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435章 到底是怎么调教的

时间:2018-11-03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肖琼凄然一笑,“忘了跟你们说,我以前见过段南城,对他有一定的了解。我长得勉强能看,保护自己更不成问题。”她咳嗽两声,平静道,“所以我去最合适。”

    真难得,她居然能够自然而然将她认识段南城的事情说出来。

    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懦弱可欺的肖琼,她有能力保护自己,再也不会被人欺侮蹂躏。

    她应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报当年的仇。

    当初宫邪带人围剿段南城,他被逼无路,跳海“自杀”了,特种兵下海打捞了七天没捞上来尸体,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她也是这样认为的。

    可他现在又“活”了过来,这是老天爷给她机会让她报仇啊!她应该开心才对,然而心里却有一股说不清楚的难受。

    邢天冥没有吭声。

    宫邪还在跟宫小白较劲,哪怕他听见了她的话,他也没有反驳,他没有反驳很大程度上就表示同意。

    肖琼终于知道自己心里那股难受来源于哪里了。

    邢天冥指名让宫小白当卧底,话音刚落宫邪就不赞同,态度坚决。当卧底的人换成了她,他半点反应都没有。

    尽管知道这样才是正常的,她还是忍不住难受。

    倒是秦沣,看着她的脸色担忧道,“你感冒了,这个状态怎么执行任务。我看,要么再找人,要么等你身体养好了再说。”

    肖琼突然感觉到一丝来自战友温暖,就像她在车上闭目休息时,他给她盖上毛毯。那种被呵护的温暖很让人着迷。

    “我认为感冒正是时候,要不然,还不知道怎么解释突然出现在酒吧呢。”

    她一句前后不搭的话,在场的几人除了秦沣都明白了,并且脑补出了一幅画面。

    秦沣问,“什么意思?”

    宫邪看向邢天冥,后者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意见。

    宫邪看着肖琼,说,“那就这么定了。就算要用生病的理由进入酒吧,也不能这么严重,既然是回归,当然状态好一点比较让人信服。”

    肖琼:“我知道。我的身体底子好,再吃点药就差不多了。”

    秦沣听得一头雾水,“不是,我搞不明白,生病怎么就成了进酒吧的条件了?能说明白一点吗?”

    宫小白同情地看了眼秦沣,这种事情脑子稍微转一转就能想明白,偏偏他反应不过来,真怀他这智商是怎么进入尖刀战队的。

    宫邪不打算跟他解释,阖上电脑,牵着宫小白的手出了套房。

    邢天冥跟着走了。

    肖琼也想离开,然而她实在太累了,一点都不想动,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

    秦沣起身给她倒了一杯开水,放在茶几上,“我还是没弄明白,你能解释一下吗?为什么要用生病的理由进酒吧?不就是要出现在段南城的面前,引起他的注意吗?”

    “那样就显得刻意了!”肖琼终于露出一丝笑,她是被他的愚钝逗笑了,却不想明说,“等爷制定好详细的计划,你就知道了。”

    她端起白开水,喝了一口,烫烫的水喝下去嗓子痒痒的,很舒服。

    见她不肯说,秦沣懒得追问。

    想起另一件他比较关心的事情,“你对爷的心思,他知道了吗?”

    他看出来了,肖琼的情绪太不对劲了。她以前也会掩藏对爷的心思,表现得自然温和,眼下却生硬得好像硬逼着自己去忽略。

    唯一的解释是,她的心意爷知道了。结果可想而知,他现在有了宫小白,当然不在乎肖琼的感情。

    加上小白被罚冰窖一事,爷没跟她翻脸,还是看在以往那么多年战友情的份儿上。

    否则,肖琼绝不是待在冰窖五个小时就能完事。

    有些事,只有在秦沣面前,肖琼才能毫无顾忌地说出来。

    “是啊。”她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他都知道了,他早就知道了,但他不喜欢我,所以一直以来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他表现得像个局外人,从始至终冷眼看着我演戏。”

    故意装出来的轻松到底不能维持长久,她露出一丝脆弱,“就算是看官,看到别人的戏演到动情处,也会给个掌声。可他呢,甚至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你以前总说我执迷不悟,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我就是一厢情愿、自欺欺人。”

    秦沣想安慰她,手抬起,在距离她肩膀的不到三寸的位置停下来。

    最终,收回了手。

    肖琼捂住脸,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而且你知道吗?爷他昨天跟我说,如果我继续存着对他的心思,就脱下身上的军装,离开尖刀战队,离开特训营。我知道他淡漠凉薄,却从没想到他会绝情到这个地步。他怎么能”

    不仅她没想到宫邪会这么做,就连秦沣都没想到,他此刻就震惊得很。

    “你说,他都这么说了,我除了放手还有别的路可以选择吗?”肖琼真的流下泪来,被她胡乱擦干净了,“难道真要我脱下军装,从此远离他的世界”

    所以她妥协了。

    用了最厚的一层面具,将自己的心思封存在最底下,不再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只是,这样做的代价是,内心越来越累,越来越压抑痛苦,无时无刻都有种喘不上气的窒息感。

    秦沣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像说什么话都不足以安慰她。

    “感同身受”这个词真的好没道理,看着这样难过崩溃的她,他却无法真正感受到她的情绪。

    肖琼吸了吸鼻子,捧着杯子喝了口水,“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秦沣,有时候我觉得喜欢上你肯定会很轻松,至少不会像喜欢上爷那么累。”

    秦沣心跳猛地一滞,似乎听到了某根线断掉的声音。

    ——

    他们到达昌海市是早上五点半,回到酒店后宫邪就开始制定计划,之后再开会,一直没时间吃早饭。

    宫小白从秦沣的套房里出来时,肚子就开始抗议了,迫切需要东西填补。

    宫邪把电脑送回了房间,带她到酒店的餐厅吃饭。

    过了早上用餐的高峰期,餐厅的人很少,两人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来。

    点完餐,宫小白继续刚刚的话题,“你为什么不同意我当卧底,你太小瞧我了。”

    宫邪直言,“不是小瞧,而是你根本没明白这次卧底要做什么。”

    宫小白:“”她还真不清楚。

    宫邪瞥见她的表情就猜到她什么都不知道,“段南城将女孩们贩卖到国外,是将她们当作工具卖给各个大人物,需要经过调教。”

    他已经说得很委婉了,希望她能明白。

    宫小白疑惑脸,“怎么调教?”

    宫邪:“”

    恰是这时候,服务生端来了他们要的食物。两碗皮蛋瘦肉粥,两碟蟹黄包,还有一盘苏格兰蛋。..

    宫小白第一次见炸成金黄色的鸡蛋,好奇地挟了一颗放进自己的小盘子里。

    用刀切来,蛋黄便顺着缝隙流淌出来,在白瓷盘上留下一滩痕迹。

    原来是白煮蛋外面包裹了一层肉馅儿,再裹上鸡蛋液和面包糠,放入油锅中炸熟。宫小白看一眼就知道了大概做法。

    她咬了一口,外壳香脆,里面的鸡蛋嫩嫩的,溏心流了满口。

    好吃的食物并没有打消她的疑惑,“你还没说,到底是怎么调教的?需要很长时间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这次任务时间是不是会很久?”

    宫邪低头喝粥,装作没听到她的话。

    宫小白踢了下他的凳子,“我正在虚心求教!”

    宫邪丢下瓷勺,勺柄撞击瓷碗发出叮一声响,他看着她,“我在床上怎么调教你的,那些人就怎么调教被绑架的女孩。现在能安静吃饭了吗?!”

    “能。”宫小白小声道,几乎把脑袋埋进了碗里。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末日小镇长〕〔文化入侵异世界〕〔身边之物变成了妹〕〔那年君至〕〔傲诀天地〕〔火影神树之果在异〕〔娇妻在上:穆少,〕〔猛鬼药剂〕〔嫌命长吗〕〔异武大时代〕〔都市全能仙帝〕〔血域狂徒〕〔花都娱乐风暴〕〔听说我是仙二代〕〔原来我是星二代〕〔焚天记〕〔重生大亨2005〕〔吾王来也〕〔三国之化龙〕〔火遍娱乐圈
热门小说推荐:最后一个契约者〕〔女战神的黑包群〕〔高冷学霸撩妻365式〕〔天才小农女:学霸〕〔都市共享男友系统〕〔细胞修神〕〔魔鬼主教〕〔重生之少将仙妻〕〔重生七零王牌军妻〕〔回到八零当女兵〕〔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崛起复苏时代〕〔我真的不想扮猪吃〕〔剑鸣九天〕〔垂钓未来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