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404章 霍锖又被坑了

时间:2018-06-19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主持人深吸口气,笑着说,“宫爷出价两千五百万,没有记错的话,这是宫爷今晚出价拍的第一个物品,看来这块镇纸得他喜欢啊!”

    女主持说了句题外话调节气氛,接着便回归正题,“还有没有更高的”

    她的话没说完,另一边举起了牌子,与宫邪一左一右,有分庭抗礼的意思。

    宫邪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霍锖,仿佛早就料到他会有此举动,又仿佛成竹在胸。不管是哪一种,他表现出来的架势就是对这块镇纸势在必得。

    主持人脸上的笑消失不见,有些紧张地看向今天的主办方宋总。

    关于霍锖和宫邪水火不容的传闻,稍微在帝京的上流圈子里打听打听就能知道。

    主持人定了定神,重新换上职业微笑,“霍先生出价三千万!还没有更高的价格——”

    三千万!

    在场的人震惊过后,都是看好戏的表情。

    好久没看到二龙争斗了,他们似乎闻到了火药的味道,对最终的结果十分期待,想知道到底谁能成功拍到这块镇纸。

    这一刻,他们看向檀木盒子的镇纸,感觉它不是一块镇纸,而是传国玉玺,二龙夺嫡,权谋剧情向来是男人们的最爱。

    主持人看了眼宫邪,见他迟迟没有举牌,开口道,“三千万一次,三千万两次”

    “慢着!”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女主持,她以为打断的人会是宫邪,不曾想是霍锖。

    霍锖蹙起浓黑的眉毛,手指在下巴上磨了磨,看的出来他的心情很不好,“称呼宫邪‘爷’,称呼我就是霍先生,什么意思?是觉得我担不起一声爷。”

    突然的发难,让在座的人齐齐一愣。

    台上的女主持脸色刷白,再精美的妆容都掩饰不了惶恐的表情,良好的职业素养在这一刻打破了。

    她嗫嚅道,“霍、霍爷。”

    因为宫邪的名字特殊,所有人都直接称呼一声“宫爷”,哪能想到霍锖连一声称呼都这么介意。

    霍锖冷哼一声,端起桌面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女主持人看不出霍锖的意思,僵愣着不敢说话。宫小白适时举起桌上的牌子,反正他们要拍到这块镇纸。

    女主持解救般看向宫小白,感觉重新活了过来,“宫爷出价三千一百万。”

    霍锖看了眼宫小白,也不举牌子了,直接喊价,“四千万。”

    宋总能够猜到宫邪这次回帝京的目的,他自然也能猜到,无非是为了两天后唐老夫人的寿宴。

    唐老夫人从事教育工作,退休后一直在文坛上享有盛誉,书法、绘画造诣颇深。宫邪拍下镇纸一定是给唐老夫人当生日礼物。

    那他就偏偏不让他如愿!

    霍锖身边穿黑色西装的助理脸色大变,四千万拍下一块玉石,霍总被宫爷气疯了!找回场子也不该这么找啊!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当年竞标会上的一幕与眼下的情况一般无二。

    助理想出声提醒,可能宫爷在下套,故意抬高价格,最后让霍总掏钱,但是这种话他不好直接说出口。

    竞标会的事一直是霍总心头的耻辱,再次提起的结果可想而知,可能拍卖会还没结束,他就先被炒鱿鱼了。

    助理暗叹,决定默默地观望一会儿再做打算。

    宫小白眉头的折痕深深,“我们还要跟吗?四千万太不值了。这块镇纸的起拍价就已经超出它本身的价值了。”

    宫邪盯着她的眼睛,似乎真的在思考要不要继续跟价,最终得出结论,“以霍锖的性子,还能再加价。”

    “什、什么意思?”

    没等宫小白想明白,宫邪已经淡定地举起了面前的牌子,“五千万。”..

    现场的人彻底搞不懂两人的行为了,到底是在较量,还是真的对这块镇纸感兴趣,他们怎么觉得是前者呢。

    以砸钱的方式较量未免太幼稚了。

    霍锖行事一向乖张桀骜,有这样的举动不为奇,宫爷陪着他闹就有点匪夷所思了。印象中的宫爷沉着冷静,稳重内敛,光华不轻易外露,不是个冲动的人。

    宫小白掂了掂堆在脚边的裙摆,翘起二郎腿,“再搞下去我都以为你们俩是真爱了!有个词叫什么来着,相爱相杀。”

    宫邪:“”

    霍锖打算继续往上加,身后的助理终于忍不住了,“霍总,这块镇纸三百万就已经是价格虚高了,眼下加到五千万不值得啊。”

    霍锖握住杯壁,剔透的玻璃像水晶一样折射出璀璨的灯光,在他手背上投下几点小小的光晕。

    “爷能不知道镇纸的价值?”他弹了下杯壁,发出轻响,慢悠悠地说,“没看出宫爷对镇纸势在必得?就算最后镇纸落不到我手上,我也要让他大放血才对。”

    助理松一口气,原来霍总还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

    霍锖淡淡地继续加价,“五千五百万。”这一回,他没有往上加太多。

    前几次还有可能给宫邪一种他在跟他较量的感觉,那么这一次,他就要给宫邪一种错觉,一种他真正想要拍下这块镇纸的错觉。

    这样才能引诱他继续往上加价。

    “霍爷出价五千五百万,还有没有更高的价格。”主持人直接看向宫邪,到了这个时候,在场的其他人不可能再出来加价。

    宫邪挑唇轻轻一笑,仿佛看到了在陷阱边缘徘徊许久的动物终于掉了进去。他缓缓地拿起桌上的牌子,举起一点高度,想了想,又放下。

    他扭头,朝霍锖做了个“请”的手势,意思是他不再继续跟价,镇纸归他所有。

    霍锖的脸霎时黑了。

    他身后的助理无力地闭上眼睛,千算万算,没算到宫爷这一局就不跟了。

    其实这就是一场赌博,赌谁先抽身。霍锖被新仇旧恨驱使,少了一分冷静,总想着再多坑宫爷一点。

    到头来,人没被坑着,反而把自己坑了。

    主持人扬声宣布,“五千五百万一次,五千五百万两次,五千五百万三次!恭喜霍爷,拍到龙纹镇纸。”

    霍锖腾地一下站起来,怒目直视宫邪,脑海中闪过一些画面,是当年竞标会的事,他花了一个多亿买了一块废地!

    刚才的画面跟那次重叠,再对上此刻宫邪含笑的脸色,霍锖立刻就忍不了了。

    几个大跨步走到宫邪面前,一副要跟他干架的优势。

    宋总发现情况不对,立刻带人围了过来,宋筱愣了愣,也站了起来。

    这里是盛氏集团旗下最大的酒店,帝京的两大人物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事,不管怎样,对盛世的名声都不好。

    况且,他还想跟宫家合作,不能得罪宫爷。

    宋总精明,拦在霍锖面前,“霍爷霍当家霍总,这是干什么?要是嫌我盛世酒店的茶水不好喝,我让人重新换。你盯着宫爷的也没用,他桌上的茶水跟你的一样。”

    这已经是给霍锖搭建好了台阶,至于他要不要顺着台阶下去就不好说了。

    聪明人都知道该怎么做。

    拍卖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钱装在你兜里,你不往出掏,谁还能抢走?说到底,还是他自己的问题,怨不得别人。

    如果因为这种事跟别人大打出手,传出去就丢人了。

    不过——

    霍锖一向不注重名声,行事风格嚣张惯了。宋总不确定他吃不吃自己这一套。

    其他人吓得不轻,看好戏的心情散了个一干二净。

    霍锖明白在这里闹事不明智,脸色仍然阴沉着,抬手掸了掸西装,“那就换茶水吧!”

    宋总松口气,好在霍锖没有胡来。

    他露出和善的笑容,“叫经理过来,给大家都换茶。”为了安抚大家的心情,他提前透露了一点,“后面还有不少好物件儿,敬请期待。”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腹黑大神,下嘴请〕〔霸道夜少,别靠近〕〔最强兵王之王〕〔俏妃逆天记〕〔都市狂仙〕〔超级兵王俏总裁〕〔青主〕〔不败江湖〕〔农家仙田〕〔虾王传奇〕〔完美遮仙〕〔重生西游之我是红〕〔武侠乐园〕〔一杯不醉之翡翠杯〕〔鉴昆仑〕〔铁血铸新明〕〔神厨狂后〕〔重生九二之商业大〕〔重生宠婚:顾少,〕〔龙尊剑帝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风是叶的涟漪〕〔一路仕途〕〔大明星的贴身保镖〕〔恶魔就在身边〕〔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官梯〕〔绝世巫医〕〔御鬼者传奇〕〔艾泽拉斯游侠之王〕〔神话禁区〕〔网游大魔王〕〔九转道经〕〔灭明〕〔极品小神医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