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03章 无价之宝

时间:2018-08-16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季燚也看向宫小白的考场,二楼靠左侧一个教室,在他的考场隔壁。

    出来时,他经过她的考场,不经意间看见了她,坐在第四排的位置,已经停了笔,没有提前交卷,而是低头认真检查。

    长发梆了个松松的马尾,垂在背上,嘴唇微抿着,神情专注,好似不允许自己出现一点点的错误。

    她,真的很想超越他。

    季燚的目光放远,看到了那栋粉色教学楼后的蓝天,云卷云舒,变换不停,唯有太阳,仍然光芒四射。

    “半个小时,你站在这里等也是等。”季燚转移视线,看了眼宫邪,“宫小白应该不会提前交卷。”

    两人先前打过一次交道,在教学楼的楼道里。

    宫邪看出了季燚对宫小白的心思,自负骄傲地对他说,喜欢宫小白尽管追,追到了算他厉害。

    他的自负不是没有道理。

    哪怕发生了这么多事,宫小白对他的心,丝毫没变。

    那天早上,季燚亲眼目睹宫小白眼中复杂的感情,心伤、痛苦,却又缱绻不舍。那是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深。

    宫小白,非宫邪不可。

    除了他,她谁都不要。

    宫邪看着眼前这个清瘦挺拔的男生,从过去曹亮给他普及的信息中,他不难得知他过人的能力。

    季家小一辈,独他一人。

    从某些方面看,季燚其实跟他很相似,背负着家族的重担,永远无法自由的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宫邪眸色深了深,抬步往外走。

    季燚知道这个男人同意了,紧跟他的脚步。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校门口右边一家咖啡厅。

    由于附近有学校,咖啡厅的风格装修的十分富有青春气息,头顶是可爱的卡通造型灯,左右两侧整面墙壁贴着粉嫩嫩的樱花,小清新的风格扑面而来。

    两个同样清冷的男人一踏进来,气质与室内的氛围相斥得格外厉害,却又因两人不同风格的俊美面容,为这小小咖啡厅增添了光芒。

    今天是工作日,附近又在高考,顾客不算多。

    柜台那里倒是忙得紧,学生家长在烈日炎炎下守了几个小时,临近考试结束,他们都到这里买上一杯冷饮,让孩子一出来就能喝到。

    宫邪寻了个最里面的位置,坐下来。

    季燚坐在他对面。

    服务生看到气质卓绝的两人坐在小方桌旁,忙打包完一杯冰咖啡就过来了。

    “两位,请问喝点什么?”

    两人不是为了喝咖啡而来,只是找一个是合格谈话的地方。季燚没仔细研究菜单,胡乱点了一杯咖啡,看向宫邪,眼神询问。

    宫邪:“随便。”

    服务生偷偷看了眼他们,拿着小本子离开了。

    “说吧,找我什么事?”宫邪靠在椅子上,幽深的目光审视季燚。

    “你很快就要离开帝京,而霍锖在这时候频频对宫家有动作”季燚余光瞥见服务生端着两杯咖啡过来,及时停住。

    “你们的咖啡,请慢用。”服务生放下咖啡杯。

    “谢谢。”季燚点头,推了一杯到宫邪面前。

    等服务生离开,他继续刚才的话题,“你想在离开之后为宫家寻一个保障,所以答应跟封家合作。但封旭明显没那么好糊弄,提出让你与封家千金订婚的条件,你想联合封家,又不想伤害宫小白,所以就亲手设了一个局。”

    宫邪眉梢挑了挑,端起桌面的咖啡,抿了一口。

    “可是宫小白提前知道了,不清楚你的计划,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被我撞见。”季燚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娓娓道来,“我猜的对吗?”

    宫邪放下咖啡杯,神情闲适。

    早在季燚说第一句话时,他心里就有些震惊。

    在此之前,他没透露出任何有关于离开帝京的消息,他居然能联系前后猜到这一点。封旭能猜到,是因为他一直在跟封家交涉,封家人对他的打算和举动有很深的了解。

    “你到底想说什么?”宫邪问。

    季燚身子前倾,双手握住咖啡杯,“我可以跟你合作。”

    “你?”宫邪打量他一眼,十**岁的少年面容冷峻,眼神锐利,仍会让他生出几分轻蔑。

    季燚清楚他的想法,“准确来说,我,代表季家,跟宫家合作。”

    宫邪舌尖扫过后槽牙,有些啼笑皆非,“季家从你太爷爷那一辈就跟霍家绑在一起,百年来,两家扭成了一股。你告诉爷你跟宫家合作?”

    停顿一下,他接着说,“还是那句话,你能代表季家?”

    季燚目光沉着冷静,盯着杯中黑乎乎的咖啡,浓厚的咖啡香从里面散出来,他倏然轻笑,“我能不能是我的事,你答不答应合作是你的事。”

    他是季家唯一的继承人,他所做的一切不仅仅为了宫小白,当然也为了家族未来的长远发展考虑。

    霍锖的野心越来越大,他不能拿整个季家当砝码陪着霍锖豪赌。

    “话是这么说没错。”宫邪翘起二郎腿,手指敲击着腿面,他深思的时候就爱做这个动作,“两家合作不是小事,爷不能单凭你三两句就应下。”

    季燚说,“三天后,我正式接任季氏集团,公司一应事宜都是我说了算。另外,季家的事,我做得了主。”

    “你这样”宫邪收起了那一点轻蔑,心里开始犯堵,“为了宫小白。”

    季燚薄唇颤动,不回避地承认,“一小部分原因是她。”他看着宫邪,“你可能没看见她那天下午在大雨中乱走,差点被车撞了的状况。”

    回想起来,比起她拒绝了他的表白,那一幕才是让他最心疼的。

    司机隔着车窗骂她,她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眼睛里一片空洞,像个破布娃娃。

    “当然了,作为家族的继承人,我总要拿出点成绩让所有人信服。”季燚收起了思绪,眼神陡然间变化,犹如清澈沉静的海面顷刻翻起波涛,“我的条件”

    “宫尚集团百分之五的原始股,另加你两年前跟从盛世集团手里拿到的那块地皮。”说到这里,季燚才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宫邪点点头,再点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总算清楚曹亮对他的那句评价,季燚没那么简单。

    他果然没那么简单。

    季家主一手调教出来的继承人,当真是让他刮目相看。

    宫尚集团百分之五的原始股,跟他当初给封家的酬劳一样,也就不算什么。至于从两年前从盛世集团拿到的那块地皮,早就动工,目前正在建设阶段,粗粗估算,至少价值三十多亿。

    三十多亿还仅仅是成本,将来能赚到的钱才是真正的价值无量。

    季燚这一手,是要让他大放血。

    “我说了,我要为季家的前程考虑。以霍锖的性子,将来会不会一气之下吞了季家还不好说。”季燚说道,“目前季家和霍家还不能撕破脸,如果我们合作,也是要在暗地里进行。”

    宫邪哼笑两声,他的算盘打得真响,稳赚不赔。

    一面与霍锖虚与委蛇,维持表面和平的关系,一面在背地里跟宫家合作,逐步壮大起来。等实力强大到霍锖无法撼动的时候,季家再跟霍锖撕破脸

    真是好计谋啊!

    宫邪的唇角上扬,勉强咽下几口咖啡。

    季燚:“我知道你的条件。作为回报,我自然会保宫家不倒。”他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还有十五分钟高考结束。

    耳边响起了熟悉的打铃声,从学校里传来,一共响了六声,隔着稍远的距离,铃声没有那么清晰,因为太过熟悉,像是在耳边响起。

    季燚余光扫视,店内逗留的家长们已经都离开了,只剩下三三两两的学生,穿着蓝白校服,是他的学弟学妹们,等毕业生考完试,他们就要走进校园。

    “你可以考虑考虑,百分之五的原始股不少,盛世集团的地皮在建工,投进去钱财也不少,未来能收回的价值更是无法估量。”季燚不疾不徐地说完,喝了一口咖啡。

    宫邪站起身,“不用考虑了,我答应。”

    他居高临下看着他,“抽个时间,把合同转让流程走完。”

    他出了咖啡厅,看了眼刺目的太阳,大步流星地往学校走。

    季燚坐在咖啡厅里,望着他远去,勾着唇笑了。

    他该开心吗?

    轻易达成所愿,为季家谋了这么大笔生意。

    只有他心里清楚,开心的情绪下掩藏着空虚和嫉妒。

    宫爷比他想象中待小白好,他毫不由于应下股份转让和一份价值无法衡量的发展前途。

    对了,他忘了问宫邪一个问题。

    他离开了帝京,小白接下来该怎么办?

    大概,不需要问,他也能猜到答案。她那么离不开他,会跟他一起走吧,离开这个地方,去到一个他的目光所不能触及的地方。

    宫邪回到原先等待的地方站立,从口袋里掏出烟,衔在嘴里。

    想到一会儿要见她,一身烟味总不太好,他又将烟拿下来,扔进了垃圾箱。

    感到浑身轻松,他解决了一个难题,吐血就吐血吧,钱总是赚不完的。

    突然想到,那臭丫头知道了她的价值顶得上无价之宝,不晓得会不会傻乐。

    还是不告诉她了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纯阳道士〕〔妈咪,这位帅哥是〕〔万年只争朝夕〕〔诸天投影〕〔无限恐怖风暴〕〔我的神秘老公〕〔酆都之子〕〔一帘烟雨一帘愁〕〔我的绝美女总裁〕〔足球大咖〕〔幸好遇上你〕〔娱乐圈如此美好〕〔穿越最强荣耀〕〔长生遥〕〔斗战仙穹〕〔天选者游戏〕〔盛宠医妃,邪王请〕〔李凌杨山〕〔剑诛江湖〕〔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热门小说推荐:我的绝色美女姐姐〕〔每秒都在升级〕〔恶魔就在身边〕〔朕心爱的丑姑娘,〕〔全能尖兵〕〔九转道经〕〔都市之妖孽公子〕〔美女总裁的超品高〕〔雷霆之主〕〔软,化,物〕〔我当道士那些年(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官梯〕〔极品全能学生〕〔丹武至尊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