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459章 他又不是我喜欢的人

时间:2018-06-18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宫邪走出了邢天冥的住处,其实,事实摆在了眼前,他都没想好该怎么处置他。

    其中牵扯到东西太复杂。

    惋惜痛心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

    宫邪猛一抬头,看见了不远处,台阶下,笔直站立的宫小白,光线微弱,她的脸却清晰无比,她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搁以前,邢天冥犯的错,他枪毙了他都是有可能的,可是现在,他拥有的东西太多了也太难得了,处理事情不敢那样极端。

    怕折了福气。

    宫邪一步步走下台阶,看了一眼腕表,现在正是晚饭时间。

    “不吃饭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宫小白主动牵起他的手,手指插进他的指缝,变成十指相扣。她转头,笑颜如花,“还能干嘛,等你一起吃饭呗。”

    她说得理所当然。

    宫邪没有提内奸的事,宫小白也没有提起半个字,好像这件事不存在,好像特训营从始至终都风平浪静。

    这里离住处很近,宫邪停下脚步,“不去食堂了,回家吧。”

    “好啊。”..

    两人直接拐了一条近道。

    走了一段路,天色完全黑了,夜色沉沉,月色溶溶,撒在灰色的水泥地上,拉长的两个影子靠在一起。

    宫小白特别想说点笑话逗他开心,又觉得眼下说什么都不合适。

    一路沉默到了住处。

    屋外的路灯已经亮了,圈了一地昏黄的光晕,暖融融的,冬天也不觉得冷。

    “先等等。”宫小白拉住宫邪,两人没有进屋,“你打算怎么处置邢天冥?”

    这个问题迟早要处理,她不想他一直为这个问题烦恼,甚至睡不着觉。在屋外说完,进了这扇门,就把一切负面情绪拦截在外。

    她深深地望着他,像是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

    两个人相处时间长了,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判断内心。他的挣扎纠结她都看在眼里,外人看到的宫爷是冷漠无情的。

    他们不明白,最绝情的人最是重情。

    邢天冥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两人曾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事,那些流汗流血的日子,那些经年累月留下的情感,不是一句话都能轻易抹去,是刻在骨子里的。

    不只是他,秦沣他们也是一样的感觉。

    因为下决策的人是他,他比他们更多了一分纠结为难。

    宫邪的手掌放在她头顶,以两人的身高差,这个动作做起来毫不费力,“你觉得呢?你觉得我该怎么处置他。”

    这个时候,他还真想听一听她的意见。

    她看似迷糊懵懂,说的话往往能戳中他的心底最深处。

    “我怎么知道?”宫小白也想帮他出主意,却无可奈何,“我不是很懂这方面。”

    她不清楚这个罪名有多大,但是她知道,犯了错就该受到惩罚。

    假设,段南城的计谋得逞了,宫邪会死,一起执行任务的战友会死,那三十几个无辜的女孩子会死。还有,肖琼的事,与他脱不开关系。

    光是设想后果,其罪当诛。

    宫邪坦言,“我也不知道。”

    宫小白上前一步,黑色军靴的鞋尖抵着他的鞋尖,声音低低地说,“我看得出来,你觉得可惜。”

    “嗯。”宫邪承认这一点。

    以邢天冥的实力,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行差踏错一步,自毁前程,换做任何一个人都觉得可惜。

    “我虽然不太懂泄露军事机密罪,有一点我还是明白的。”宫小白罕见地严肃,“将功折罪。他以前建立了不少军功吧,你要是真觉得可惜,不忍心看他这辈子就此毁了,可以在往这方面下功夫”

    他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宫小白有些说不下去了,“怎么了?我说得不对吗?”

    宫邪捧着她的脸蛋,笑起来,“你还真是为我考虑啊。”

    为什么这么说?宫小白不解。

    宫邪抚摸她的弯眉,竟是开起了玩笑,“他又不是我喜欢的人,有什么不忍心的。在他做这些事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要承担的后果。别人的惋惜仅仅代表别人,改变不了事实。他,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你是说”

    宫邪吐出长长的一口气,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公事公办。”

    “那么,邢天冥他”宫小白说。

    宫邪突然话锋一转,“都过了晚饭时间,肚子不饿吗?”

    他话音刚落地,便突兀地响起肚子咕噜噜叫唤的声音。训练了一下午,不饿是不可能的。

    宫小白窘死了,用手挡住脸。

    宫邪轻笑,打开了门锁,牵着她进屋。

    门关上,所有的风霜雨雪都留在了外面,室内仍然温暖如春。

    ——

    邢天冥莫名其妙就从特训营消失了。

    事情没有闹大,除了宫小白,所有的特战队员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跟猴子亲近的姚琪都不知道。

    有人问起宫小白,她只笑笑说不清楚状况。

    大家都猜测,邢天冥可能调任了,或者直接去了尖刀战队那边,要么就是去执行潜伏任务了

    各种猜测都有,唯独没有猜想他会是泄露军事机密的奸细。

    在众人心中,他还是原来的样子,那个不近人情,只讲规矩的邢教官。

    一同离开特训营的还有段南城,这件事同样没人知道。

    时间如梭,过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除夕。

    有一天半的假期,大年三十的下午半天,加上初一一整天。

    特战队员来自天南地北,一天半的时间还不够一个来回,大家商量商量,纷纷决定不回家了,就在特训营里过年。

    一大早,天空就飘起了雪花。

    洋洋洒洒,落了满地的白,军靴踩在上面嘎吱嘎吱地响,不过一上午的时间,庄严肃穆的特训营就被装点得银装素裹。

    训练场上的训练照旧。

    虽然明显感觉到最近特训营里的气氛低沉到谷底,真正到了过年这一天,大家都是高兴的,连闫左都催促道,“抓紧时间,早训练完早完事!”

    众人哄笑一阵,更加专心的训练。

    口哨声响起,显示上午的训练结束,下午他们就可以放假休息了。

    “噢!”一阵欢呼声响彻训练场上空。

    姚琪挽着宫小白的胳膊,兴奋地踩地上的雪,“第一次在部队里过年,感觉还挺新奇。我们吃完午饭要干什么?要不要打一场雪仗?”

    宫小白一本正经,“我还以为你要说,跟猴子过二人世界呢。”

    姚琪:“”

    调侃她上瘾了是吧!

    “宫小白,我告诉你,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姚琪比了个手枪的姿势,抵在她额头上,“再说一遍,让你知道爸爸的厉害。”

    宫小白侧向一边躲开她,“这叫什么?风水轮流转!你先前可没少开我和宫邪的玩笑,我才说一句你就受不了啦。哼!谁比谁厉害你心里没数啊。”

    “好啊你,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姚琪大叫一声,弯腰团吧了一个雪球砸向宫小白。

    宫小白蹦开老远,随手也捏了一个,“咦?猴子怎么来了。”

    “哪儿?”姚琪扭头去看。

    宫小白瞅准机会,猛地朝她扔过去一个雪球,啪,砸中了姚琪的脖子。

    “啊,卧槽!你耍诈!”姚琪捂着脖子,不停把里面的碎雪挖出来。

    宫小白往后跑了好几步,吐舌头,“没听过兵不厌诈啊,略略略。”

    “宫小白,站着别跑!”

    “不跑被你打吗?我才不要。”

    宫小白边跑边喊,时不时团出一个雪球往身后砸,姚琪中招了好几次,偏偏她跑不过宫小白,气得跳脚。

    训练场的人都快走光了,两人还在你追我赶,玩得不亦乐乎。

    没被踩过的地方印满了两人的脚印,凌乱不堪。

    宫小白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背后一双手稳稳地托住了她的身体,避免了她与地面亲密接触。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鉴宝黄金手〕〔足坛大魔王〕〔师祖下山了〕〔恐慌世界〕〔黄泉少女引魂记〕〔灵案录〕〔电竞王者:队长,〕〔甜妻指令:老公,〕〔乱世王者〕〔娇妻在上:完美宠〕〔超越狂暴升级〕〔明末之巨宼逆袭〕〔最强狂医〕〔穿成美男子〕〔春野小仙医〕〔穿越之凤君逃亡录〕〔全世界我最渣[快穿〕〔买一送二:霸道爹〕〔联盟之魔王系统〕〔我真的是演员
热门小说推荐:恶魔就在身边〕〔逆乱,青春〕〔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奶爸的科技武道馆〕〔最强红包皇帝〕〔乡村小邪医〕〔爆笑修仙,萌狐不〕〔天师打脸攻略〕〔龙牙兵锋〕〔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重生之少将仙妻〕〔都市至强者降临〕〔这个大神开外挂〕〔陋俗之扎纸人〕〔九零俏佳人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