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58章 不许亲我了

时间:2018-11-03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衣服褪去,他的吻一直不曾停下,轻轻触过她漂亮的眉骨,皓月般的美眸,挺秀的鼻子,淡粉的脸颊,最后落在唇瓣上,重重地吮了一下,逐渐加深。

    宫小白半眯着眼睛,眼睫毛不住地颤抖。

    她明显感觉,他比任何时候都有耐心,温柔得不像话,她浑身像被温水包裹着,不断下沉,快要溺毙的时候,他又一把将她捞上来。

    那些掩埋在骨子里的羞涩统统跑了出来,她有点不敢去看男人绮丽的面庞,包括那双幽深如海的眸子。

    这种事,跟平时脑海中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

    她真的太害羞了。

    宫邪的吻逐渐往下,濡润的痕迹在她脖颈上流连,她这才敢微微垂眸,眼前蒙了层潋滟水雾,依稀看见他墨色的头颅。

    唔!

    他他他他

    宫邪抬起头,深邃的眸子燃了两簇火苗,好像随时能将她点燃,声音沙哑,在空旷的山洞里响起回音,对她做出最后的警告,“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求饶吗?”宫小白看着他的眼睛,眼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般扇了扇,语气天真地道,“我才不会。”

    真是够倔强的。

    宫邪的身体抬起,宫小白刚露出茫然的眼神,却看见他脱下了自己的短袖,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眼前,线条分明的肌肉、人鱼线,腰腹处没有一丝赘肉,堪称完美。

    宫小白不禁想,老天爷真是太厚待这个男人了,给了他俊美无匹的容貌,还给了他一副这样漂亮的骨架,让那些男人嫉妒死了吧。

    在她走神胡思乱想的工夫,男人已经重新覆上她的身子。

    真正的狂风暴雨席卷来。

    那个先前拍着胸脯说自己不会哭的小女孩,哭成了泪人儿,而宫邪提前说过,就算她哭,他也不会停下来。宫小白平日里哭起来都是嚎啕大哭,眼下,哼哼唧唧地,说不出是欢愉还是痛苦,更刺激得男人发狂。

    那个先前信誓旦旦说自己不会求饶的小女孩,这会儿完全忘了自己说过什么,抓着他的胳膊求放过。

    她像一尾被抓上砧板的鱼儿,不断地扑腾着尾巴和鳍,偶尔停下来歇口气,尝到了水源的滋味,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扑腾,身上的鳞片都刮掉了一层

    夜沉了,暧昧的声响穿过半人高的青草,飘散远去。

    偶尔传来一声动物的啼叫,都显得悦耳动人。

    弯弯的月牙儿悄悄钻进了云层,地上的火堆炭火正旺,石壁上映上两个交叠的身影,这幅壁画因此添了一抹旖旎色彩。

    事毕,宫邪掐着眉心,侧眸看向臂弯里昏睡的女孩。

    理智一点点回转,他才明白自己做了怎样禽兽不如的事。他想过会在什么情况下要了她的人。

    他不算传统,两个人相爱到了极致,发生关系他觉得正常。可是,他设想的第一次不该是这样的,至少应该在温暖舒适的房间里,给她一个难忘的、不会后悔的第一次。

    现在

    山洞里,地上粗糙的一张床垫,她满身是伤、困到眼睛睁不开,他不管不顾的把这样一个小可怜儿压在身下。

    与他原本的设想天差地别。

    指尖从她眼角滑过,那里有道泪痕,是痛到深处流下的眼泪,宫邪盯着她看了许久,舍不得移开眼,这个跟他生活了两年多的女孩,彻底成了他的。

    因为没能给她一个美好的第一次,他懊悔,他自责,然而不可否认,心里更多的是甜蜜,是无法言说的愉悦。

    真好。

    她是他的了。

    宫邪淡淡地勾起了唇角,露出笑容。

    经过漫长的心理路程,最初的懊悔渐渐褪去,只剩下满心的欢喜和满足,又觉得自己无比的幸运。茫茫人海,这个漂亮的小丫头单单落在他怀里,被他拥有,素来不信命的人都有了股命中注定的感觉。

    宫邪想得越多,脑子越清醒,更睡不着了。

    俯身在宫小白额头上亲了亲,她没睡熟,身子颤了颤,“不、不要了”

    宫邪弯了弯眼角,有些啼笑皆非。

    ——

    以宫小白目前的状况,能睡上十二个小时以上。但是,浑身酸疼、一根根骨头仿佛碾碎了又重新黏上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天刚亮她就醒了。

    洞口狭窄,外面的阳光无法透进来太多,山洞里还是昏暗的,仿佛漫长的夜晚还未过去。

    避免背部贴上床垫,她是以趴在他胸膛上的姿势睡着的。下意识动了动身体,浑身上下传来的疼痛把宫小白的记忆拉回了昨天晚上。

    刚开始真的要疼死了,她的眼泪哗哗地流淌,他选择无视。到了最后,她呜咽着断断续续的求饶,捶他胸口、挠他、咬他,他全当感觉不到,依旧我行我素。

    简直不像他了。

    宫邪睁开了眼睛。天亮才睡着,他却一点不困,俊美的面庞神采奕奕,眼睛里笑意满满,好像把世上最美的景色装了进去。

    宫小白现在一点也不想欣赏这张脸,带着怒气闭上了眼睛。

    “醒了?还疼吗?我道歉,对不起,昨晚”

    “不准说!”宫小白睁大了眼睛,死死捂住他的嘴,她才不要听有关昨晚的事,一个字眼都不想听到。

    太过分了!她都哭成那样,他还不肯放过她,一点都不心疼她。

    宫小白的动作太猛,忘了毯子下的身体不着片缕,一不小心就春光外泄,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上面缀着点点红痕,桃花瓣飘落在雪地上的既视感。

    宫小白愣了一下,看着自己的手臂,欲哭无泪,软萌的声音更多了一分娇软,“过敏都传染到手臂了?”

    “”宫邪执起她的手臂,放在唇边吻了一下,一个鲜红的吻痕跟旁边的印记一模一样,“傻瓜。”

    一个吻落下,他有点不愿意离开,唇瓣顺着她的手臂往上。宫小白缩了一下,手抵在他脸上,态度坚决地说,“不许你亲我了。”

    宫邪抬眸看她,小丫头里的眼睛里明显有抗拒,还有一点点惧怕,看来昨晚真吓到她了。她没有经验,而他全凭本能,尽管耐心十足,到底没控制住伤到了她。他好脾气地哄她,“乖,我不亲了。我们现在就回特训营。”

    “真的?”她现在不信任他了。

    “嗯。”宫邪应下,抬手摸了摸她的眉毛,不想在她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他搂紧她,轻声解释,“不过,宝贝儿,你要理解我,我等了这么久。”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儿,他已经很克制了。有些东西,不是他想克制就能克制住,他的自制力比想象中要弱。

    宫小白羞红了脸,牙齿磕在下唇,刚才是气得不想看到他的脸,现在是羞得不敢看他的脸。他没有过女人她是知道的,他等了很久很久她也是知道的。

    哎呀,他好烦啊!她本来在生气,却被他一句话闹得没了脾气。

    确定她的情绪平复了,宫邪笑了下,“起来吧,我现在发信号让他们过来接。”崖底的出口要走很长一段距离,直接从崖壁上攀上去也不现实,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外面的人进来。

    宫小白嗯了声,突然反应过来,问,“他们要怎么过来?”

    “直升机。”宫邪薄唇轻启。

    “噢!”宫小白大叫,“我拒绝!”

    拒绝也没办法,宫邪清楚她晕机的程度,认真地分析,“十多分钟就能到特训营,我让他们开快点,保证在你没出现晕机反应之前到达。”

    “好吧。”只能这样了。

    宫邪扫了一眼,两人的衣服乱七八糟地堆在地上,沾满了泥土,让她穿什么衣服成了难题。

    宫小白也想到了这一点,捂着毯子坐起来,难受地皱起了眉毛。

    ------题外话------

    这章真的甜爆了

    另外,通知一个坏消息,今晚没有三更了。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死亡列车〕〔美漫丧钟〕〔苍穹之矛〕〔生命如花终有期〕〔超强兵王在都市〕〔穿越从恶魔城开始〕〔大明寻物指南〕〔骑士和牧师与法师〕〔废柴的飞升方法〕〔扑克巫师〕〔少年精灵王2〕〔名门暖婚:霸道总〕〔诸天神帝〕〔极品朋友圈〕〔重生之时代霸主〕〔霸道帝少宠妻上天〕〔抗日之特战狂兵〕〔盛嫁无双:神医王〕〔御天神皇〕〔天剑神帝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之少将仙妻〕〔剑鸣九天〕〔高冷学霸撩妻365式〕〔崛起复苏时代〕〔女战神的黑包群〕〔首长红人〕〔九零学霸小军医〕〔地球穿越时代〕〔掠夺两界〕〔大唐好相公〕〔诛神战尊〕〔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都市最强修仙系统〕〔造尸成神〕〔我不是杂鱼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