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468章 我劝你最好死心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三月棠墨  章节目录   书页
    特训营的训练场比枭鹰军校的大,跑完五十圈的秦芜差点虚脱了,导致接下来的训练体力有些跟不上。

    尽管如此,她的训练成绩仍在这批新兵中排前几名。

    肖琼没离开,一直在旁边冷眼看着,注意力在秦芜身上。

    “确实有点实力,就是性子太活跃了。”闫左也注意到了秦芜的举动,“她这样不会看上咱宫爷了吧?”

    老大粗都看出来了,秦芜的意图真的很明显了。

    闫左摇摇头,觉得好笑,“哪批入伍的女兵都有看上宫爷的,我都不感到稀奇了。时间长了,肯定会死心。”

    平时还好说,如果在训练时间分心,爷肯定不会手下留情。

    恰好,他老人家最近心情不好,要是撞到枪口上估计连生还的可能性都没有。

    他已经预见那个秦芜的下场了。

    “要是爷以前单身,她这示好的举动也没什么,现在有了小白诶?一提起小白,我倒想起来了,这姑娘的性子跟小白有点像。”闫左说。

    “哪里像了?!”肖琼下意识反驳,“宫小白当初入伍的时候可没她高调!”

    闫左瞪大眼睛看着她,以为自己幻听。

    肖女王一直看不惯宫小白,这次竟然主动为她讲话,实在难得。

    “我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肖琼被她盯得面子挂不住,掩饰性地反问回去。

    闫左笑了声,“不对。小白当初也很高调,你忘了,她进特训营的头一天是被爷抱着下的直升机,再加上跟你对打,第一天名声都传遍了特训营。”

    肖琼无话可说。

    秦芜怎么能跟宫小白比,宫小白至少对教官的命令百分百服从,哪里像秦芜,在众人面前公然对宫邪示好,将学过的军规都忘到了脑后。

    ——

    上午的训练结束,秦芜撑着纤细的腰,有气无力地靠在同伴的身上,“累死了,特训营就是特训营,训练强度比枭鹰高一百倍。”

    “那是你还没进尖刀战队,听说那里才是最恐怖的。”同伴扭了下身子,不让秦芜靠,她自己也很累。

    秦芜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我觉得”

    高大的男人从旁边走过,一下子牵住了她的视线,剩余的话咽了回去,刚才还在喊累的女孩立刻直起腰板,精神抖擞。

    同伴不解地看着这个像吃了兴奋剂的秦芜,刚要说什么,就看见她大步往前走,跟上了前面宫教官的步伐。

    “宫教官!”秦芜走在他身侧,“你是跟我们一起吃午饭吗?”

    声音甜甜的,与训练上那个暴力狂不沾边。

    秦芜笑起来左边脸有一颗小小的梨涡,右边脸没有,有点可爱。

    宫邪松了松袖口,没理她。

    “宫教官,现在不是训练时间,你能不能别板着脸?看着挺吓人。”她忽略宫邪的冷漠相待,笑语盈盈地说,“我有不懂的问题能请教你吗?”

    宫邪:“什么问题?”

    他终于有回应了!秦芜喜不自禁,咧着嘴巴说,“那个,上午的训练,翻越围墙的动作要领是什么?”

    她胡乱想出一个问题问他,其实是想跟他多说话。

    宫邪驻足,黑白分明的眼眸冷冷看着她。秦芜却好像读不懂他的情绪,歪着头笑,“你能告诉我吗?”

    肖琼远远看见两人站在一起,不由停下脚步。

    秦沣和陆天望跟在她身后,见她停下,也都停下脚步。

    循着视线看去,秦沣皱起了眉,“爷在干嘛?不会是小白走了他寂寞难耐吧?!”

    对上肖琼警告的眼神,秦沣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抽了自己一大嘴巴子,赔笑道,“我开玩笑的,爷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他斜了一眼,看着肖琼紧紧抿着的唇瓣,有些不是滋味。

    已经过去了一年,她还没忘记爷吗?所以看到有女孩子接近宫邪才会这样反常,将好不容易维持的表面平静打破。

    他们俩说着话,陆天望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秦芜,眼中露出不满。

    上午的事他没在现场,跟秦沣叙旧去了,沿路听到了点风声。

    秦芜是他远房表亲的孩子,一直没来往,他以为这姑娘就是活泼跳脱、自来熟的性子。听秦沣刚才的话,他忽然反应过来。

    她有可能喜欢上了宫爷。

    她不知从哪儿听到宫爷的消息,在特训营的时候,逮着机会就问他有关宫爷的事情。

    以为她是崇拜心理,他捡着宫爷的英雄事迹说了些,没提他有女朋友的事。

    秦芜满怀期待的等宫邪给她解答,想要他多说一些话。

    宫邪冷声道,“翻越围墙的要领,我拉来任何一个特战队员他们都能解答,你训练时在干什么?!”

    他说话没避开众人,周围路过的队员都听到了。

    秦芜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恨不得撞墙。

    她怎么忘了,他训练时讲过了。

    真笨,居然问这么简单的问题,他一定以为她训练不用心。

    不想让他误会,她解释说,“不是不是,其实”她闭上眼睛,心一横直接说,“其实我是故意找借口!”

    宫邪看着她,他的目光毫不避讳,很直接。

    秦芜渐渐在他的目光下红了脸,余光不小心瞥到周围人投来的羡慕眼神,紧张之余,又有一丝开心冒出头。

    她入伍之前就听说过宫邪,长相帅气,家世雄厚,气度卓绝,今天见到他本人,她就觉得那些人口中的赞美之词一点都不夸张。

    反而不够形容他的风姿。

    她相信不仅仅是她,其他的女兵也拜倒在他军装裤下了,只是她们都没她胆子大,敢于表露。

    “宫教官,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秦芜抬眸,求饶,希望他从轻处置。

    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类似的话,是宫小白的口头禅。

    换了个人说,丝毫没感觉,宫邪淡然地道,“第一,不遵从军中规矩,第二,不听从教官指导。事不过三,再有第三,你就可以收拾东西滚出特训营了。”

    肖琼走到他们身旁,恰好听到宫邪的话。

    她愣了一下。

    加入特训营后,除非重大过错,像以前那个张露,心思不纯想害人,就被开除了。

    宫邪是把秦芜的举动当“重大过错”处理了?

    不知为什么,她有点想笑。

    肖琼想笑,作为当事人的秦芜就想哭了,她就是想让他记住她,怎么会这样

    “秦芜,你搞清楚来这里的目的。”宫邪说,“如果不清楚,今天就可以跟你的陆教官回去,趁着直升机还停在特训营。”

    “爷,你别生气,我好好说她。”一见情况不对,陆天望立刻冲过去攥住了秦芜的胳膊,转头对宫邪说,“爷先去吃饭。”

    宫邪:“我希望以后枭鹰军校送人过来,不仅仅考核实力,素质方面也要加强。”

    陆天望的脸登时烧红了,这批队员都是他亲自挑选的,宫爷这话也是在打他的脸,他没脸面对他。

    好在宫邪没有再说什么,不然他真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宫邪头也不回地走了,陆天望狠狠瞪了一眼秦芜,拉着她避开众人,站在一棵树下,“你刚才在干什么?或者我该问,你想干什么?”

    宫邪的话还在耳边回响,冰冷的,绝情的,秦芜听不进陆天望的话。

    他居然因为这个,要赶她出特训营?

    “秦芜!”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彻底激怒了陆天望,“宫爷说得对,你下午还是跟我一起回枭鹰军校,别留在特训营了。到时候做出什么事,丢的是我的脸!”

    秦芜终于听进了他的话,她抬起头,神情是抗拒的,“我不要离开这里。表舅舅,你放心,我以后不会了。”

    她举起双手保证,“我就是有点喜欢宫教官,想让注意到我。”

    陆天望听完吓了一跳,“你在说什么胡话?!”

    “喜欢他又不犯法,我不能喜欢吗?”秦芜不懂他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皱眉道,“顶多我以后不打扰他就行了。”

    陆天望捏捏眉心,恨不得从不认识这个亲戚,“人家有女朋友的!马上就打报告要领证结婚了,你瞎凑什么热闹?!不想闹到最后自己难堪,趁早给我收了心思。”

    宫邪要打报告领证的事陆天望自然不知道,他是猜的,想到宫小白到法定结婚年龄了,以宫爷的性子不会等太久。

    “什、什么?!”秦芜的嗓子都喊破音了,“宫爷有女朋友了?”

    陆天望:“你没听错。”

    “是那个肖琼肖教官吗?是不是她?”秦芜不敢置信,一个劲儿地追问。

    陆天望无视她的惊讶表情,冷静地说,“不是她。他的女朋友是尖刀战队的一员,眼下在基地,非常优秀。”

    秦芜还是不敢相信,嘴唇颤了几下,“表舅舅,你不会骗我吧?”

    陆天望冷哼,“我为什么要编出这样的话骗你?”顿了顿,“我先提醒你,那位爷的性子不好惹,既然想待在这里就别胡思乱想,干出自毁前程的事我都救不了你!”

    他语气严厉,唬得秦芜不敢说话。

    她垂头丧气地走进食堂,不敢再耽误时间,拿了餐盘去打饭,默默地坐到同伴身边,低着头吃饭。

    不甘心,又抬起头扫视四周。

    终于在教官用餐区找到了宫邪的身影,他单独坐一桌,吃饭匀速且快,侧脸线条硬朗,从她的角度看过去特别立体。

    秦芜咬着筷子,“晓霖,如果我说宫教官有女朋友了,你相信吗?”

    被唤作晓霖的女生呛了一下,喝了口汤才说,“你说谁,宫爷吗?”她看了眼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个男人,“不会吧,想不出什么样的女孩子能配得上他。”

    “是吧!”秦芜撑着下巴,“我也觉得他不可能有女朋友。”

    “那也说不定,配不配得上是一回事,没准人家就有喜欢的呢?”晓霖虽然认为宫邪有女朋友的可能性很低,却实诚道,“这种事说不准的,得看宫教官。”

    “喂!你刚刚还说算了,我不跟你说了。”秦芜埋头吃饭,心情像做云霄飞车一样,忽上忽下,再这样下去,她就要得心脏病了。

    晓霖用审视的眼神看着她,“你今天怎么回事,太奇怪了,想追宫教官啊?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怎么每个人都跟她这么说!

    “你觉得我追不上她吗?”秦芜气呼呼地道。

    晓霖从上到下仔细打量她,秦芜端正坐好,任由她打量,希望她能说出中肯的话来,不要再像刚才那样不靠谱了。

    “你长得挺可爱的,实力也不错”

    “还有呢?”秦芜着急追问。

    “可是我听枭鹰军校的前辈说,宫教官以前骂哭过很多女兵,管她漂不漂亮,实力好不好,只要训练不专心,一律骂。”晓霖说,“你还是别追了。”

    秦芜傲娇地仰起头,“那是他没遇见我!”

    “呵呵,你要作死不拦你,到时候别哭。”晓霖见她油盐不进,不打算劝了,端起餐盘走去洗碗池。..

    秦芜愣愣地坐在座位上,看着餐盘里的饭,肚子饿了,却没食欲。

    ——

    两人分开的第五天,宫邪打去了一个电话。

    尖刀那边的作息时间表他清楚,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宫小白刚结束下午的训练,准备跟战友们去吃饭。

    传达室的人员跑过来,茫茫人海中找不到宫小白的身影,吼了一嗓子,“宫小白!有你的电话!”

    周围人纷纷停下脚步,神情各异地看向宫小白,电话是谁打过来的都不用过脑子想。

    宫小白挡住脸,小跑着跟上那人的步伐。

    她小声提醒,“打个商量,下次喊我的时候能不能小点声?”

    穿军装的小哥有点无奈,“我找不到你。”

    宫小白摆手,“当我没说。”

    她现在开始觉得,带上手机比较方便,免得每次都被人围观。

    想到宫邪还在等着她,她甩开了小哥,以最快的速度朝传达室冲去,小哥一眨眼,人已经跑没影了。

    连个背影都没留给他。只觉得身旁有一阵风刮过,耳边的发丝带起了一缕。

    宫小白到了传达室,电话未挂,放在桌上,她喘了口气,拿起来,“喂?请问你找谁啊?”

    ------题外话------

    三月:?

    刚看完评论区的我,是上面那个表情。

    就是一个以为宫邪没女朋友、想追她的小女孩,你萌都脑补了啥呀?而且,我个人还挺喜欢这个梗,想想,同样是萌系的女生,宫爷都不鸟她,说明他对我白情有独钟啊。

    一个有点甜的梗,你们为毛延展出一堆狗血?

    ps:三月,甜文作者了解一下。

    都去面壁思过,顺便上交月票!(三月叉腰大吼)

    *

    十点还有一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凰妻倾世〕〔宠妻入魔:霸道老〕〔美女总裁的超品兵〕〔如影谁行〕〔公子千秋〕〔都市至强者降临〕〔龙珠之进击的拉蒂〕〔小胖修仙记事〕〔独步成仙〕〔末日之神速大师〕〔铁路子弟〕〔网游之掉级成神〕〔红袖倾天虞美人〕〔重生之绝世青帝〕〔官道巅峰〕〔超级浮空城〕〔凰娇〕〔宇宙最强矿工〕〔乡村小医仙〕〔千亿新娘,总裁大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九转道经〕〔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风是叶的涟漪〕〔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一路仕途〕〔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艾泽拉斯游侠之王〕〔蒸汽时代的道士〕〔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官梯〕〔最强恶魔妖孽系统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