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从反派狗腿子〕〔莹城第一校草:蓝〕〔掌河山〕〔都市之天眼邪神〕〔重生香江之大亨成〕〔锦鲤小农娘,卜卦〕〔侯门贵妾〕〔重生之石油大亨〕〔高武:我修炼的功〕〔蛮荒福运小地主〕〔重生后我和前任大〕〔凤鸾锦谋一品女少〕〔重生:人生优化面〕〔首富从穿梭1990开〕〔踏仙阶〕〔墨少追缉令:幸孕〕〔我靠卖盒饭火爆全〕〔男神拯救计划〕〔大秦:苟成陆地神〕〔网游之开局献祭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1章 第 1 章
    _: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1章 第 1 章

    “这阴阳合欢蛊至纯至烈,根本无药可医,蛊毒一旦发作,中蛊者就会七窍流血爆体而亡。不过这毒虽霸道,但只要中蛊者在毒发之前,找到与自己体质相反的人合修,就能解除毒性,只是……我若是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全阳体质吧?”

    “啧啧啧,全阳体质,那就是要找个全阴体质的人一起修炼,可惜这世上根本没有全阴体质的人,你就自求多福吧,这就是你弄脏师姐裙摆的代价。”

    男子嘲讽的声音在耳边环绕,萧夕禾紧闭的双眸微微颤动,许久倏然惊醒。

    天边泛起鱼肚白,面前的火堆早已熄灭,旁边土坑里煨着的野板栗似乎还温热,正散发着淡淡清香。萧夕禾盯着板栗看了许久,心跳渐渐恢复平静。

    ……只是个梦。

    她松一口气,随即又开始惆怅——

    刚才的一切虽然是梦,但也是真实发生过的事,跟她说这些话的人,就是修仙小说《仙尊与魔尊决战昆仑之巅》里,女主的疯批爱慕者,也是给她下毒的人。

    十天前,她穿进这本小说里,成为了合欢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喽啰。

    虽然是小喽啰,也没什么修仙天赋,但好歹四肢健全、能跑能跳,总比在现实世界继续当个清醒的植物人强,而且这个小喽啰不仅与她同名同姓,连脸都长得一样,她根本不需要重新适应,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她在文里是个炮灰。

    原文中,她这个角色因为不小心弄脏女主衣裙,被女主的疯批爱慕者记恨,直接在她身上下了阴阳合欢蛊。因为找不到全阴体质的人一起修炼,在一个月后蛊毒发作、七窍流血而死。

    而她穿越来时,已经被下了蛊毒,现在距离中毒已经过去十天了,按照原文剧情,她将在二十天后毒发身亡。

    刚重获新生,就面临生命还有三十天的悲惨状况,萧夕禾都快疯了,尤其是想到原文里毒发时的惨状,更是恨不得立刻回现实世界。正准备摆烂等死时她突然想起,全阴体质虽然世间少有,但不是完全没有,比如原文中就有这么一位——

    《仙尊与魔尊决战昆仑之巅》里的魔尊,本文最大的反派谢摘星。

    原文中,谢摘星性子诡谲肆意而为,稍有不顺他心意者,便是死路一条,一不高兴就将修仙界搅得腥风血雨。然而就是这样的人,却因为生得俊美且强大,在修仙界有一大批倾慕者,本文的女主就是其中之一。

    “喜怒无常杀人放火的危险分子,有什么可喜欢的。”萧夕禾嘟囔一句,随即忧愁地叹了声气。

    要是换了平时,遇到这种危险分子她肯定拔腿就跑,躲还来不及,可如今偏偏为了活命,要主动去找他了。

    是的,她决定去找谢摘星,这个目前已知的唯一全阴体质。

    虽然以谢摘星的人设来看,她这么做等于自寻死路,但不努力一把,她自己都不甘心,而且根据谢摘星的人设来看,她也不是全无希望。

    谢摘星喜好美食,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众仙门之所以能将他成功封印,也是因为在他的吃食里下了削弱修为的灵药,而她作为萧家菜第五代传人,自认厨艺还算不错,传统菜和西式甜品都能做一些。

    而且根据她在这里生活了十天的经验来看,这个世界算得上美食荒漠,谢摘星虽然爱吃,但估计也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她如果能俘获他的胃,说不定能有个突破口。

    “不管怎么样,总比什么都不做强,赌一把吧!”萧夕禾长叹一口气,将吃剩的板栗装进兜里便继续赶路了。

    她离开后,一只小松鼠警惕地凑到火堆旁,试探地抱起一颗她遗漏的栗子,咬一口后直接急躁地把剩下的壳也吃了。

    萧夕禾赶了一上午的路,终于到了昆仑脚下。

    昆仑山,传说中修仙界三大灵山之一。

    山巅之上是所有修仙者向往的昆仑派,而她要找的谢摘星,就被镇压在山巅后方的背阴谷内。

    萧夕禾轻呼一口气,找个僻静地一蹲,开始在乾坤袋里翻找。

    她这次跑出来之前,偷了合欢宗不少好东西,这个能容下三座大宅子的乾坤袋就是其中之一,里面除了有其他偷来的法器,还有她这一路上买来的各种‘必备物资’,一个小袋子装了她全部家当。

    萧夕禾翻找一通,找出一瓶合欢宗特有的醉容颜。只要在服下后集中精神,便能幻化成任何容貌,不吃解药至少能维持五年,期间就算是大乘修者也无法看出破绽。

    合欢宗的弟子为提升修为,时常要勾搭各种修士一起修炼,为了能事半功倍,时常会用这种药幻化成对方喜欢的样子……那么问题来了,谢摘星喜欢什么样的呢?

    萧夕禾回忆一番剧情,发现他还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风格,唯一表达过喜欢的,只有一种叫苍兔的妖兽,还是因为那玩意儿肉质鲜美。

    她总不能变成兔子吧?萧夕禾嘴角抽了抽,想想自己也不打算靠颜值说服他,索性随便改了改自己的五官,和真实的自己有了区分就好。

    换了脸之后,她又取出一件隐身披风,穿戴整齐后才沿着小路上山。

    在来昆仑之前她做足了功课,所以能轻松穿过各种小道,避开巡山的昆仑弟子,朝着山后的背阴谷赶去。

    根据剧情来看,背阴谷四周布满结界与阵法,上方还有一个由各大仙门倾力制造的巨大封印,因为防护层太多,导致任何人不论修为高低,一踏入背阴谷就会功力全失,彻底变成普通人。

    但修合欢道的却是例外。

    不过萧夕禾修为极低,有没有都没什么区别,所以也不在意这个。因为谷内防护层足够强大,所以谷外只有普通昆仑弟子看守,这正好方便了萧夕禾,她裹紧隐身披风,屏着气从昆仑弟子中穿过,终于一脚踏进了谷内。

    诡异的阴风迎面吹来,吹落了披风的帽子,萧夕禾赶紧戴好,还心虚地往后看一眼。

    很好,那些弟子没注意到。

    她默默松了口气,一边心跳如鼓,一边谨慎地往前走。

    背阴谷内大树遮天蔽日,终年不见阳光,四处都泛着发霉的潮气,萧夕禾踩在松软潮湿的落叶上,鞋子都能湿透。她颤颤巍巍地走着,越往深处就越紧张,好几次都想扭头跑,可一想到自己来的目的,便生生忍住了逃生的冲动。

    背阴谷太大了,她走了许久,才走过一小片树林,正思考该怎么找到谢摘星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嘲讽——

    “都说魔尊修为极高,我瞧也不过如此,否则怎会被关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一关就是三十年。”

    “何止修为不怎么样,长得也没有外界传言那般俊美,我看着还不如大师兄的十之一二。”

    “确实长得一般。”

    ……这里怎么会有其他人?萧夕禾惊讶一瞬,随即想起原文好像提过一两句,昆仑派有些外门弟子,会仗着背阴谷限制谢摘星修为,没事就组团来嘴他几句。

    当初萧夕禾看小说的时候就很不明白,明明谢摘星被关押在背阴谷,还是会被所有人忌惮,怎么这些外门弟子就敢动不动来找刺激呢?而且谢摘星也从不动怒,一副随你们便的样子,这也使得有些外门弟子越来越放肆,不过再放肆也仅限于口嗨,别的还是不敢做的。

    萧夕禾按下心中疑惑,轻手轻脚地往前挪动,果然在绕过一棵大树后,看到两个昆仑弟子,和他们对面一身黑色锦袍的谢摘星。

    当看到谢摘星容貌的一刹那,萧夕禾第一反应是这俩昆仑弟子瞎了吗?竟然觉得谢摘星长得一般?这叫一般?!第二反应则是——

    妈的,早知道刚才变更漂亮点了。

    两个昆仑弟子还在逼逼叨叨,谢摘星慵懒地倚在树上,随意把玩着一片树叶,只是突然抬眸看向她的方向。

    狭长的眼眸透着几分凌厉与不羁,萧夕禾吓得心跳都停了一拍,直到他又随意地别开视线,继续把玩手上树叶,才意识到他没有发现自己。

    萧夕禾默默平复心情,冷静之后那俩昆仑弟子还在叨叨,她彻底存不住气了。

    开玩笑,她还等着求魔尊帮忙呢,万一他被搞得心情不好,她成功的概率岂不是就小了?

    这么想着,她悄悄捡起一块石头,直接砸了其中一人。

    “谁?!”被砸的人惊怒扭头。

    背阴谷静悄悄,大树林立。

    被砸的人愣了愣,突然感觉心里毛毛的。

    “大师兄,怎么了?”旁边的人忙问。

    “没、没事……”大师兄回过头去,萧夕禾又砸了他一下。

    大师兄猛地回头,身后还是一无所有,他默默咽了下口水,突然生出无限紧张。旁边的人被他的异常影响到,也跟着心里打鼓:“到底怎、怎么了?”

    “慌什么!”大师兄虎着脸看向谢摘星,“是不是你干的?”

    谢摘星轻嗤一声,将树叶揉成一团,不多的汁水染脏了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场其余三人莫名一震,仿佛被揉碎的是他们的脑袋。

    “大师兄……我们先走吧,这人邪乎得很。”有人忍不住打退堂鼓了。

    大师兄外强中干地冷笑一声,留下一句“以后再找你算账”便转身走了,旁边的人见状赶紧跟上,两人尽可能端着姿态,可怎么看怎么像落荒而逃。

    萧夕禾看着两人仓皇的背影,忍不住扬起唇角,正得意时,耳边传来懒散的声音:“还藏?”

    “呀!”萧夕禾吓得一个激灵跌坐在地,头上的帽子又掉了,一脸惊恐地看着悄无声息出现在身边的谢摘星。

    谢摘星轻嗤一声,狭长的眼眸里透着淡淡不屑:“胆子这么小,还敢独闯背阴谷?”

    萧夕禾默默咽了下口水,想问他是怎么发现她的,但转念一想,自己刚才扔石头砸人的时候,可是正对着谢摘星的,他估计是那个时候就发现她了。

    她扯了扯唇角,勉强挤出一点微笑:“魔、魔尊好。”

    谢摘星挑眉:“来寻仇的?”

    “……不是!”萧夕禾忙摆手。

    谢摘星眯了眯眼睛,什么话还没说,周身的压迫感便已经如有实质。

    萧夕禾默默咽了下口水,正准备开口说话时,他突然俯身靠近。

    眼看着他那张俊美的脸在眼前无限放大,萧夕禾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大脑空白一瞬之后,瞬间有十万弹幕同时发送——

    不是吧不是吧,他这是要亲她?她还什么都没做呢,他就看上她了?可原文里他不是不近女色吗?还是说被关了三十年快憋疯……

    “什么味儿?”他问。

    萧夕禾愣了一下:“嗯?”

    “像栗子。”谢摘星眼底,第一次出现名叫认真的情绪。

    萧夕禾眨了眨眼睛,从荷包里掏出几个烤板栗:“确实是栗子。”

    谢摘星接过去,修长的手指略一用力,便将栗子壳破开了。

    尝了一个之后,他若有所思:“很好剥,也比一般的烤栗子要甜。”

    “抹了油和糖,没用明火烤,所以更香一点,”萧夕禾说着,又掏出半块吃剩的烤红薯,“这个凉了也好吃。”

    谢摘星接过去尝了尝,总算多看了她一眼。

    果然,身处美食荒漠的世界,他根本没吃过真正的好东西!萧夕禾顿时备受鼓舞,正要再掏点什么出来,可惜还没等付诸行动,谢摘星就打断了她:“说吧,因何而来。”

    被他一问,萧夕禾鼓起的那口气略微散了点,相当含蓄地开口:“想请您帮点小忙。”

    “我出不去。”谢摘星眼尾微挑。

    萧夕禾忙道:“是不用离开背阴谷,也能帮的小忙。”

    “哦?”谢摘星把玩手中栗子壳。

    萧夕禾讨好地看着他:“就……想请您跟我双修几次。”

    谢摘星把玩栗子壳的手一停,心平气和地看向她:“你说什么?”

    萧夕禾被他看得差点扭头就跑,但想到自己要是走了,二十天之后就得玩完,于是艰难放弃了逃走的想法:“我、我中了阴阳合欢蛊,又是全阳体质,所以得跟全阴体质的人双修才能活命,如果可以的话……”

    话没说完,谢摘星便将手中板栗壳捏成了齑粉。

    “你说什么?”谢摘星唇角微扬,更加心平气和。

    萧夕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