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462章 他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

时间:2018-06-18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肖琼手指僵硬,愣愣地盯着手里燃起来的烟花棒,有些不知所措。

    她已经很多年没碰过这种东西,性格使然,甚至小时候都没怎么玩过烟花。印象中,可能有那么一两次,不过历史久远,她都记不起具体的场景。

    但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热闹,大家都在周围,欢声笑语不断。

    肖琼两只手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它们燃尽。

    秦沣偏着头,“我看小白都是挥舞着玩,很好看,你要不要也试试?我再给你点几根,一起拿着玩。”

    “谢谢,不用了。”肖琼丢下烧得漆黑的烟火棒,声音里透着无力,“有些累了,玩不动。”

    她拂了拂耳边的发丝,靠在墙壁上,看着远处说悄悄话的两人。

    光线暗,她其实看不太清两人的表情,凭直觉肯定宫小白笑得很开心,宫邪大概也在笑吧,投在他身上的光线很温暖。

    秦沣收起打火机,随着她靠在墙壁上,“大过年,开心点儿,过了今晚,那些事都留在了过去,咱要往前看。”

    他手指着前方。

    明明是在安慰人,动作却有几分搞笑。

    肖琼歪了下脑袋,唇角牵出一抹淡淡的笑,“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特别不适合说心灵鸡汤,听起来好僵硬。”

    秦沣尴尬地笑笑,“是吗?没人跟我这么说,你是第一个。”

    这话说得有点暧昧,肖琼没法儿往下接。

    秦沣也发觉了,正要说点什么掩饰过去。

    肖琼突然说,“能跟我讲讲宫小白和他的事情吗?一直以来我都很想知道,感觉你应该是最清楚他们之间的事的人。”

    对上秦沣错愕的目光,肖琼笑着解释,“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就是想知道。”..

    想知道她与宫邪的第一次错过,到底输在了哪里。

    找到最初的起点,才能彻底抹掉过去。她的心伤痕累累,真的不介意再多添几道伤口,有些事,痛着痛着就麻木了。

    耳边清晰传来宫小白的笑声,不知是宫邪说了什么,她咯咯咯的笑声如银铃一般。

    透着单纯的快乐。

    肖琼扭过头,“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她自己也很矛盾,一面想听,一面又害怕听到。

    想想啊,就算知道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那又怎么样,什么都不能改变。

    很久之前她就明白,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抱着一份得不到回应的感情,从头到尾伤到的人只会是自己。

    秦沣在心里掂量了一下,自觉隐瞒了宫小白第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场景,“不存在什么想说不想说,虽然我跟在爷身边,有些事情看在眼里,有些事情却只有他们两人清楚。”

    感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说到底他就是一个旁观者,当中的细枝末节除了他们,谁都没资格评价。

    肖琼不死心,笑了一下,“那就说你知道的。”

    “你调查过宫小白,应该知道她是个孤儿,她到爷身边的时候也就十六岁,或许更小一点吧,这一点我不清楚。她刚开始就是个小孩儿的性子,娇气又粘人,爱哭爱笑,常常闹得天龙居鸡飞狗跳,怎么看都不可能是爷喜欢的类型。”

    肖琼似乎也是这么认为,看向眼下的两人,“所以说啊,感情的事没什么道理可言。”她追问,“还有呢?”

    秦沣说,“不过有一点挺难得,小白一开始就喜欢爷,不管爷对她如何如何冷漠,她都保持死缠烂打的态度。她的胆子也令人佩服,一点都不怕爷,爷越是生气,她越是凑上去,甩都甩不掉。”

    “是吗?”

    秦沣好像打开了话匣子,猛点头,“是啊。还记得有一次,不知为了什么,爷特别生气,冷着脸的样子我都不敢看,小白就抱着他的大腿撒娇,那个赖皮劲儿谁能招架得住。还有,她想亲爷,从来不顾场合,爷常常被她逼得没办法。她撒娇耍赖的功夫,反正一般人是学不来的。”

    “小白去上学了天龙居倒是清净不少,可是大家都不太习惯,也是那个时候吧,爷对她的感情表现得尤为明显。”秦沣发笑,“人都是这样,近在眼前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离开了才会有失落感。我是亲眼见过,爷想她了,哪怕时间再晚,他都会去学校。小白每周五有小半天的休息时间,爷会空出时间陪她。有时候实在忙,他晚上就一个人开车去看她。”

    “她再长大一点,爷没了顾忌,疼她跟什么似的,几乎是有求必应。两人的年龄差毕竟摆在那儿,所以小白做什么他都念着她年纪小,担待着。”秦沣说,“老宅那边的人也对她疼得紧,尤其是宫夫人。小白的性子没养残还真是难得。”

    “别看两人感情深,其实也闹过矛盾,那一次闹得还挺大”

    小心观察肖琼的脸色,看见她在发愣,秦沣忙住了嘴,他似乎说得太多,有些忘乎所以,忘了照顾她的心情。

    他试探地问,“我是不是说太多了。”

    “没有。”肖琼摇头,鼻头冻得有点红,别开脸,声音听不出异样,“感觉像是在听一个漫长的故事,有种不真实的幸福感。”

    她很少说这种感性的话,秦沣还觉得此刻的肖琼不真实呢。

    “以前总听人家说,感情是讲求缘分的,我一直傻傻地认为,守在他身边,总有一天他会发现我的存在,感受到我的心意。”肖琼低头,垂下来的发丝挡住脸,“我真是太傻了。”

    秦沣说不出话来。

    这辈子安慰人的话他都说给她一个人,江郎才尽了。

    他低低地叹息一声。

    “原来,他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肖琼仰起头,看向远处。

    宫小白蹲在地上,在团雪球,她滚了一个好大的雪球,还不肯停手,越滚越大。宫邪就站在旁边看她。

    他的世界真就只容得下宫小白一个人。

    别人想挤进去都困难。

    他们脚边的烟花棒已经烧尽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仿佛片刻前的璀璨是她凭空想象出来的。

    就像她的爱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短暂得抓不到一丝痕迹。

    肖琼背部轻轻触了下墙壁,站直了身子,“我累了,想先回去休息。”

    秦沣:“我送你。”

    “不用了。”肖琼淡声拒绝,“我想一个人走走。特训营的路我还是熟悉的。”

    再一次被拒绝了,秦沣没说别的,放她离开。

    旁边有教官看到肖琼的背影,“诶,肖女王怎么一个人走了?我们还打算晚上接着喝呢,啊对,快到晚饭时间了吧,走,进去继续。”

    另一个教官说,“老秦,不去陪陪人家啊?”

    秦沣笑笑,“我更乐意陪兄弟,够不够意思?一会儿可要多喝几杯,你看我都特意留下来陪你了。”

    开玩笑的教官实力演绎了“笑容逐渐消失”动图表情包。

    “你们两口子,一个比一个嘴巴毒!”

    “”

    雪下了一整天,地面积了厚厚一层,宫小白滚了一个半个高的大雪球,远远看着还有点恐怖。

    这个女孩子滚雪球的速度惊人。

    宫邪一脸无语地看着,“你想滚多大?”

    宫小白停下来,喘了一口气,“你说我要是一直滚一直滚,能滚出多大的雪球?我想尝试一下。”

    宫邪:“你要是一直滚一直滚,只能滚回家。”

    一阵冷飕飕的风刮过来,宫小白打了个哆嗦,不是风冷,而是他的笑话太冷了。

    “我说真的!”宫小白说。

    “我也说真的。”

    宫邪大步走过去,直接粗暴地扛起她,放在肩上,这个动作做得轻轻松松。

    看到这一幕的教官们爆发出一阵笑声。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足坛大魔王〕〔师祖下山了〕〔恐慌世界〕〔黄泉少女引魂记〕〔灵案录〕〔电竞王者:队长,〕〔甜妻指令:老公,〕〔乱世王者〕〔娇妻在上:完美宠〕〔超越狂暴升级〕〔明末之巨宼逆袭〕〔最强狂医〕〔穿成美男子〕〔春野小仙医〕〔穿越之凤君逃亡录〕〔全世界我最渣[快穿〕〔买一送二:霸道爹〕〔联盟之魔王系统〕〔我真的是演员〕〔快穿之男神攻略
热门小说推荐:恶魔就在身边〕〔逆乱,青春〕〔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奶爸的科技武道馆〕〔最强红包皇帝〕〔乡村小邪医〕〔爆笑修仙,萌狐不〕〔天师打脸攻略〕〔龙牙兵锋〕〔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重生之少将仙妻〕〔都市至强者降临〕〔这个大神开外挂〕〔陋俗之扎纸人〕〔九零俏佳人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