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壮丽河山〕〔碰瓷之王〕〔替嫁后,大叔乖乖〕〔沐雨时节更待落桑〕〔一品布衣〕〔宇智波的正确崛起〕〔三国之大汉再起〕〔超品〕〔诸天轮回:我精神〕〔金圣祖〕〔无敌从反派狗腿子〕〔莹城第一校草:蓝〕〔掌河山〕〔都市之天眼邪神〕〔重生香江之大亨成〕〔锦鲤小农娘,卜卦〕〔侯门贵妾〕〔重生之石油大亨〕〔高武:我修炼的功〕〔蛮荒福运小地主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向隔壁黎先生撒个娇 第三十六章 解相思
    _:向隔壁黎先生撒个娇 第三十六章 解相思

    黎慕梵没有说话,只不过秦知柔提到诗昕雅三个字的时候,他的眉头很显然皱了皱。

    “诗家太过神秘,他们背后是什么有什么,私家侦探也没有查清楚,不过他们在酒界的影响力非同小可,单凭一瓶酒,就对你造成了重创,我想你比我还急吧。”

    秦知柔放慢语速,眼睛一直盯着黎慕梵。

    “不管怎么样,诗家我是一定要查明白,何况你我之间殊途同归,都想踢掉诗家这个绊脚石。”

    “那你说的可就不对。”秦知柔赶紧打断了黎慕梵的话,她抿嘴浅笑,再次拿着酒杯喝了一口后继续说道:“我跟黎慕骁不过是逢场作戏,外人看起来我俩亲密无间,实际上他们订婚与否,对我来讲,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我这次来就是想和你谈一场生意。”

    “生意?”黎慕梵被秦知柔彻底搞蒙了,满脸疑惑的看着她。

    “你助我拿回南威酒店,我帮你解决掉诗家酒庄的麻烦。”

    “你这如意算盘……”

    “暂且不说谁赢谁亏,神明酒庄也是你的心血,你不至于眼睁睁的看着它被诗家吞了吧,何况,诗昕雅是你弟妹,真要是这么多,败给了黎慕骁,想必你以后回到黎家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秦知柔三言两语就说到了他的痛处,黎家兄弟两个人暗暗的较劲,就是为了让老爷子刮目相看,据说还有大半的财产都被黎家老爷子封存起来,等的就是两个儿子能真正的成为掌舵人。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一下。”

    秦知柔将杯中酒喝光,起身看着黎慕梵继续说道:“对了,你得给我拿两瓶好酒,我进来是买酒的,空着手回去不好,对了,我要那种稀有的。”

    黎慕梵看着秦知柔:“生意没谈成,你还要顺走我两瓶酒不成?”

    “这不是赔本的买卖,你的这两瓶酒,我喝的上。”

    话里话,弦外音,都是说给懂得人听的,黎慕梵嘴角微勾,看了眼身边的人,他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手里面拿着两瓶包装特殊的酒。

    “这酒只产了二十瓶。”

    听着黎慕梵这么说,秦知柔来了兴致,目光落在酒瓶上,细细的打量一番,看着上面什么字都没有,就更来劲了,看向他那边问道:“这是什么酒?”

    “这是一种药。”

    “哦?”

    “名为解相思。”

    黎慕梵起身,看着秦知柔说了一句。

    “解相思,好名字,那我就不客气了。”秦知柔说完,一手提着一瓶,直接就离开了酒庄。

    “少爷,这酒咱们可就剩五瓶了,给了她两瓶,是不是有些多啊?”

    身边的牛仔男看着秦知柔拎着两瓶酒出去,心里面千万个舍不得,看着黎慕梵那边略沾怒气的说着。

    黎慕梵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她能给我们赚回来的,何止是两瓶酒啊。”

    秦知柔提着酒上了车。

    秦绍旸看这酒瓶子愣神半天,反复打量着,也没有看出来这是什么酒。

    “这是一种药不是酒。”

    秦知柔在旁边说了一句,果然秦绍旸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看着她这边问着。

    “解相思,只产了二十瓶。”

    “解相思,真有意思,凡是酒都是解愁的,头一次听说还能解相思,怪不得你心心念念的要来这里买酒,还真是有点门道。”

    秦知柔没有再多说别的。

    车子往回走,一路上秦绍旸都在不停的看秦知柔,似乎是有话要说。

    秦知柔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更是明白他要问什么,干脆直接转过头看着他。

    “有什么话就只管问吧。”

    秦知柔这样,让秦绍旸有些尴尬,他扯着嘴角勉强的笑了笑,然后看着秦知柔摇了摇头。

    “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啊。”秦知柔故意半开玩笑的语气。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们一眼,嘴角不由得也够了起来。

    在外人眼里,他们向来都是父慈女孝的,可是真正的情况,他俩都心知肚明,只不过谁也没有挑破,都在维持着表面的友善和慈爱,估计等秦梦昭回国的时候,秦家就得变天了。

    “那个酒庄是你朋友开的?”

    “对啊。”

    “什么时候开的,我怎么不知道呢?”

    “最近几个月开的,地角偏僻爸爸也不经常来这边,不知道也很正常。”

    秦知柔见着他阴着脸不说话,自然明白他什么意思,话里话外就是在容城地界开了酒庄,没有跟他打招呼,谁让他是容城的土皇帝呢。

    “本来他是要带着两瓶好酒去看望爸爸的,不过让我拦下来了。”

    “这是为何?”秦绍旸满脸的疑惑。

    “我朋友为人低调,不愿意太过张扬,做生意也都是不争不抢的,到了容城他听说爸爸的名讳,就像登门拜访,可是我想来想去,觉得不妥,我不想让他觉得我的爸爸是个土皇帝。”

    “这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成土皇帝的,我刚才的话也没别的意思,毕竟爸爸在容城还是有些面子的,既然是你朋友的场子,如果咱们多帮衬帮衬,生意也错不了不是。”

    “那爸爸想怎么帮衬,让容城各家各户都去买酒?”

    秦知柔挑眉,打量着秦绍旸问着。

    “那倒不至于,至少我打过招呼了,生意也不至于这么惨淡,对了说到做生意,你这朋友可真是个门外汉,哪有人关门做生意的,还有你看看今天那个是什么话,只让你一个人进,这样的规矩就不该有,人家都是开门做生意,客从八方来。”

    秦绍旸压着火气说着,显然他今天被拒之门外面子有些挂不住,憋了半天的委屈在这一刻都倾吐出来。

    “爸爸,您就别跟晚辈置气了,像我们这个年纪做生意,任意妄为的也正常不是,像大哥那么沉稳的,能有几人,何况大哥还都是爸爸手把手带出来的,我朋友有没有这么有本事的爸爸。”

    这高帽子一顶接着一顶,本来动了火气的秦绍旸被秦知柔几句话哄得眉开眼笑的。

    嘴上说着不计较,可是秦知柔知道,在他那里,今天的事不会完,黎慕梵迟早会有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