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96章 别打她的主意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医院。

    司羽刚做实验的准备工作,就被宫邪一个传唤打断了。

    他匆忙脱下身上的实验服,套上白色的大褂,赶到他指定的病房,挂着眼镜框的鼻梁上溢出了些许汗珠。

    “发生什么事了,火急火燎的。”司羽站在他跟前,见这位爷没缺胳膊也没缺腿,除了有点狼狈外,还是一如既往的玉树临风,顿时松了一口气。

    听宫爷在电话里焦急的语气,他还以为他怎么了呢。

    宫邪推开了门,指着病床上的人,“帮她退烧。”

    “爷,我没听错吧。”司羽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里,气定神闲地看着病床上面色通红的宫小白,“我一个号称医学界的鬼才,外面多少人倾家荡产跪着求我救命,爷喊我来就为了治退烧?”

    他手指了指外面,“随便喊来一名医生都能做。”

    他觉得宫邪完全就是在耍他。

    “她情况特殊,别人我不放心。”宫邪没心情跟他解释太多,更没了往日的威迫,“快点,她身上烫得很。”

    司羽倏然想起当年的片子,收起来脸上轻松的表情。

    他走近病床,手在宫小白的额头上碰了一下,“3度。”

    定定地看着宫小白,司羽突然偏了下脑袋,“她这体质有点令人匪夷所思啊。我可是记得,当初断了三根肋骨,还能瞬间活蹦乱跳,这小小的发烧倒好不了了。”

    “少说废话。”宫邪皱眉。

    司羽摇摇头,转身出了病房,去药房配药,然后回来。

    “输液退烧快。”他随口解释了句,抓起宫小白的手,轻而易举扎进了静脉,把医用贴布贴在她手背上。

    司羽直起身,屈指弹了弹输液管,调整了输液速度。

    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宫小白手背上细小的血管,翘起唇角说,“爷要是不放心,我给她做个全身检查?”

    宫邪冷睨了他一眼,捞起一把椅子坐在床边,“收起你的心思,别动她。”

    “不怀疑不好奇吗?”司羽有了点聊天的念头,双手抱臂靠在病房里一个储物柜上,丰神俊朗的容貌挂着轻笑。

    他娓娓地说,“以前跟爷提起这个事时,因为这女孩跟爷无关,可以不在乎不介意。现在呢?”

    “你想说什么?”宫邪侧目看他。

    “真没别的意思,我又不是那种喜欢做**实验的偏执变态研究者。”司羽扬眉,对于宫邪看他时防备的眼神很无语,“就单纯想提醒一下,她不太正常。虽然,目前看上去跟正常人没区别,可我不会忘记两年多前亲眼看到的事实。”

    宫小白的片子和血样化验都在他的电脑里存档了,血样检查是没问题的,问题就出在那两张片子上。

    宫邪动怒了,“司羽,别打她的主意,她现在不是谁,是我的人。”

    或许司羽不是那种喜欢做**实验的研究者,作为一个医学爱好者,他对尚未探知的领域永远保留着一份好奇心,并迫切想寻求答案。

    “行行行。”司羽举双手投降,“爷的人,我不动总行了吧。”

    他瞥了眼宫邪的脖子,“爷的伤口真的不需要处理一下?齿痕太深了,会留疤。”不敢明目张胆地笑,他抽着嘴角闷笑两声,“你说你这身上有刀伤枪伤也就算了,多出了个女人的牙齿印像什么样子。回头去了军营,还不得被那帮人笑掉大牙啊。”

    宫邪抬手摸了摸脖子右侧的齿痕,确实很深,到现在还没结痂,能摸到黏黏的血,顺着脖子流进衣领里。

    “不用处理了。”他说,

    司羽憋笑的嘴角落回原处,露出个略显惊讶的表情,像他这种见惯生死的人,已经很少能引起情绪剧烈波动的事了。

    “真的假的,爷真的打算”一辈子带着这枚属于女人的齿痕?

    “你今天的话有点多。”宫邪打断他的絮絮叨叨,揉着眉心,“没事的话就出去吧,吵到病人休息了。”

    司羽噎了噎,顶俊朗一张脸翻了个白眼。

    “她一共有两瓶药,另一瓶挂在旁边了,一会儿这瓶输完了你自己换。”

    司羽出去后,病房终于安静下来,滴答滴答,轻微的滴液声在耳边响起,像催眠曲,诱人入眠。

    他精神紧绷了一整晚,身体本来应该极困乏,他却很清醒。

    宫邪抓起宫小白的手,放进被子里,没舍得放开,一直握在手里,他的手心微凉,给她降温。

    ——

    宫小白昨晚一直失眠,天亮了发烧才睡过去。

    这一觉睡得格外长,直到日影西斜,她才醒过来。

    眨了眨干涩酸痛的眼睛,她盯着白茫茫的天花板发呆,胃部空空的,肚子很饿,手被一只手掌紧紧攥着。

    说实话,手有点疼。

    如果不是被捏疼了,她可能还会睡得久一点,宫小白如是想。

    宫邪的声音似一阵清风,从耳边拂过,“醒了?想吃东西还是想喝水?”语调顿了一秒,替她做了决定,“还是先喝点水吧,润润嗓子。”

    她觉得他才是那个需要润嗓子的人,说话的声音沙沙的。

    不对!

    她现在还没原谅他,不想跟他说话。

    宫邪倒了一杯热水,兑了点先前放凉的凉白开,估摸着温度刚好不烫口又热乎,能让嗓子舒服。

    他摸透了她的小毛病,低声道,“不想说话就喝水。”

    宫邪弯身抬起她的脖子,将纸杯抵在她唇边,宫小白被动地吞咽了小半杯。

    “早上就喝了那么几口粥,中午也没吃饭,眼见快到晚饭时间了,肯定饿了。”她不理他,他也不介意,兀自说,“秦沣一会儿就带吃的过来,或者,你想出去吃?”

    她输完两瓶液后的半个小时内就退烧了,只是因为太累了,缺少睡眠才会睡了这么久,可以出院了。

    然而,她现在估计也不太听他的话,他索性没说,凭她喜好。

    宫小白放在杯子里的手,紧紧揪住床单。

    她看见他眼珠上爬满了红血丝,看见他脸上难以掩饰的倦色,也看见了他身上衣服的褶皱。这些,足以让她心疼。..

    一说曹操曹操就到。

    秦沣拎着大包小包的吃食从外面进来,堆放在床头柜上。

    充斥着消毒水味的病房顿时飘散出食物的香气。

    宫小白闻到了莲藕排骨汤的味道,还有蒸饺,鲜香的菌菇鸡汁儿的味道能透过薄薄的皮溢出来。

    肚子叫得更厉害了。

    秦沣瞄了一眼宫小白。一米八几的大个头,弯着腰,赔着笑脸,“小白,起来吃点东西。这还是简单的几样,等你身体彻底恢复了,就让阿姨给你做酱肘子,把肘子切成小块小块,淋上酱汁炖起来,别提多香了。”

    他不会做饭,全靠想象瞎说。

    宫小白翻个身,留给他一个后背,顺带着把被子往上扯了扯。

    秦沣看了宫邪一眼,耸耸肩,做了个没辙的表情,表示自己尽力了。小白这是怨上了整个天龙居的人。

    要不让莫扬来试试,他平日里跟小白关系最好。

    还是算了,找莫扬来纯属给爷添堵。

    秦沣努了努嘴,用口型说:哄呗。

    他一溜烟逃走了,将空间留给他们。

    宫邪取出白色袋子里的打包盒,揭开盖子,排骨汤的香气更浓。

    宫小白咽了咽口水,闭着眼睛无视。

    香味儿真的不是靠闭眼睛就能躲过去的,鼻子抽动两下就能闻到,太香了

    “宫小白,起来吃饭。”宫邪倾低身子去看她的脸,“你这么聪明,当然清楚,生气也是气别人,不能气垮自己的身体,对不对?”

    靠在门外墙壁的秦沣抖了个激灵,指间的烟灰都抖落了一层。

    旁边刚好有个小护士经过,冷眼瞥向他,抱着病历表,指了指墙上的黄色禁烟牌,“先生,这里不准吸烟。”

    “抱歉。”秦沣摁灭了烟头,起身往外走,还是去外面车上等他们好了。

    宫爷那个哄人的语气,他实在不敢再听第二遍。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浴血武神〕〔穿越之农家小娘子〕〔合租仙尊〕〔爱情自有天意〕〔神话纪元〕〔黏住未来老公[重生〕〔神光冲霄〕〔向胜利前进〕〔辣手神医〕〔我独仙行〕〔我是至尊〕〔最强武者〕〔少年大将军〕〔璜台志〕〔女朋友每天都被传〕〔妙手神农〕〔电影世界穿梭门〕〔风水大师是网红〕〔都市种子王〕〔火影之大美食家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九转道经〕〔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风是叶的涟漪〕〔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一路仕途〕〔艾泽拉斯游侠之王〕〔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蒸汽时代的道士〕〔神话禁区〕〔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官梯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