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425章 想顺着电线爬过去抱住他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精彩小说免费!

    真的是宫邪的声音!

    宫小白捧起手机,覆在耳边,仰躺在床上,前一秒的阴郁瞬间消失了,嘴里含了糖块一样的甜蜜。

    “你怎么知道我会打电话给你!”宫小白激动不已,被子里的两只脚丫子不安分地四处乱蹬,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雀跃。

    好想顺着电线爬过去抱住他!

    宫邪站在临窗的位置,转身倚靠着旁边的桌子。这里是小镇上的一家旅店,他们查探了一天的消息,刚回到预定的房间。

    像是有预感一般,他提前打开了手机,只为了接她的电话。

    而她刚好就在他开机不久打了过来。

    至于他为什么知道她会打电话给他,大概是……

    “我们心有灵犀吧。”宫邪说。

    心有灵犀。她喜欢这个词。

    宫小白一兴奋,各种小动作就都藏不住了,特别的不安分。她卷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几圈,柔顺得长发被蹭得乱七八糟,放在被子外的一只手时不时拍一下被子。

    她发出奇怪的声音,像吐泡泡的金鱼,“唔,你现在在干什么?”

    宫邪说,“在跟你聊天。”

    宫小白打了个冷颤,这个笑话好冷哦。

    电话那边传来敲门的声音,宫邪捂住手机说了声进。

    推门进来的人是秦沣,瞥见宫邪站在窗边打电话,还是一副扬眉浅笑的表情,他略微惊讶了一瞬便想明白了。

    电话的另一边肯定连着宫小白。

    能让爷露出这种表情的,除了她,不会是别的人。

    秦沣扬起手中的资料,点了点,又指向隔壁房间,示意他一会儿过来讨论案件细节问题。

    宫邪点了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又做了个挥手的动作,让他先去隔壁的房间等他。

    秦沣轻手轻脚地转身离开,顺便帮他关上门。

    半天没听到声音,宫小白有些担心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宫邪没打算隐瞒她,“是秦沣,找我有点事,现在他走了。我们继续说吧。”

    “我是不是打扰你了?”宫小白皱着眉毛说,“先挂了吧,其实也没有重要的事说,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现在听到了,我可以安心睡觉了。”

    宫邪有些哭笑不得,“没有打扰我。有个简单的会议要开,他们先谈论着,我晚点过去没关系。”

    “这样啊——”宫小白本来想把白天发生的事告诉他,想了想,还是选择不说,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肖琼身为教官,惩罚人本就是她的权力。她不服教官管教,还挑衅她与自己打架,听起来就像在闹事。

    她可不想一直顶着“闯祸精”的名号。

    宫邪:“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宫小白说,“你那边下雨了吗?”

    宫邪转身看向窗外,月朗星稀,微凉的风拂在脸上,并不会感觉到刺骨的冰冷,与特训营是两个天气。

    天气的巨大差别足以证明两人眼下相隔很远。

    “没有下雨,天上有月亮和星星,天气也不是很冷,都不需要开暖气。”宫邪手撑在窗边,低声问,“听你这么说,特训营那边下雨了?”

    宫小白听着外面的雨声,好像又下大了,“是啊,晚上突然下起了雨,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现在就下得挺大。”

    宫邪叮嘱她,“睡前检查窗户,别忘了关,晚上睡觉记得盖好被子。”

    “我都知道。”宫小白打了个哈欠,累了一整天,身体躺在柔软的床上,耳边听着心爱的人的声音,困意突如其来。

    宫邪听到了那边轻微的吸气哈气声,“困了就去睡吧,我挂了。”

    “等等。”宫小白忙说,“你明天能回来吗?”

    宫邪想了想说,“能。”

    宫小白安心地挂了电话,手机还没从手中拿开,她就困得睡着了,房间里的灯也忘了关。一簇橘色的灯光透过窗户,照亮了一隅。

    宫邪收了手机,立刻推门出去走到隔壁房间。

    他们围坐在一个小茶几旁,上面摊开放着几份资料,就目前调查到的新资料展开讨论。

    正好轮到邢天冥回报调查的情况——

    他点了点桌面,“最近失踪的女孩叫做徐琴,二十一岁,正在帝京上大学,家里的爷爷生病了,她请假回来探望,在去医院的路上失踪了。”

    宫邪问,“查过当天载她的司机了吗?”

    闫左拿出另一份资料摆在面前,上面是出租车公司的资料,以及当天载过徐琴的出租车司机的资料。

    资料十分详细,包括了大大小小所有的信息。

    “已经派人调查过司机,他称徐琴中途要到水果超市买看望病人的水果,他将车停在路边,再也没见她回来。车内的行车记录仪证明他没有撒谎。”闫左补充道,“水果超市的售货员我们也询问过了,而且查看了监控录像,徐琴确实去买过水果。”

    秦沣皱着眉毛梳理脑海中杂乱的消息,找出有用的,“所以说,徐琴是在买水果回到车上的途中失踪了?”

    闫左递给他一个“你说的是废话”的表情。

    秦沣摸了摸鼻子,假装没看到他的鄙视。

    不得不承认,动脑子这方面,他确实不行。

    “水果店外附近的道路没有监控录像吗?”秦沣突然问。

    闫左摇头,“潘宁镇是个小镇子,人口不多,安全措施做的不尽心,超市里面安装个监控设备就不错了,外面都没安装。有的路段就算安装了也是摆设,早就坏了。”

    秦沣:“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一直等在这里继续调查吗?”

    闫左看向宫邪,想让他出个主意。

    然而宫邪正低头认真对比三十几个失踪女孩的资料信息,以及他们的失踪方式,希望能从中找出线索。

    邢天冥直接道,“我看过好几遍了,失踪的女孩之间没有关联,且每次失踪的方式都不一样,有的甚至在自己家中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但是可以肯定一点,抓走这些女孩的一定是同一个人或者团体。”

    秦沣听得一个头两个大,烦操地拿起茶几上的烟盒,抽出来一根,就着打火机点燃了。

    吸了一口,他感叹道,“这个时候就比较怀念老曹了,他就是个移动资料库、数据分析库,每次遇上这种梳理资料的事,他都能剥茧抽丝,找出点有用的东西。”

    宫邪在这时抬起了头。

    邢天冥看着他,“爷有想法了?”

    宫邪手抵在下巴上,“在来潘宁镇之前,我就已经猜到了一些,只是不敢确定。现在么,确定了百分之八十,如果跟老曹打一通电话,我大概能确定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了。”

    “什么什么?”秦沣猛吸了一口烟,被宫邪的话弄得云里雾绕。

    邢天冥看了眼桌上散乱的资料,心想着自己还是跟宫爷有很大差距。

    他现在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而宫爷已经确定了百分之八十。

    宫邪站起来,拿出手机,打算待会儿给曹亮打个电话。

    “早点睡吧,明天早点回特训营。”

    秦沣挠挠头,“不是,我还没听明白。”

    宫邪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等你听懂了,案子就破了。没事记得多动动脑子。”

    秦沣:“……”

    宫邪走后,他看向屋内的其他人,“你们听明白了吗?爷之前那番话什么意思,什么百分之八十。”

    闫左耸耸肩,“没听懂。”

    邢天冥冷淡地收起茶几上的资料,打算拿回房间再仔细研究研究,看能不能从中找出跟爷一样的看法。

    他的举动就表示没听懂喽。

    “你们都没听懂,爷凭什么说我一个人需要多动脑子?太不公平了!”秦沣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

    闫左一阵见血,“因为你话多!”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潮汐进化〕〔腹黑娘亲爆萌宝:〕〔凤门嫡女〕〔竹马心尖宠:小青〕〔萌妻好甜,吻慢点〕〔我的魔法时代〕〔女帝的大内总管〕〔我的绝色女帝老婆〕〔我的老婆是偶像〕〔重启辉煌人生〕〔魔神始祖〕〔一路仕途〕〔荆楚帝国〕〔荣凰〕〔舌尖上的江湖〕〔太上道祖〕〔火影之幕后大BOSS〕〔绝品女仙〕〔英雄联盟之世界冠〕〔神医凰后:傲娇暴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九转道经〕〔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最强恶魔妖孽系统〕〔一路仕途〕〔网游大魔王〕〔御鬼者传奇〕〔重生之少将仙妻〕〔奶爸的科技武道馆〕〔超能小农夫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