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15章 报告教官,我能行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一声堪比平地惊雷的吼声,炸响在训练场。

    跑道上的方队被迫停了下来。

    前后左右全是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有的甚至因为嗓子发干咳嗽起来。

    “给我回来!”教官又吼了一声。

    陆姝雅心里发憷,发号施令,“全体都有,向后转!”

    所有人向后转,坚硬的军靴踢踏水泥地的声音整齐划一。

    在陆姝雅的带领下,方队回到了教官跟前。

    他们抬起头颅,迎着最**的阳光,看着正前方的教官,严安严教官。

    人如其姓,军校里出了名的严厉。

    真正论起来,枭鹰军校里每个教官都很严厉,不像学校里,有严师,也有采取温和政策的教师。在这里,一切都按规矩、命令办事。

    只是这严厉,也分档次。

    陆天望总教官是最高档次,严安排第二。

    还有一点,不知道是不是这些教官的父母有先见之明,知道他们的孩子以后会成为军中一员,取的名字非常正能量。

    比如,左松,徐建国,郑岩颂,严安,陆天望

    以上这些,一个比一个严厉。

    众人在看向严安的同时,也注意到了站在他身侧的宫邪。

    除了先前那个带领宫小白他们来训练场的新兵,其他人都不认识他。

    他们不认识他,陆姝雅却认识。

    宫邪,号称全能军神的人物。她爸爸陆天奇是司令,跟她说过宫邪会来枭鹰军校担任教官两个月,从中挑选拔尖的人才编入尖刀战队。

    这是她进入尖刀战队唯一的机会。

    “谁让你们私自训练?!”严安上前一步走,双手贴紧裤缝,目光扫视在场的一众人。

    陆姝雅抿唇出列,“报告教官,是我。”

    严安厉声问,“我临走之前说的什么?重复一遍。”

    严安很瘦,脸上的颧骨高高的,脸部表情绷紧时,显得特别吓人。

    “所有人原地待命,没有命令不得擅自行动。”陆姝雅重复他之前的话。

    “很好,还记得我的命令。”严安点点头,“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这句话在你们进枭鹰的第一天我就强调过不止十遍。明知故犯,0号陆姝雅,五千米负重二十公斤跑,准备!”

    陆姝雅愣了一瞬,立刻蹲下,给左右小腿各绑上十公斤的沙袋,提步就绕着跑道跑起来。

    速度与刚才一样快,好像在赌气。

    严安看了眼陆姝雅的背影,这个女孩二十一岁,是这一批新兵中资历最好的,他也一直对她寄予厚望,没想到犯这种低级错误,实在叫人失望。

    姚琪幸灾乐祸地撇了下嘴角。

    活该,为了整人,连本职都忘了。

    宫小白眯着眼睛看跑道上飞速移动的人影,负重二十公斤,还是在跑了三千米的前提下,能跑出这样的速度,让人佩服。

    在家训练时,宫邪最多让她负重十五公斤,并且不要求速度,只训练耐力。

    说实话,她达不到陆组长的速度。

    或许是她猜错了,陆组长不一定是毫无实力的空降兵。

    她刚才的表现也不一定是“恼羞成怒”,还有一种可能是被人冤枉的愤怒。

    严安不再看陆姝雅,向右转,面朝身侧的男人,“宫爷,请指示。”

    “先训练。”宫邪看着最后一排三个格格不入的白萝卜,“我带他们去食堂。”

    严安微微一愣,便明白了。

    他们来的时候刚过午饭时间,没来得及吃午饭。每天的训练都非常消耗体能,在不补充能量的情况下,下午的训练根本熬不过去。

    宫邪踏着标准的步伐,走到后面,“你们三个,跟我来。”

    三人转过身,跟在宫邪的身后,由他带领着离开训练场。

    他们走后,严安面朝众人,“立正!”

    全体新兵身上的疲倦和懒散顿时消失,立正站军姿。

    “说两件事,刚才那位军官,宫邪,宫首长,关于他的事迹和军功,我不详说你们心里也该清楚。接下来两个月,所有的课程都由他带领,你们应该感到无比荣幸。他手底下带出来的兵,至今还没有一个不成气候的。举个耳熟能详的例子,帝京的项聪项局长,当年就是他手下的兵。”

    他们不敢大声惊叹表示自己的震惊,但那一双双瞪大的眼睛,足以表明。

    严安的声音更嘹亮,“第二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他此次前来担任教官两个月,为的是挑选八名各项成绩最出色的新兵编入尖刀战队。”

    顿了片刻,他说,“不用怀疑,就是你们知道的那个尖刀战队,是你们梦寐以求的尖刀战队!”

    严安的声音传遍了训练场的每个角落,跑道上的陆姝雅自然听见了。

    她勾起了唇角,望着前面的路,加快了速度。

    她爸没说错,宫邪果然是来挑人的。

    他们这批新兵总共42人,加上今天新来的三个家伙,一共是45个人。45个人里挑出八个人,必定有她一个位置!

    ——

    下午的训练已经开始,各条道上都没闲逛的人,静悄悄,隐约听见不远处的口哨声。

    宫小白走在宫邪左手边,姚琪和莫扬跟在两人身后。

    宫小白仰脸看着身边的男人。

    太严肃了。

    眉峰冷凝着,好像藏了两座冰山,狭长的凤眸没有半分柔色,薄唇抿成了毫无弧度的直线。整张脸仿佛戴上了一层面具。

    “你怎么不说话啊?”宫小白戳戳他垂在身侧的手背,声音小小的。

    宫邪垂眸看着她,“说什么?”

    小女孩换上了跟他身上一模一样的作训服,迷彩帽盖在头顶,几缕发丝从帽檐下探出来,汗湿了,黏在脸上,脸也是红的。

    “随便说点什么啊?”

    宫邪想了想,问,“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宫小白见他肯说话了,忙靠近一点,拉着他的手,“陆组长她可能有点误会,然后想看看我们的实力,让我们跑五千米。才刚完三千米,你和那个教官就过来了。”

    她不爱跟人告状,尤其眼前这人现在不单单是自己的男人,还有一重别的身份——高级指挥官。所以,她在用辞方面尽量平和一些。

    姚琪叉腰,什么叫想看看他们的实力啊,明明就是看他们不顺眼想整人。

    宫邪没说别的,伸手将她的帽檐往上抬了抬,“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跑五千米吗?”宫小白傲娇地说,“还行啊,在家也不是没跑过,我一点问题都没有。”

    虽然陆组长带队时确实跑得非常快,但也没到达让她完全跟不上速度的地步。

    姚琪望了望天空,推了下莫扬的手肘,“诶,宫小白在家受过特殊训练?”听她的话,五千米快速跑对她来讲小菜一碟。

    莫扬点头,“爷是对她进行过专项训练,体能当然是首要,其他方面也训练过,比如射击,组装枪支,各种拳法,还有一些别的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姚琪一巴掌拍在额头上,感觉自己要完,输在了起跑线上。

    宫邪居然提前给宫小白开小灶。

    她斜睨着莫扬小白脸,挑了挑眉,哼哼道,“你不会也偷学了吧。”

    莫扬耳根红了,挠了挠头,十分不好意思地说,“我旁观过,脑子没宫小白好使,学了点皮毛。”

    宫爷在家主要还是训练宫小白,只要她学会了,他就不会再教第二遍,他这猪脑子没有宫小白的灵活,很多东西到现在还一知半解。

    “那我心理还能平衡点。”姚琪说。

    军校的食堂有严格的开放时间,过了时间点一律不放饭。

    今天是特殊情况,陆天望提前让食堂备了饭菜。

    见几人从外面进来,厨房大师傅端着菜放在其中一个餐桌上,又给他们每人盛了一大盘子白米饭加一个大馒头。

    饿了一上午,又跑了三千米,坐下来的三个人像饿鬼投胎,低着头扒饭。

    宫邪一边吃一边给宫小白挟菜,“快点吃,别耽误了下午的训练。”

    “唔。”宫小白吞下一口白米饭,吃下他给她挟的菜,“我们下午的训练是你带领吗?”

    “嗯。”宫邪就着菜咬下一口馒头,“接下来两个月都是我。”

    宫小白傻笑,“那敢情好。”

    宫邪微微停顿,看着她缓慢地说,“我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严厉。”

    “咳咳咳咳。”姚琪恰恰咽下一口白馒头,闻言噎得剧烈咳嗽。

    莫扬看了她一眼,抬手给她捶后背,“行不行啊?”

    姚琪连忙端起碗里的汤,猛地灌下几大口,“没、没事。”

    如果说,刚才那个教官让陆组长负重五千米跑,她感到幸灾乐祸,那么宫邪口中的“会比任何一个人都严厉”,简直让她乐极生悲。

    宫邪冷冷地觑她,“如果觉得不能忍受,无法办到,接受无能,即刻可以退出。每年都有吃不了苦中途退缩的人,不差你一个,也别觉得丢脸。”

    姚琪吞下嘴里的汤,“报告教官,我能行!”

    一想到下午的高强度训练,三人不说话了,埋头继续吃,想着吃饱点能抗压。

    七分钟后,宫邪停了筷,看向对面的宫小白,把碗里的汤往她那边推了推,“别光顾着吃饭,喝点汤。”

    姚琪余光乜了眼,心想宫爷狠起来跟阎罗王一样,温柔起来又让人如沐春风。

    就刚刚,他说话的神情和声音,谁看了都会觉得他是个温润儒雅的男人。

    宫小白吃完了盘子里最后几口饭,才端起碗,喝光了小半碗紫菜蛋花汤,“啊,吃饱了。”

    “走吧。”宫邪起身拿了板凳上的帽子,盖在她脑袋上。

    莫扬也吃完了,起身戴好了帽子。

    姚琪拿着没啃完的小半块馒头全塞进嘴里,抓了帽子追上去。

    以为宫邪会直接带领他们到训练场,一抬眸,却看见了厕所的标志。

    男人一脸严肃地说,“下午只有一次中途休息时间,十分钟。”

    姚琪赶紧拉着宫小白进了女厕所。

    里面没人,她终于不能憋着本性,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小白,你有没有跟宫爷打听过我们的课程?我好提前做准备。”

    “没有。”宫小白很快上完厕所,洗了手,“我好了,先出去了。”

    “诶诶诶,你别走啊,陪我说会儿话。”

    “才不要。”

    宫小白跑了出去,看见宫邪站在拐角处的墙根抽烟。..

    他看起来很开心,虽然板着一张脸,可全身上下都是一种极为轻松的姿态。雄鹰放开了之前一直收拢的翅膀,筋骨都舒展开了。

    她扬起唇角,突然扑进他怀里,宫邪被她撞得往后一小步,紧贴墙壁。

    宫小白一踮脚亲住了他的唇。

    宫邪扔了手里的烟,抚在她的脑后,转个身,将她压在墙壁上,拿回主动权,用力地吻着她,濡润的唇舌互相纠缠。

    耳边响起脚步声,他松开了她,与她并排而立,面色平静,呼吸平稳,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莫扬从厕所里走了出来,愣愣地看着他们,倒也没看出异样。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潮汐进化〕〔腹黑娘亲爆萌宝:〕〔凤门嫡女〕〔竹马心尖宠:小青〕〔萌妻好甜,吻慢点〕〔我的魔法时代〕〔女帝的大内总管〕〔我的绝色女帝老婆〕〔我的老婆是偶像〕〔重启辉煌人生〕〔魔神始祖〕〔一路仕途〕〔荆楚帝国〕〔荣凰〕〔舌尖上的江湖〕〔太上道祖〕〔火影之幕后大BOSS〕〔绝品女仙〕〔英雄联盟之世界冠〕〔神医凰后:傲娇暴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九转道经〕〔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最强恶魔妖孽系统〕〔一路仕途〕〔网游大魔王〕〔御鬼者传奇〕〔重生之少将仙妻〕〔奶爸的科技武道馆〕〔超能小农夫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