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430章 倾尽全力对她好

时间:2018-06-18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精彩小说免费!

    地下冰窖的门砰地一声关上,将肖琼隔绝在外,而宫邪在里面。

    他反锁了。

    任凭肖琼在外面喊得声嘶力竭,他理都不理一声。

    宫邪就站在宫小白站过的位置,闭上眼睛,面朝着寒气逼人的冰块。

    他没尝试过在冰窖里待上数个小时,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透进骨子里的冷,那种冰刀一般锋利的寒气无孔不入。

    宫邪站在这里,脑海中想象出宫小白上午抱着膝盖蹲在这里的样子。

    她当时该经历着怎样的孤独和绝望。

    门外,肖琼的手贴在铁门上,这不是她第一次尝试这种寒冷,却是第一次经历近乎绝望的心伤。

    到了此时,她才真正明白,里面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根本不是代替宫小白受罚,他是想跟宫小白感同身受。

    他这么做,比直接惩罚她还要让她难过。

    肖琼泣不成声,温热的眼泪经过寒气的侵袭,瞬间变得冰凉,从肌肤上流淌而过,“爷,我求求你了,出来吧。这件事是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分青红皂白惩罚宫小白,不该……”

    其实,我最不该的,就是喜欢上你。

    宫邪没有出声。

    肖琼倚靠着铁门滑下来,跪坐在地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原来,冰窖比她想象中还要寒冷。

    他是打算在里面待五个小时吗?跟宫小白一样。

    肖琼抹去了脸上的泪,开始捶打着铁门。她想起来了,当时她把宫小白关进去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捶打着铁门,而她没有理她。

    果然一切都是报应啊。

    “爷,你要怎么惩罚我都没有怨言,我求你出来。”肖琼拼命捶打铁门,冻得硬梆梆的铁皮门哐哐作响。

    在杂乱的声音中,宫邪低沉的嗓音突兀地想起,“肖琼,我记得我上次的态度表现得很明显,你还在坚持什么。”

    浑身上下像是被冻住了一般,肖琼整个人都定住了,手还保持着砸门的姿势。

    他……刚刚说了什么。

    他知道她喜欢他,他什么时候知道的?

    肖琼站起来,鼻头发酸,梗着喉咙说,“是秦沣告诉你的?”

    他喜欢爷这件事目前就只有秦沣知道,一定是秦沣告诉他的。该死的秦沣!说好了帮她保守秘密的!他居然食言而肥。

    宫邪淡淡地回,“不是他。”

    肖琼手贴在门边,一点点凑近,她真的很想穿过这块军绿色的铁皮门去看他的表情。

    不对,她好像忽略了他的话。

    ——我记得我上次的态度表现得很明显,你还在坚持什么。

    刚刚情绪太激动,没有细想过他的话。他这句话的意思是,他知道了她的心意,选择了忽视。

    上次的态度?到底是哪一次?

    宫邪转过身,不再面朝满室的冰块,而是面朝铁门,他的声音没有起伏,像是述说着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肖琼,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小白身上动心思。你早就忘了你的初心,低头看看你身上的这身军装,你觉得自己还配得上吗?”

    肖琼蓦然一怔,连哭泣都忘了。

    忘了初心吗?她没有忘记!她进入军营的初心就是为了他!

    事到如今,这样的话她已经不敢说了,说出来平白丢脸不说,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甚至不能在他心间砸出一丝涟漪。

    宫邪说,“你故意挡子弹的时候,我的态度就说明了一切。如果你不明白,那好,我明确告诉你,我不会喜欢你,过去没有喜欢过,现在不会喜欢,将来更不会。听明白了吗?如果还不明白,我再加一句,这辈子,我都只会爱宫小白一个人。”

    肖琼后退了一步,脚下突然绊了一下,她跌坐在地上,像个被人遗弃在垃圾桶里的玩偶,失去了所有的神采。

    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他不仅知道她喜欢他,连她故意挡子弹他都知道。

    但他什么都没说,当作一切是自然发生,他甚至还带着宫小白来看望她。是了,他大概是故意带着宫小白过来的,他在用行动告诉她,就算她救了他也不能改变什么。

    他爱的人是宫小白,至始至终都是宫小白。

    可怜她当时沉浸在自己幻想的城堡里,没看清城堡外壁上满是荆棘。

    肖琼手撑着地上,才勉强支撑真上半身,不然她会彻底倒下去。

    她张了张嘴,发现吐出一个字是那样的困难。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她自然而然地将称呼变成了“你”,而不是“爷”,表示她承认她喜欢他的事实。

    她喜欢了他八年多,她想知道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

    “这不重要。”宫邪冷淡道,“肖琼,你要是还想在特训营待下去,收起那些心思。否则,脱下身上这套军装。”

    不愧是冷血无情的宫邪哈,一句比一句无情,最终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她继续喜欢他,就要脱下身上的军装……还有比这更狠的吗,他是在逼她做选择啊。

    眼眶再次涌出泪,肖琼手一松,整个人倒在地上,她蜷缩成一团,趴在冰凉的地面,脸贴在上面。

    她低声喃喃,“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里面的男人不知是没听见她的话,还是不想回答,没出声。

    没等来他的回答,肖琼兀自笑了,笑得很凄凉,似乎在自言自语,“我记得,一直没忘记,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很冷,尤其是在海上,海面吹来湿冷的风。在阴凉船舱里,我差点……被强暴。”说到这里,她哽咽了一下,“是你突然出现,端着枪,穿着松枝绿的军装,当时的我无比狼狈,是你,脱下身上的军装盖在我身上,对我说,你带我出去……”

    那些不堪的回忆,原本这辈子她都不愿意回忆,却因为有他存在的一部分,成为她既痛苦又快乐的记忆。

    他于她,好比天上的太阳。

    她自认配不上他,却管不住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靠近,即使是飞蛾扑火的结局也无所谓。

    肖琼皱起了五官,她的头又开始疼了。

    里面至始至终都没有出声,好像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开了。

    肖琼捂住了脸,发出呜咽的声音。

    宫邪断断续听了个大概,那些事他还有一些印象,无关其他,单纯是他的记性好,发生过的事情基本上都记得。

    肖琼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仿佛行动不便的老人,她上前几步,撑着门站立。

    她知道宫爷向来说一不二,她必须得做一个选择。

    痛苦地纠结了很久,她仰起脸,眼泪聚满了眼眶,她拼命吞咽下唾沫,尽量用平缓的语气说,“行,我答应爷,以后绝不会再犯,不会再动私人感情。这次的事是我的错,我认罚。”

    宫邪拉开了门。

    短短半个小时,他的眉毛已经结了层白霜,棱角分明的脸更显得冷峻俊美,如刀刻一般。

    肖琼看得呆住,随即想到刚才的保证,她垂下眼睑。

    在喜欢的人面前装不喜欢,真的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了吧。像之前那样没有挑破还好,现在他什么都知道了,她还要装作若无其事,才是真正的时时刻刻都在剜心。

    她一直都知道的。他这样的人,爱了就是爱了,倾尽全力对她好,不爱就是彻彻底底的绝情。

    他们是多年的战友,他都能说出让她脱下军装的话来。

    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是一个与他毫无关系的女人,他是不是会更加绝情。

    宫邪越过她,站在她身后的位置,“你这次的确做错了事,身为教官就该以身作则。”

    肖琼明白他的意思了。

    她转身走进冰窖,亲身体会过才知道,里面的温度比外边感受到的要冷得多。

    宫小白在这样的环境下待了近五个小时。她闭上了眼睛,之前果然是发疯了。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最后一个望气师〕〔绝世神皇〕〔归魂档案〕〔邪刀与圣剑〕〔眯眯眼的神奇宝贝〕〔wwe超级巨星〕〔猩红之语〕〔魔修的九零生活〕〔谁家男主又崩了〕〔攻略者,请留下[快〕〔[综]逐光者〕〔勾引情敌我是专业〕〔以梦为马,不负昭〕〔蛮荒之貌美如花[系〕〔九龙圣祖〕〔全职武神〕〔蜜爱100分:不良鲜〕〔纵横万道〕〔疯狂升级系统〕〔星际动物饲养员
热门小说推荐:恶魔就在身边〕〔逆乱,青春〕〔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奶爸的科技武道馆〕〔最强红包皇帝〕〔乡村小邪医〕〔爆笑修仙,萌狐不〕〔天师打脸攻略〕〔龙牙兵锋〕〔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重生之少将仙妻〕〔都市至强者降临〕〔这个大神开外挂〕〔陋俗之扎纸人〕〔九零俏佳人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