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429章 我替她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精彩小说免费!

    宫小白躺在温暖舒适的被窝里,缩着脑袋。重新感受到暖融融的气息,她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我不想说,我现在想休息。”宫小白打了个哈欠。

    她不是在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真的很困很累,冷热交替下,她浑身都软绵绵的,精神有些恍惚。

    宫邪见她状态不好,不再追问,脸色温和了许多,将被子往上拉了拉,“睡觉吧,我去处理点事。”

    宫小白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大概是经历过刺骨的寒冷后,再次被温暖包围的感觉太美好,宫小白闭上眼睛不到三分钟就睡着了。

    宫邪揭开了被子,握住她右脚踝,微微抬高。

    刚刚给她洗澡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她右腿上有一片淤青,周围还有些红肿。

    宫邪从抽屉里拿了瓶红花油,倒在手心里搓了搓,搽在她受伤的地方。

    药物刺激得伤处发疼,宫小白不适地皱了皱眉,轻轻地呼了声痛。

    宫邪低声道,“还知道痛?让我说你什么好,半点不省心,还以为留你在特训营是最安全的,现在看来是我判断错误。你还是待在我眼皮子底下最安全。”

    回答他的是一串绵长的呼吸声。

    宫邪叹息一声,把她的腿塞进被子里,拧上红花油的盖子,起身去卫生间洗手。

    她这一觉不知要睡多久。宫邪在床边站了一会儿,见她每隔一小段时间就要动一动右腿,他俯身在她脑袋上揉了揉。

    他知道她现在腿很疼,光看腿上的伤就能知道一定很疼。是他无法代替她承受的疼。

    宫邪低头在她额上吻了下,起身换好衣服出了房间,走出大门。

    肖琼站在他门外,一副听候发落的样子,她身边一左一右站着闫左和秦沣。

    三人同时看着宫邪,表情各异。

    训练场那边需要教官监督,邢天冥向来不喜欢掺和这些事,主动去训练场代替肖琼训练特战队员。

    肖琼抿唇,美丽的面容带着丝倔强,就是这种倔强,让她一次次违背底线,跟一个小女孩计较。也是这种倔强,让她忘记了初衷,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事到如今,她也只是堵上最后一点自尊和骄傲死撑着,一面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一面不肯认错。

    宫邪面上没什么表情,“说吧,我要知道事情的全部经过。”

    秦沣那会儿在食堂里有点糊涂,张口就骂了肖琼,事实到底是怎样的他其实并不清楚。他相信肖琼不是拿人命开玩笑的人,同样不相信宫小白是无视军规的人。

    不管肖琼占不占理,她惩罚人的手段首先就有问题,以爷对小白的在乎,肖琼这次少不了要受处罚。

    肖琼偏过头,眼眶有点红,可能还没想好怎么说吧。

    秦沣看向宫邪,问,“小白的身体没事吧?”

    在冰窖里冻了将近五个小时,没几个人能扛得住。

    宫邪不语,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他只看着肖琼,等她给他一个解释。

    某一个瞬间,站在边上的闫左突然想到这件事的背后也许夹杂了私人的感情,比如,肖琼对宫爷……

    如果那样的话,这件事算得上私事。他用眼神示意秦沣,意思大概是要不我们先走吧,让肖琼单独跟爷说会自在一些。

    谁知,秦沣像是压根没看见他的眼神,顽强地站在原地。

    闫左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继续尴尬地杵着不动,像一杆路灯,尽量降低存在感。

    肖琼在宫邪的如炬目光下熬了几分钟就熬不住了,她低低地道,“报告。我不觉得我错了。昨天早上,姚琪在早饭时间辱骂上级,被我罚跑,宫小白、陆姝雅、连梓薇等人站出来求情,我罚他们一同跑步。她们不遵从命令,中途弃跑,并且夜训期间不来参加。”

    理清了思路,她便越说越顺,“晚上,我跟宫小白公平比试,她腿受伤无可避免。今早她以腿伤为理由,拒绝参加训练项目,我才罚她到冰窖面壁思过。我承认,我因为训练太投入忘记了宫小白是我的失职,我愿意为我的行为承担责任。”

    秦沣看着肖琼的侧脸,这番话听着没问题,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是他的错觉吗?

    闫左跟秦沣是一样的想法,光听肖琼说的,确实没有问题,甚至会让人觉得宫小白无理取闹。

    可是,他先前私下教过宫小白搏击,算是跟那姑娘打过交道,她不是那样的人。

    她谦虚懂事有礼貌,半点没有富家小姐的娇惯任性。

    肖琼抬起头勇敢直视宫邪,“事实就是这样。”

    四个人站在门前,雨后的空气清新,地面的水渍还未完全干透,一片片的湿痕。

    宫邪刚才的停顿似乎在想肖琼的话,“第一,你说宫小白、陆姝雅、连梓薇等人站出来替姚琪求情,说明你的惩罚并不合理。我至今还没遇上有哪个教官提出惩罚,士兵站出来求情的。第二,宫小白是特招队员,我特批不用参加夜训,你不是第一天当教官,不会不清楚这个。第三,腿伤属于正当理由,说句夹带私人感情的话,但凡她能够坚持,就不会说出来。第四!地下冰窖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他剥茧抽丝一般,一句句拆穿了她所有避重就轻的话。

    闫左和秦沣恍然大悟,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

    肖琼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硬是说不出一句话。

    宫邪当着秦沣和闫左的面,严词厉色,“肖琼,你到底在干什么?以上我提出的疑问,但凡你解释其中一个,我就不追究这件事。”

    这是在讽刺她吗?

    是啊,宫爷看问题比谁都透彻,他总能一针见血,冷静地看着她像个傻子一样上蹿下跳。

    还解释什么?

    他一出现就选择相信宫小白,她解释得再多有什么用。

    他的天枰从来都不曾向她倾斜过,是她,一直在傻傻地等待奇迹出现,等待他回过头发现她的好。

    可他自从有了喜欢的人,不说发现她的好,他连回眸都不愿意。

    她就是嫉妒宫小白啊。

    肖琼眼眸中盛装的眼泪倏地落下来,风吹起她耳边的短发,和着眼泪黏在脸上,竟有几分狼狈的美感。

    秦沣露出复杂的表情,肖琼管理不好自己的情绪,意味着自己的心意要藏不住了。

    爷那么聪明,一定猜得到。

    肖琼接下来要面对的,才是她真正该跨过去的坎。

    他喟叹难言,拉着闫左先走了。

    两人走远了几步,闫左开口问,“我刚刚让你走,你不走,现在怎么肯走了。”

    秦沣:“现在的时机不合适有人在。”

    门前的空地只余宫邪和肖琼。

    男人冰冷淡漠,女人梨花带雨,生生凑成一幅画,竟觉不出一丝美好。

    宫邪态度仍然是一成不变的冷漠,“你坚持认为你没错对吗?”

    肖琼摇摇头,又点点头,泪水无声落下,“宫邪,我没错……”

    宫邪说,“好,你坚持认为你没错,那就没错——”

    肖琼直觉他话没说完,果然,她听见他用更为冷厉的声音说,“她还剩多少个小时,我替她。”

    他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要代替宫小白受罚,他疯了吗?!

    他是什么身份,身为首长,要代替手底下的兵受罚,传出去他的面子威严统统不要了吗?

    肖琼的心里划过无数个震惊的问题,她甚至瞪大了眼睛,任凭眼泪狼狈地滑落。

    宫邪没再看她,提步就走,他去往的方向就是地下冰窖的位置。

    不行!绝对不行!

    他不可以为了宫小白那样做!

    肖琼在原地愣了许久,终于决定追上去。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不死狂兵〕〔腹黑狂妃太凶猛〕〔异次元探案实录〕〔猫耳猎灵师〕〔恽夜遥推理〕〔我看到了你的死亡〕〔美漫之哨兵〕〔来自华夏的战士〕〔武侠世界轮回者〕〔带着面板穿越了〕〔篮坛紫锋〕〔电竞男神是女生:〕〔游钓天下〕〔终极至尊兵王〕〔盛唐剑圣〕〔重生游戏大佬〕〔都市奇门相师〕〔穷鬼的上下两千年〕〔兵者之王〕〔快穿通缉令:黑化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九转道经〕〔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最强恶魔妖孽系统〕〔一路仕途〕〔网游大魔王〕〔御鬼者传奇〕〔重生之少将仙妻〕〔奶爸的科技武道馆〕〔超能小农夫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