都是湿的,穿再多也没用。

    “上车,我送你回去,你住在天龙居是吧?”天龙居离这边还挺远,开车得一个小时,更别说天黑下雨的情况下。

    宫小白摇摇头,“我不想回去。”

    季燚愣了一下,手抬起又放下,想推她上车,却觉得他该克制这种亲密举动,“雨下这么大,不管怎样,先上车吧。”

    宫小白点了点头。

    等她坐进车里,季燚收了伞,也坐了进去,“拐回去,到青平公寓。”

    司机应了声,打转向灯,车子在前面最近的一个路口调转方向。

    与此同时,宫邪回到天龙居。

    客厅里回荡着曹亮询问莫扬的声音,两个阿姨一脸急色,搓着手不知所措。

    宫邪解下西装扔在沙发上,急声问,“小白呢?”

    “出去找爷了。”莫扬没看到宫邪后面有宫小白的身影,愣住了,吞下一口唾沫道,“她去宫悦酒店了。”

    宫邪松了松领带,脸色冷厉,“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拦着她!”

    莫扬愧疚不已,“她不让我跟着。”

    风还在刮,雨还在下,窗棂发出阵阵晃动的声音,外面的天已完全黑透了。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异界之一拳超人〕〔仙韵传〕〔妖龙古帝〕〔花痴平妖师〕〔闪婚秘爱:专宠娇〕〔婚色撩人:影后小〕〔我的镀金时代〕〔校花的全能保安〕〔九转道经〕〔丑女种田忙:邪王〕〔仙武大明星〕〔我是杀毒软件〕〔爆笑修仙,萌狐不〕〔圣手国医〕〔宠妻上瘾:劫个相〕〔英雄联盟:领袖之〕〔重生之万界天尊〕〔小妻子要不要〕〔隋唐之乱世召唤〕〔最强狂兵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穿越之变身绝色女〕〔风是叶的涟漪〕〔九转道经〕〔一路仕途〕〔艾泽拉斯游侠之王〕〔奶爸的科技武道馆〕〔重生之少将仙妻〕〔恶魔就在身边〕〔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天师打脸攻略〕〔绝世巫医〕〔御鬼者传奇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