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95章 你爱她吗

时间:2018-11-03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宫邪驱车在帝京城各个街道转了一遍,每一条道都是宫小白曾经去过的地方,或者有她喜欢的奶茶店,或者有她喜欢的饰品店,要么,是她挂在嘴边的美食店

    华灯亮了又灭,天边翻起鱼肚白,火红的太阳从遥远的地平线升起,他还是寻不见她的身影。

    无处可寻的时候,宫邪开车回到了宫悦酒店。

    刚停下车,秦沣打来电话,告诉他,他们看了一夜的监控录像,发现宫小白在宫悦酒店前面一条路被季燚带走了。

    很快查到了季燚名下青平别墅的地址。

    宫邪一刻不停歇地赶过来,出现在这里。

    季燚握着门把手,看着眼前的男人。

    印象中,他还不曾见过这么狼狈的宫爷。

    单穿着褶皱不堪仿佛用手使劲团吧过的黑衬衫,笔挺的西装裤同样皱巴巴,这儿湿了一块,那儿湿了一块,脚上的皮鞋沾满了泥水,与季燚身上干净清爽的衣服形成鲜明对比。

    季燚面无表情地错开身子让他进来。

    宫邪走进客厅,看见了靠着墙壁坐在地板上的宫小白,穿着宽松的男生衣服,捧着一个小瓷碗,正一勺一勺舀着碗里的粥,往嘴里送。

    可怜兮兮,像个要饭的。

    怎么让她坐在地上?

    “小白。”长时间没喝水没出声,宫邪的声音很沙哑,像是在沙漠里徒步前行数天的旅行者。

    “哐当——”

    她的手剧烈颤抖了一下,碗砸在地上,剩下的粥溅得到处都是。

    季燚抬步的同时,发现宫邪的脚步比他更快地冲了过去,蹲在地上,握住宫小白两只手,紧张地问,“有没有烫到?我拉你起来。”

    她的手心滚烫,是一种不正常的体温,宫邪刚抬手贴上她的额头,被宫小白猛地推开,“你走开!”

    她这一声情绪激烈下的嘶吼,喊破了嗓子,脸憋得通红。

    宫邪岂会不知道这丫头在跟他置气,是他事先没明确说明,她要怎么样生气他都认了,“先起来好吗?地上凉。”

    季燚转个身,背对他们而立。

    他没兴趣看宫爷怎么低声下气哄人。

    “你走开!你走开!你走开!我再也不想见你!”宫小白站起身愤懑地吼,又垂下头嚎啕大哭,“呜呜你走开,我才不要看见你”

    宫邪挺直的脊背颤了颤,一言不发。

    心痛来得既快又猛烈。

    她就跟小孩子似的,从来不会压抑地抽泣,哭起来必是惊天动地的嚎啕大哭。

    前段时间才惹她哭了一次,当时的心疼至今回想还有余痛,他却第二次惹她哭。

    眼下,他甚至连看都不敢看。

    大概这次才是他真真正正亲眼看见她大哭,撕心裂肺。上次在电话里,他单单听到她的哭声,后来在宿舍楼下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经止住了哭,并把脸埋在他怀里。

    一直背对着他们的季燚,在宫小白爆出第一声哭声的时候,转过身。

    她从昨天夜晚到今天早上,一直绷紧得像只提线木偶,连笑一下都带着几分勉强。原来,她没看见那个能让她表达真实情绪的人。

    宫小白哭得很凶,泪水一股一股往外涌,咧着嘴大嚎。

    而宫邪就这么看着她,不哄她也不劝她。

    等她终于哭够了,发泄了所有的情绪,宫邪才走上前,拥住她的肩膀,“先跟我回去,有什么我们回去再说。”

    “我回哪儿去?”宫小白仰头看他,他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面无表情,眼神波澜不惊。

    她推开他站在椅子上,高他一截,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回哪儿去,你都订婚了我回哪儿去?啊?为什么瞒着我?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是小孩子,不配知道你们大人的世界是不是?”

    说着说着,宫小白红红的眼眶里又涌出泪水,“你就是故意的,仗着我喜欢你,爱你,觉得做什么事我都能接受。我难过了,伤心了,拿一根棒棒糖哄哄就好了。是吗?你就是这样想的!”

    宫邪不反驳不解释,只看着她,同样的,红了眼眶。

    男儿有泪不轻弹。

    军人更是流血不流泪。

    他强忍着逼回自己的泪水。

    “是啊,我就是个没家没爸妈的孤儿,离开了你我就没地方可去,所以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负我,是不是?”宫小白扑过去推他,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宫邪伸手去抱她,她却像只暴躁的小兽,拼命捶打他,推开他。

    “你走啊!”她的嗓子本来就哑了,发着烧,神智也不是很清醒,全凭一股怒气撑着,“你走,你走,你走你根本不爱我!我不要跟你回去。”

    无论她怎么推,怎么打,宫邪都站着不懂,任凭她发泄怒气。

    宫小白也不想自己变得这么狼狈的,可她就是忍不住,想打他,骂他,咬他。其实一直大吼大叫很费力气,她的脑袋晕乎乎,好像下一秒就要栽倒在地上。

    她不想在他面前出丑,感觉到了身体支撑不住,她就从椅子上下来了,好像加注在她身上的魔法消失了,她又变成了他面前的小矮人。

    宫邪无声喟叹,她哭着喊着的时候,他一颗心也被折磨着蹂躏着,跟他身上这身皱巴巴的衣服一样。

    他看着眼前这个垂着脑袋还在嚎哭的姑娘,第一次觉得每分每秒都在油锅里煎炸,已经不单单是心痛了。

    在帝京城的街道游荡了一晚上,他想过无数个哄她开心的方式,想着先把她逗开心了,再跟她解释一切。他还没告诉她,会带她去军营这个消息,他是想把她留在身边的,一辈子都不嫌长。

    这一刻,终究是束手无策了。

    剧痛的嗓子已经不允许她大吼大叫,宫小白的声音彻底低了下去,“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会吃醋会伤心会难过你想过吗?还是你觉得我可能不会在意,我连别的女生多看你一眼都不能忍受,你难道不知道吗?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你是什么感受?”

    她气冲冲地绕开他,走到季燚面前,抱住他,“看到了吗?心里什么感受?”

    “小白”宫邪闭了闭眼。

    季燚抬手搭在她肩膀上,温声说,“发烧了就好好休息,嗓子还要不要了。”

    宫小白松开她,径直往楼上走,反正她现在不想见到他。

    宫邪见她要上楼,忙走过去拦在她面前,“我的错,以后慢慢赎。现在跟我去医院。”

    他刚刚握她的手时就感觉到体温烫得吓人。

    再这样下去,身体非要垮了不可。

    “就不去。”宫小白推开他的手,却不妨他陡然收紧手臂,将她抱在怀里。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刚才见她的第一眼就想了。

    “你放开我!滚开!”她连滚字都用上了,在他怀里像只被捉上岸的鱼,剧烈扑腾,挣扎着逃脱。

    宫邪死死地抱住她不撒手。

    宫小白抓住他的手臂,奋力挣起来,咬在他脖子上,用了很大力气,全身都在发抖,最终头一歪,瘫倒在他怀里,晕了过去。

    这么一番闹腾,身体早就到了极限。

    宫邪望着怀里终于安静下来的宫小白,她脸上挂满泪痕,额头都是汗,嘴唇一抹殷红的血色,像最热烈火辣的玫瑰花瓣。

    他抱着她往外走。

    季燚冷声说,“你不该跟她解释一句吗?”

    “你不了解她。”宫邪淡淡地说,“她发脾气吵闹的时候,不能打断,否则会激起更大的怒气和委屈。”

    季燚:“你爱她吗?”

    宫邪:“爱。”

    没跟她说过而已。他的爱是克制,不是放纵。

    买药回来的阿姨正好撞见往外走的宫邪,瞅了瞅他怀里的姑娘。

    她进了客厅,喃喃道,“我都忘了,出去的时候才七点多,大药房还没开门,绕去了稍远的医疗站点。不过好像用不上了。”

    季燚笑了声,“是用不上了。”

    ------题外话------

    这章真是修改了好几遍,达不到想要的感觉,回头有时间再修修吧,你们先看。

    看到好多小可爱投了月票,感动,抱抱..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重生八零之归来〕〔荣誉之路〕〔记忆觉醒〕〔轮回饭店〕〔大清巨鳄〕〔魔教教主的退休生〕〔一剑龙凰〕〔我是仙凡〕〔大晋太宰〕〔末日小镇长〕〔文化入侵异世界〕〔身边之物变成了妹〕〔那年君至〕〔傲诀天地〕〔火影神树之果在异〕〔娇妻在上:穆少,〕〔猛鬼药剂〕〔嫌命长吗〕〔异武大时代〕〔都市全能仙帝
热门小说推荐:最后一个契约者〕〔女战神的黑包群〕〔高冷学霸撩妻365式〕〔天才小农女:学霸〕〔都市共享男友系统〕〔细胞修神〕〔魔鬼主教〕〔重生之少将仙妻〕〔重生七零王牌军妻〕〔回到八零当女兵〕〔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崛起复苏时代〕〔我真的不想扮猪吃〕〔剑鸣九天〕〔垂钓未来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